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結束上海訪民解禁 講述拘禁時無尊嚴受虐


在北京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星期五閉幕,一些兩會期間被禁錮的上海訪民同一天回到家中,他們強烈譴責政府在所謂敏感時期的非法行為,包括暴力毆打。

全國人大會議星期五閉幕,上海東八塊動遷戶魏晴同一天的上午被放回家,她當晚告訴記者,從兩會召開前夕就被拘禁,其間有被毆打的情況---

魏晴:「 我今天上午十點多鐘回來的,2 月28日上午警察和動遷辦強行把我帶到金山關到金紅大樓(音)五樓,十六天不准外出,天天吃盒飯。要求外出走一走,就被毆打,眼睛被打紅腫,靜安分局的警察侯宏生(音)還用腳踢了我左胸和後背,造成腫胸、挫傷。」

和魏晴一起被拘禁在金紅大樓的共有九名靜安區訪民---

魏晴:「關押的還有丁洪干夫婦、錢曉寧、楊寧芳、李彩蝶、徐海良、侯玉珍、黃玉華(音),一共九個人。是分開的房間,一個地方,不准外出。

這些訪民除了侯玉珍外,都是星期五被放回家的。侯玉珍是在遭受看守人員毆打,要往醫院檢查,在簽署保證書不往北京後,才得以本週初回家,她星期五接受本臺採訪時說---

侯玉珍:「我在裡面他們打我,不帶我去看病,我的眼睛幾乎要瞎了,後來他們看不對了,看我的手給他們打得筋和軟組織都挫傷了,都是青的。這眼睛看什麼東西都是一點點黑的,他們可能怕闖禍,叫我保證不要再返回北京,我想盡快把眼睛看好,所以就答應他們了。所以他們11號把我放出來了,其他人是今天放的。」

他告訴記者被拘禁的環境惡劣,沒有尊嚴和人權---

侯玉珍:「房間裡所有鋁合金玻璃全打不開,用螺絲釘死。房間裡烏煙瘴氣,因為看守者要抽煙,在這混濁的環境下生存,人的尊嚴都沒有了,真被他們憋死了。所有房門鎖都被他們卸掉,他們工作人員用卡一插就能進來,但我們到隔壁房間走動都不行,我一去到就被兩個人看著。」

除了帶走集中看壓,兩會期間也有上海訪民被軟禁在家,田保誠就是其中一個,他日前對記者說---

田保誠:「我跑到過北京,回來就被拘禁在旅館裡面,我就用絕食抗爭,他就讓我寫一份承諾書,十六號以前不准去北京上訪。現在被在家裡監控,不是說不能出去,而是說他用一根很粗的繩索,一頭繫在我門把手上,一頭繫在一個他們帶來的椅子靠背上面,然後一個很粗的木棍綁在靠背椅上面。」

上海的訪民反映每年兩會期間,無論他們有沒有赴京上訪的打算,都逃不了被監控甚至拘禁的命運,這種毫無法律根據的政府行為,多方面侵犯了訪民甚至家人的人權。

魏晴被拘留期間,十四歲的兒子無人照顧,她說---

魏晴:「剝奪我的監護權,我兒子十四歲無人照顧。」

侯玉珍也無法工作養家,然而官方完全不給爭論的餘地,甚至出手打人---

侯玉珍:「違背我們的意願,也不給我們任何解釋。我要回家,我說你們是非法的行為,我要上班,我每個月要借錢交租,我的女兒讀高中,強遷到現在三年了,他們沒有任何補助。我們總要生存吧,我好不容易找了一份臨時工,你關我一天兩天還能克服,關我十天不能工作你們要給我補償,不補償我就放我回去上班。他們說不可以,然後兩隻手就衝上來待我,把我按在床上,手就插到我眼睛裡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