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長沙法輪功學員熊金澤失蹤已逾十天


10月31日,湖南省長沙法輪功學員熊金澤外出辦事未歸,家人撥打他的手機始終處於無人接聽狀態。妻子抱著年僅1歲零11個月的孩子,到處打聽消息,直至今日,音訊全無。

熊金澤平日為人善良,待人誠懇有禮,並未與任何人有過節與結怨,因此,家人懷疑熊金澤的此次離奇失蹤與此前一直騷擾他的長沙市"610"辦公室(凌駕於法律之上專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機構)及公安、國安系統有關。

熊金澤,男,35歲,長沙市天心區居民。自1999年7月江氏集團非法鎮壓法輪功以來,熊金澤與家人經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磨難。熊金澤曾先後三次被非法關押。

 屢遭迫害

1999年7、8月間,當時與父母同住在天心區井灣子附近的熊金澤,被當地公安綁架到拘留所非法關押了數天。1999年10月,熊金澤去北京上訪,反映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事實,結果被判勞教三年,送入長沙市新開鋪勞教所。

在勞教所,熊金澤遭受了殘暴的肉體折磨與種種精神迫害。為了強迫熊金澤放棄信仰,2002年3月13日至20日的七天時間內,警察將他關進禁閉室內(禁閉室僅二米長、一米多寬、二米多高、二重鐵門,裡面只有一個水泥床鋪、一個廁所坑、一個水龍頭,吃、喝、住、拉全在裡面),並強行給熊金澤穿上約束衣,戴上厚重的頭盔,而後將他的雙手交叉緊緊捆綁於胸前,造成胸部十分壓迫憋悶。戴上頭盔後,只能張開口呼吸,感覺胸悶、頭沉,渾身無力,無法行動。不僅如此,警察還安排了兩個吸毒勞教人員對他24小時監控,不時對他進行人身侮辱與精神折磨。七天之後,是由人把他從禁閉室抬出來的,獄警說從來沒有人在這種折磨下能熬過三天。

2005年12月20日,熊金澤在位於芙蓉苑小區內的裝修工地被第三次綁架。當時,在許多路人圍觀之下,天心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公安人員將熊金澤打倒在地,用黑布袋把其頭套上,形同黑社會綁票。熊金澤的辦公室及家中也隨後被抄家,家中六千餘元現金被洗劫一空,私人電腦等值錢物品被擄走。而後,國保大隊警察將熊金澤押入了長沙市第一看守所。為了抵制中共警察的無理抓捕,熊金澤被迫絕食抗爭,在連續絕食 15天、生命垂危的情況下才被警察通知家人接回。

 離奇車禍

 2006 年8月16日凌晨0時25分,在熊金澤家所居住的長沙火車南站貨運站內,一起離奇的車禍發生了,車禍當場造成一死一傷,死者是熊金澤妻子的姨母,傷者是熊金澤僅7個月大的女兒。姨母在被撞時,奮力將懷中的小孩拋出,嬰孩被拋在沙堆上,背後四根肋骨斷裂,遍體鱗傷,熊金澤的妻子因及時閃開僥倖避免被撞,肇事車逃之夭夭。

據現場勘查人員分析,此案與一般突發車禍比較存在諸多差異:

其一、肇事車起初是從熊金澤妻子與姨母后面緩慢開來,駛過她們身邊又緩慢前行,說明司機完全是知道後面有人的,但為何他會突然在前行至三米遠處時,以讓人來不及反應的速度急速倒車,以致悲劇發生。

其二、從死者的情況看,當時現場慘不忍睹,死者整個人被壓爛了,特別是右腿骨頭斷裂、翹出,骨肉分離,據辦案人員分析,死者是經多次碾壓致死,如果只是偶然相撞,司機為何要如此下狠手?

其三、車禍發生之前的當晚,即2006年8月15日晚8點左右,長沙市公安局天心區國保大隊的6、7名警察曾氣勢洶洶地闖入熊金澤家中。當時熊金澤早已被迫流離在外。妻子帶著孩子出外散步,回來後得知此事,恐嬰兒受到騷擾,遂與姨母商量暫時離開家中。為何這場車禍不早不晚,恰好發生在天心區國保大隊警察來家騷擾之後與熊金澤的妻子與姨母離家的時刻?

知道內情的民眾們議論紛紛,都認為此案大有蹊蹺,很可能和那些想迫害熊金澤的人員與機構有直接關係。

然而此案尚未偵破,如今又傳出熊金澤莫名失蹤的消息,令親友們悲憤不已,他的家人還要繼續揹負著這樣的辛酸與痛苦......

熊金澤全家的坎坷遭遇,在當前的中國大陸,絕非個例,自1999年7月始,數千萬的法輪功學員與他們的家人就一直在承受著不同形式的各種迫害,而在中共媒體"形勢一片大好"的宣傳造勢與極力掩蓋下,許多民眾仍不知道就在自己的身邊,有這樣一群為堅守良知、捍衛真理而承受苦難與迫害的人們。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其邪惡程度遠遠超過我們以往在歷史書中所聽聞的任何一場迫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