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小說《蒼宇劫》第一章:問道(一)《峨眉山下萬盞燈》

2007-03-29 13:45 作者: 白雲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第一章《問道》(一):峨眉山下萬盞燈

宇宙如輪,日月如梭,物換星移,三界裡的地球在宇宙中已經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的解體毀滅,又多少次的被冥冥中的眾神從新組合誕生。

如今又是一輪造化,又是一次新的人類文明,殷、商、周、春秋戰國、漢、五代十國、唐、宋、元、明、清、民國……。中原文華上下五千年的悠遠歷史,一幕一幕朝代的更替,如同走馬燈一般,在神州的古老大地展現著輝煌燦爛的天外文明,終於走到了今天的紅朝末年。

公元一九九四年十一月。

四川峨眉山境內。

峨眉山山麓半山腰有幾棟建築物,樣式陳舊,顯然是中國六七十年代的產物,據說,在那個時代是某個軍事化的神秘單位,隨著中國對外搞活經濟的改革開放,這個單位已經沒有了存在的必要,人員機制早已經全部解散,只剩下這些建築留在風景秀麗的峨眉山中。灰牆灰樓,與峨眉山古老悠久的人文風光極不相稱,現在這個地方被某個著名氣功大師租用,在大門上從新挂了一個招牌,叫《峨眉山國際氣功大學》,據說在《中國氣功》等氣功雜誌上刊登了大幅的招生廣告,每天都有從全國各地來的男男女女參加,年輕人居多,小孩和年紀大的人也有,聽說都是要求根基好才可以錄取。

這樣的氣功學校在當時的中國很是平常,從八十年代末開始的氣功熱在九十年代發展到了頂峰,光是在《中國氣功》等雜誌上有名有姓的就有幾百種,相應的功法研究會如星羅棋布。這些氣功紛紛自稱是佛家功、道家功、儒家功、奇門功等等,真是應有盡有,眼花繚亂,在那個時期的中國大地幾乎是家家煉功、戶戶採氣,每天都有一兩億人在煉功,大街小巷的最熱門話題就是哪個哪個氣功大師來辦班做帶功報告,那是一個奇特的天象,幾乎是全民參與的氣功大潮。

峨眉山國際氣功大學,就是那個時代的一所民營自辦的氣功學校。

話說這十一月金秋的一個夜晚,秋高氣爽,繁星掛滿天穹,萬家燈火灑滿山下的峨嵋市區,繁星與燈火相映成趣。半山腰的峨眉山國際大學裡也是燈火通明,宿舍裡時不時傳來開心的戲鬧聲,這些一心來修煉的年輕人們都是青春年少,又志同道合,不經意裡就會有青春的笑聲崩裂出那一個一個的學生宿舍,使這所山裡學校充滿生機。

但是學校大門前面的庭臺就很幽靜了,唯有秋蟲聲聲,與星辰們說著私心話。

庭臺裡,一個學生服裝的年輕人正遙望著山下的萬點燈火,淚流滿面。

他叫陸青,二十三歲,正是峨眉山國際氣功大學的新生,剛剛在這所學校學習了兩個月,但是明天,他不得不離開這所學校,他已經沒有足夠的學費來交給學校,那麼他就必須離開這所學校了,氣功學校也是要生存的,這是市場經濟的時代,沒有免費的午餐,陸青能夠理解。雖然氣功在陸青的心裏非常神聖,陸青的向道之心也如此強烈,他原本想厚著面皮到財務科給老師們請求能不能減免學費,但在財務科看到老師們為經費不足而大傷腦筋、捉襟見肘的情形,陸青還是硬生生的把話吞進了肚子裡。

陸青最傷心的是家裡對他的不支持。

陸青去年才從大學畢業,分配在某某省山區某縣的一家機械製造廠,國營企業,工資只有可憐的一百一十五元零五角,好在陸青一心修煉氣功,物質生活上的要求能夠降低到最低點,竟然還可以存些錢。一年下來,加上獎金,加上父母親痛惜他給他寄的私錢,居然有了兩千四百塊錢,看到《中國氣功》登載的《峨眉山國際氣功大學》招生廣告,陸青欣喜若狂,立馬請了一個月的探親假,趕回老家,向父母親大人請求,希望能夠辭職到《峨眉山國際氣功大學》深造,結果遭到了家裡的一致反對,堅決不同意陸青辭職,剛剛才從大學畢業,就要去學什麼氣功,連工作都不要了,簡直是走火入魔。一時間家裡雞飛狗跳,吵翻了天,矛盾激化到了頂點,陸青大哭堅持,甚至把菜刀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大有若是不允,立刎當場的架勢,自有哥哥嫂嫂、姐姐姐夫攔住,不得了之。

於是陸青一氣之下自己來到了峨眉山,怎麼樣他也要來看看這個《峨眉山國際氣功大學》,陸青是大有不到黃河不死心的心意。

兩千多塊錢,在這裡只能夠維持兩個月。

陸青大恨,唯有在這個星空下哭泣。

昨天姐姐、姐夫代表家裡來到峨眉山探望陸青,要陸青回單位去,說父親已經趕到陸青的單位,向單位的領導們求情,請他們高抬貴手,不要因為陸青的超假而開除他。因為國營企業規定,如果不向廠裡說明情況,私自超過假期一個月,就算自動離職,單位同時做開除處理。陸青氣恨,哭著只好同意,沒有錢真的什麼事情都辦不到啊,陸青心裏想,回去一定要多多賺錢,等自己有錢了,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好好修煉去。

送姐姐、姐夫下山時,姐姐說,其實他們已經把學費帶來了,父親大人交代,如果陸青實在是、非要在峨眉山學氣功,就給他交上學費算了,怕陸青想不開,萬一有什麼三長兩短的,他老兩口也不活了,陸青氣哼哼的說,現在給我錢,我也不要了,我要自己賺錢給自己交學費。

今夜星光燦爛,峨眉山下萬家燈火,風景如畫。

這美麗的夜晚卻是陸青在峨眉山的最後一夜了,一念及此,怎不叫陸青痛斷心腸,淚如雨下?

良久,良久。

陸青抹乾眼淚,慢慢轉身離開庭臺,往自己宿舍走去,路過高年級宿舍的時候,聽到裡面那些驕傲的高年級學生正討論的熱烈:

「這些年出來的氣功師聽說一個比一個層次高……」
「氣功界裡傳說這都是為最後的最高層次的師父來做鋪墊、來開路的……」
「我們這裡的層次高的老師,包括校長,聽說都只是羅漢層次,沒有一個在菩薩果位的……」
「那誰才是最後的最高層次的師父呢?……」
「傳說那是萬王之王,比如來佛還高,現在這些氣功師給他墊腳背都不夠資格呢……」
……

陸青因傷心而木訥的腦海飄過一屢思緒,最高的師父是誰呢?將來能夠找到他就好了,跟他好好的學道……。但是,目前那最高的師父是誰對他一點都不重要,沮喪的陸青眼前正心灰意冷,盤算著以後要怎麼樣賺錢呢,明天,陸青就要下山了。

陸青還不知道,那傳說中最後的、最高的大師已經在人間正式傳法兩年,而懵懂無知的陸青卻已經把寳珠當魚目,拿在手中又拋卻於黑暗了。

峨眉山下萬盞燈火,如夢如幻,期待著一個充滿希望的明天。

(本篇完,敬請關注《問道》第二節《錯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