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要學生堅持到六四清晨」是一個謠言

2009-05-24 09:23 作者: 姚監復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作者姚監復

不必苛責柴玲

柴玲不是「六四」天安門清場時的逃兵,事實上她是與最後一批撤離人民英雄紀念碑的學生、市民們一起同劉曉波、周舵、侯德健、高新殿後的隊伍一起撤走的,並沒有事先逃走。

在一九八九年五月柴玲同美國之音記者談話的錄像、錄音,我相信是真實的。柴玲確實想過,也講過要流血,以流血喚醒群眾,警告政府。許良英的批評也是有道理的,維護人權,不能隨便犧牲別人的人權;自己說流血,別人流血犧牲了,而號召犧牲者沒有犧牲。我相信,二十年後的學生領袖們會對當年的作為與教訓進行深刻反思。

政治鬥爭中有妥協、有曲折

二十年來,流亡的學運參加者作了深刻的反思,普遍都同意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七日趙紫陽代表五位常委的書面講話,實際是接受了學生的主要要求(承認是愛國,進行對話等)以後,如果「見好就收」、「宣布勝利達到遊行、絕食目的」,回校繼續鬥爭,留下一個空蕩蕩的天安門廣場,可能會是另一個場面。歷史不能假設,但是歷史必然會重複,因此,必須理性地總結痛苦的血的歷史教訓。王丹的「學生有錯、政府有罪」,胡平的「見好就收,見壞就上」等,就是從不同角度提出的不同看法。我同意胡平的「見好就收」的聰明判斷,但是對於「見壞就上」的建議則不敢苟同。如果六月四日清晨讓柴玲帶領幾百青年迎著槍口就上,真正全部流血犧牲,是壯烈的,但不是智慧的。她選擇同四位勇士一起帶領隊伍撤出廣場是正確的,因為政治鬥爭是長期的、曲折的,不是一個高潮接著一個高潮,應當允許選擇妥協,只要不是投降叛變。

什麼人製造這樣的謠言?

柴玲為什麼在「六三」晚上或「六四」清晨要堅持留在天安門廣場?她的一個說法是,有人告訴她「趙紫陽、閻明復傳話要她堅持到天亮,情況可能有變化。」這個傳話,肯定是一個謠言、一個居心不良的騙局!

在「六四」以後,我見到過趙紫陽、鮑彤、閻明復本人,同他們談過「六四」。根據趙、鮑、閻的談話看,柴玲收到的所謂「傳話」,絕不是發自趙、鮑、閻,而是別有用心的謠言。

二○○四年三月二十一日和五月十五日應約,我在宗鳳鳴陪同下見到了趙紫陽。(談話的一部分內容見宗鳳鳴記?的《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香港開放出版社,二 ○○七年一月,第356─363頁,364─370頁)。趙紫陽在談話中,提到王丹、柴玲「幼稚」。他認為「如果及時疏導,可以結束」。「學生實際上已經很難堅持下去了。如果沒人刺激學生,他們就不堅持了」。「其實,我對世行官員講話時說過了中國不會發生大的動亂」,「以後,李鵬也是同意的,還捧我的講話講得好。楊尚昆也說講得好。我希望局勢緩和。」對這場運動,趙紫陽的定性是「無組織無領導無綱領無計畫的群眾性自發行動」,應當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通過對話解決。因此,趙紫陽絕對不會要學生堅持到「六四」清晨,以致發生同軍隊正面衝突,造成大量傷亡的悲劇。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凌晨趙紫陽激情地對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作出了最後的勸告,勸學生停止絕食:「希望同學們健康地活到我們中國實現四化那一天」。臨去天安門之前,他口中喃喃自語的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他想的是自己已經老了,無所謂,做好了「入地獄」的思想準備,他希望年青學生活下去實現「四化」,而不是進地獄。從趙紫陽一九八九年四月至五月的言與行看,他絕不會傳話,也不可能傳話(實際上他已下臺)給柴玲讓學生堅持到「六四」天明。

「六四」以後,我見到過閻明復,他沒有也不可能捎話讓柴玲堅持到「六四」天明。從陳小雅《天安門之變──八九民運史》(風雲時代出版社,臺北,一九九六年出版)引用的閻明復同學生代表的對話(266頁)也可以看出閻明復對學生的真情和誠意,絕不會「傳話給柴玲,讓學生堅持到『六四』清晨,迎接屠刀」。閻明復反覆講:「將來的事情確是要由你們來決定的。如果你們希望得到一些好的遺產,就應當約束自己的行為。現在三十幾歲、四十幾歲的一代後,就是你們的一代,你們注定不是享樂的一代,是憂國憂民的一代。我希望大家不要懷疑政府的誠意」。「黨是人民的政府,不可能用武力來對待學生,你們不撤也沒關係,戈爾巴喬夫明天來訪,就讓我們丟醜吧。我們的政府也應適應特殊情況。但是,我也只能為你們說這一句話,而你們,也在人民面前丟了一張牌」。從當時的中共中央統戰部長、中央書記處書記的閻明復這種心態、地位和處境看,他也絕不可能傳話給柴玲要學生堅持到「六四」清晨。

在二○○九年三月我遇見鮑彤時,專門問到他對這個「堅持到六四天亮」的看法,是否可能出現這樣的「傳話」?鮑彤斬釘截鐵地明確說道:「趙紫陽絕對不可能講這樣的話」。這是一位深知趙紫陽思想與心態的老秘書的明確判斷。

因此,柴玲如果得到所謂「趙紫陽、閻明復要學生堅持到天亮」的傳話,那麽可以肯定這不僅是一個謠言,而且是別有用心的惡毒陰謀。而令人深思和值得追查的問題是:究竟是什麽人和為什麽要製造這樣一個居心不良的「傳話」的謠言?

最後,讓善良的人們再一次回憶捷克作家伏契克在《絞刑架下的報告》的結束語:「人們啊,我愛你們!你們要警惕啊!」

(原載《動向》2009年5月號0


来源:動向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