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重慶最牛釘子戶和失地農民

2007-04-17 06:12 作者: 透視中國撰稿人江迅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保護私有產

當下,重慶「最牛釘子戶」成了境內外傳媒的焦點。對「釘子戶」的稱呼,一般而言是出自開發商和政府的嘴的,看來還是稱他為「最牛拒遷戶」為妥。

這位「最牛拆遷戶」是九龍坡舊區市民楊武夫婦,看到他們揮動五星紅旗,堅守在猶如「孤島」的樓房裡,令人熱血沸騰。

無獨有偶,廣西南寧市東溝嶺「陽光綠城」屋苑的鐘姓業主,因不滿拆遷補償,與發展商抗爭四年之久,他四周的鄰居全都搬走,遺下他的四層高樓房搖搖欲墜地豎立著。

這兩戶「最牛拒遷戶」拒遷得是否有道理;法院判決限期搬遷,判得也是否合法,雖眾說紛紜,但目睹這樣的圖片和電視新聞片,令人想起「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的典故。

十八世紀中葉,英國一位首相老威廉.皮特在一次演講中,曾經這樣形容財產權對人的神聖性:

即使最窮的人,在他的寒舍裡也敢於對抗國王的權威。風可以吹進這所房子,雨可以打進這所房子,房子甚至會在風雨中飄搖,但是沒有房子主人的允許,英王不能踏進來,他的千軍萬馬也不敢闖進這間門坎已經破損的房子。因為這房子是私人財產。

觀察西方歷史會發現,私有財產制度的確立構成了人權的基礎。

物權制度系統

剛閉幕的全國人大審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起草工作始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物權法的重要性被視為僅次於憲法。

物權法是規範財產關係的民事基本法律,調整因物的歸屬和利用而產生的民事關係,包括明確國家、集體、私人和其它權利人的物權以及對物權的保護。

物權制度是一個系統工程。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制定的《民法通則》,到九十年代的《合同法》,再到今天的《物權法》,是中共執政後的民法重要的標誌性法典。物權法是市場經濟體制的一個基本保障,是規範財產關係的一個基本民事法。物權法不明確,財產權就不好落實。《物權法》的基本亮點之一是平等保護國家和私人的財產權,要做堂堂正正的中國有產者。

物權法平等地保護每一個人,既保護只有一張破棉席的人,也同樣保護開奔馳坐寳馬的人,前提是那破棉席不是偷來的,那寳馬車也是合法所得。可以說,物權法至少給原來始終處於弱勢的拆遷戶,提供了有利的維權武器。物權法對發展商的開發行為產生了制約作用,令開發商在面對這類問題時不能再為所欲為,而要學會尊重業主,協商解決問題。  

縱火害命逼遷移

兩年前在上海採訪,巧遇上海野蠻拆遷奪命事件。上海安福路和烏魯木齊中路交界處舊稱「麥其裡」地塊的動遷,由上海城開住宅安置有限公司負責。這家公司多次威逼一個五口之家動遷。戶主朱建強,住麥其裡62號,一二樓已經搬空,他們住三樓。

動遷交涉多番未果,一天半夜,負責拆遷的城開住宅安置公司副總經理楊孫勤,帶著手下兩人,竟然放一把火,想「嚇嚇」那家人趕快搬走。大火時,外逃的通道全被火舌吞噬,朱建強和妻子、女兒,靠路人駕駛的推土機翻鬥成功獲救,而他的父母卻葬身火海。

在當局一再強調「制止野蠻拆遷"的日子裡,兩個70歲老人被燒死,消息傳開,激起極大公憤。上海傳媒僅如此報導:「烏魯木齊路一拆遷戶火災,司機升翻斗車救出一家三口」。對動遷公司的放火隻字不提。幾天後,楊孫勤等三人才以涉嫌放火罪被依法逮捕。

「麥其裡」是當年上海法租界高檔住宅區,在上海市政府一系列舊區改造行動中,「麥其裡」是其中一個項目。在原住戶是否能回遷的問題上,大多數居民與城開住宅安置公司發生矛盾。

麥其裡地塊拆遷久拖未決,嚴重影響這一帶開發進度。三年來,被強制搬遷的居民不少,不願搬遷的,常常會家中電線被剪斷,玻璃窗被砸碎,煤氣被無端釋放,家居財物被偷,動遷組工作人員還會帶著一幫人闖入民宅大鬧。動遷戶居民還常常無辜遭這些人員毆打。

這家拆遷公司,即城開住宅安置公司,在上海以「拆遷速度快,對原住戶辦法多,手段強硬,敢啃釘子戶硬骨頭」而聞名。它受聘於上海徐匯區房地局轄下的徐匯區土地發展中心,動遷中遇到的安置和拆遷裁決,由徐匯區房地局管理,人們說:他們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

上海的各區政府,全面介入土地一級市場,「賣地」獲取巨額土地出讓收入,成立政府全資所有或控股的房地產開發公司,這些公司是市場經濟推進過程中暴富一族,以優惠廉價從政府手中購地,低價補償,包攬開發銷售,強制動遷拆遷等一系列產業環節,獲取壟斷利潤。

農民失去土地

這樣的事件,在我們身邊時有所聞。其實,我們住在城裡,看到的還只是城市居民的景象。

現階段,中國每年農村正常佔用的土地達到400多萬畝,其中農民耕地所佔的比例將近一半,200多萬畝這一數字表明,年均100多萬農民會失去耕地。低價征佔農民土地,令農民生活由此陷入困頓。多予少取,是中共當局求解農業、農村、農民「三農」問題的方針,然而,徵收土地的收益分配,農民僅獲5%- 10%。

當下,許多社會保障尚未惠及農村,農民失去土地,花掉補償金,溫飽頓成難題,每年多100萬「種田無地,就業無崗,低保無份」的公民,必會帶來社會動盪,這絕非危言聳聽。

前不久,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陳錫文披露,當前引起農民上訪的主要問題是土地征佔,村級財務和環境污染,其中,土地征佔問題所佔的比重最高。保障失地農民權益亟待解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