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肖養子 將養父母打出家門

2009-02-24 17:15 作者: 洪雪 孫慧麗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面對不孝子打罵,夫妻倆無奈上法庭解除收養關係。 

養子揮拳斬斷 23 年收養恩情

儘管自己有兩個孩子已入不敷出,但23年前,張翔見到躺在麥地裡,出生僅一個月的棄嬰小健,還是將他抱回家,靠著餵羊奶和麵糊將孩子撫養長大。

不想23 年後,小健回報給這份恩情的,不是孝順而是一次次的揮拳相向。在忍無可忍下,寒了心的張翔夫婦,走上法庭要求解除收養關係。

記者今天獲悉,經過大興法院調解,雙方解除收養關係,張翔夫婦給付小健5萬元。

走出法庭時,老兩口互相攙扶著,老淚縱橫。他們說,不管以後關係如何,只要小健有難,他們還會繼續幫忙。

麥地裡撿回棄嬰


見到走進法庭的小健,養母王霞的眼睛濕潤了。她已經一個月沒見到兒子了。沒想到這次相見竟是在陌生的法庭裡。

站在養父母面前的小健扭扭身子,手抓著衣角低下了頭。許久,他衝著養父低聲說:「爸,我錯了。」

王霞再也忍不住,大滴大滴的眼淚滾落下來,23 年前撿拾小健的情景,彷彿就發生在昨天。1986 年 6 月 10 日,家住大興某村的張翔到自家地裡看麥子,突然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傳了過來。張翔不忍心看著孩子餓死,抱起他回了家。

張翔有兩個女兒,當時大女兒5歲,二女兒剛出生兩個月。夫妻倆給孩子取名小健,希望他能健健康康地長大。

找中醫治好病嬰

當時,張翔家的生活比較困難,他在村裡開車一個月能掙 60 元錢,這些錢對四口之家來說,已經很緊張了,何況又添了一張嘴。

看見孩子身上和眼睛都發黃,王霞非常著急,她想帶孩子去醫院看病,但籌不出錢來。聽說鎮上有個老郎中看病不錯,王霞借了一輛三輪車找上門去。在老郎中的藥,以及王霞的精心照顧下,漸漸地小健痊癒了。

病好了,吃又成為大問題。王霞說,自己奶水本來就少,現在一下子要餵兩個孩子就更不夠了。沒有辦法,張翔買來一隻母羊,每天早晚他下班回來無論多累,第一件事就是擠羊奶,給餓得嗷嗷待哺的孩子吃。

而王霞為了讓孩子吃飽,將麵粉炒熟和羊奶混在一起餵孩子吃。就這樣,在貧寒的家境下,小健和兩個姐姐漸漸長大了。

交罰款給養子上戶口

轉眼小健到了上學的年齡,戶口成了一個大問題。按照規定,張翔夫婦只准生育兩胎,因此二女兒出生後,王霞做了絕育手術。

村委會也知道小健是撿來的,但辦戶口不符合國家的政策。張翔不忍心把小健送到福利部門,於是夫婦倆商量後,按照超生,繳納了 1.6 萬元的罰款,小健也終於有了戶口。

擔心小健年齡小受欺負,夫婦倆特意,讓已到上學年齡的二女兒等著弟弟,然後兩人同時上了一年級。「至今說起來都覺得內疚,對不起親生女兒。」王霞說。

為阻孩子學壞背井離鄉

大概因為是老小又是收養的,夫婦倆對小健格外疼愛,甚至超過了兩個親生女兒。別人給個蘋果,張翔捨不得吃,一準兒拿回家切成 3 塊給孩子吃,最大的一塊肯定是小健的。而零花錢,張翔和王霞也只給兒子。

小健小學畢業了。但一說上初中,小健的腦袋搖得像個撥浪鼓,張翔給他交了學費,逼著小健進校門。誰知初一隻上了一天,小健竟將課本賣了,說什麼也不去。無奈,夫婦倆只好隨了他。

退學後小健整天在社會上游蕩,不久,張翔發現小健變了很多。他經常不回家,但只要回家就張口向父母要錢。

有一天,小健一進門就問王霞:「我不是你親生的吧,他們說我是抱養的,是嗎?」王霞一愣,含含糊糊地糊弄了過去。

誰知,此後幾天小健天天問,眼看糊弄不過去了,王霞說了實話。自那以後,小健開始不再叫爸、媽了,而是直呼其名,如果要錢不給,他張口就罵!

夫婦倆沒有埋怨孩子,為了不讓小健跟身邊的壞孩子學,他們舉家從房山搬到了豐臺,較為偏僻的另一處平房裡。

酒後鬧事養父母賠錢

然而,小健並沒有感受到父母的苦心。在社會上閑逛的他不停地惹事,特別是喝了酒:「他一喝酒就像變了個人一樣。」小健的朋友說。

2003 年,小健酒後打架被人砍傷,夫婦倆帶著他,到積水潭等醫院看病做手術,花了 8700 元治病,還賠償對方 3000 元。

2005 年,小健又因酒後打架砸了一家飯館,在看守所裡呆了 11 個月,夫婦倆賠了 1 萬元,才把他提前接了回來。

2006年,他因打架被罰 700 元。

2007年,他酒後駕車與一輛貨車追尾,結果養父母又賠了 5000 元。

每一次,夫婦倆都認為兒子還小不懂事。他們想,小健是因為知道自己是撿來的,所以心裏覺得彆扭,因此夫婦倆總想多補救些:「我們多少有些溺愛他了,怕人家說我們對他不好。」王霞說。

搶走救命錢


讓夫婦倆想不到的事,發生在 2008 年 7 月 20 日,張翔得了嚴重的皮膚病,住院接受治療,兩個女兒輪流到醫院照顧他。但王霞發現,張翔總是往樓下看,只要病房的門有響動,他立刻轉頭看過去。

雖然嘴上不說,王霞知道張翔在等兒子小健,畢竟 3 個孩子中他最疼的就是小健。父子倆平日裡雖然吵架,但兒子打架賠錢,他嘴裡不說人早跑出去借錢了。王霞讓大女兒去找一趟小健,告訴他爸爸病了來醫院看看。

第二天病房門推開,小健和他的兩個朋友出現了:「爸,給我 5000 塊錢,我沒錢了。」

一張口,沒有問候只有要錢,張翔的眼圈紅了,扭過身子不理小健。碰巧王霞拿著剛剛借到的 5000 塊錢,去給張翔續住院費,小健見狀搶過錢就走。

「我的心那叫一個寒,這可是我救命的錢。」張翔眼圈紅紅地,聲音有些哽咽。

寒心 養父母被打出家門

張翔夫婦倆認為,即使兒子不是親生的,但看到他們的好,定會有懂事的一天。那時,張翔一個月掙 600 元,王霞每個月退休金 1000 元,兩個女兒上學,一家五口生活緊緊巴巴的。

為了讓小健找個好工作,家裡先後花了 5000 多元寒讓小健考:駕駛本、電焊工本和電工本!誰知小健不願找工作,就是勉強上了班,過不了一個星期就辭職了。

不肯工作,沒有錢花,就繼續管家裡要。

2008 年 11 月 16 日晚上,小健回到了家,一進門他張口就要錢,張翔拒絕了。一聽不給錢,小健指著新買的電動自行車說:這個可以賣點錢。邊說邊推車,張翔起身阻攔小健揮拳就打,一拳打在張翔的右眼上邊。

「那血,嘩的就流了出來,他不但不住手,又接著朝他爸肚子踢了過去,他爸哎喲一聲就坐在了地上!」說起當時的情景,王霞哭了起來,眼看攔不住兒子,王霞急忙報警。

民警來了,小健非但不停手,還拿起菜刀要砍張翔,刀被民警奪了下來,小健再次抄起一個不鏽鋼水杯砸向張翔。最後,民警強行將他帶上了警車,鄰居們趕緊將張翔送到了醫院!

兩天後,張翔從醫院出來回到家中養病,小健也回家了,王霞勸兒子:不要和父親爭吵了,醫生要求他靜養。

小健買了些酒菜,坐在屋子裡邊吃邊罵夫婦倆,並說這次打父親只是個警告,以後只要不給錢,就打到給錢為止。見夫婦倆不吭聲,小健將屋裡的錄音機和電視機打開,將音量放到最大。

怕再次挨打,夫婦倆只好用手摀住耳朵忍著,看見父母怕了,小健竟在院子裡放起鞭炮以示慶賀。

看見,養育了 23 年的兒子這樣對待自己,夫婦倆流著淚出了家門:「你們以後就不要回來了,這是我的地盤了!」望著相互攙扶的養父母,小健咣噹一聲鎖上了院門。

鐵了心 

張翔說:小健就像一塊冰,放在懷裡暖 23 年,期待著他會有融化的一天...。沒想到,他還是那麼冰冷!無奈下,夫妻倆決定放棄,於是他們向大興法院起訴,要求解除與小健的收養關係。

2009 年 2 月 18 日早晨 8 點半,小健走進法庭一看到旁聽席上的記者,小健將棒球帽的帽檐拉得低低的,並用手捂著臉。原告席上只有代理人,張翔夫婦並未到場,承辦法官說:夫婦倆特意找法官請假,說:「不忍心親自出庭,怕見了小健心會軟。」。

法庭上,小健承認自己的一些劣行,但拒絕在庭審筆錄上簽字,「要解除關係也可以,但我要聽他們親口跟我說。」小健反覆表示著。

下午 3 點,經過承辦法官王洪芳再三勸說,張翔夫婦來到了法院。10 多分鐘後,小健走了進來,眼睛掠過養父,衝著母親笑了笑。

「你有什麼想法就跟父母說,這可是最後一次機會。」王洪芳努力調解雙方的矛盾,小健低著頭沉默好久突然扭過身,對著張翔說:「爸,我錯了,再給我一次機會。」

王霞伸手抹起了眼淚,張翔眼圈紅了,但他仰起頭說:「我已經一次次的給過你機會,可你總是一犯再犯,咱爺倆的緣分盡了。」

張翔夫婦堅持要與小健解除收養關係,王洪芳建議他們考慮小健的未來。張翔猶豫之後對小健說:「這樣吧,我給你 3000 元錢,再給你一處 10 間的房子,你去出租一年維持生活。一年後,我收回房子,再給你 4 萬,以後你就靠自己了!」

看見養父母流著淚走遠,小健沒有留戀,他追著法官說:房子他不要,想折合成現金…。

記者獲悉,經過大興法院調解,雙方解除收養關係,張翔夫婦給付小健 5 萬元。走出法庭時,老兩口互相攙扶著老淚縱橫。他們說:不管以後關係如何,只要小健有難,他們還會繼續幫忙....。

  

来源:法制晚報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