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泱潮:為中共號脈

2007-10-20 18:55 作者: 陳泱潮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陳泱潮:中共17大之際值得回顧的<2007年元旦獻辭>及其附件

迎接顛覆性的新一輪7、8、9

——﹝中華合眾國籌備委員會﹞2007年元旦獻辭

猖狂奉行並且使用國家機器強力推行無神論的中共,從它出世之日,每10年逢6、7、8、9之年,國家總不得安寧,必發生動亂或者重大變故,6為起頭,7為高峰,8為趁勢,9為結尾,已然成了一種「規律」。查之中共建政前是如此,驗之中共建政之後近60年來的形勢,亦莫不如此。這可謂中國歷史上一段上帝作弄和嘲笑禍國殃民的無神論匪黨騙子集團中共的一道頗為特別的風景線。

這其中對中國造成實質性變化算是較大、而又顯得較為平靜的,當推上個世紀90年代。這屆6、7、8、9的變故性質和主題,是江澤民王朝站穩腳跟,中國全面陷入閻王統治淪入人間地獄的變故。這期間,在經濟虛假繁榮的背後,中國生態環境嚴重惡化,兩極分化嚴重加劇!只可惜百姓落入深淵,卻對此巨變性質麻木不覺,獨鄧小平死,楊尚昆暴亡,軍中清洗楊家將,官場拿陳希同開刀,微有感覺而已。

這次新世紀第一個6、7、8、9,共產中國變故將如何?難道又是胡錦濤王朝「團派」勢力站穩腳跟不成?我看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紅色政治輔導員出身的胡錦濤,本身十分缺乏變革思想和開闢新局面的膽識氣概。日前,在他的主導下,中共繼續強力反對軍隊國家化,繼續強調堅持匪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進一步暴露了中共對陳良宇的處理,不是從制度層面看待全黨當權者全面貪污腐敗問題,而依然是步江澤民權爭清洗抓拿黨內政敵對手的後塵!儘管形勢比人強,尖銳激烈的階級矛盾、社會矛盾、民族矛盾、人與自然生態環境的矛盾……會促使中共當局在政治上或許會施行與經濟基礎變革所遠遠不相適應的極其有限的改良和漸進,但是,絕對不能指望胡錦濤當局會主動拋棄求穩怕亂的思維定勢,進行大刀闊斧的政治體制民主化改革!

只要不進行政治體制民主化改革,形勢就不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所有上述尖銳激烈的矛盾,就不會得到緩解,而是必將進一步激化。當弱勢群體無法生存,失業群體無法活命,存款率進一步遠遠高於消費率,壞賬呆賬進一步動搖金融系統,國際金融資本對中國進行最後致命打擊……等等問題使金融體系經濟狀況全面崩潰的時候,黨內軍內爆發突發事變的機率,也就大大增加了!

2006年發生在共產中國的第一件具有標誌性的大事,當數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頒布實施《軍隊處置突發事件總體應急預案》。根據這個《預案》規定,軍隊可以介入地方政治,師團級以上部隊即可以調兵遣將、開槍動武、先斬後奏!完全印證了我在《2006年元旦祝辭》所說:「共產中國板蕩飄搖今年始!」也正如我在《狼煙乍冒與事變契機》一文所說:「這個《預案》的實際作用和意義:它既是狼煙乍冒的現實,又潛在著催化革命事變的契機」!

2006年的另一件大事是,12月11日,是中國金融市場全面開放的第一天。這意味著共產中國加入WTO嘗到國際資本輸入的甜頭之後,要開始嘗到依附於國際資本的苦果了!國際金融最大的一次餐會,已經開始。有人預言:「中國將要成為國際金融大鱷世紀性聚餐的最大一塊肥肉,這次國際金融大餐的規模和慘烈程度將遠遠超過歷史上任何一次金融災難,一旦發生將意味著我們目前一萬億美元外匯儲備的絕大部分要灰飛煙滅;意味著我們目前十二萬億百姓存款的絕大部分要灰飛煙滅;意味著我們數十年創造的財富奮鬥的成果要變成對國際資本的無償奉獻!」——這到底是危言聳聽,還是實打實的中共喪鐘?我看是後者!

《推背圖》第48像已經指出:「卯午之間 厥像維離 八牛牽動 雍雍熙熙」 這說的是什麼?卯午之間,乃指1999∼2000年;厥者,昏厥,厥症,昏也;離者,周易八經卦之一,代表太陽、紅色、南方、中女……《推背圖》神奇預言特以此卦象指代中共一朝;八牛者,朱也。以上16字說的是:昏聵的決策維繫著中共的統治,由總理朱鎔基牽動,共產中國一心要加入世貿。結果必然一如朱鎔基姓名所示:朱鎔基,朱鎔基,朱鎔基牽動迎來【熔化紅色基礎】的熱熱鬧鬧的大變化!僵豬(江、朱)拚命入世,正值中共命運時當離卦烈日炎炎,腐爛勢不可擋,注定臭不可聞!狐瘟(胡、溫)接上,更是了得——狐狸本來就有狐臭,遭瘟又成僵狐(江、胡),仍然在離卦烈日炎炎之下,加速度制度性腐爛,真真是臭上加臭,臭氣熏天!胡溫親民作秀在前臺,鬍子女、溫妻婿後臺緊撈錢,驟然富甲於天下,世人莫不為之側目!還奢談什麼哄鬼的「八榮八恥」、「和諧社會」——讀者諸君可以想見,上述這些文字豈是人拼湊得出來的?乃是地地道道的天命前定、天滅中共之作!中共巧取豪奪、化公為私、匪黨、騙子集團的嘴臉已經暴露無遺!是到了被中國人民徹底拋棄、徹底清算的時候了!

(見附件1:陳泱潮(陳爾晉)1972∼1976年初定稿的《特權論》第一章第1、2節;附件2:《特權論》第六章 官僚特權階級的崛起;附件3:博訊近日所刊《官方披露:高幹子女掌控中國五大經濟部門》)!

中共的喪鐘已經響了!

無論個人或者國家,因果報應歷來不爽!

中共得益於西安事變,也必毀於突發事變!

讓我們懷著這樣的信念,迎接現代中國實行梟雄黑道隱性帝制100週年前夕的7、8、9!迎接瑪雅文化關於地球5000年一個大輪迴、本次5000年地球文明最後20年(1992-2012)的最後一年到來前的7、8、9!

這對中共無神論專制獨裁政權而言,是顛覆性的一個7、8、9!

這對眾生也是一個充滿考驗的7、8、9!

﹝中華合眾國籌備委員會﹞暨陳泱潮(陳爾晉)特此奉告世人!



附件1:

陳泱潮(陳爾晉)1972∼1976年初定稿的《特權論》第一章第1、2節

《特權論》

第一篇

歷史性

第一章

修正主義(今讀法:〔特權社會法西斯制度〕下同)

一、新型的吃人不吐骨頭的剝削制度

今天己經可以清楚地看出,人類歷史上人壓迫人、人剝削人的社會制度,不僅僅只有奴隸制度、封建制度、資本主義制度。在新的歷史件下,己經出現了一種新型的、比以往任何剝削制度更為黑暗、更為狡詐、更為貪婪、更為毒辣和殘酷的人壓迫人、人剝削人的吃人不吐骨頭的社會制度。這就是當今蘇聯及其它修正主義國家所奉行的社會制度──修正主義制度。

二、修正主義制度的特徵

1. 官僚壟斷特權階級所有制

這種新型的剝削制度,是從對生產資料實行了公有制改造以後的社會裏演變出來的。它的第一個特徵是:將社會主義旗幟下的生產資料公有制,變成了社會主義招牌下的官僚壟斷特權階級所有制。名義上為全體勞動人民、整個社會所公有的生產資料、社會財富,實際上統統成了官僚壟斷特權階級的私有物,包括勞動者本身也都變成了官僚壟斷特權階級可以任意支配的工具。

2. 集體壟斷共同佔有

這種官僚壟斷特權階級所有制,不是以赤裸裸的私人佔有方式出現,而是在"公有制"的神聖袈裟的掩蔽之下,以官僚壟斷特權階級集體壟斷共同佔有的方式反映出來。

3. 特權資本化

這種官僚壟斷特權階級所有制,是官僚壟斷特權階級通過政治經濟一體化,集政治領導和經濟支配權力於一身,將整體社會人力物力高度組織、高度集中、高度壟斷起來的具有巨大競爭能力的資本積累制度,是典型化、特權化的私有制。資產階級合股投資,然後按資本的大小分取利潤,是將生產資料資本化來進行剝削。而官僚壟斷特權階級則是合夥執政,然後按權力大小分吸人民血汗,是將公有制社會生產所必要的集權特權化,又將特權資本化來進行剝削。

4. 糖衣砒霜和帶血屠刀相結合

這種使資本家望塵莫及的資本積累制度具體的剝削手法,主要是使用欺騙和強制並用的手法。一方面掛著社會主義的招牌,敲打著狹隘的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的鑼鼓點,鼓吹著"土豆燒牛肉"的福利主義的破喇叭,利用一切宣傳工具和手段,進行無孔不入的欺騙宣傳,利用物質刺激獎金一類推行血汗工資制度,誘騙勞動。另一方面打著"無產階級專政"的旗號,強化官僚軍事機器,實行法西斯專政的恐怖政策,用對外戰爭轉移國內視線,加劇戰爭準備,實行國民經濟軍事化,不斷提高定額,提高生產指針、追索上繳利潤等強制性的手法來奴役勞動,敲骨吸髓般地榨取剩餘價值。

5. 勞動和特權的尖銳對立

這種修正主義制度,是使勞動和特權,勞動人民和官僚壟斷特權階級經常處於白熱化矛盾對立狀態中的社會制度。在這種制度下,人與人的關係處於經常性的緊張狀態。勞動人民時刻提心吊膽,防被吃、被欺、被整。可是他們總免不了被吃、被欺、被整。因為他們不僅是喪失了一切防衛手段,而且是喪失了一切。修正主義生產的整個體系,是建立在勞動者不能把自己的勞動力當做商品出賣,而只能奴隸般附首聽命服從官僚壟斷特權階級支配的基礎上的。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勞動力是商品,可以自由出賣。而在這種制度下,勞動力卻淪為了無條件絕對服從物──奴隸,必須一切聽從當權人物即所謂"組織"的擺佈。蘇修叛徒集團,在「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為實現共產主義準備豐富的物質基礎"等等幌子下,對整個勞動人民實行著前所未有的壓榨;在「加強無產階級專政"的名義下,對整個勞動人民實行著極端殘忍的毀滅人性的專政、鎮壓。勞動產品不是勞動者所有,而是為生產資料的真正所有者──官僚壟斷特權階級所攖取。官僚壟斷特權階級對勞動者的殘害尤其表現在精神上、思想上和人的基本權利上。奴隸主用奴隸的人身來殉葬,以顯示其永恆的統治;官僚壟斷特權階級則以勞動者的人的尊嚴、自由、主權和創造精神來殉葬,用以顯示其絕對的佔有。尤其難以令人容忍的是,官僚壟斷特權階級卻還要強迫勞動人民"承認自己被支配、被統治、被佔有的事實,而且要把這說成是上天的恩典!"(《馬恩選集》第一卷4頁)為了取得官僚壟斷特權階級的最大限度的利益,勞動者被迫一方面和生產資料重新分離,一方面又使自己物化為生產資料,處於毫無人權,毫無保障的水深火熱的困苦境地,勞動者不僅是被重新剝奪,而且是被徹底剝奪。

6. 法西斯寡頭騙子政治:社會法西斯主義

修正主義的政治,乃是人數極少的一小撮黨閥兼軍閥、財閥、派閥的寡頭政治、宗派政治、行邦政治、法西斯政治、騙子政治,根本新沒有真理、光明、美好可言。與其官僚壟斷特權階級在經濟上的剝削方法相一致,這種政治只崇拜進行極端無恥的欺騙宣傳的破喇叭筒和標誌著法西斯專政的帶血的屠刀。這種政治用神化黨強化官僚軍事機器,實行恐布政策來壓制批評,鎮壓革命;用昨天的階級鬥爭來掩蓋今天的階級鬥爭;用批判別人的卑鄙來掩蓋自己的更卑鄙;用社會主義的漂亮詞藻來掩蓋修正主義的醜惡本質……因而這種政治是標準的法西斯寡頭騙子政治。資本主義制度是用資產階級的"公開的、無恥的、直接的、露骨的剝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蓋著的剝削。" (《馬恩選集》第一卷253頁)而修正主義制度則反之,是用官僚壟斷特權階級的在"共產主義理想"的靈光的掩飾之下的、冠冕堂皇的、因而更百倍無恥的剝削來代替了資產階級的剝削。官僚壟斷特權階級愈是大張旗鼓地將特權對廣大勞動人民的新的階級奴役和階級剝削宣布為是「為共產主義而奮鬥",就愈是更加令人感到可鄙、可恨、可惡!可見修正主義「這種制度本身並不是值得重視的對象,它是一種按照應當受到蔑視的程度而受到蔑視的存在物。" (《馬恩選集》第一卷4頁)修正主義法西斯寡頭騙子政治,使修正主義社會一切都染上了虛偽透頂的"靈光"。到處都散發著特權屠刀的血腥氣。殺人和說假話,是修正主義法西斯寡頭騙子政治的本色,其實質就是社會法西斯主義。

7. 面臨嚴厲的挑戰:週期性政治危機

這種極端反動和荒謬的政治,不管它披上了怎樣華麗的服裝和塗上了多麼鮮艷的色彩,都無法掩蓋它內心的骯髒和黑暗。修正主義統治集團內部行邦之間爭權奪利的相互傾軋和殊死格鬥,是不會停止的。況且,修正主義的統治又正是座落在人民革命的火山口上。地下的溶岩,整個社會不可調合、日益尖銳的矛盾和廣大人民的反抗情緒,正在聚集著力量,並終將聚集起力量衝天而起!正如資本主義制度面臨它本身不可解決的,它本身內在的生產方式的基本矛盾,因而要爆發週期性經濟危機那樣,修正主義制度也不可避免地面臨它自身無法解決的,它自身內在的生產方式的基本矛盾的嚴厲挑戰。在總危機爆發、總解決關頭到來之前,這種挑戰反映在大約每十年一次較大的週期性政治危機上,尤其會強烈地集中反映在圍繞著最高統治者繼承權和權力再分配上而展開的血腥而醜惡的爭奪及由此爭奪而引起的深刻的政治危機上。

8. 特殊類型的帝國主義:社會帝國主義

以上是修正主義制度在內政方面的特徵。在對外關係或國際關係上,修正主義制度是特殊類型的帝國主義,是社會帝國主義(與資本帝國主義相對而言也可叫特權帝國主義)。壟斷,這個資本帝國主義的根本的經濟特徵和本質,是修正主義制度天然具有的。不過,資本帝國主義的壟斷是來源於自由競爭引起生產集中,生產集中過程發展到一定階段上才引起壟斷,而修正主義制度即社會帝國主義的壟斷則是通過政權的力量直接達到生產的集中和壟斷;資本帝國主義的壟斷,建立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私人佔有制的基礎上,而修正主義制度即社會帝國主義,則是建立在另外的基礎上。帝國主義在政治上的全面反動,否定一切民主這一特徵,在修正主義制度下方才得到了最完備的體現。對內,「少數壟斷者對其餘居民的壓迫更加百倍的沈重、顯著和令人難以忍受了。" (《列寧選集》第二卷748頁)對外,對世界資源、市場、殖民地的掠奪、瓜分、擴張、滲透、搶佔、侵略等等這些資本帝國主義具有的特點,社會帝國主義也都無不具有,無不會有過之而無不及。社會帝國主義在進行任何損人利己的卑鄙勾當的時候,都是打著「社會主義"呀,「國際主義"呀,「社會主義大家庭分工、經濟互助"呀,「支持民族解放運動"呀,等等旗號的。由此可見,社會帝國主義的外交政策完全與其對內的政策相一致;欺騙和實力並用。這種特殊類型的帝國主義即社會帝國主義,有別於資本帝國主義的地方如下:

a. 社會帝國主義建立在政經一體高度組織化的官僚壟斷特權階級所有制基礎上。

b. 社會帝國主義是"口頭上的社會主義實際上的帝國主義"。

c. 因而社會帝國主義比資本帝國主義具有更高壟斷性、更強的競爭力量、更貪婪的慾望、更大的欺騙性和更大的危險性。




附件2:

《特權論》第六章 官僚特權階級的崛起

一、共產黨的變化

1、吸毒者

如上所述,共產黨的地位變了。共產黨由昔日的國家的造反者,變成了今日國家的統治者,因而使自己從被政權迫害的對象、鎮壓的對象,變成了受政權保護的對象、腐蝕的對象。在對生產資料實行了公有制改造以後的社會裏,即在處於叉路口的社會主義社會裏,高度組織的政經一體化的公有制社會生產和權力被﹝頁73﹞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的生產方式,使執政的共產黨既擁有主宰整個社會的巨大權力,也面臨被整個社會新舊邪惡勢力聯合起來內外進攻和腐化的危險。共產黨因為固定化壟斷權力的特殊地位、特殊利益和既得地位和既得利益,而使自己泡在了任命制、等級制、國家機關自治化以及對黨的神話混合而成的特效腐蝕劑中。這種情況勢必使處於這種地位、享受此種利益的「恐怕相當大一個多數」的人「在糖彈面前要打敗仗。」而嚴重的問題是,糖彈與其說來自於敵人的陣線,毋寧說主要來自於自己的營壘,與其說來自於別人的贈予,毋寧說來自於自己的需要。此種地位的變化,埋伏著使一個窮苦而精悍的小夥子變成一個雖擁有巨資而鴉片煙癮日漸深入膏肓的人的危險。﹝頁74﹞

2、敲門磚

入黨做官的毒霧包圍著黨。在高度組織的政經一體化的公有制社會生產和權力被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的生產方式支配下,資本已經失去了獨立存在的條件,它只有依附強權、通過特權才能增殖。或者說,資本的形態已經由貨幣資本轉化為特權資本。在私有制社會裏,資本就是能夠生出更多貨幣來的貨幣,而在公有制社會裏,資本卻成了不要一文錢就能夠索取到很多貨幣的特權。在政經一體高度組織化的公有制社會生產中,壟斷政權就能壟斷一切的狀況,使社會上所有企圖吸血的臭蟲都想方設法要混進黨內來。因為權力是共產黨固定化壟斷著的,不是黨員就不能當官,不能掌權。這些品質惡劣、手段卑鄙、貪圖祿位、一心想吸血的投﹝頁75﹞機分子,把入黨當做了做官求榮、陞官發財的敲門磚。他們高唱著對黨的讚歌,高舉著擁護黨的雙手,投和著當地黨組織領導的胃口,披上種種的合色外衣,大批地湧入了共產黨內。以至列寧曾經十分憤怒地斷然說過:「我們應當說:現在,當黨取得勝利的時候,我們不需要新黨員。我們非常清楚,在日益瓦解的資本主義社會中,一定會有許多壞分子要混到黨內來。」(《列寧全集》第30卷161頁)當冒著生命危險為真理為光明而戰的艱難困苦的革命已經成為過去,新的情況是以鞏固的地位長期穩定地執政的時候,黨遭到入黨做官毒霧的包圍,原是不奇怪的。「野心家和其他危害分子乘機混到執政黨裡來,這也是完全不可避免的。」(見《列寧全集》第29卷393頁)成問題的是,「物以類聚,人以﹝頁76﹞群分」「那些只想從執政黨黨員的地位‘撈到’好處而不願肩負為共產主義忘我工作的重任的人」(《列寧選集》第四卷76頁)入黨後,又反過來按自己的志趣物色和發展「新同志」入黨。拉出去,打進來,已經是阻止不了的了!而那些「真正開明的、能夠保證絲毫不信空言、絲毫不昧良心說話的分子」(列寧:《一九二三年論文學》莫斯科外文出版社版33頁)即真正願為共產主義忘我工作的先進份子卻往往被排斥在黨的大門之外。這種狀況,卻有使執政黨成為藏垢納污、集污穢於一身,由量變引起質變的危險。

3、癌細胞

走資派--走修正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出現。事實上,上述來源於內外兩方面相互作用的危險早已不是「可能發生」的,而是「現實﹝頁77﹞存在」的事實了。共產黨內出現了一個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一事,就是證明。其實,所謂走資派走的並不是資本主義道路,而是走的修正主義道路。只要看一看他們不准農民開墾小片生荒,不准工人私自生產計畫指標以外的產品,只要看一看他們如何「苦大仇深」地組織和發動群眾鬥爭資本家子女和地富子女、孫子女的情況,尤其是只要看一看他們壓迫人、剝削人、謀取私利、化公為私、貪污腐化、盜竊行賄、投機倒把的新手段,乃是靠特權、吃特權、和特權命相連,就知道他們不是走的資本主義道路,而是走的地地道道的修正主義道路。他們不是要把公有制社會生產拉回以生產資料私人佔有為標誌的資本主義社會去,恰恰相反,他們是力圖通過政經一體化進一步把生產高度組織,﹝頁78﹞高度集中起來而領導權永遠霸佔在他們手中並世襲給他們的後代,把社會引向修正主義社會。這個走修正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從一開始就以前所未有的貪婪性和虛偽性而表現出官僚壟斷特權階級的一切固有的特徵。他們自從嘗過人肉之後,就不願意再吃別的東西了。這個派別的出現和共產黨的上述兩個變化相互作用、相輔相成,使這個派別數量發展的總趨勢不是減少而是每日每時都在有新的增多。這種情況已經嚴重地瓦解著執政的共產黨的戰鬥力和嚴重地改變著革命的共產黨的政治素質。這是一個隱藏在執政的共產黨體內,代表著反動的生產關係,有朝一日要使其發生質變成為修正主義法西斯黨的「癌細胞」。


二、勞動者的變化

﹝頁79﹞

1、要當家作主

生產資料公有制的確立,給勞動者帶來的第一個變化,就是使勞動者在從生產資料私有制的奴役下初步解放出來的同時,也從傳統的剝削階級的奴化意識中初步獲得瞭解放。從前,無產階級勞動者除了自身的勞動力以外,一無所有。勞動者沒有生產資料,就沒有勞動對象。而沒有勞動對象,勞動者除了挨凍受餓以外,不可能生產出任何物質產品來,正如馬克思所引敘的威廉·配第的話:「勞動是財富之父,土地是財富之母。」(《資本論》第一卷57頁)這種情況,迫使勞動者出賣自己的勞動力,受雇於掌握著生產資料所有權的資本家和地主。可見,勞動者受資本家和地主的壓迫和剝削,首先是由於勞動者遭受到了生產資料私有制的奴﹝頁80﹞役。而現在,處於叉路口的社會主義社會,卻已將生產資料私有制變成了公有制。作為公有制的兩種表現形式,即全民所有制和集體所有制,已經成為了整個國家經濟結構的基本形式。這樣,勞動者就從生產資料私有制的奴役下解放了出來。和這個解放相應的,是勞動者愈來愈普遍地接受了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理論和共產主義理想。千百年來剝削階級集團在勞動者頭腦中的奴化意識,第一次被打破。生產資料所有制的大改變,以及伴隨這一改變過程的急風暴雨的政治運動,土改,合作化,持續不斷的社會主義教育,四清,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等等,使勞動者愈來愈認識到他們在整個國民經濟結構中所處的當然主人翁的地位,愈來愈明白他們在整個人類歷史﹝頁81﹞上所處的地位和所擔負的責任。《國際歌》所表達的思想「是誰創造了人類世界?是我們勞動群眾。一切歸勞動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蟲!」愈是深入勞動者的心靈,他們對救世主、對神仙皇帝的迷信就愈是破滅,他們的主體意識就愈是得到確立;因而他們就愈是不安於他們對生產的組織和管理無權過問的地位,而發出了直接參加管理的要求;他們就愈是不安於他們只有被分工的份而要求參與分工;他們就愈是不滿足於權力被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這種生產關係而要求改變這種生產關係!勞動者要當家作主,要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2、矛盾混合物

勞動力從商品性質轉化為一身兼具主體、商品、無條件絕對服從物性質的矛盾混合物--﹝頁82﹞這就是勞動者的第二個變化。從前,勞動者將自己的勞動力作為商品出賣給資本家以換取工資維持生活。在那個時候,勞動者在將自己的勞動力作為商品出賣這一點上,在實踐上是這麼做的,在思想意識上也是這樣認為的,不矛盾。而現在,公有制的基礎,在理論上,在黨所不斷宣傳的社會主義教育中,首先就否定了勞動力的商品性質,力圖使勞動者明白使用勞動力參加社會生產,不是為他人幹活,而是為自己而幹活,要勞動者在思想上明確主人翁的責任和義務。但是,勞動者主體意識的確立,並不等於勞動者主體地位的真正實現和鞏固。儘管在宣傳上,在法律上不存在什麼雇佣勞動,可是,公有制本身的國家資本主義屬性發生作用,勞動力卻還依然具有商品的性質。工資﹝頁83﹞制度就是勞動力作為商品的表現:工人不上班就沒有工資。尤其重要的一點是勞動者在生產組織中的地位。從前,勞動者是在組織性較為鬆散的社會裏生活,勞動者出賣勞動力的場所和居住地點,多少有一定的自選餘地,勞動力作為自由勞動出現,勞動力的所有權在勞動者,因而在那時勞動者「是自由勞動者」(《資本論》第一卷782頁)。而現在,勞動者是在政治經濟一體高度組織化的公有制社會裏生活,勞動力已經不是作為自由勞動者,而是在組織中的勞動者。勞動力的所有權已經不屬於勞動者本人,而屬於政經一體化起來的組織,屬於社會。勞動者已經失去了獨立性和自由性。勞動者在什麼地方使用勞動力,是由「組織」決定的。作為一般勞動者的分工,你得服從「組織」的安排﹝頁84﹞,決不可能憑你今天想在這個地方就在這個地方,明天想到那個部門就到那個部門。沒有「組織」的分工,不經過「組織」的安排和允許,你就休想變換工作和遷徙居住地點。你生產什麼,到什麼地方去生產,在什麼時間內進行生產,等等,無不服從握有權力體現著「組織」的上級領導的支配。可見,勞動者在生產組織中是處於無條件絕對服從的地位。勞動者在生產組織中的這種地位,與其在思想上的主體意識和在分配上的商品性質,是矛盾的。勞動者陷入了一身兼具主體、商品和無條件絕對服從物的矛盾之中。這樣,處於叉路口的社會主義社會生產方式的基本矛盾作用於勞動者,使勞動的二重性不僅表現為使用價值和價值,而且表現為自主的勞動和被迫的勞動,勞動者成了矛﹝頁85﹞盾混合物。這一點,正是叉路口社會主義社會所發生的全部問題的秘密所在,或者,如馬克思所說:「事實上的一切﹝以上二字下面有著重號﹞瞭解全在這上面」(《馬恩通信集》第三卷465頁),「在事實上,這就是批評地理解問題的全部秘密。」(《馬恩通信集》第四卷第7頁)


3、在奴化勞動中日益消沉

勞動者本人不能隨便選擇場所使用勞動力的狀況,更使勞動者產生了一種要發揮主人翁精神,干預指定給自己勞動場所和生活環境的公共事務的要求。這種要求一方面因為勞動者力圖尋找發揮自己思想意識上已形成了的主人翁精神的出路,另一方面因為社會分工的固定化,使這種指定給勞動者的勞動場所和生活環境,與勞動者一輩子乃至子孫後代的利益都發生了緊密的、直接的關係。但是,實踐證明,﹝頁86﹞在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權力的生產關係,在任命制、等級制、國家機關自治化和對黨的神話的情況下,這種干預不但往往是徒勞的,而且往往要給干預者本身帶來禍患,飽嘗權勢迫害的苦頭。勞動者無不自覺不自覺地感受到了極大的矛盾和不幸。消極的教訓必然冒了出來:各自隨大流混混過,如今越少管事越好,什麼當家作主,什麼創造性勞動,與我們毫無權力的勞動者,簡直隔得太遠太遠了!勞動者在現實存在的支配下,在奴化勞動中日益消沉下去。這種變化對整個社會生產的影響,是非常之巨大的。列寧曾經明確指出:「全人類的首要的生產力是工人、勞動者。」(《關於用自由平等的口號欺騙人民》單行本35頁)任何時代生產力的發展,都首先取決於勞動者的積極性是否充﹝頁87﹞分的解放了出來。當著整個社會的勞動者社會主義積極性普遍受到壓制和摧殘,主人翁精神普遍遭到打擊和扼殺,自主的勞動熱情普遍被泯滅和窒息的時候,社會生產力便受到了嚴重的破壞--這就是權力被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成了公有制社會生產力桎梏的一個明證。


三、階級關係的變化

1、境異時遷

在社會主義革命的第一階段,階級關係基本上還是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階級關係。這種階級關係,毛主席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這篇歷史文獻中,已經作了非常清楚明白的剖析。毛主席這篇文章,是我們認識整個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和社會主義革命第一階段的階級關係、用以分辨這個時期和階段的真正的﹝頁88﹞敵友的利器。除了毛主席實際運用馬克思主義階級分析方法的正確性以外,這主要是因為,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和社會主義革命第一階段社會存在的主要問題和革命的基本對象,大體上是一致的。這個主要問題和基本對象,就是生產資料的私有制。

但是,在經過社會主義革命第一階段,當生產資料私有制變為公有制以後,階級關係是否還是老樣子呢?除了喪心病狂、狼心狗肺企圖混淆視聽的騙子以外,幾乎每個有思維能力的人都會回答:作為基礎的所有制關係已經發生了變化,整個社會生產方式也隨著發生了變化,依附於所有制關係和生產方式的階級關係,當然也不可避免地要發生變化,並且確實是發生了變化。

2、階級關係變化的根子

﹝頁89﹞階級是怎樣產生的?馬克思、恩格斯以為,階級首先是「由於分工而分離開來。」(《馬恩選集》第一卷38頁)「分工的規律就是階級劃分的基礎。」(《馬恩選集》第三卷321頁)

不錯,階級劃分是隨著私有制的出現而出現的。但是,私有制又是怎樣產生的呢?原來,私有制的產生最初也是由於分工而引起的。當生產力的發展使原始社會有了剩餘產品,當分工去管理這些剩餘產品的人在把管理職能變為剝削職能,因而把屬於生產者大眾共有的社會剩餘產品竊為己有的時候,私有製出現了。馬克思和恩格斯明確指出:「分工和私有制是兩個同義語,講的是同一件事情,一個是就活動而言,另一個是就活動的產品而言。」(《馬恩選集》第一卷第37頁)可見,分工不僅是商品生產存在的條件,而且是私有制產生的前提,因而也就是社會﹝頁90﹞所由分離出階級來的基礎。

是的,「問題從分工的觀點來看是最容易理解的。」(《馬恩選集》第四卷482頁)從分工的觀點來看,對生產資料進行了公有制改造以後的叉路口社會主義社會,是頗有些與原始共產主義後期的狀況相彷彿的。從分工的觀點來看,社會主義革命第一階段對生產資料的公有制改造,僅僅不過是「就活動的產品而言」方面改變了私有制,還遠遠未「就活動而言」方面取消了私有制,因為產生私有制的前提即階級分化的前提,在處於叉路口社會主義社會裏依然存在。階級關係的變化,是現有生產方式矛盾運動的必然結果。從分工地觀點看,叉路口社會主義生產方式在起關鍵性作用的權力分工上所推行的制度--權力為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頁91﹞,是一個嚴重的、致命的弊病。這個弊病就是導致階級關係發生新的兩極分化的根子。

3、關於階級的定義

列寧在《偉大的創舉》一文中,指出:「所謂階級,就是這樣一些集團,這些集團在歷史上一定社會生產體系中所處的地位不同,對生產資料的關係(這種關係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規定了的)不同,在社會勞動組織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領得自己所支配的那份社會財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謂階級,就是這樣一些集團,由於它們在一定社會經濟結構中所處的地位不同,其中一個集團能夠佔有另一個集團的勞動。」(《列寧全集》第29卷382頁)

4、新的階級關係

(1)新的階級對立代替了舊的階級對立﹝頁92﹞

高度組織起來的政經一體化公有制社會生產,把浩如煙海的整個社會上的人,簡化成了兩種人:管理者和生產者。馬克思主義的目的是通過社會主義革命的完成,進一步使這種簡化同化,打破這兩種人的分界線,從而「達到消滅一切階級﹝以上四字下面有著重號﹞和進入無階級社會﹝以上五字下面有著重號﹞」。(《馬恩選集》第四卷第332-3頁)

但是,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權力這種狀況及與此相應的固定化的社會分工,卻使這種簡化又大為複雜化了。這種複雜化使從資本主義或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的滅亡中產生出來的叉路口社會主義社會同樣「並沒有消滅階級對立。它只是用新的階級、新的壓迫條件、新的鬥爭形式代替了舊的。」(《馬恩選集》第一卷251頁)﹝頁旁有五字註解,意義不清﹞

﹝頁93﹞

這種代替主要表現在壓迫和剝削勞動人民的,已經不是從前的地主和資本家,而是穿著共產黨紫衣紅袍的現今當權的官僚主義者階級;壓迫和剝削的方式,已經從資本的雇佣勞動變成了特權的奴化勞動。地主資本家聲名狼籍的剝削已為官僚主義者階級冠冕堂皇的剝削所取代。

(2)官僚主義者階級

官僚主義者階級的首要標誌,就是將社會主義旗幟下的生產資料公有制,變為社會主義招牌下的官僚壟斷特權階級所有制,特徵就是強制性固定化集政治領導和經濟支配大權於一身,享有所謂「一元化領導」實則為「一人化領導」的特權,並且利用這個特權「已經變成或者正在變成吸工人血的」官僚。毛主席早在1964年﹝頁94﹞關於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一個批示中,就已十分明確地指出:「官僚主義者階級與工人階級和貧下中農是兩個尖銳對立的階級。」「最後必然要被工人階級把他們當作資產階級打倒。」

這個官僚主義者階級在公有制社會生產體系中,處在一個非常特殊的地位上。公有制社會生產在政經一體高度組織狀態下進行,勞動者也就生活在這種嚴密的組織網中,他們的一切都得服從組織的分工和支配。而所謂「組織」,實質上就是那麼少數幾個壟斷著權力的人,其當然的主要代表就是「一人化領導」者。而這些「一人化領導」者,又是在任命制、等級制、國家機關自治化和對黨的神話這樣的體制上形成對權力的壟斷的。他們充分認識到,他們之所以能掌權,全是上級組織提拔信任的結果﹝頁95﹞。一般來說,人民無權決定他們的前途,因而他們只在上級面前表示服從,而對在他們職權管轄下的人民則無所顧忌或顧忌甚少。他們愈來愈將公有制社會生產所必要的集權演變成為特權。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權力從而壟斷一切的生產方式,使恐怕相當大一個多數的領導權不在馬克思主義者和勞動人民手裡的狀況,越來越在一切有決定意義的生產部門和一切決定經濟命脈的地方成為現實。資產階級法權越來越膨脹為官僚主義者階級特權。官僚主義者階級在生產組織中,是特權指揮者、特權管理者、特權支配者。資產階級抓生產,官僚主義者階級也抓生產。官僚主義者階級抓生產的目的與資產階級抓生產的目的沒有什麼兩樣。與其說他們關心生產,毋寧說他們關心對產品的支配﹝頁96﹞,其目的無非是迫使勞動者創造更多的剩餘價值,供他們窮奢極欲地揮霍和享受。他們抓生產的路線「無非是搞什麼物質刺激,利潤挂帥,不提倡無產階級政治,搞什麼獎金,等等。」想出合理的規章制度,不斷提高生產定額,大搞管、卡、壓,對人民群眾實行糖衣砒霜和帶血刺刀相結合的殘酷的剝削和壓榨。只許人民群眾「三老四嚴」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奴隸般地服從,當牛做馬,不許人民群眾參加管理進行監督。他們專橫跋扈地把為人民服務的職權變為了剝削人民、壓迫人民、統治人民的特權。他們通過任命制等達到強制性固定化壟斷權力,又通過強制性固定化壟斷權力,達到強盜式固定化霸佔一切。他們成了公有制社會生產資料的真正佔有者和支配者。他們把權力當做﹝頁97﹞資本,愈來愈強化資產階級法權。他們無償佔有他人的勞動,不僅表現在他們的工資等待遇高於一般勞動者,更重要的是表現在他們利用政經一體化公有制社會生產對權力的依附關係,仗恃他們手中的特權所進行的榨取。官僚主義者階級愈是剝奪了勞動者對生產過程和對勞動產品的監督權管理權支配權,他們就愈能貪污、揮霍、盜竊、化公為私、行賄受賄,他們就愈能在無深無淺不計成本的報銷單中鯨吞人民血汗,他們就愈能在「照顧關係」等名目繁多的花樣之下營私舞弊,大發橫財,他們就愈能吃「送上門」。分工使勞動產品「帶有商品的形式」(《馬恩選集》第三卷309頁)當權的官僚主義者階級利用手中的特權,或直接攫取,或打著協作的旗號,私相交易,以物易物,以這一方面的「關係﹝頁98﹞」換取那方面的「關係」,以開這一個「後門」換開另一個「後門」,因而使他們可以無不佔有,因而使他們集體佔有整個社會財富,合夥分贓吸工人農民的血,成為光天化日之下的「秘密」。官僚主義者階級以前所未有的瘋狂性,貪婪地侵吞社會財富,壓榨勞動人民。私有制使地主資本家在消費的時候不能不顧及到自己的「老本」,而所謂「公有制」卻使官僚主義者階級的財產無形地藏身在「國有化」和「集體化」之中。公家倉庫實際上是他們的私倉,國家銀行實質上就是他們的私人錢莊,高等學校不過是他們自己家的私塾,工廠農村一切企事業單位更是他們發財致富的「資產」。他們在「慷慨地」揮霍這些財產的時候,是根本不計血本的!同時,官僚主義者階級正是利用﹝頁99﹞社會分工的需要,大搞任人唯親,結黨營私,把他們的六親好友,心腹爪牙儘可能安置在工資高、條件好、環境宜人、油水豐厚或所謂「關鍵性」崗位上工作,不管他(她)們的品德才智能不能勝任這種工作。於是因人設事,機構臃腫龐大,人浮於事,一個茅坑數人佔,幹部隊伍日益大大過剩,蠹蟲成群為患,使整個社會因家庭間分工的不同,產生了明顯的經濟條件、生活條件和工作條件的差異,造成了新的顯著的不平等。官僚主義者階級使城鄉差別、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的差別、工人和農民之間的差別越來越大,力圖使有利於他們的社會分工成為世襲,永恆地存在下去。他們貪圖舒適和安逸,養尊處優,高高在上,當官做老爺,固定化地脫離了生產勞動,生活完全脫離了﹝頁100﹞勞動人民,過的是寄生的、腐朽的、典型的剝削階級生活。與他們固定化壟斷權力相應的,就是他們在思想上的絕對化和片面性,在他們僵化的頭腦中充斥著形而上學的全部貨色。為了維護他們的既得利益和特權地位,為了鎮壓勞動人民的反抗,他們拚命地神話黨、拚命地歌頌和吹噓他們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汗馬功勞,拚命地強化官僚軍事機器,拚命改變軍隊、監獄、公安機關、法院等專政機關的性質。他們醉心於建立他們在台上咳聲嗽、勞動人民在台下鴉雀無聲嚇得直打哆嗦那樣一種法西斯專政的秩序。他們把自己當做黨的化身,神話黨就是神話他們自己。他們正是通過神話黨的領導來歪曲黨的領導。他們法律是「我的領導就是黨的領導,就是一元化的領導,」

﹝1-100頁到這裡結束﹞

就是朕的領導;誰反對朕就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革命,應該讓他嚐嚐鐵窗風味;或者乾脆請他吃幾粒花生米!」他們完全實行法西斯專政的恐怖統治,野蠻地殘害、監禁和屠殺勞動人民中的覺悟分子和代表勞動人民利益的革命者。他們完全地徹底地背叛了人民、背叛了革命、背叛了馬列。可是他們卻更為賣力地高喊著「為人民服務」、「繼續革命」「共產主義」的口號以欺騙群眾。真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凡談「革命」沒有哪一點不在裝假,搞的是地地道道的社會法西斯寡頭騙子政治!什麼革命傳統,什麼無產階級利益,什麼共產主義大目標,早就被他們拋到了九霄雲外,他們一心一意追逐的是他們的私利,是特權!

毛主席尖銳地指出:「民主革命後,工人、貧下中農沒有停止﹝頁102﹞,他們要革命,而一部分黨員卻不想前進了,有些人後退了,反對革命了。為什麼呢?作了大官了,要保護大官的利益。他們有了好房子,有汽車,薪水高,還有服務員,比資本家還害。社會主義革命革到自己頭上了,合作化時黨內就有人反對,批資產階級法權,他們有反感,搞社會主義革命,不知道資產階級在哪裡,就在共產黨內,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走資派還在走。」這已經清楚地表明,官僚主義者階級是一個新型的比資本家還厲害的剝削階級,在社會主義革命第二階段,是一個「反對革命」的階級,「是鬥爭對象,革命對象。」其政治上的代表,就是共產黨內頑固不化堅持走資本主義--修正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頭子,盤踞要津的大黨閥、大軍閥,大官僚。這一小撮當權派頭子更是極端的反革命派,是馬克思主義和人﹝頁103﹞民群眾最兇惡、最危險、最主要的敵人,是地地道道的人民公敵!官僚主義者階級當道,就是嗜血成性的豺狼當道,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毒蛇猛獸當道。官僚主義者階級和人民群眾的關係,是超等剝削--壓榨與被壓榨的關係,是超等壓迫--殘暴透頂的奴隸主專制與被專制的關係。

(3)主管階級

主管階級即官僚主義者階級的管家。黨委一級的副職以及在基層黨委領導下的各部門、各單位負責人即在此列。他們的社會地位,僅次於官僚主義者級,享有相當的特權。在他們的主管職權範圍內撈點油水,或在主管之間彼此進行交換互相走走後門,都有很方便的條件。而且他們對於上升為官僚主義者階級也僅﹝頁104﹞只一步之差。因此,他們本能上是依附特權、依附進行「一人化領導」的官僚主義者階級的,他們在本質上也帶有特權的烙印。但是,他們接觸實際問題比官僚主義者階級要多一些。當著他們遭到「一人化領導」的排擠、打擊和專橫拔扈掉壓制時,他們內心也會有不滿,有看法,有一定的革命性。其右翼追隨官僚主義者階級,充當鷹犬和幫凶,持反革命的立場,壓迫和剝削人民群眾,拚命維護反動的上層建築,對這一點,我們必須有清醒的認識和估計。其左翼往往懷著補天之願,對現狀持改良主義的態度。但是,當著人民群眾紛紛起來、對於他們要達到官僚主義者階級的目的有妨礙,對於他們所享有的特權也有所衝擊時,他們又懷疑革命了。在新的危機和鬥爭面前,他們不是站在人民立場上來權衡失,而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上來計較利害。他﹝頁105﹞們不是在為人民的目標下獻身人民,而是在為自己的目標下提到人民。他們在巨大的壓力下不敢冒和官僚主義者階級徹底決裂的危險。他們的改良主義是在不違背「一人化領導」、不觸動社會存在根本問題,不改變權力被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這種反動的生產關係的改良主義策略下的改良。這種改良既不能滿足人民群眾的要求,又必然招致官僚主義者階級頑固派的仇恨,所以是有極大的脆弱性,是行不通的。當著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的高潮到來的時候,這個主管階級肯定是會發生分化的。右翼成為反革命,左翼卻可能轉入革命的陣線。應當看到,由於馬克思主義真理的巨大感召力,由於共產黨本身的革命遺傳,由於十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影響,由於階級鬥爭客觀情勢的推動,不但主管階級的左翼有可能轉入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的陣線,就是官僚主義者階級中少數左傾的人,也有可能轉入無產階級民主革﹝頁106﹞命的陣線。爭取他們發生這樣的轉變,對革命是十分有利的。

(4)小資產階級

小幹部、小市民、小知識階層即屬此類。如國家機關中的一般工作人員,企事業單位的一般辦事員、醫生、中小學教員、學生界、商業工作人員,以及一部分握有一定資產階級法權的工人如汽車駕駛員、合作餐館工作人員等,一部分受過一定文化教育有點手藝現實生活狀況具有中農上中農水平的農民等等。所有制的變化,並沒有使這個階級的階級性有太大的改變,社會生產的發展,也沒有使這個階級的隊伍消失了,而是使其增加了。他們仍然有三個不同的部分。第一部分是受特權的蔭庇,有外快可撈,有「後門」可走,有「關係」可拉,或工﹝頁107﹞資略高,子女有出路,生活上比較寬裕的。這種人不但禮拜趙公元帥,更敬重姜子牙的打神鞭,希望自己有朝一日登上封神榜,上升到主管階級的地位。他們仰承「一人化領導」官僚主義者階級的鼻息,秉承主管階級的意旨,唯唯諾諾。他們在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生產關係的統治機器面前發抖,「對於革命取懷疑態度。這一部分人在小資產階級中佔少數,是小資產階級的右翼。」(《毛選》四卷合訂本第五頁)第二部分是雖無特權可仗恃,但尚有資產階級法權可利用,有門路可走,生活上一般過得去的。他們也想發財,但姜太公准許趙公元帥向他們開放的門路有限。他們知道現在起決定作用的是特權資本,他們想攀附上去取得一點特權,可﹝頁108﹞是封神榜上老不登上他們的名字。由於生產關係對生產力的束縛和破壞,由於官僚主義者階級壟斷特權的壓迫和剝削,他們也感受到現在的世界已經不是從前的世界。必須多動腦筋,時時小心注意人事關係。逢年過節,該送禮的地方得送禮,該請客時得請請客。這樣方能走一點「後門」,能拉一點「關係」。他們對上級面子上絕對都巴結著一點,內心裏也有不滿,遇機會也會發發牢騷,罵聲「貪官污吏」「走資派」。他們對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權力的生產關係是反感的,但對於反黨閥反軍閥反官僚的無產階級民主革命,又不十分相信會取得成功。他們對革官僚主義者階級修正主義特權制度的命,同樣也會「不肯貿然參加,取了中立的態度,但是絕不反對革命。」(同上第5-6頁)第三部分是既無法權可﹝頁109﹞利用,又無門路可走,工資和社會地位都較低,生活在下降的。這一部分人的革命性非常值得重視。他們的經濟地位既已十分苦寒,債務叢增,負擔漸重,老婆孩子問題一大堆,物價天天漲,工資年年低。他們所處的社會地位,又使他們能夠抬起頭來看得見官僚主義者階級主管階級以及和自己同類階級但有特權蔭庇有法權可利用的人的生活狀況,相形之下,更使他們倍感淒涼,確實大有瞻望前途,不寒而慄之感;他們所受教育程度又使他們有一定的思考能力,比較容易接受馬克思主義革命的真理,比較容易接受新思想。他們對於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權力,仗勢欺人,弄權吃人的現實,早已不滿,精神上感覺到深受壓迫的很大的痛苦,渴望早日改變這種不合理不平等的修﹝頁110﹞正主義特權制度,渴望打倒官僚主義者階級,渴望民主、自由、平等,心情十分迫切。在社會主義革命第二階段,在無產階級民主革命面前,「這種人在革命運動中頗要緊,是一個數量不少的群眾,是小資產階級的左翼。」(同上,第6頁)這一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以來的經驗已經給予了證明,相信在馬克思主義路線的指引下,小資產階級左派的大多數,會拋棄改良主義的羈絆,而成為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理論的熱情傳播者和實踐的積極投身者,將充分發揮先鋒和橋樑的作用。其中一部分人有可能在各個鬥爭過程中把自己改造和鍛練成為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活動家和馬克思主義者。歷史對這一部分人一如既往是寄以厚望的。以往大革命的歷史事實對此也曾給予了證明。毛主席指出:「﹝頁111﹞到革命潮流高漲,可以看得見勝利的曙光時,不但小資產階級的左派參加革命,中派亦可參加革命,即右派份子受了無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左派的革命大潮的裹挾,也只得附和著革命。」(同上第6頁)這在今天,仍然是沒有疑問的。

(5)半無產階級

所有制的改變也沒有消除半無產階級。叉路口社會主義社會的半無產階級包括:a、現實處於下中農、貧農生活水平的農民;b、城鎮街道居民中的個體勞動者。

這裡所說貧下中農,絕不是指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所劃定的成份,而是依據現實的生活水平所作的新的衡量。我國解放初期到現在的近三十年時間,農村的階級關係變化已是十分之大。有的原來的貧下中農,實際上已經變成了﹝頁112﹞新的農奴時代的大地主惡霸,成了新的領主、新的莊園主、新的奴隸主。農村大多數居民,包括原來和他們在一條線上的大多數老貧下中農,不過是進一步做穩了他們的奴隸罷了!農村兩極分化之嚴重,由新的生產方式所形成的新的農奴階層即新的貧下中農境遇之困苦,實在令人觸目驚心。他們終年被緊緊地束縛在土地上,在田間肩挑背扛當牛拉車日晒雨淋,不做一天的牛馬,就不分一天的口糧,就沒有一天的盤纏。年終分配,粒粒可數,含辛茹苦耕種出來的糧食,公糧、「余」糧、「愛國糧」、「忠字糧」、派購糧……量來量去二三月就斷糧!官僚主義者階級迫使他們按國家牌價「出售」最好的糧食給「國家」,又按高出國家牌價數倍的價格從黑市買回口糧。他們終年難嘗幾次肉味,全家老小﹝頁113﹞冷一把熱一把餵出一隻豬來,得交售一半給「國家」,並且還得上重達三元錢的屠宰稅!就以稅收來說,除了像這樣明顯的稅收如屠宰稅、糧食稅、烤煙稅、市場交易稅等外,大頭在暗處。成堆脫產、半脫產的基層幹部和人員,如大隊正付支書、正付大隊長、文書、民兵負責人、民兵小分隊、治安委員……等等,以及成批的民辦教師、赤腳醫生等等,這些人多如牛毛的財政開支絕大部分都轉嫁在了新農奴新貧下中農的身上,集體賬本上一刀切除。生活中必須的日用品如肥皂等他們必須拿雞、雞蛋等一類農產品--無論你自產或去黑市高價買來交給供銷社才能換到。尤其嚴重的問題是,在官僚主義主義者階級當道的地方,有些生產隊經年不公布賬目,甚至多﹝?這裡的「多」字也可能是「累」字﹞年不能分紅,整個生產隊工分、糧食、副業收入等財務狀況,群眾一無所﹝頁114﹞知,工分高低完全由領導一句話,分工好壞更是憑領導好惡喜怒而定;分值之低,做一天牛馬活,僅獲三、四角,差的地方則只能分到一、兩角,好一點的可分到五、六角以上,條件最好的地方可達一元以上的,那已是極少極少的地方了。他們和高級官僚的正式的工資相比較(不算比此工資高得多的油水),懸殊竟達一二十,二三十、五六十、六七十倍!而且這點點微薄的血汗錢要支付全家生活所需,從一塊鹽巴到疾病醫藥。遇有病痛,好藥好針水除非出高價從黑市購買,否則只好乾瞪眼看著有權勢的人家「一元化」!參工、參軍、參政、上大學、開拖拉機、做赤腳醫生等等,更是根本輪不到今日沒有特權靠山的新農奴貧下中農及其子女身上,他們的子孫後代是注定世襲他們的地位的了。荒年﹝頁115﹞暴月、青黃不接,告貸無門,國家發放的返銷糧、救濟款也往往落不到真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新農奴貧下中農的身上!真是養豬的吃不上肉,種穀的吃米糠!他們想開點小片生荒吧,又怕被當做「資本主義自發勢力」挨整,他們想出外賣點勞動力為生吧,更面臨一人做事、全家受累、不分口糧、沒收房子、加重罰款、家破人亡的威脅!在官僚主義者階級的統治下,他們的命運就是注定要忍受現代鄉保甲長的敲詐勒索,就是要任憑新地主、新惡霸、新農奴主殘酷的蹂躪,他們嘗夠了劃地為獄,插翅難飛的味道。他們對少數人強制性固定化壟斷權力這種生產關係,對社會分工的如此不合理,早就怨恨衝天了!城鎮居民中的個體勞動者,往往是無靠山無門路找不到固定工作或正式職業的失業者,﹝頁116﹞幫人打短工,搞縫紉,做泥木工,當搬運夫,修修電筒鎖鑰,或學點中醫,挖點中草藥,行點針灸。此類人糧食雖有國家定量供給不愁天干下雨,但收入來源極不穩定,又為住房問題所苦,整日愁眉苦臉,提心吊膽,也擔憂人家在「大批資本主義」的時候將他取締和打擊。他們的福利事業官僚主義者階級無暇過問,但對他們的勞動價值卻很注目。他們最後被組織起來,但條件就是在「上繳積累」的名義上,官僚主義者階級將他們的剩餘價值盡行取走。他們的地位與新貧下中農的地位很接近,思想往往受小生產的侷限,但對打倒特權,革官僚主義者階級的命,他們也是贊同的,「其需要一個變更現狀的革命,也和貧農相同。」(同上,第7頁)

(6)無產階級

﹝頁117﹞

社會生產的發展,使工人隊伍有了很大的增加。雖然他們被所謂「條條」「塊塊」的工業分類分成了不同系統的工人,形成了有一定程度差別的中央企業工人,地方省、市、專區、縣企業的工人,但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連自身的勞動力都不屬於他們自己,他們已被徹底剝奪,成了純粹的無產階級,他們本身絕大多數既無法權可利用,更無特權可仗恃,一切都得奴隸般地服從官僚主義者階級及其管家的安排和支配。在官僚主義者階級的壓迫下,無產階級在政治上完全喪失了選舉權、被選舉權和監督權,因而主人翁的權利事實上早已名存實亡。他們的主張和看法,既不能實施,也缺乏公開地坦率地表達的場所和條件,他們的思想被官方的輿論宣傳限制在一定的範圍之內。他們只能根據﹝頁118﹞官方的調子去說,只能用官方的有色眼鏡去看。不然的話,他們的思想言論,就有被當做「反動」思想言論,被當做「異端邪說」受到專政的危險。整個無產階級在精神上都自覺不自覺地感到不可忍受的壓迫。在官僚主義者階級的剝削下,在「有權的吃權,沒有權的憑關係,沒有關係的吃空氣」,「送上門,走後門,沒有門」的權勢門路社會裏,無產階級沒有門路可走,沒有關係可拉。他們在經濟上工資普遍很低,長年不得增長,而家累日重,物價日貴,勞作日緊,體力消耗日甚一日,往往未到月底,工資早已用完,寅吃卯糧,負債纍纍,生活日益窘困。很多工人夫妻雙方分隔兩地,家庭困難長期得不到解決,准鰥寡孤獨地了此一生,更不用說子女教﹝頁119﹞育得不到保障,子女前途升學就業問題不能不令人懸心牽掛了。他們的福利事業,物質生活和文化生活和精神生活之可悲,在麻木之時固可無動於衷,中夜覺醒,不禁長嘆!很多工礦的食堂,成了官僚主義者階級及其管家營私中飽的XX﹝此兩字不清,也許是「自留地」?﹞、剋扣糧食,剋扣油鹽,工人吃的是大鍋豬食菜,喝的是缺油少鹽白水湯。這種生活官僚主義者階級是體驗不到的,他們關心的是下達任務要緊湊,生產任務要落實到人頭上,生產指標定額要追加,上繳利潤剩餘價值越多越好,工人越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只知埋頭幹活越好!這完全是馬克思所描繪的那幅吃人圖畫的再現:「原來的貨幣所有者成了資本家,昂首前行;勞動力所有者成了他的工人,尾隨於後。一個笑容滿面,雄心勃勃;一個戰戰兢兢,﹝頁120﹞畏縮不前,像在市場上出賣了自己的皮一樣,只有一個前途--讓人家來鞣。」(《資本論》第1卷200頁)

這裡只要把「貨幣所有者」改成「特權所有者」,把「勞動力所有者」改成「有勞動力而無勞動力所有權的勞動者」就行了。然而,這是多麼可悲的一種改變!無產階級竟然被「無產階級先鋒隊」更徹底地剝奪了!無產階級似乎又回覆到從前的命運上去:「還是必須在兩條道路中選擇一條,或者屈服於命運,做一個‘好工人’,‘忠實地’維護資產者的利益(如果這樣做,他就勢必要變成牲口),或者起來反抗,盡一切力量捍衛自己的人類尊嚴,而這只有在反抗資產階級的鬥爭中才能做到。」(《馬恩全集》第二卷404頁)無產階級是不能容忍他們的被徹底剝的,他們已經反抗了,用普遍消﹝頁121﹞極怠工即變相罷工的方式,甚至嘗試著用過上海一月革命風暴的方式。現在,整個無產階級在覺醒之中,他們正從自發的反抗走向自覺的鬥爭!他們依然「特別能戰鬥」!(《毛選》四卷合訂本第8頁)他們越來越明白,既然是官僚主義者階級強制性固定化壟斷權
力造成了無產階級被迫固定化無權,被迫喪盡人權,被迫要變成牲口,那麼無產階級就只有徹底剝奪剝奪者,只有改變這不合理的生產關係,才能奪回自己的權力!「從前是牛馬,如今要做人」的怒吼將更加強烈、更加響亮地震撼整個社會。

形勢正是如此:「階級的分化日益尖銳,反抗的精神日益深入工人的心中,憤怒在加劇,個別的游擊式的小衝突在擴展成較大的戰鬥和示威,不久的將來,一個小小的推動力就足以掀起翻天覆地的浪濤。」(《馬恩全集》第二卷587頁)
﹝頁122﹞

(7)「黑人」無產者

「黑人」,這是在高度組織的政經一體化公有制社會裏的特殊產物。那些沒有遷移戶籍、沒有糧食布匹等生活必需品配給的人,統稱「黑人」。這部分人當然更談不上有什麼正當職業了。他們之所以成為黑人,有的是由於自己的原因觸犯了社會,有的則是純粹由於官僚主義者階級的迫害。他們的生活有的依靠小手工業,有的依靠做點小買賣,有的則屬流氓無產者之流。雖然個別「黑人」因投機倒把致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