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驥才:維也納森林的故事 (圖)



(photos.com)

還有比這表達大自然與人類和諧與親密關係的更好的頌歌嗎--維也納人的驕傲與福氣之一,是他們生活在層層疊疊的綠色包圍之中。森林不單是維也納人度假遊玩的去處,平日黃昏人們也常常驅車到城市東北角的卡倫堡山上,敞開肺葉,張開嘴巴,大口吸吮林海散發出來的清新、濕潤、涼意和充沛的氧氣。放眼遠眺,綠海無邊,每一棵樹都是一朵綠色的浪花,多少樹才匯成這海一樣無邊無際的森林?維也納人整天眼睛被城市的奇光異彩所眩惑,此刻覺得綠色真是一種淨化眼睛和心靈的顏色。

所以,維也納人喜歡綠色。綠色的傢俱、窗簾、牆壁、器皿都是常見的;鹽溪湖一帶專門燒制一種帶有綠色條紋的陶瓷,是奧地利最富特色的民間工藝之一。這裡的男人還愛穿綠色西服,打綠色領帶,就像溫暖的澳大利亞的男人們愛穿粉紅色的襯衫一樣。

世人只知道這片森林受益於施特勞斯的名曲《維也納森林的故事》而名揚天下,引來千千萬萬旅遊者,為這座城市贏得外匯。哪裡知道維也納人與這片森林生命攸關,互惠互助,相依相存,因而才給了那位"圓舞曲之王"以創作的靈感、衝動和深情。

維也納森林到底有多大,有人說面積四十平方公里,有人說方圓百裡。其實這個被稱做"森林王國"的奧地利,擁有370萬公頃森林,整個國家土地的百分之四十四被森林所覆蓋。處處森林相連,誰能找到這維也納森林的邊緣?

一出城市,到處是這樣的景象:向陽的山坡上,林色鮮翠;背陽的山坡上,森森然像一片埋伏在那裡披甲戴盔的兵陣。森林之間是大片大片的開滿鮮花的牧草,很難看見土的顏色。維也納森林是指維也納城市近郊一帶,地勢最高不過海拔四百米,很少針葉樹,多為闊葉林,榆槐桉桐等數十種樹木,交相混雜,每逢春至,樹上開花,小鳥歡叫,各種野生小動物奔躍其間。這感覺與南部蒂羅爾州那種高山峻嶺,松柏參天,雪溪噴瀉,全然兩樣。這裡的森林清新柔和,溫文爾雅,倒與維也納這個城市的味道更相調和。

森林不單使人賞心悅目,呼吸舒暢,排除煩惱,它還神奇地調節著氣溫。在維也納,無論太陽怎樣灼熱,只要鑽到樹蔭裡便立刻清爽宜人。這感覺異常分明。"太陽地"和"蔭涼地",好似兩個季節;中午與早晚,溫差非常分明。即使炎夏時節,日落之後,空氣會很快涼爽下來,維也納人在夏天夜裡也要蓋被子睡覺,特別是一場雨後,天氣如秋;氣候多變,穿衣常跟不上變化。有時風起雨過,那些等候公共汽車的人群,可謂千奇百怪。有的依然穿背心光膀子,有的已經穿上毛衣和皮茄克。此種奇觀,很像中國北方的"二八月亂穿衣",但這裡卻是"五六月亂穿衣"了。

我在遊覽維也納郊外一座皇家獵宮時,驟然風雷交加,大雨疾降,忽見大片草地冒起濃濃白煙,林間更是煙霧飛揚,很是壯觀。這種景像以前很少見到。導遊告訴我,這因為森林和草地吸收陽光的熱量,冷雨一澆,頓成煙霧。我才深知森林與草地作用的非凡。

維也納人明白,宜人的氣候不只是上帝的恩賜,更由於祖祖輩輩對這種恩賜倍加珍愛。早在1852年奧地利就頒布了《森林法》,一百餘年,沿用至今。這實際上就是嚴格的森林保護法,科學性與應用性結合得很完美。比如採伐,伐掉的那一片林木的空地,正是需要陽光射入,促使森林更好生長之處。所以,奧地利人從來不缺乏木材,也不缺乏綠色。

如果留心觀察,還會發現維也納人對房前屋後的草地就像對居室內的地毯一樣愛惜。你很難發現一小塊枯草。他們甚至不肯使用汽車裡的空調,擔心廢氣污染草木與空氣。在這個百萬人口的大城市裡,無論何處,張目一看,總有鮮艷的花木在視野之內;放眼望去,空氣透明,視線無阻,只要目力所及,那些遠遠站在樓頂上的一座座雕像的面孔,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絕無塵煙障目......這樣,各種各樣的鳥兒就像在維也納森林裡一樣,無憂無慮地生活在千樓萬宇中間。

一天黃昏,我在城市公園正興致勃勃欣賞露天音樂會,忽然大廳頂上發出聲聲異樣鳴叫,音調似貓,其聲宏大。扭頭望去,原來是一隻大孔雀站在上面。孔雀是逞強好勝的飛禽,她要與樂隊一比高低。這引得欣賞音樂的人們都笑起來,但沒有人驅趕孔雀,樂隊更起勁地演奏,隨後便是樂隊與孔雀邊奏邊唱,奇妙之極。

還有比這表達大自然與人類和諧與親密關係的更美好的頌歌嗎?

這不正是《維也納森林的故事》最動人的深層內涵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