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婚變 賀梅仍未適應在華生活(圖)


經過7年的撫養權官司,去年法庭終於判決賀梅(Anna Mae He)交回給親生父母賀紹強及羅秦撫養,並於今年2月,隨同家人一起回到中國。賀梅的案件一直備受美中兩地關注,對於賀梅回中國後能否適應全新的生活,更受到廣泛的關心,美聯社近日便在中國重慶訪問了賀梅,對於父母回國不久便鬧離婚、被安排入讀寄宿學校難與同學交流及對美國生活的懷念等等,作了詳細報導。

今年2月賀紹強夫婦帶同賀梅3姐弟回到中國湖南長沙,與闊別10年的家人重逢,當時還是一片大團圓的歡欣。然而,不到半年,賀紹強及羅秦卻鬧離婚,羅秦帶同3名子女遷到重慶居住,賀紹強則告上法庭,要求奪回3名子女的撫養權。

舅舅相助 入寄宿學校

從到中國至今,賀梅已先後在兩個城市居住,分別入讀過3間學校,並且面對父母離異的結果,但對她來說,眼下更難以適應的,是被安排入住寄宿學校的生活。

羅秦離開賀紹強後,在她哥哥的經濟資助下,搬到重慶市郊居住,獨力照顧3名子女十分吃力,她聽從哥哥的建議,把賀梅3姐弟安排入讀一間寄宿學校,每週只能回家一次,而每人每學期1000美元的學費,也是由她哥哥支付。羅秦表示,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她每週探望子女3次,現時她希望能夠獲得一筆可觀的房屋拆遷賠償,讓她有能力安排3名子女入讀重慶的國際學校。

賀梅在寄宿學校接受美聯社訪問時,其他女同學湊在一起聊天,賀梅則靜靜地站在一旁,顯然跟同學的關係很疏離,賀梅一語道破:「她們不說英語,我們無法溝通。」

賀梅與妹妹賀思微住在寄宿學校4樓一個容納20名學生的大房間內,由一名老師負責他們的起居飲食,每天6點半起床,晚上8點25分回到房間。起床首先跑步運動,晚上洗完澡便上床睡覺,一切都講求規律,連洗頭都有規定,每週一次,在星期四。

語言不通 難交朋友

「我討厭住在學校,唯一值得高興是每週末可以回家。」賀梅亳不掩飾地說。回到家,賀梅與弟妹及母親都以英語交談,她也可以隨意玩耍,大家都會叫她的英文名字,沒有人會用中文名喊她。

在中國生活了9個月,賀梅仍不大會說中文,除了一些簡單的東西,其他的她都聽不懂。以前很喜歡上學的她,現在卻因語言問題,課堂內容一點都不明白,同時,也使她無法與老師及同學好好溝通。

賀梅還對記者講出她對美國及中國的感覺,她說:「我喜歡美國,喜歡上學,尤其喜歡數學及科學,我有很多朋友,我與能說英語的朋友都很談得來。」至於有關中國的部分,她則比較猶疑:「在中國,我曾經交過一個朋友,但她離開了,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我喜歡中國的事...我真的不知道,不過,這, 有很多車,也有很多人吸菸,這是我極之討厭的。」

本應就讀4年級的賀梅,因為語言問題需要被迫降低一級,賀梅表示,這裡學校的水平,比美國時難了5倍,以前她的成績表全都是甲等,連一個乙都沒有,現在她只能拿到乙等,甚至丙的成績。

小小年紀的她,還對記者說:「我喜歡音樂,因為可以帶走我的煩惱」,她的煩惱是甚麼呢,賀梅想也不想便回答:「我討厭學校」,那有甚麼改善方法呢,「我希望所有人都說英語。」說罷賀梅自己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美國爸媽 每週通話

事實上,自今年7月起便沒見過賀紹強,賀梅說她並不想念父親,只記得他有一晚突然離開,走前還帶走他的電腦。

身在長沙教書的賀紹強表示,雖然已入稟法院申請離婚,並要回3名子女的撫養權,但他並非真的要與羅秦離婚,只是對她擅自帶走3名子女作出的回應,最終仍希望她能回到身邊。不過,羅秦則指責他不忠,毆打她及忽視照顧3名子女。

兩人分開後,賀梅在美國的領養家庭貝克一家與賀梅重新聯絡起來,他們每週六都會打電話來,並郵寄賀梅喜歡的玩具及食物,他們更打算短期內安排一趟中國之旅看望賀梅。對於賀家目前的狀況,貝剋夫人在接受訪問時不願正面回應,但很高興3名子女由羅秦照顧,並感謝她容許他們與賀梅通話,同時讓賀梅可以得到兩個家庭的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