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啟示錄

2008-03-01 02:33 作者: 汪之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豬末鼠首之際,一場風雪襲擊了中國二十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導致中國南方大部分地區遭受罕見雪災。總計災民達上億,直接經濟損失上千億計。縱觀此次雪災,給我們帶來了哪些啟發?

一、人為的雪災成因

雲、雨、雪現象的形成,除了大氣、空氣濕度、太陽輻射能等因素外,還有一個關鍵因素,便是固體懸浮物顆粒。大氣中的懸浮顆粒不僅本身具有反射輻射熱的作用,並會直接影響雲的形成併進一步反射輻射熱,而且作為雲水滴核(或冰晶核)造成雨雪現象。

中國大陸南方地區此次雪災,除了與"反聖嬰"現象有關外,與大氣中的固態懸浮物污染有密切聯繫。數十年來,中國在低大氣層上懸浮物濃度持續增大,主要是由於工業生產以及燃料的燃燒和排放;其次則源於大規模的土地及建築開發活動。這些污染物不僅能結雲反射太陽輻射,還會在一定條件下增加降雨降雪,從而導致氣候異常變化。

啟示:中共倡導的經濟發展,有高能耗、高污染、高浪費、低產出的特點,對自然環境有極大破壞力,並且這些破壞已經到了足以釀成災害性天氣的程度,中國自然環境,危在旦夕。

二、 詭異的氣象預報

中國是世界上除美國、俄羅斯之外,第三個同時擁有極軌氣象衛星與靜止軌道氣象衛星的國家。中共喉舌一直洋洋自得地宣稱:中國已具備了中長期天氣預報能力。特別是在風雲二號D星發射成功,與C星形成雙星組網觀測後,中國專家表示,中國的氣象衛星研製能力已達世界先進水平。

然而,此次中國南方地區遭受的雪災,根本沒有任何事先的氣象預報資料公開。中央氣象臺僅做了短期預報,但仍然嚴重不能反應雪災真實狀況,甚至出於某種原因,預報中在蓄意壓縮雪災影響乃至編造謊言,這直接導致民眾在毫無準備之中遭災。面對氣象部門的嚴重失職行為,中國氣象局局長鄭國光不得不承認中國氣象預報對冰雪災害估計不足。詭異的是,卻也有報導說,在去年10月,氣象局根據"反聖嬰"現象,已經提出在冬季可能出現大雪的警告,令人不禁疑竇叢生,究竟是因為氣象部門的無能,還是政府部門的瀆職,導致災情被嚴重忽視?

啟示:1,如果氣象部門毫無能力對災害氣候進行必要預報,則說明耗費大量納稅人財力物力的中國氣象衛星,根本達不到設計使用預期,也決不像中共喉舌所宣傳的那樣,中國已具備了中長期天氣預報能力,這是一個天大的謊言,其作用無非是為給中共邪黨臉上貼金;

2,如果氣象衛星確有足夠的預報能力,氣象部門已經做出了必要的預報,但出於中共"和諧"大局的需要、出於為黨、政機關開會而粉飾太平的需要蓄意瞞報,那麼,誰是向全國人民扯謊的主使?該由誰承擔隱瞞冰雪災害的瀆職罪責?

三、 孱弱的應急能力

自1月10日大雪成災後,中央到地方的各級黨國喉舌,不是對災情隱瞞不報,便是遮遮掩掩。一個明顯的例子,1月23日《新聞聯播》說什麼"2008年全國春運全面啟動,雨雪天氣影響暫時消除",其時湖南郴州已開始停電停水。雪災到來之時,正逢地方政府開"兩會",各地喉舌亦大肆為代表們開會營造"和諧"氣氛,對災情完全未予重視與報導。相應的,不僅地方政府沒有一個按照《突發事件應對法》規定,成立應急指揮部,宣布進入預警狀態,中央政府亦表現得像患了半癱瘓症。1月27日,國務院才召開了一個緊急電視電話會議部署對策,此時貴州全省一級斷電已超過十天!到29號胡錦濤主持中央政治局會議部署抗災。1月30日,也就是在雪災開始20天之後國務院才成立全國救災指揮中心。31日,胡錦濤才深入抗災二線,去山西、河北等考察煤炭生產與電煤供應情況。

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是日本近數十年來最嚴重的一場震災,死亡人數高達6500,需要搬進臨時組合屋的則有32萬人。當時的首相村山富市在地震發生了一天之後才開始動員全國力量救災,被媒體批評為反應遲緩。

2005年美國新奧爾良因卡特里娜颶引發水災,布希總統延誤兩、三天後開始親自指揮救災事宜,為此飽受媒體抨擊,並親赴災區向全國電視觀眾道歉,民調高達65%的人對政府救災遲緩表示不滿,緊接著是高官下臺,公開真相,政府改革。

此次大雪成災,中共中央政府全面部署救災反應時間長達二十天!中共官僚體系之顢頇無能,舉世無雙,作為小民可有任何向官府問責的權利?

官府已然嚴重失職、瀆職,那麼民間自救力量又表現如何?

在國外救災中常見的民間組織自救,也在此次雪災中難見身影。因中共是一個有著高度末日恐懼的邪惡政黨,對所有民間組織都保持高度戒備,若不能將之變為中共官府的外圍組織,便要消滅其於萌芽。所以民間組織也都俯首貼耳於政府,毫無自主決策能力,得不到行政命令的允許,也即束手無策。

日本阪神地震中,儘管政府機構反應"遲緩",但民間機構卻行動迅速。震災剛發生,日清食品立刻派車發送即食麵,麒麟和朝日運去了大量的食水和罐裝茶水,日本電信公司則在避難所附近架設臨時公眾電話共450架。除了自動自發的商業機構,各種慈善團體和民間組織更是全體出動,同時大量接納臨時報名加入的義工,有人從外地趕來幫忙分發物資,有人組織民間糾察隊負責災區的秩序;中小學打開了校門接納災民,醫院的醫護人員在各處架起了帳篷......甚至著名的幫派"山口組"也成了慈善組織,紋身斷指的大哥小弟搖身變為瓦礫堆中的搶險人員,一時傳為佳話。

2003年美東大停電,除了公交系統免費營運之外,整個紐約的商家,沒有一家抬高物價,甚至有多家商鋪向市民免費送水送蠟燭,還有商場向個別不帶現金的女士贈送運動鞋,免除她們穿高跟鞋趕路的不便。紐約城不同族裔、不同膚色、不同階層的人們互相鼓勵、互相救助的故事更是層出不窮。

相反,此次南中國雪災中,各地哄抬物價比比皆是。連執行半軍事化管理的火車上,亦能將一碗泡麵賣到60~80元。部分停電地區一根蠟燭能賣到15元,一包速食麵,地方政府竟要限價不超過20元出售!廣州火車站志願者則透露,大量賑濟物資堆放在廣交會館內,卻因志願者們得不到政府管理人員的允許而無權向難民發放,據說官員們是怕引起混亂。面對災難,中國民眾道德底線之低、災區秩序之亂、自救能力之弱、面對蠻橫公權之無助,可見一斑。

啟示:由於中共向來將保持一黨專政的權力視作最高目標,民生、國難都在最高目標前不值一提,所以中共從骨子裡充滿了對人民生存權、生命權的蔑視。它不僅自己漠視民瘼,而且其邪靈附體式的權力結構注定要像癌瘤一樣腐蝕掉正常的民間社會生存空間和社會功能。無論官方還是民間,中國社會對災害應急能力都不堪一擊。

四、 無恥的新聞報導

此次遭災的中國大陸南方地區,基本都居於濕潤亞熱帶氣候區。氣候特點是溫暖、潮濕。冬季氣溫相對較高,低溫天氣持續時間短。由於氣候原因導致民眾的生活習慣與北方地區相差較大。南方民眾普遍不大量儲備過冬取暖用燃料,冬衣也比較薄而少。對於大部分南方居民來說,下雪是難得一見的景色,往往要當作遊玩的機會。

正由於這樣的氣候條件、生活習慣,在沒得到應有的預警之時,南方災民們對雪災完全是措手不及。尤其是遭災較重的黔、湘、鄂、贛、皖等省份,大面積的雪、凍雨天氣造成的交通斷絕、通訊斷絕、水電斷絕、異常"嚴寒",足以陷大量居偏遠地區的貧困民眾於滅頂之災。試想,連郴州這樣的大中型城市,都遭遇了十幾天的停水停電,普遍不為人所關注的鄉村民眾該處於何等樣危險境地!

到底有多少災民遭遇了停電、停水、斷路、斷訊?有多少人陷入缺乏食物、缺乏衣物、無法取暖的險境?有多少鄉村需要外界運送多少物資?運送救災物資需要什麼樣的交通工具?預計可能會有多少老人、兒童等弱勢群體面臨生命危險?可能會造成什麼樣的凍傷?對於傷病員又需要採取何等樣措施救援?災民們能否組織一定的自救行動?災民的自救能支撐多少時日?

然而,從中共喉舌中我們看不到對廣大災民實際情況的真實報導。災情初發之時,黨國大小媒體視而不見、遮遮掩掩以期在新年來臨之際、權力重新分配時大造"和諧"氣氛。災情難以隱瞞之時,則將報導重點集中在領導人怎樣制定、部署救災措施,怎樣"深入"災區看望受災群眾,各條戰線怎樣地湧現出"英雄"人物。至於災區實情如何?天曉得!

眾所周知,瞭解實際災情,是有效救災的前提。然通觀黨國各級喉舌,除了瞞騙,還是瞞騙!除了撒謊,還是撒謊!除了掩蓋,還是掩蓋!除了拍馬,還是拍馬!縱有天大的災情,也要被喉舌化作給中共邪黨貼金的好機會。

啟示:對比新聞自由國家,民眾受災,沖在第一線的往往是大小媒體的記者。而中共國的媒體則是跑完黨政機關,再跑抗災中心,最後發布的"新聞"完全是一個模子裡刻出的愚民專用品。災情嚴重也好、死傷枕籍也罷,都不過是給邪黨構建光輝形象、樹立英雄模範的好材料。我們生活在一個製造謊言、相信謊言、傳播謊言、依賴謊言的奇異國度,謊言的盡頭,是吞噬生命的萬丈深淵!

五、 虛弱的基礎建設

中共吹噓經短短二十多年發展,中國成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系,中國外匯儲備居世界第一。在雪災最危急的1月29日,中科院自豪地宣布"中國客觀國力已躍居世界第三位"。同時香港的富豪榜宣布"中國億萬富豪人數世界排名第二"。然而一場雪災,便將盛世打出了原形,將第四大經濟體系的虛弱暴露無遺,將"大國崛起"的豪言砸得粉碎。

以湖南電網為例,500 kV線路跳閘89條次,停運17條,倒塔158基;220V線路跳閘467條次,停運65條,倒塔131基;110 kV線路跳閘2150條次,倒塔237基;35 kV線路倒塔276基;共有6座500 kV、32座220 kV、83座110 kV、181座35kV變電站全停或部分停運;10 kV及以下中低壓線路倒桿30.45萬基、斷線32.15萬處,損壞配電變壓器2412臺,6.04萬個臺區停電。重災區如郴州,居民近二十天無水無電。其餘黔、贛等省份,電網都遭受重創。

在解釋為何電網如此虛弱之時,相關的專家們,包括在網上發表"專業"文章為中共鼓吹的人士、包括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首席工程師顧峻源,都將災害的形成一股腦兒地推給了老天爺、推給了"五十年一遇"的冰雪。

按照這些專家的解釋,中國電網的設計使用壽命為三十年,以三十年一遇的災害標準制定的防禦標準,此次冰雪災害為五十年一遇,故而出現電網嚴重損毀。然而需要提醒專家們的是,國際普遍採用的基建工程災害防範標準應為五十年一遇,對基礎設施設計的考量如此短視,出於什麼原因?專家們以建設成本做藉口。然而其它國家也有五十年一遇的冰雪災害,他們便遇不到成本問題嗎?2006年美東地區同樣遭遇了五十年一遇的大雪,由於措施得力、基建牢固,不僅交通基本未受影響,電力供應也基本正常。即便中美經濟實力差距大,在事關民眾基本生存條件的基礎設施上,也不應出現冰火兩天的局面吧?

諸般細究起來,更是有重重矛盾令人滿頭霧水。

根據官方資料顯示,"72年1月,貴州、湖南、江西、湖北、安徽南部和廣東、廣西、四川、浙江的部分地區出現凍雨;貴州和湖南南部電線結冰的直徑達40∼50毫米,湖南興化縣高壓線路結冰的直徑達95毫米";

湖南、湖北、貴州凍雨差不多5-10年就會大規模肆虐一回;

"84年1月,浙江、上海、江蘇、安徽、江西出現大雪天氣過程,最大降雪量62毫米,最大積雪深度57厘米;浙江、安徽、江西、湖南、貴州、四川、湖北等省的部分地區出現凍雨";

"2005年2月7日至17日春節前後,一場歷史上罕見的雨雪冰凍災害天氣突襲湖南,持續的大強度冰凍使湖南電網遭受了有史以來最嚴峻的考驗,先後發生了電力線路冰閃跳閘、倒塔斷線事故。因不堪重負3條500kV線路倒塔24基、變形3基;6條220kV線路倒塔18基、變形9基;其它電壓等級線路也遭到了嚴重破壞"。

三年前的湖南冰雪災害已被稱為五十年一遇,且有輸變電塔大面積倒塌的前車之鑒,三年後的今天,為何又同樣稱之為是"五十年一遇"的冰雪災害,同樣導致電網遭受覆滅性打擊?"五十年一遇"已是二、三十年即遇乃至三兩年一遇,為何事關國計民生的電力主網架線路建設卻毫無防範能力?面對二、三十年一遇的冰雪凝凍災害,電網建設卻不做充分考慮,這只怕已不能以電網建設的成本上升來忽悠民眾了吧?

在國家電力公司組織的救援中,我們不難發現,人工敲打是電力救災人員的除冰主要手段,不僅效率低下,且極其危險。湖南三位烈士便是在執行此操作時遇鐵塔倒塌而殉職。其實,據2月2日《西安晚報》報導,我國早就掌握瞭解決高壓線路覆冰問題的技術:陝西寶雞市供電局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就研發並實施"帶負荷融化線路覆冰技術"。該技術是利用線路本身,通過自耦變壓器升壓後在雙分裂導線形成回路,產生電流,通過導線發熱自動融化覆冰。採用這種技術,工作人員可在監控室通過微機系統隨時掌握線路覆冰情況,併進行融冰操作。近一段時間,全國唯一採用這項技術的寶雞重冰區的輸電線路安然無恙。

可惜的是,這一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就已付諸實施的技術,卻未能得到決策層的重視,以至大難臨頭,除了以"五十年一遇"為藉口敷衍塞責欺騙輿論,便是逼迫一線職工頂風冒雪爬上數十米高的塔架拿木棒敲冰,天災乎?人禍乎?

限於本文篇幅,中共在國家鐵路、公路、救災設施方面的欠債,不再一一列舉。

啟示:中共手中的權力,向來只為特權階層服務。而真正事關國計民生的基礎建設卻從來不被中共邪黨作為考慮重點,其反天反地反人性的作派積習已深,"在我身後,哪管洪水滔天"是中共官場普遍心態,民生安全、民族利益、國家根本、長遠發展都是騙人的鬼話。中共倡導的掠奪式經濟發展僅使中共黨官真正受益,民生基礎卻是地道的"豆腐渣工程。

六、 黑幕重重的軍隊調動

軍隊,作為國家的保衛力量,不僅在軍事上起決定性作用,且由於其生存能力強、機動能力高、訓練素質好,在國家遭遇重大災害時,都是救災主力軍,這是國際普遍採用的災害應對措施之一。

然而,中共在災害來臨之時,一向是以軍隊救災作為收買人心的資本,再以"黨指揮槍"的邪惡面目欺騙、籠絡民眾。救災為其表,穩固統治基礎方是中共考慮的重中之重。有甚者,乾脆為了權爭而以救災為契機玩弄權謀。

以1998年洪災為例,江澤民堅拒開閘分洪的保險措施,下令軍隊嚴防死守,並利用抗洪調動30萬軍隊考查是否握有軍中實權。江動用了10多個集團軍、30萬官兵,200多架飛機,總計出動70 0 萬人次。從事後效果來看,江氏基本達到其控制軍權的意圖。

此次救災,卻讓人見識了中共高層內鬥的另一幕好戲。

新華社2月1日報導"胡錦濤1月30日的重要指示,要求各有關部隊要全力支持災區抗災救災,幫助受災群眾排憂解難,共同為奪取抗災救災鬥爭勝利而努力。"。

新華網2月12日再次報導"胡錦濤2月10日作出重要指示,要求部隊在前一段積極投身搶險救災鬥爭的基礎上,繼續支持受災地區搞好恢復重建,為奪取抗災救災全面勝利作出更大貢獻。"

請注意,中共媒體在報導軍隊介入時,用語很是奇特:"胡主席重要指示",堂堂黨、政、軍最高領導人卻下不了"命令",只是作"指示"?軍令如山倒,具有無可抗拒的權威性;指示只是原則,並無軍法威嚴;而"要求"之語,簡直就是在乞求部下聽命於己。是什麼力量阻礙了胡主席履職的權力?

此次雪災,波及範圍廣,受災人數眾,持續時間長,災害影響大。然而軍隊不僅出動遲緩,且動用力量也遠遠不能與災情成正比。截止到2月12日,大雪成災月餘,軍隊出動總人次尚未達70萬,成都軍區出動區區三架直升機奔赴救災一線居然也成了重大救災新聞上了《新聞聯播》,啼笑皆非之餘,更令人痛心疾首。

兩相比較,我們或許可以說,現政府高層對軍隊的控制已出現嚴重危機,圍繞軍權的內鬥甚至在國家災害面前也得不到平息。

啟示:軍隊,作為中共奪取政權與維護政權的槍桿子,其最高宗旨既非維護國家安全,又非保護人民生命財產,而是維護中共特權階層專制統治的黨用暴力工具。因而,當黑幕重重的黨內為軍權惡鬥不止時,民眾必然是無辜的犧牲品。

七、難以估量的災後效應

據民政部副部長李立國透露,截止到2月23日,此交雪災已造成1516.5億元人民幣的直接損失。按現行匯率換算,這已超過5年前的薩斯症損失,並直逼98年大水災。並且,由於雪災尚未結束,這還遠非最後數字。

據農業部副部長危朝安透露,截止到2月18日,雪災已造成蔬菜受災面積4427萬畝,佔秋冬種蔬菜播種面積34%,成災2172萬畝,絕收740萬畝。凍死春夏蔬菜秧苗267億株,將影響760多萬畝菜地正常栽種;受災減產約3829萬噸,佔預期產量的22%;蔬菜市場的"春淡"期將提前至3月開始,並延後至6月結束。受災耕地總面積近1.8億畝,其中成災8781萬畝,絕收2645萬畝。各部委統計數字表明,雪災凍死445萬頭生豬,43.5萬頭牛,168萬隻羊和6739萬隻家禽。

國家林業局副局長祝列克聲稱,截止2月19日,湖南、貴州、江西等19個省區市遭受雨雪冰凍災害的森林面積達2.79億畝,佔全國森林總面積10%,其中廣東南嶺國家森林公園九成以上林木遭破壞。專家更稱,若今春不能及時把大面積受損林木補栽成活,今夏汛期來臨,將極易引發泥石流、水土流失等嚴重地質災害。

雪災期間,許多發電廠的電煤庫存量低到僅能支撐數日的窘境。以至胡錦濤在開完救災部署會議後,頭件大事便是下到400米以下的礦井中催促產煤。隨著煤炭市場價格上漲和行政命令的驅動,臭名昭著的中國煤礦安全記錄上只怕又要添加不少礦難損失。

受雪災影響,珠江三角洲地區臺港資企業缺工缺電、運輸受阻、物價上漲、交貨延遲、賠償金支付問題不斷,許多原本面臨關廠、縮編的中小型臺港資企業,特別是從事加工貿易的勞動密集型企業更加"雪上加霜",預估企業倒閉潮將提前出現。

啟示:根據國家統計局數字,去年全年中國CPI達4.8%,今年一月份更達7.1%,而在導致物價上漲的因素中,糧食、禽、肉類都扮演重要角色。此次雪災,將使原已艱難的民生更趨困苦,事關底層民眾基本生活質量的食品供應形勢可謂"雪上加霜"。

結語:2008年初這場尚未徹底結束的雪災,總結其造成的所有損失或許還言之過早,由於中共媒體一貫的撒謊本性,要想完全瞭解其影響程度,可能更是遙遙無期,究竟有多少平民百姓在此場雪災中喪生之類極其敏感的問題,只怕將永遠成為中共國的"國家秘密"(中共國喉舌宣稱百餘人死於此場雪災,矇騙三歲小兒,或可行)。但這場雪災,仍如照妖鏡般,照出了中共描繪的"盛世"畫皮之下,隱藏著一個怎樣千瘡百孔的現實。中共邪黨可以傾一國之力去搞一場奧運狂歡盛會,卻對人民疾苦毫無同情之心,在百姓陷於絕境之時,永遠只把黨權的穩定、黨官的顏面放在首位。黨國之穩定繁榮,以多少無辜民眾之血肉為奠基?奧運之鶯歌燕舞,以多少良善人士之血汗為代價?"偉大、光榮、正確"的政治謊言背後,又隱藏了多少泣鬼驚神的悲慘真相?

雪災,再次將中共邪黨反天反地、人性全無的邪惡面目暴露無遺,在中共全力以赴、拚命鼓噪的2008奧運年來臨之際,猶如給中國人民灌了一帖清醒劑。或許,面對這場前所未有的冰雪災難,為了自己、為了親友、後代,我們都該捫心自問:是要為徹底解體這個邪黨出一份力?!還是要在麻木不仁、縱情狂歡中,在中共邪黨製造的欺世大謊、奇災異禍中為邪黨陪上自己的寶貴生命?!

(全文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