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有神無神


自由女神

古人都信神,這不像共產黨說的是愚昧迷信。佛家講人可以修煉成神;道家講通過修煉可以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基督教說人是上帝的兒子,按照聖經去做就可以回到上帝的身邊。這就是說人和神是有親緣關係的,在心靈上是能夠相通的,信神就是認祖歸宗。

中共邪黨在迫害法輪功之初,幾乎所有媒體都引用了《論語.述而》中的一句話:"子不語怪力亂神"。想把"孔子停下話題,怕說得太多而打亂了心神"歪曲成"孔子不信神",企圖以此證明邪黨不信神、迫害法輪功是"正確的"。但是在儒家的經典著作《中庸》中有這樣一段話:

子曰:"鬼神之為德,其盛矣乎!視之而弗見,聽之而弗聞,體物而不可遺。使天下之人,齊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詩》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顯,誠之不可□如此夫。"(《中庸》第十六章)

這段話的大意是:"鬼神的作用是無所不在的。看也看不見,聽也聽不見,體現在事物上卻無所遺漏。讓參加祭祀的人都要經過沐浴齋戒,穿戴高潔整齊,用這樣的態度來對待祭祀這件事情,鬼神就會像流動著的水一樣漂浮在人的頭上,在人的左右。《詩經》中說:‘神的到來,人的心中不可以有雜念,何況猜測它呢!'從微觀到宏觀,當人的心念很誠的時候,神就會顯現到不可掩蓋的這個程度。"

《中庸》的作者是子思,子思是孔子的孫子。儒家的家規何等尊嚴,對自己的先人尤其極為敬畏,所以孔子沒說的話,子思是不會寫的。應該指出,古人對鬼神是十分敬畏的,隨便說神,就是對神的褻瀆,那是有大罪的。所以孔子平時不說,說一次就表達出自己對神無限敬仰的情懷。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完全是出於對法輪功的妒忌,這一點在《江澤民其人》一書中有專章闡述。所以有神無神祇不過是欲加之罪而隨便拿來騙人的,管你孔子信不信神,先扣上個不信神的帽子用用再說。這就是中共邪黨對待古人的一貫態度,一貫做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