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嬌案冤太深 各方人士發話聲援


湖北巴東民女刺死淫官案,官方於6月5日以「故意傷害罪」將鄧玉嬌起訴至巴東縣法院。圍繞中共當局依然無視鄧玉嬌乃強姦受害人的事實,除了民間爆發譴責聲浪,最近連一些官方人士也打破沉默。不但有「太子黨」為鄧玉嬌叫屈,並自願加入鄧玉嬌案的調查行列。中共喉舌新華社編輯也在自己的博客發文,要求無罪釋放鄧玉嬌,並指稱公安部、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默視如此枉法行為和司法錯誤。另一方面,據傳鄧玉嬌案的開庭日期已訂在6月20日。

日前,知情人士向外界公布了有中共「太子黨」背景的刑偵專業人士對鄧玉嬌案的看法。圍繞雙方當事人血衣這個物證,力求達到還原案發現場,這位不願對外透露身份、但願意以「公安太子」稱呼的「太子黨」,對巴東當局的辦案提出了五大質疑。

第一點:鄧貴大的屍體必須保存,如果沒有保存,是刑事犯罪行為。「我們有權在可能的情況下向上級檢察院直至最高檢察院檢舉,誰弄丟了鄧貴大的屍體是誰的責任」。

第二點:關於鄧貴大的血衣。幾個通告中從來沒公開提到過。從血衣上可以判斷血液的噴濺狀,因為巴東警方公開的信息是鄧貴大頸動脈被割斷,大量失血死亡,那麼血是噴射出來的,噴濺到誰身上?這些細節都沒有交代。

第三點:鄧玉嬌的衣服沒有沾血。這位「公安太子」表示,不可能鄧玉嬌把人捅死了,她衣服上一滴血沒沾。如果是這種情況,那就是鄧玉嬌當時沒有穿衣服,而檢察院方面的專業人士都清楚,她當時正處在被強姦狀態,擁有無限防衛的權力。

第四點:他指出鄧貴大的屍體如果是土葬,現在個把月的時間還來得及,網友可以呼籲檢察院,甚至最高檢。除了血衣監定,還有DNA監定方法,還可以對鄧貴大進行屍檢。

第五點:這位「公安太子」表示,「在正常情況下,鄧貴大和鄧中佳在黨內要受到嚴肅處理,因為他們去的地方不對,當然死的地方也不對。」他認為鄧貴大要在黨內有個結論,對全國人民才有交代。

據瞭解,巴東縣檢察院方面曾與這名「公安太子」見過面,並將他上述提出的五大疑點書面記錄下來,在記錄上面也有「公安太子」本人的親筆簽名字跡為證。

在官方對鄧玉嬌案件的處理上,江西著名律師郭蓮輝表示,巴東檢查院提交法院的起訴書竟然認為鄧玉嬌具有「自首」和「防衛過當」兩個情節,純屬扭曲事實。

郭蓮輝:「這個案子確實不存在鄧玉嬌自首的問題,要自首的是那些罪犯自首,那些歹徒自首。鄧玉嬌她是個被侵害的對象,她打電話給110,是向110求助。實際上110是個報案,不是投案,但是他警方為了他自己好下臺,他就說成是投案,他就是為了支撐他在這個原則上認定鄧玉嬌『有罪』,支撐他這個『有罪』的觀點,所以他就搞出甚麼自首情節來了。」

鄧玉嬌事件暴露出中共當局長期對司法的不尊重,以及對法律尊嚴的不尊重,導致此案從5月中旬爆發以來,掀起了一股全國人民聲討中共官員貪腐的聲浪。

鄧玉嬌海外法律後援團6月9日也首次對媒體公開發表意見,發言人美國紐約州職業律師、著名人權律師高光俊認為:「依照美國的法律,或者依照中國自己的法律來說,鄧玉嬌這個案子也應該屬於正當防衛範圍之內,所以我想這個起訴本身是沒有道理的。因為我們絕大部分都是在中國受過法律教育的,同時也在美國受過法律教育,所以我們比較東西方這個法律體系,我們更加體會到中國大陸司法不公正是亟待解決的一個問題。」「所以他們要通過這個案子群集起來,想維護作為法律的一種基本的尊嚴。」

與此同時,許多中國網民獲知鄧玉嬌被起訴,立即向各大網站論壇貼出給中共最高檢察院及公安部的《萬民泣血請願書》。網民們表示,他們要做的是盯著巴東當局與律師的態度,看他們要演甚麼戲。「網民要睜大眼睛,盯著巴東又要耍甚麼花招,提防、揭穿他們將案件進行性質上的轉移,對公訴方、法院方想做甚麼,玩弄甚麼手段,我們要做準備應對這些。」




来源:網文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