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雷:錢學森vs愛因斯坦

2007-12-20 10:00 作者: 烈雷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據誤傳:2007年12月8日, 12點43分, 「中國當代最偉大的科學家」——錢學森先生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錢學森同大名鼎鼎的愛因斯坦一樣,都是研究尖端科技的科學家。只不過一個名氣小點,一個名氣大點;一個政治覺悟低一點,一個政治覺悟高一點。

由於這些大同不小異的緣故,錢學森和愛因斯坦選擇的人生道路是完全不同的。

愛因斯坦是從專制的德國投到了自由的美國, 而錢學森則是從自由的美國投到了專制的中國。

愛因斯坦投向美國是在法西斯主義猖獗的30年代,那時候德國元首瘋狂高呼:要大炮不要黃油。 百份之九十的德國科學家都投了贊成票。

愛因斯坦一看情況不妙,就明智地跑到了美國,最後是為美國貢獻了原子彈。

錢學森投到專制的中國是在共產主義猖獗的50年代, 那時候共產中國正在和整個自由世界作著毫無理智的軍備競賽,有個元帥便狠言過:「就是脫褲子當了,也要把原子彈搞出來。」

當掉人民的褲子,讓他們光著屁股挨餓受凍,也要發展維護政權的尖端武器。這就是共產黨的真正價值觀。

國際有識之士對這種救權不救人法西斯言論的翻版皆不以為然。——然而錢學森那樣的政治盲科學家,卻偏偏以為形勢一片大好。

1960年左右,全國大飢荒,那是一個老百姓脫褲子當了,也吃不上一頓飽的悲慘時代,中共的兩彈一星計畫中的兩彈卻終於成功了。

原子彈再加上導彈,共軍從此可以威震全球了。

於是,錢學森被當作科學家愛國,愛民的典範,到處宣傳。其實,錢學森既沒有為人民作過任何貢獻,甚至對於黨和國家也不是什麼好事:兩彈成功,外患可除,最高統治者更肆無忌憚了,文化大革命之類的共黨內鬥更可以放心搞了。於是就搞死了不少人。國家也因此一團糟。

錢學森一個糊塗透頂的人生的座右銘:外國人能搞的,中國人也能搞。 他就按這個座右銘辦事。好比古代的一個巧匠,到深山仙道那裡學了造寳劍的藝術,卻硬要回到奴隸主的國裡去造劍,造好了獻給暴君,好讓他拿著寳劍去嚇唬人。

而明智的愛因斯坦則是從來不在乎:美國人能搞的東西,以色列人或者德國人是否也能搞的。所以從來沒有幫助以色列人或者德國人搞原子彈。

科學家的天性是崇尚自由的,愛因斯坦是個徹底的自由思想者,他信奉:國家為人民而設,不是人民為國家而設置。

然而錢學森竟然不懂得這個道理。 基於狹隘的愛國主義,他們簡單地認為,為統治祖國的政權辦事便是為 祖國辦事,因而便是愛國行為——科學水平高,政治覺悟低,是他那一代科學家的通病。

毛澤東的理論:知識份子附在哪個階級的皮上, 就是哪個階級的知識份子。錢學森是附在了專制的這張皮上,因而他就是專制科學家。

錢學森給專制政權搞了一輩子導彈,被中共封為導彈之父。

然而有一句民間名言:

造原子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

這句話的最新理解是這樣的:茶葉蛋之類的東西是養人的,原子彈。導彈之類的東西是殺人的。於中國百姓而言,得了茶葉蛋至少可以解點餓,而得了原子彈,自由反少了。

科學應該是為全人類服務的。違背了人性的科學是死的,違背了自由的科學家也是死的。

現在,錢學森雖然沒有死,但是,作為一個應該有自由思想的科學家,他早死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