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琦義工蒲飛被釋放


天網創辦人黃琦及兩位天網義工蒲飛和左曉環本月十號被公安綁架後,黃琦至今被刑事拘留,左曉環第二天被釋放後去向不明,蒲飛在被關押了兩個星期後在星期三獲釋,當天接受了自由亞洲電臺的專訪,講述關押的情況和感受。

在本月十號與黃琦一起被抓的天網義工蒲飛星期三上午獲釋,公安當時沒有提供任何關押他的手續,而且之後他來到他正式任職的公司上班才知道他被關押期間,公安到公司抄走了他的電腦,並要求公司把他解雇,目前他已失去工作。公安在釋放蒲飛時還警告他老實點,不許亂說話。

27歲的蒲飛畢業於四川大學計算機系,05年開始幫助天網做義務工作

星期三下午,本臺記者找到了蒲飛,瞭解到這兩個星期以來他的遭遇。他回憶說那天他與黃琦等三個人剛剛吃過午飯乘坐出租車往回走時,被不明身份人士綁架,蒲飛當時被帶到武侯區公安分局防暴大隊進行三天的審問,之後又被帶到類似旅館的一個房間裡單獨為他開辦所謂法律學習班。

本臺在與蒲飛的專訪中談到了一系列問題。

記者:您認為他們抓你們主要是因為救災的情況?

蒲飛:應該是,

記者;兩個星期他們審問你的內容?

蒲飛:他們審問我天網的密碼,還有黃琦跟什麼人聯繫?還問我怎麼和黃琦認識的?

記者;他聯繫人是指什麼?海外還是國內?

蒲飛:他又沒有明說,而且還詢問我救災有沒有目的,為什麼要去救災?他們還反覆強調什麼情況都掌握,讓我配合他們主動交待問題。

記者:與他們談話過程中哪些情況他們放在重點來盤問?

蒲飛:他們什麼情況都在盤問,根本摸不清楚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記者:他們主要就是以黃琦為重點,是嗎?

蒲飛:對!

記者:您在過程當中有沒有感覺到他是覺得黃琦所報導的新聞對他們有刺激。

蒲飛:他們認為黃琦報導的新聞不利於他們的很多事情吧。

記者:比如是報導了什麼新聞,是否災區的這些新聞?

蒲飛:很有可能。

記者;你認為他們抓捕黃琦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

蒲飛:現在我出來聽朋友講,他的罪名是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罪,這讓我感到非常困惑,因為黃琦那里根本沒有國家機密供他持有。

記者;他們在審問你的時候有沒有審問過關於綿陽的退休教師曾紅玲的事情?

蒲飛:沒提到過曾紅玲。和地震有關係,但是和曾紅陵還有什麼地震預報有關係我覺得不太可能。但是和地震有一定關係,因為黃琦報導了那麼多學校垮塌了那一類的,肯定四川當局會很不高興。

記者:你之後想採取什麼措施?

蒲飛:我會上公安機關提起行政訴訟或者要求他們給個說法,問為什麼沒有給我扣押的清單。

記者:那你有沒有問他們為什麼要抓你?扣留這麼長時間?

蒲飛:他們不正面回答問題,只說出於對我的關心才專門給我辦了個學法班。

在學法班期間,他們反覆要求我學習人民日報,看英雄報告會,讓我講體會,我就問他們,他們是英雄,我們也救災了,我們也是英雄,憑什麼他們作報告,我們進監獄,他們說我們是有目的性的,而且要我交待問題,我不回答問題,他們就惱羞成怒,而且我要求電視機能否播放其他節目,他們也不允許,只有看英雄報告會,一個DVD光碟,反覆要求我看那個節目。

記者:一天看幾遍?一遍多長?

蒲飛:一天看四到五遍,一遍兩,三個小時。他們不看,他們看小說,聽音樂。

這次他們對我們的態度也非常惡劣,我被他們踢了幾腳,然後每天只給兩個饅頭給我吃。

記者:咸菜都沒有?

蒲飛:沒有,被他們關押了這麼久,連犯人的伙食都沒吃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