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孟學農建議為105名洪洞縣遇難礦工下半旗誌哀

2007-12-17 08:57 作者: 昝愛宗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人皆有一命,人皆有一死。可偏偏山西每年都有大量的礦工死於非命,每一名礦工身後都有一個家庭,他或是父親,或是丈夫,或是兒子,或是爺爺,或是外公,或是哥哥,或是弟弟,他一人死了,任何的經濟補償都無法了卻生命的欠缺,也無法使他作為父親、丈夫、兒子等身份在一個家庭應盡的責任得以彌補。


有人說,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還有人說,有的人死了,輕於鴻毛;有的人死了,重於泰山。在我看來,山西礦工的死,從來都不是輕於鴻毛,他們的死只有重於泰山。看看活著的我們,使用的電,主要來自於煤炭。看著我們日用的電燈,使用的空調,從來就沒有停電的時候,難道這不是他們在背後默默奉獻嗎?是的,他們的死,換來了我們更多人很好地活著,帶給我們更多的溫暖和光明。再說,他們的奉獻,豈止是一般的奉獻,而是血肉之軀體最徹底的奉獻。我還知道,中國的煤炭,卻被稱為是"帶血的煤"。如果說,日本侵華屠殺中國人是"血債"的話,那麼,成千上萬的礦工死於礦難,這是應該稱為"血的教訓"還是"血債"呢?這樣的"血債"由誰來償還呢?


這次,是山西洪洞縣105人遇難,頭上已有斑斑白髮的國家安全生產管理總局局長李毅中面色凝重,直斥"什麼六證齊全,是五毒俱全"。他所直斥的是礦難背後的腐敗:礦主膽大妄為違法生產,是很有"背景"的--所謂"上面有人"。是的,很多出事的煤礦都是很有"背景"的,有的礦主財大氣粗,縣長都見了他點頭哈腰;還有的當過什麼長,甚至還有的是當煤炭局局長和能源公司經理的要員,他們兼當兼職礦長,他們對他們自己的產業還不會不放心嗎?一句話,為什麼一些人在關閉小礦時心慈手軟,為什麼關閉不了?就因為這些小礦背後有"人",涉及到自己的私利。


洪洞縣的礦難,是2006年以來死難人數最多的一起,我看到香港鳳凰電視臺的女記者雷宇現場採訪,卻被洪洞縣在路邊把守的警察故意指錯路。然後又需要突破三道這樣的防線,甚至被人推搡,槍攝相機,險些挨打,才得以在進入現場100米外。現場披著軍大衣的警察們很忠於職守,他們的飯碗裡恐怕也有死難礦工的血肉奉獻,但他們卻不是死難礦工的守護人,而成為當地政府掩蓋真相、阻止記者採訪的"黨衛軍"。這種錯誤的安排,又是誰的悲哀?


我還看到山西的代省長孟學農來到現場,他一臉無辜地說,"無論牽涉到什麼人,都要一查到底"。是的,這樣的表態並不多餘,但似乎很是無力,山西一年有成千的人死於礦難,鳳凰衛視的黑色礦難記錄幾乎每月都有更新,可類似洪洞縣的礦難卻一起比一起慘。如果說礦主確實是"上面有人"的話,那麼"上面"又是誰呢?


孟學農剛來山西,之前的省長是於幼軍,他很輕易地"金蟬脫殼"到了京城當了文化部一把手,似乎"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可接任的孟學農卻是一個悲劇角色,2003年的北京非典,孟學農公開說謊話說北京已控制住了疫情被揭穿,最後他的北京市長職務被拿掉。近五年後,他突然來到山西,就遇到這樣悲慘的礦難,網上甚至有人說孟學農調任山西省長"肯定是人想把他往火坑裡推"。


山西省長難當,似乎應了那句"洪洞縣裡無好人",山西省長也難當好人。2007年初,《中國貿易報》山西記者站的蘭成長因無新聞出版總署的記者證前去礦區採訪非法煤窯,又有敲詐和"替人了難"的嫌疑,突然被非法礦主"侯四"率眾打手打死,轟動全國,連日理萬機的胡溫都批示了。然後,山西又有黑磚窯,非法拘謹勞工和智障的未成年人,而且還有大量被騙來的勞工,每天遭遇毆打,虐待,不讓吃飽飯,甚至還有人被無端打死,當地派出所不但不管,還收取"保護費",直到被河南電視臺的記者率先揭露,被騙孩子家長和網民支持,全國報刊和網路聯動,"山西黑磚窯"事件得以轟動全國。到了12月,洪洞縣的" 12.5"礦難更為觸目驚心,因為是"五毒俱全",礦主王東海和王宏亮在礦難發生後不報告當地政府和安全生產部門,而是自行組織礦工下井救援,最後他們再也沒上來,死難人數增添為105人。礦主一逃了之。這樣的煤礦被鳳凰衛視稱為"毒煤礦",礦主也就是"毒礦主"了。


既然洪洞縣的礦難原因是"上面有人",所以導致政府失於監管,政府的責任就更大了。12月16日,我在電視上看到一臉無辜的新代省長孟學農發愁的模樣,就想建議他盡快冷靜下來,人死如燈滅,後人應該吸取血的教訓,同時還應該好好紀念礦工們犧牲自己為他人帶來光明的好處,比如山西省政府應該主動向105名死難的礦工下半旗誌哀。我想,只有這樣的紀念才能引起政府和民眾,包括礦主和安全生產管理部門官員在內的人們的重視。安全生產事關生命,生命自然比國旗更重要,對人人有益的礦工遭遇礦難,政府若每次都主動放低國旗的"身段",下半旗誌哀,遠比強調"無論牽涉到什麼人,都要一查到底"所起的作用更為有效。


一個普通公民死了,只要他有益於大眾,就應該受到大家的尊重。這方面,中國做得遠遠不夠,也就說政府對生命的尊重還遠遠不夠。而在英國這個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其資本主義政府卻遠遠比社會主義政府更能以人為本,更能尊重生命。


我要舉的例子發生在十年前,即1996年春天,蘇格蘭一個民風純樸的偏遠小鎮,發生了一件震驚全英倫的事情。山區小學一位有著20餘年看護孩子經歷的校工,因為生活中的挫折感,衝進教室開槍狂射,打死了9個孩子和一位老師。英國在一瞬間幾乎目瞪口呆,緊接著朝野上下一片憤怒、悲痛、絕望、譴責之聲。英國議會一遍遍檢討兒童保護法、槍支管理法,當時的首相梅傑、工黨領袖布萊爾、女王本人都親赴這個山區小鎮慰問死難者親屬。事件發生後的第一個週日上午10點,全英國為這幾個普通的孩子和他們的老師默哀1分鐘並下半旗誌哀。BBC等電視臺轉播了這個鄉村小鎮的禮拜。那位年輕鄉村牧師的講話令人難忘:"請把你的手交給你的鄰座,再請你的鄰座把手交給他的鄰座,讓我們把手緊緊握住,然後,讓我們一起來微笑!如果我們還能抓住鄰座的手,說明在這個世界上我們不是孤獨的,我們彼此支撐,如果我們還能微笑,說明我們人類還有希望。"


對於山西省政府來說,請認真對待本文一名普通公民所提的政府為礦工下半旗誌哀的建議。有的人死了,有的人還活著,死去的人其實是為活著的人活得更好。所以說,請山西省政府為那些知名的和不知名的死難礦工下半旗誌哀,這樣的誌哀證明我們的政府確實體現了以人為本,體現了尊重任何一個生命,更體現了我們這個人與人所組成的社會還有希望,人們對政府還有指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