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連載】中共鐵蹄下的三代人 (圖)

2008-09-15 21:45 作者: 張亦潔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真正的悲哀是無論活著的還是死去的都共同糊塗著這個苦難的根源!"

出 身

我於五十年代出生在吉林嫩江邊上一座古城大安,當母親把我捧在手裡時驚訝不已,我滿頭金黃色的頭髮像小雞雛一樣的絨毛毛。兄姐都是清一色的黑頭髮,只有我是"黃毛" ,這便成了我的外號。沒過多少天母親便使我像氣吹一般長得白白胖胖,這時.她發現在我的左手掌和右腳掌上相對應的分別長著兩個圓圓的"斗",並像小山包一樣隆起,非常清晰。信奉佛道教、懂得周易的母親和姥姥常常議論說,"這兩隻"斗"有點說道,按說這應該是吉相,等長大點時給這小傢伙算算命。"姥姥卻說:"此來命已天定。"母親說:"她生下來是黃頭髮,和別的孩子都不一樣,但願她能一生平安。"

我們兄妹共六人,我排行老五。此時,我已上有三個哥哥一個姐姐。我出生三年之後家中又有一個妹妹,她與長兄相差一輪十二歲的年齡,我們兄妹六人互相參差著一兩歲相繼來到了這個家庭。

我的父親四十年代就讀東北師範大學,在尚未畢業時,便被吉林省白城地區專署文教處調出參加籌建所謂"新中國"的工作。正當他施展才華,勤奮工作的時候,卻因為家庭出身不好和曾當過三個月的國民黨兵(當學生的時候被抓兵,後被家裡保出來)及社會關係等問題,在一連串的政治清洗中遭謫貶被放逐到縣城,被限制使用。

母親是教師,她從所謂"建國"前便開始教書,一生執教再沒離開過這個崗位。直到1984年在吉林省電視大學時去世,結束了40年的坎坷的教師生涯。

父母自幼讀私塾,飽受中國傳統文化的浸潤,長大外出求學過程中他們卻大勢所趨的接受X黨倡導的所謂"五四"新思潮,使父親這個剝削階級家庭出身的人走入了X黨的行列。我的家庭成分也各得其所的變成了革干,替掉了那個讓我們兄妹六人恐怖憎恨的"黑五類"成分。為這個家庭搖搖擺擺、半張半掩的撐起了一張保護傘,給我們的成長摻進了啼笑皆非的磕磕絆絆。

1949年以後,這個國家沒有安寧過,我的家也沒有過好日子過。鎮反、肅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大躍進、所謂的三年困難時期,一直到文革,清一色的人禍!人災!人禍害人!而我的家庭一直都處在那個時代用X黨的行話所說的"階級鬥爭的風口浪尖上" 。從X黨的所謂土地革命時期開始,一直到文革和最後的"反擊右傾翻案風" ,父母歷經劫難。他們除了默默承受外,就是竭力掩蓋,為了我們能 順利成長而把磨難、屈辱、變遷、直淡化到最低點。

然而,我們被X黨從小教化,以被灌輸的被限定了的思維看待自己、家庭和身邊的世界,家教終無法抵禦那個潛在形成的思維定式。當我稍稍長大一點時,我參加了那場沒有理性的瘋狂大革命,開始審視我成長的這個家庭和所謂的認識
!
自己、階級和革命。從此,我在畸變的社會和扭曲的人文環境下從潛移默化的塑造自己到自願地跟從著整個社會群體並沉浮於其中。......

啟 蒙

我的姥姥在成就我們的世界觀裡,有著我的父母在某種程度上所不及的舉足輕重的作用,她集X黨所說的"封建傳統"之大成,卻同時兼收並蓄知書識理女性的開明和豁達,她一手造就了母親和舅舅也造就了我們兄妹六人。

姥姥叫宋桂英,生於1898年,在她兒時家中便是長春德惠、農安一帶擁有祖上留下的大批產業和萬畝良田的宋氏大家族。她兄妹六人,排行老五,身下一個弟弟。我在童年時經常見到這位姥姥唯一健在的弟弟--我 的舅爺,並在我的頭腦中留下深刻的印象。這位舅爺在1949年前是國民黨的警察署長,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學者文人,決不是我頭腦中概念化的X黨灌輸給我的國民黨警察署長定是罪大惡極,沒有好人。他在任期間清正廉明,沒有做過任何欺壓百姓的惡事。幸運的是,他曾因救過兩個X黨人的性命而救了自己。"解放後" 舅爺歷次都沒有躲過政治運動的劫難,但由於被救下這兩人的作證和力保,在歷經磨難後,都以一般歷史問題而結案,直到"文化大革命"週而復始的災難又起,舅爺再一次被"革命"。這個老人作為父母的直系親屬,對父母的影響是巨大的,X黨的每一次運動都把他翻來覆去的折騰並株連四面,使父母苦不堪言。

我記憶中的舅爺高高的個子,筆直的身板,手拄文明棍,滿面紅光,精神矍鑠,頗有紳士風度。他三天兩頭的來看姥姥,每次都笑瞇瞇的說:"我來看看我的老姐。"姥姥那個高興啊,渾身上下都在笑。每當這時母親和姥姥都會盡力的為舅爺備上一頓可口的飯菜。現在回想起來,那便是姥姥最快樂的時候,歲月滄桑姐弟倆已互為各自生命的一部分。文革中倆個老人先後被迫害致死相繼離世。

姥姥二十九歲時,我的老爺便不幸病逝,我只知道姥爺是一個文職軍人。姥姥堅守傳統禮教,從一而終,再未成家。從此獨自擔起教育母親、舅舅、小姨和撫養他們的重擔。姥姥從此靠典當家產供她的三個兒女讀書,在那個時代未有男兒的膽識和勇氣撐不起這樣一個單親家庭。經過幾次戰亂遷徙,宋氏家族分家,家道逐漸中落,到了X黨土地革命時期姥姥除了供養出了兩個學生--母親和舅舅(小姨在戰亂中病逝)以外家中已無任何田產,遂被劃為貧農成分。

1945年,長兄出生兩個月,姥姥便來到母親家中一直到我們兄妹六人相繼出世,並一直帶大我們再沒離開這個家庭。


 

姥姥和父母給了我們一個快樂的多彩的童年,我十分感謝他們對我童年的啟蒙教育,幾十年了我都還清楚的記得姥姥給我們講的《中國神話故事》、《二十四孝》、《張良拾履》、《負荊請罪》、《臥薪嘗膽》《管鮑之誼》等,那些講不完的故事,把我們深深的浸潤在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中,我至今還記得二十四孝,姥姥從每一孝的故事裡生動地把儒家傳統的仁義禮智信演繹得津津有味,使其毫無枯燥的深深地鐫刻在我們幼小的記憶中。那些膾炙人口的歷史和神話故事,使我終生受益,在我的心靈裡埋下了真誠善良,寬厚和仁愛,成為善的積澱。

每當姥姥講小王祥為母親趴冰臥魚的故事時都啟發我們說:"要是姥和爸爸媽媽想吃魚你們能向小王祥一樣嗎?"我隨著哥姐們使勁地喊:"----能!""王祥臥魚"啟蒙了我的善良;三兄弟奪家產以炒熟的種子種地害人,使我懂得了善惡有報;"結草銜環"的故事使我懂得了知恩圖報。"負荊請罪"使我懂得禮讓謙恭、寬容大度,等等。這種仁愛的潛移默化,使我們如春雨潤物般的 認可和接受。姥姥、父母並敦促我們身體力行,從善如流,形成家風。生活中我們會因為孝敬老人、真誠友善、樂於助人,而得到姥姥和父母的稱讚,反之,我們會受到他們的批評甚至責罵,以及兄弟姐妹之間的譴責。

在那些神話故事中,我也曾為盤古開天、誇父追日而展開恢宏的想像,產生了對神的敬仰和嚮往;七月七日當姥姥給我們講銀河上牛郎織女鵲橋相會的故事時,母親則會把另一番天地展示給我們。她告訴我們哪一顆星是牛郎織女星、北斗七星和土星、木星、冥王星的位置等等。母親還讓我們端來一碗清水,對著皎潔的明月,讓我們伏下身側視那一碗清水,通過折射,看月球表面坑坑窪窪的神奇狀態而感知宇宙空間的神秘和博大,她告訴我們地球是一顆小行星而天外有天。這一切,古老而又新奇、真實而又神秘,給我們單純的思想裡既種下了傳統理念,也給我們開闊視野展開了想像的空間。

我的家庭和家教聞名那座古城,被人們稱道和尊敬以至遷走多年而仍不被人們忘記。我十分感謝姥姥、父母在我幼年、童年裡給予我的良好的家教和那古樸的善的浸潤和積澱。

(待續)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