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法憲「如果說我上了林彪的賊船,那是我自願上的」(圖)

訪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空軍司令吳法憲




吳法憲「如果說我上了林彪的賊船,那是我自願上的」

"我對那些無聊的謾罵和醜化感到很氣憤,都是人嘛,幹什麼要那麼不講道理呢?人一垮了臺,好像什麼事情都是壞的一樣。這不好,很不好!娘賣辟的,老子要是不倒,誰敢小瞧我,誰敢說我是草包"?

十年以前,79歲的吳法憲發出這種世態炎涼的感嘆。政委出身的他,談鋒很健,頭腦依然清醒。
  
時代雜誌記者問:你跟林彪走到這一步,後悔不後悔?

他說:"沒有什麼後悔的必要,我跟林彪走完全是出自自願,沒有人強迫我。我只是料不到他會發展到這個地步而已。在那個年代,不跟這個也得跟那個,跟哪個也免不了栽跟頭。中國的政治鬥爭,沒有法律的保證,完全是人治,誰勝利了誰說了算。成王敗寇嘛,這一點今後可能要好一點。

林彪大概在1967年5月接見我的時候,曾經對我說:‘跟著我走將來可別後悔呀,文化大革命也要做好失敗的準備。革命就是要有殺身成仁的思想準備。我在每次打仗前都要跟葉群說,上戰場想一想,老子下定決心,今天就死在戰場上。你們都是跟著我南征北戰過來的,都要有這樣的考慮。

我可是不喜歡那類朝三暮四、有奶就是娘的人。'我當時就對他說:‘請林副主席放心,我吳法憲是永遠忠於林總的,這一輩子我是跟定了,認準了,粉身碎骨志不移。'

這都是當時流行的話。想一想也沒有多大的意思。到了林彪垮臺以後,多少當初賭咒發誓忠於林彪的人都把他罵了個一塌糊塗。過去說樹倒猢猻散,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我很清楚,決定空軍司令這樣的大事,沒有毛主席的同意是根本不行的。但是,沒有林彪提議我來擔任,毛主席聽了別的老帥的意見,別人也會擔任這個職務的。在我們的軍隊裡,你說人和人的差別到底有多大,我就比別人強很多,也不一定。關鍵是林彪信任我,我就擔任了這個職務,我當然要感謝林彪了。我是對林彪說過許多的效忠的話,這個我始終都承認。
  
1971年10月下旬我被隔離審查,李德生代表專案組來審問我,我也這樣表示:現在我沒有別的可解釋的,我承認對林彪效忠過,我感謝過林彪。只要不給我定性參與了謀殺毛主席的活動,你們說什麼我都承認,因為我的確對林彪崇拜得很,你們就是說我是林彪的一條狗我也承認。
  
說到這裡,吳法憲笑了笑,眼睛咪成一條縫,說:我說了這話又有點後悔,和他說這個幹什麼?又不能減輕我的一點責任。吳法憲哈哈大笑。

記者又問:你如何看待1970年8月的廬山會議?

吳法憲氣憤的說:現在,人們引用毛主席的〔我的一點意見〕這篇文章,就把毛主席批評陳伯達跟彭德懷和劉少奇、鄧小平的那一段話刪除了,嚴重地違背了歷史的真實,比如一些人在回憶錄裡就是這麼干的。這些人從來都是按照風向任意地進行篡改,我真不知道這樣的人究竟是什麼類型的角色。中國的好多事情都是讓這些風向標式的人物給弄壞的。
  
他們鄙視我,我還鄙視他們呢。
  
。。。。。。

〔未完,待續〕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