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歐洲左派頻頻敗落

2008-06-19 23:18 作者: 曹長青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68年5月,法國左派掀起造反紅潮,其影響波及了整個洲際大陸的政治和文化。歐洲很多左派政府的產生,就和這股紅潮所代表的意識形態有關。

但在這場"紅潮"發生40年後的今天,歐洲英、法、德、意四大國中,德國、法國都已是保守派執政,義大利最近大選結果,被左派猛烈攻擊的億萬富豪貝盧斯科尼不僅第三次當選總理,而且共產黨等左翼勢力慘敗,出現二戰後義大利國會首次沒有共黨議員的新政局。在英國,雖然左派工黨近年向右妥協走所謂"中間道路",但在剛結束的地方選舉中,仍遭到四十年來最慘重失敗,保守黨不僅大勝,極左的倫敦市長更被右派取代。這些都標示著歐洲40年來,正一步步告別"左派"的意識形態。

●薩特要當法國"毛澤東"

40年前的5月,對法國來說,簡直像是一場煉獄。在全球反越戰浪潮,尤其當時中國文革紅衛兵的傳染下,法國左翼學潮興起,被史家稱為"六八學運"。先是巴黎的大學生示威,然後演變成暴亂。接著左翼工會加入,引發全國性罷工、罷課。巴黎街頭出現了像1789年大革命和1871年巴黎公社那樣的街壘和巷戰,最高峰時,約有一千萬人加入抗議行列,整個法國簡直到了一場大革命的臨界點。

主導這場"五月風暴"的是法國左派知識份子。他們嚮往紅色蘇聯的左翼烏托邦,那個蔑視法治、崇尚暴力的羅伯斯庇爾傳統,在這個時刻也開始呼風喚雨。參與這場運動的法國知名左派"公共知識份子"格盧克曼(Andre Glucksmann)把這場運動定性為:"希望改造世界,就像俄國布爾什維克革命一樣"。

這場"紅潮"的思想旗手,就是被稱為"存在主義大師"的薩特,還有他的革命情人、宣揚女權主義的西蒙波娃。這對革命夥伴五十年代曾訪問蘇聯,回來就說蘇共的好話,為共產主義辯護。薩特還被卡斯特羅、毛澤東等獨裁者請去做客,回來後就稱讚共產古巴"是一種直接的民主制";對毛的共產中國,尤其文化大革命,更是迷戀、嚮往,讚不絕口。

當法國的學潮興起時,薩特異常興奮,四處奔波演講,提出"必要的暴力"理論,煽動說"暴力是遺留在學生手中的唯一的東西, ...... 在我們西方國家,學生代表了反對既定統治的唯一力量。"他和西蒙波娃最喜歡的學生口號是"把禁止禁止掉",那就是要像中國的紅衛兵那樣,打破一切秩序、法律和道德,要建立一個像蘇聯和中國那樣的"新社會"。薩特鼓勵青年人造反、革命、性解放,打破一切規矩和限制。他還把自由的法國描繪成像是"巴士底獄",煽動年輕人說,沒有理由把明天的快樂建築在今天的不公不義、壓迫和痛苦之上,要改善狀況,就得趁現在。薩特儼然成了法國思想界的"毛澤東",要指點江山、激揚"暴力",顛覆法蘭西。薩特的名聲和影響力也在這個時候達到巔峰。

●"所有激情都到哪兒去了?"

即使今天,當年領導這場五月風暴的狂熱毛派份子之一、物理學家吉斯瑪(Alain Geismar)還說,"這場運動是成功的社會革命,但不是成功的政治革命。"因為他們沒有像列寧"攻打冬宮"那樣摧毀了政府、拿到政治權力。仍然極左的格盧克曼今天雖已七十多歲高齡,卻毫無反省,仍說五月風暴是"一座巨碑,應該推崇、紀念。"而當年以反越戰、反以色列出名的英國左翼領袖阿里(Tariq Ali)最近還在英國"衛報"撰文"所有激情都到哪兒去了?"哀嘆今天歐洲左派反美、反伊拉克戰爭的示威勁頭,缺乏六十年代那種"毅力和共鳴",憤憤不平地追問,"激情"都到哪兒去了?

左派們的哀鳴可想而知,因為五年前伊拉克戰爭時,歐洲還有德、法、俄組成被稱為"舊歐洲"的同盟,反對美國領導的伊戰。但今天,德國的左派施羅德政府早就下臺,保守派的默克爾總理出生在共產東德,深知什麼是邪惡,上臺後就實行親美、減稅、充分市場經濟的典型右派政策;並改變左派施羅德總理要解除對中國武器禁運的立場,堅持批評中共踐踏人權,呼籲"我們要有勇氣批評中國"。

隨後法國的變化更令世人矚目。雖然希拉克總統屬於右翼政黨,但法國二戰後從戴高樂開始,就有一種大國的衰敗感和輸不起勁頭,從而嫉妒和杯葛美國,戴高樂執政的法國還曾一度退出了"北約"。希拉克政府反對美國領銜的伊戰,就有這種背景。而希拉克手下的詩人外交部長(後又任總理)德維爾潘則以反美、崇拜拿破崙、對伊斯蘭主義有浪漫情著稱。而法國的國內政策,更是偏左:高稅收,高福利,大政府,國有化,推行福利社會主義經濟。結果導致法國經濟多年發展滯緩,不要說遠落後於大西洋對岸的美國,在薩科齊當選總統之前的五年中,其經濟增長率才是英國的一半。

●法國人、義大利人"受夠了"

高稅收導致很多法國人不堪重負而"出逃",像國際知名的法國搖滾樂手強尼哈萊德,則被迫移民瑞士。他說,"法國加給我的重稅,讓我感覺厭惡,我受夠了。"而在強尼之前,則有法國的汽車鉅子、香奈爾大股東、家樂福合夥人、網球天後、當紅名模等很多名人富豪,都因躲避高稅收而遷離法國。

"受夠了!"不僅是強尼等富人的情緒,更反映了被重稅盤剝的法國中產階級的感覺。因此法國上次總統大選時,親美、減稅、強調市場經濟的右派候選人薩科齊大獲全勝,法國多年來首次出現總統和總理都是右派、國會右翼佔多數的嶄新政局。而在法國六十年代五月風暴時才年僅13歲的薩科齊,當選總統後就明言,法國"六八學運"代表著無政府和道德相對主義,摧毀了價值標準,他甚至宣稱要"清算"這場學運。 其實就是要"清算"這場紅色風暴所代表的極左思潮和價值取向。

法國總統選舉以右派大勝落幕之後,接著就是今年四月歐洲四大國之一的義大利大選。右派聯盟候選人貝盧斯科尼不僅立場親美、強烈抨擊左派,並力主市場經濟,更因為他本身事業成功,早就是億萬富翁,而更成為那些反資本主義的左派們攻擊、甚至仇恨的目標。貝盧斯科尼的競爭對手是羅馬市長,這位左派候選人曾做過義大利共產黨機關報的主編,熱衷社會主義和烏托邦。美國好萊塢知名的左傾演員等全球左瘋們,都趕到羅馬給被稱為義大利的"歐巴馬"的左派候選人助陣,結果義大利人民也是"受夠了",而毅然淘汰了左派,使貝盧斯科尼所領導的右派聯盟在參眾兩院都獲得多數席位。義大利共產黨從早期領導人陶裡亞蒂開始,就和蘇共、中共不同,主張參加選舉,走議會道路,因而一直在國會有席位,甚至七十年代共產黨人還出任了義大利眾議院議長和七個國會委員會主席,這次則是二戰後首次"全軍覆沒",一個議員也沒有選上。左傾的義大利綠黨也是同樣結局。

●"大政府"最擅長"大失敗"

在德國、法國、義大利都由親美右派執政之後,整個歐洲四大國中,只剩下英國仍是左翼工黨掌權。但布萊爾首相去年卸任,就標誌工黨的壽命也是屈指可數了。在最近英國的地方選舉中,右派保守黨贏得絕對多數席位,工黨遭到慘敗。有550萬居民、對全國大選至關重要的首都倫敦,左派市長也在選舉中被保守黨議員取而代之。如果目前大選的話,工黨絕對敗北,因為民調顯示,工黨的支持率僅為24%,不僅遠低於保守黨的44%(過去21年來最高),甚至低於自民黨的25%,而淪為英國第三大黨。

去年夏天,由英國左翼歷史學家貝克特(Francis Beckett)等評選的"英國20世紀最佳首相"排名榜,強烈主張市場經濟的撒切爾夫人榮居榜首。連左翼學者們今天也承認,撒切爾首相任職期間,"扭轉了英國戰後三十年的福利國家體制和工會強權體制"。

撒切爾夫人推行私有制、減稅,並堅定反對共產主義、親美的政策,更被今天的英國選民懷念。今年3月英國《每日電訊報》做的民調顯示,撒切爾夫人被評為"二戰後最受歡迎的首相"(丘吉爾排第二)。在今天左派工黨領導的英國,連用手機傳電子郵件也要被課稅,選民也像法國、義大利人一樣"受夠了"。民調顯示,今年82歲的撒切爾夫人仍是保守黨選民最鍾情的政治人物,近三分之二選民支持她出任保守黨主席,比例高於現任黨魁卡麥隆。有報導說,以撒切爾目前的高人氣,如出來參選,將能順利當選。

美國《資商日報》(IBD)最近就此發表的分析,可謂一語中的:"保守派的勝利從法國、德國、瑞典、義大利蔓延到英國倫敦,原因基本都是一個:成本高昂、驕傲自大、反應遲鈍的(左派)大政府干了它最擅長的事情--失敗。"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