僱主開價1500元月薪讓保姆陪老父睡覺


最近網上流傳的關注海口保姆生活狀態的《別人屋檐下,你的生活還好嗎?》特別策劃後,在社會上引起不小的反響,南國都市報開通的保姆故事徵集熱線也接到不少保姆和僱主打來的傾訴電話。

  在她們低聲的訴說裡,有溫情也有心酸,有對現實的無奈也有對命運的抗爭。就讓我們暫時停下匆匆的腳步,聽聽這些暖暖涼涼的保姆故事吧,這些發自內心的講述,給我們帶來幾多感動,幾多噓唏,幾多沉思……

  保姆講的故事:5年保姆生涯我嘗遍艱辛

(講述人:符小姐,籍貫澄邁,現在海口當保姆)

  「我當了5年的保姆,有好多酸甜苦辣要給你們說。」來自澄邁的保姆小符在發給記者的簡訊中這樣寫到。儘管干了5年的保姆,小符今年才不過20歲。小小年紀就生活在他人屋檐下,箇中滋味,一言難盡。

初當保姆:冒著生命危險爬窗戶

  小符出生在農村,姐妹很多,5歲的時候,父親去世了,生活的重擔壓全在母親一個人肩上。由於交不起學費,成績優秀的小符沒有念完小學就輟學在家了。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她決定出來幹工。

  15歲那年第一次出家門,來到海口當保姆,由於長得太瘦小,許多僱主認為她幹不了活,不想用她。幾盡周折,她終於被一個姓周的僱主聘用了。每個月只給50塊零花錢,卻要照顧孩子,承擔所有家務。小符說,那時候年紀小不懂事,覺得50塊錢已經很多了,偶爾主人給買兩件新衣服,就覺得特別高興和感激。

  然而,即便是這50塊錢也是不好拿的。有一次,女主人在1樓鄰居家打麻將,她在家照看躺在搖籃裡的孩子。忽然,女主人的手機響了,她拿起手機想給女主人送過去,慌忙中把門給帶上了,自己又忘了帶鑰匙。小孩被鎖在屋裡,「哇哇」直哭。

  小符說那次她真是嚇壞了,生怕孩子在屋裡出事。後來鄰居搬來了梯子,讓她爬上去,從二樓窗戶進到屋裡。「窗戶旁邊拉著不少電線、空調之類的雜物,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那時候覺得死都不怕了,幸好沒被電著,也沒摔下來。」小符回憶道。

  為一團衛生紙翻遍小區所有垃圾桶

  當保姆以來 ,小符的體會最深的是,保姆是一份苦差。家裡東西壞了、丟了,孩子摔了、病了、不肯吃飯了,總會怪到保姆頭上,壓力很大,常常睡不好,吃不香。

  她講述了在一個姓文的人家當保姆時的遭遇。有一次在打掃衛生時,她將一團衛生紙當垃圾清掃出去。後來女主人問起來,說那團衛生紙裡包著兩顆珍珠。女主人的媽媽更是氣洶洶地說:「那兩顆珍珠可是很寳貴的,花多少錢都買不到了……」自覺闖禍的她心裏忐忑不安,走到小區的垃圾桶裡翻找,念叨著能把珍珠找回來。可是,找遍了小區的4個大垃圾桶也沒有找到。

  不久,女主人發現菜刀壞了,女主人的媽媽罵她是「掃帚星」。小符覺得既委屈又難過,但只能忍氣吞聲。

  生病時跟著僱主的兩個孩子一起哭

  小符說她曾經在中國城附近的一戶人家裡,照看過一對雙胞胎寳寳。主人是做生意的,女主人幾乎把精力全用在生意上了,8個月就給孩子斷了奶,由小符用牛奶餵養。晚上,兩個寳寳也要跟小符睡在一起。她簡直成了一位全職媽媽。

  「常常是這個剛哭過,那個又鬧了,哄睡了這個,那個又醒了。」小符說,那段日子,她經常整晚睡不好覺。有一次自己得了感冒,頭疼得厲害,很不舒服。偏偏到了晚上,兩個小傢伙哭鬧得厲害,就是不肯睡覺。當時,她鼻子一酸,跟著兩個孩子一起哭起來。畢竟自己也還是個孩子呀。

  小符說,女主人從來不跟她交流,可能是工作太忙了。這讓她很寂寞,有時候,深夜拿著手機,想一圈都不知道應該找誰說說話。

  小符說,做保姆以來,已經換了七八個人家,經歷的故事說不完,讓她最感動的,是現在所處的這戶人家對她很好。姓黃的女主人心地善良,對她很關心,也從來沒有罵過她,出去喝喜酒時也帶著她,就像一家人一樣。她說,黃女士的信任和關心,讓自己重新找回了自信和尊嚴。

  ( 記者手記: 其實,像小符一樣的保姆們,對僱主的要求並不多,能多給她們一份信任、一點理解和關愛,她們就心滿意足了。)

#p#  保姆講的故事:不堪七旬僱主頻頻性騷擾

(講述人:杜女士,籍貫四川,現在陵水打工)

  「看到報紙後,我早幾天就想給你們打電話了,我做了那麼多年保姆,遇到的事太多了,平時一直憋在肚子裡,這次終於有機會給你們說說了。」23日上午,40歲的杜女士從海南陵水打來電話,開口先就這樣說。為講述自己的故事,她打光了自己所有的手機話費。

  杜女士說,她來自四川,今年40歲。早些年和丈夫離異後,一個人來到海南謀生,由於沒有什麼手藝,幾乎一直都在做保姆,直到今年才經人介紹,來到陵水幫別人種龍眼、看果樹。她說,在自己的保姆生涯中,最令她難忘的是2002年在三亞一個姓徐的老翁家當保姆的經歷。

  杜女士講,這名老翁和他的老伴都是上海人,兩人都是近80歲的年齡。老翁的兒女很有錢,給他們在三亞買了房子度晚年。她說,本以為老人會很慈善,但卻沒有想到,這兩個老人根本就把她看成了舊社會的丫鬟女僕,動不動就大聲呵斥,呼來喝去。買菜時生怕她會多買或者背地裏扣些小錢,每次買菜時必有一個老人在後邊跟著。有一次,阿婆在跟她時自己走丟了,嚇得杜女士到處去找。

  另外,兩位老人還要求杜女士在做飯炒菜時,一點也不准多炒。而到吃飯時,從來就是他們自己吃飽了事,根本不管杜女士能否吃得飽。杜女士說,這一切她都還能忍受,因為對方畢竟是年近80歲的老人了,一輩子的生活習慣或許改不了。最讓她難以忍受的是,這名七旬老翁居然還對她動手動腳,經常進行性騷擾。

  杜女士講,有時候自己在廚房做飯,老翁就過來從後邊抱住她一通亂摸。她回房間休息時,老翁也會摸到屋裡親親摸摸,進行性騷擾。剛開始,杜女士掙脫後訓斥對方,老翁有所收斂,但後來越來越頻繁,膽子越來越大。實在無法忍受了,她就辭了這家一個月只有300元的保姆工作。

  「保姆干的雖然是伺候別人的粗活,但也是靠勞動來養活自己的,個別僱主把我們當成丫鬟女僕,認為我們低人一等,其實,大家都是平等的,我們也有尊嚴和思想,同樣需要尊重。」講完上述這段故事後杜女士說了一番這樣的話。

  保姆講的故事:1500元月薪讓做「陪睡」保姆

  (講述人:杜女士,籍貫四川,現在陵水打工)

  杜女士講,今年的8月21日,她又遇到了一個令她難以想像又氣憤不已的事。當時她正在地裡忙著護理果樹,突然接到三亞一家保姆中介打來的電話(杜女士曾通過該中介找過工),稱有一個非常好的工作,有個僱主要開高價雇保姆,而所要照顧的對象只是僱主的老父親。該中介還一再催促稱,僱主限定的招聘時間很短,如果不馬上來,機會就要給別人了。

  杜女士聽後,不由心動,就將手中的活交給工友暫時打理後,匆匆去了三亞。到了三亞,杜女士向中介所交中介費後,見到了僱主。對方說,杜女士的工作主要是照顧好他的老父親,同時晚上順便到他開的燒烤園幫忙。薪水如下:每月生活費500元,基本工資800元、到燒烤園幫一會忙,月補助200元。這樣加起來,一個月工資就高達1500元。這個價格在海南目前的保姆市場上,是難以想像的。

  為找到這份好工作激動之餘,杜女士還是有些擔心,不知道對方開這麼高的價格,究竟會要求如何來護理老人。她向中介所詢問時,中介所吞吞吐吐,稱僱主的父親是個有身份的人,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而當杜女士最終被領到所要照顧的老人面前時,發現老人住的地方非常小,裡面只有一張床,而老人周圍的鄰居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這讓她更加不安了,就再三向老人詢問到底要怎樣來護理,老人也吞吞吐吐不肯明說,還不停地反問她:「你真的不知道嗎?中介所就沒有給你說嗎?」

  後來,杜女士終於弄明白,1500元的高薪聘保姆竟然是,除了照顧老人日常生活外,還要陪老人睡覺,類似情婦一類的角色。杜女士感到自己受到了極大的侮辱,馬上就離開了那裡。

  (記者手記:杜女士說,她幹過好多年保姆,遇到過很好的僱主,更遇到過上述故事裡不懷好意的僱主。每次她都堅持離開了。記者想,不管幹著怎樣苦累的活,能做到在金錢面前不迷失自己,時刻守護著自己的尊嚴和人格,都值得我們肅然起敬。)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