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寳釵」張莉:等不到我的寳玉 我寧願單身


《藝術人生》曾在2003年邀約《紅樓夢》主創人員再聚首,「寳釵」張莉的缺席反而讓這位來自成都的川妹子更加引人注目。一時間,「張莉被臺灣富商包養」,「張莉是一個有7歲兒子的單身媽媽」,「張莉在香港當保姆」等各種傳言鋪天蓋地。面對傳言,張莉的長時間沉默,讓她的行蹤和身世變得更加撲朔迷離。最近,陳曉旭去世了,張莉突然回國了,再一次進入大眾視線的她比螢屏上的「薛寳釵」成熟了許多,胖了許多。

  未婚媽媽? 我不可能當別人的情婦

  「這個故事編得太離譜了,最傷害我的人格。我到現在還沒有結婚,怎麼可能當媽媽?更重要的是我至今還沒有去過中國臺灣,怎麼可能被臺灣富商包養?我是一個很傳統的中國女人,我不可能當別人的情婦,也不可能當未婚媽媽。我是靠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我絕對不是那種為了金錢而結婚的女人!」張莉對於近來關於自己的傳聞相當氣憤,她說自己愛一個人,絕對不是愛他的權和錢。「我絕對不是靠青春和美麗的面孔贏得一些東西。」說到被傳當保姆,張莉一下子笑了:「當保姆?想像力挺豐富的。可惜我沒有這樣的經歷。當然做保姆並不是什麼丟人的事,也是靠自己的勞動掙錢生活,但是我只能敬佩保姆,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去幹這個工作。」「《紅樓夢》播出後有很多人找我拍戲,收入也不錯,但那時真還沒有出現一個富商來追求我。團裡都有規定不准演員談戀愛。」

  出國深造 剛到加拿大只有2000美元

  從深圳大學畢業後,張莉的行蹤就變得異常神秘。「我出名後,選擇了一個正常人的生活。我的故事和很多普通人一樣簡單。」1990年,張莉單槍匹馬來到了加拿大,開始了她的留學生涯。「我記得當時身上也沒有多少錢。就只有2000美元。「不怕你笑,我在多倫多還和朋友合夥開了個禮品店,掙了一些生活費。同時我也在努力爭取拍攝一些電影。」張莉透露,1991年,她參與演出了加拿大表現中國留學生生活的電影《浮雲》。「因為我在片中演出比較成功,加拿大給了我一個永久居住證。這對很多來加拿大留學的中國女生來說,是一個莫大的驚喜。不過至今我都沒有申請加拿大籍,因為我今後還是打算回國發展、養老。」談到這個永久居住證,張莉相當感慨。「我之所以沒有在加拿大嫁人,這個永久居住證幫了我的大忙。我真的親眼看到很多中國女孩子,為了拿到這個居住證,不惜嫁給自己並不愛的當地人。」

  投資房產 第一筆生意賺到10萬加元

  由於張莉不願意告訴當地人自己就是出演《紅樓夢》薛寳釵的演員,加上語言的侷限,張莉後來幾乎沒有接拍華語片。如何解決生活問題?

  「那是1993年,我想買套便宜的按揭房。我偶然得知一對老夫妻想把自己的歐式小公寓賣掉,這套房子120多平方米,開價是27萬加元。但我當時只能籌集到2萬加元,連首付款都不夠。通過房產經紀人(我的一個朋友)的努力,這對善良的老夫妻答應以17萬加元成交。結果不到一週時間,就有房產經紀人告訴我,說有人願意出27萬加元購買這套房子。我就從中賺了10萬加元。」嘗到了做生意的甜頭的張莉後來乾脆就把工作重心轉移到了房地產上。做獨立投資人已經14年,到底賺了多少錢?張莉表示,「我只能說,我現在有自己的事業,在多倫多也有屬於自己的房子。我背後還有一幫朋友。如果發現哪個地段不錯,就一起投資買地修房賣房。有合適的項目就做,沒有也不急著投資。」

  何時出嫁? 沒有合適的,今生就單身

  《紅樓夢》裡,薛寳釵老是勸導寳玉走仕途,而張莉在現實生活中卻怕做名人。「200年前,我可能會嫁給賈寳玉,但是現在我們只能做朋友。遺憾的是,現實生活中我連賈寳玉這樣的男人都還沒有遇到。每個女人都有自己心中的賈寳玉,而我愛的寳哥哥絕對不是《紅樓夢》中人,也不是那種很有錢的大老闆。我都42歲了,至今還沒有結婚,就是還在尋找那個和我志同道合的人。找一個可以攜手看夕陽的人。」 張莉透露,自己這把年紀了肯定談過戀愛,而且自己也有很多追求者,但是她都覺得不合適。「這需要緣分,如果今生沒有遇到合適的,我寧願單身!」至於孩子,張莉坦言,作為女人都想要孩子。「但如果找不到那個可以攜手看夕陽的人,我不會生孩子,我可能會回中國領養一個孩子,把愛給自己完全不認識的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