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國汀: 中國的生態環境悲劇


今天我想就山東省荷澤地區東明縣最近發生的奇異事件作個評論。最近幾年,在山東東明縣近百萬人口當中,突然之間,短期內出現了大約六萬人的癌症患者。這一事件的發生,促使東明縣五千多人組織了一個敢死隊,叫做"保衛東明人民的生命安全"的敢死隊,專門針對中共暴政官員,保護他們自己的家園。

原因是近年來,地方政府為了所謂的經濟發展,盲目引進化工廠,根本不顧環境保護,造成環境嚴重污染。連續大面積出現這麼多癌症病人,當地市民面臨生命安全嚴重威脅。其中一個學校的老師,全家12口人9人得病,還有很多中小學的師生都得病。

而這個現象的產生,根本的原因是因為環境嚴重污染,環境污染是由於這些化工廠大量的排放污水及有毒氣體造成的。據稱當地政府的主要官員,根本不喝當地的水,全部都喝礦泉水。甚至連洗澡、沖洗衛生間全部都是用外來的水。

當地的黨政官員,全部都有另外的特供,所以他們根本不在乎當地空氣及水質惡化。而普通市民完全沒有這些防範措施,所以導致這個事件的惡性發展。這是最近幾天的發生的事情。我想就這個問題,談談我個人的看法。

這一事件表明中共專制暴政正在毀滅中國的生態環境。兩年前我曾寫過一篇專題研究論文,題目是"中共專制暴政與生態環境",我收集了大量的資料,僅完成了第一部分,還未及續寫,剛好今天接著這個話題,我想就把這個問題展開來談。

事實上中共當局不是不知道中國環境整體急劇惡化到了怎麼樣的一個嚴重程度。在大陸的國人,只要回顧一下,在1979年以前,中國的自然環境、生態環境還保留比較好。無論是水質、空氣、還是土壤,都相對而言比較好。但是自從1979年,特別是1980年開始,幾乎全國各地同步環境逐漸惡化。

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就是所謂的改革開放造成的。生態環境與專制暴政之間,有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有,但它是不是充要的條件?不是,因為如果僅僅是專制暴政,它並不必然的毀滅生態環境。但是如果在專制暴政條件下,盲目推行拐腳發展經濟政策的話,它就必定毀滅生態環境。

1949年到1979年,實際上中共政權就是一個專制暴政,但那時還沒有涉及大規模毀滅中國生態環境問題。同樣的、北朝鮮、越南、古巴,都仍是專制暴政的國家,但是這些國家迄今生態環境仍然良好。像羅馬尼亞,東歐幾個前社會主義國家,過去也都是專制國家,但是他們的生態環境都保持良好。

專制國家與極度不公不義的拐腳經濟開發政策相結合必然導致破壞生態環境。在山東東明縣大規模的癌症爆發之前,據稱全中國已經上百個癌症村。什麼叫癌症村?就一個村莊裡面,因得癌症死亡的人數,呈10倍、呈100倍超過中國人口因癌症死亡人數平均比例。

這種癌症村早在04年、05年就大批出現,中共的癌症村有幾個地方非常有名,它們是:無錫市城郊的黃泥頭村;淮河支流沙引河畔的東孫樓村;還有一個叫做瀋三剛縣黃夢營村;山東肥城市的蕭家店村;江蘇鹽城市的富寧縣古河鎮楊橋村;無錫市重安區管意鎮的管風村;河南郡縣北老官嘴村;天津市西題頭鎮西題頭村和六塊磚村。剛才提及的幾個村莊,都是有名的癌症村。

因為這些村莊,當地政府,為了發展經濟,引進了大量化工廠,五金電鍍廠,化肥廠之類的。而這些工廠,為了節約成本,絕大多數沒有任何防污設備。即便安裝了防污設備,也絕大部分的時間不用,而是欺騙性使用,等到上級檢查時,他們就裝模作樣開動防污設備。

問題是在於政府官員很容易被奸商收買,官員也就睜一眼閉一眼。所以天長日久,飲用當地水源的村民就一個個得癌症。這些嚴重污染事件早都發生,只是在中國大陸由於新聞封鎖,主流媒體很少見報,只是在私下小道消息都已經傳開。

這次山東東明市的警鐘敲的夠響了,山東東明市起義軍發表了一個"告全國人民書",他們公開表示,將捉拿縣長、縣委書記並殺頭。他們也聲明不牽連他們的家屬。對一般的黨政幹部,暫時不採取行動,只要他們保持中立。

這個事件說明瞭什麼問題呢?說明中國人生存的基礎已經被中共專制暴政破壞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這些東明市的市民,曾經向當地市政府向省政府也向中央政府,曾經一級一級的上訪控告,但是沒有任何人理睬他們,所以他們被迫最後採取了這種行動。

我個人對山東東明市民起義抗暴的精神表示讚賞。同時我也呼籲全體國人和國際社會嚴重關注這一事態的發展。我想把我對專制暴政與生態環境關係之間的研究,做一個簡要的歸納。

如果僅僅是專制國家,還不至於把環境給徹底毀滅。但是如果這個專制暴政與那種極度不公不義經濟政策相結合,環境必定遭受毀滅性的破壞。事實上,中國環保局副局長潘岳指出了中國環境問題的嚴重性,生態環境的破壞,將葬送中國經濟發展的所有成果,並將子孫後代的生存環境,徹底的毀滅。

所以他主張實行綠色GDP,而不是中共當局盲目發展的GDP,它是為這個非法政權的合法性背書。評價地方官員,地方政府的政績,單純以GDP為標準。這就是環境污染、環境生態毀滅的根本原因。

保護環境,最根本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土地財產私有制,一個國家必須是自由憲政的民主政體下,才可能有效保障環境。如果是一個財產公有制的,土地國有的國家,加上不公平的經濟政策,則生態環境毀滅不可避免。中共具備兩個要素,其它國家有的只具備一個條件,故不至於達到毀滅生態環境的嚴重程度。

但是像朝鮮、古巴這些專制國家,雖然它的生態環境目前還不錯,但與西方的自由、憲政、民主國家比較,又差得多。原因在於它不是土地私有政治體制。因為只有在土地財產私有的情況下,每個人才會自覺保護自己的財產的環境。

由於國家是由無數的個人組成的,每個人都有自覺的動力去保護自已所有的環境,所以整個國家的環境自然而然就非常好。這一點在西歐、北美和大洋洲的紐西蘭和澳大利亞,他們的自然環境都保護得非常的好。印度雖然相對質而言,也算是貧窮落後的國家,但是印度的自然環境仍然相當優良。

印度不像在中共暴政控制下的中國,因為印度是一個憲政民主國家,而且是一個宗教信仰非常濃厚的國家。所以印度人民雖然很多在窮鄉僻壤,生活也很貧窮,但是他們的生態環境仍然是山清水秀,人們心安理得,因而生活的幸福感指數相當高。
中國則是一個極權社會。中共的觸角早已深入到窮鄉僻壤的每一個角落。中共控制全體國人的一切。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既沒有幸福感可言,自然環境也被破壞的一塌糊塗。所以導至極為嚴重後果。癌症村的大量出現,如今山東東明癌症市的出現,這都是嚴重污染環境帶來必然的後果。

因為我對生態環境問題歷來有所關注,20多年前,我是中科院國際環境法研究生候選人。1983年為備考,專門研究了一年生態環境學,因此,我對環境生態的一些基本原理,概念相當清楚。

從生態環境來看,三峽工程就是一個破壞生態平衡的典型案例。按我的判斷,它很可能是中國生態環境災難的一個巨形定時炸彈,哪一天爆發誰都不知道。事實上三峽工程已經對中國生態環境,造成巨大的潛在的危害。2007年10月份,中國官方承認三峽水庫壩區存在潛在的巨大的危機,在此之前,中國政府歷來否認。三峽工程主要是李鵬搞的,而李鵬掌控中國的水電行業。其中到底他個人及其家族從中撈取了什麼好處,誰也不知道。但是大批貪官污吏在三峽工程中大肆貪污受賄,報紙上早有披露。

第二個臭名昭著的案例,是松花江污染事件。因上游吉林省的一家化工廠爆炸,導致整條松花江被嚴重污染。中共當局還封鎖消息,導致哈爾濱市民在事件發生後還大量飲用這些污水。對鄰國也是等到事件無法掩蓋以後才披露。

2007年還發生了太湖藍藻大面積爆發的事件,這個事件也涉及當局造假,掩蓋事實真像。此外,廈門海滄引進PX項目,這是一個超級炸彈,對環境影響非常重大。廈門人通過手機簡訊,集體散步表示抗議,最後迫使廈門當局取消了該項工程。據說這項工程被移到了漳州市的一個縣,其實對當地只是一種災難。像這種嚴重污染環境的項目都是自由民主國家,法律明文禁止在人口密集區興建,如果要興健的話,必須通過環保的嚴格評估監測。比如一個項目投資100萬,它要另外投資100萬專門用於環保的設施。為什麼外國投資者會選擇到中國投資,就是因為它可以免掉環保的投資。

因此它實際上是以犧牲環境為代價來賺自己的錢。中共當局根本不管中國人的死活,盲目引進這些有毒害的工程,還以為發展了經濟,做了好事。實際上中共官員也不是不知道這種危害。國家環保局的副局長潘岳明確指出,中國改革開放這麼多年來的所謂經濟成就,如果扣除環境污染造成的損害和修復環境所需的費用的話,實際上是負數。

所以中共官員明明知道這種後果,而且中共中央所有領導人都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中共中央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制止這種殺雞取卵的經濟政策。為什麼它不採取措施制止呢?因為中共政權是一個非法政權。而中共也確實知道中共政權不具有合法性,加上1989年的六四屠城,使中共政權合法性喪失殆盡。1999年中共又發動鎮壓法輪功這場荒謬絕倫的運動。使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完全喪失殆盡。所以它就要用發展經濟來收買中國人。

中國的百姓,只要有一口飯吃能夠一忍再忍。這次東明人民的起義,就是忍無可忍的結果。最近在四川成都地區的一個大型化工廠,已經在成都附近的一個城市正式投產,為此四川作家陳道軍、譚作人都是因為抗議這項禍國殃民的工程,被當局羅織"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陳道軍已經被判刑三年,譚作人也面臨起訴。而真正的罪犯就是中共當局自己。

陳道軍和譚作人實際上是有良知的中國作家,這個項目一旦上馬,對成都市的700萬人將會有災難性的後果。環境污染的惡果,不是一天兩天顯現。它會在一、兩年後,甚至10年、20年後顯現。

環境污染的後果,為什麼這麼嚴重?因為環境科學中,有一個毒性富積定律,也就是數學中的等比級數定律,這個毒性富積定律,用形象的說法描述就是:比如在一條河流中,在水體微生物的體內,它的毒物含量如果是萬分之一的話,到了小的水生動物體內時,會升為千分之一,到了小魚體內,它會變成百分之一,而如果到了大的魚類體內,毒物含量變成了十分之一。這就是毒性富積定律,用數學公式表示就是等比級數定律。

這個等比級數定律,是生態環境中的普遍規律,這規律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的,這就是為什麼環境生態破壞,環境污染的後果非常嚴重的原因。要污染一個環境非常簡單,但是要修復、恢復被污染或生態平衡被破壞的環境卻難上難。
一般來說,要投入十倍,甚至幾十倍的因污染環境取得的價值才可能修補。而且要花幾十年、上百年,甚至有的上千年都沒有辦法恢復。這就是生態平衡為什麼這麼重要的原因。

在自由憲政民主國家,像英國、日本為代表的發達工業國家,他們一旦發生環境污染事件後,自上媒體及各種民間團體廣為監督,政府隨之被迫採取措施,投入大量的資金,一步一步消除環境污染的因素,堵死污染源,使整體環境得以恢復。所以後來根本就沒有嚴重污染現象,河流的水質也得以恢復。像泰唔士河魚重新回游,像日本水俁事件(汞中毒),也都能及時糾正。但是中共當局明知工業發展過程中必然出現污染現象,卻放任自流,因為大多數中共官員都是抱著"我死後哪怕洪水濤天"的心態,只要個人撈得好處就行。

據稱至少有120萬中共官員的家屬移民或逃到國外,捲逃了8,000億人民幣。因為他們已經不把中國當做祖國,故做好了隨時卷財產外逃的準備,中國人的死活關他們什麼事?這就是中國的生態環境越來越遭糕的根源。

中共專制暴政下,環境污染事件層出不窮,簡單的歸納生態環境破壞與污染表現最嚴重的幾個方面:一是水土流失非常嚴重。到1992年代,中國的水土流失面積就已經達到了179.4萬平方公里。中國沙漠化的土地面積,佔國土面積的27%,達262萬平方公里,而且每年還以平均2,000平方公里的速度擴張。草原嚴重退化。草原退化的面積,按照官方數字,達到30%。森林資源的退減,中國的森林資源最初的毀滅,是在1958年的大躍進、大煉鋼鐵時,毀滅了一大批的森林。然後在1980年,中共把農村土地和山林承包給農民自己經營,發生了第二次大規模毀林事件。現在中國的森林面積,最多不會超過8%,但是官方卻說中國森林面積達到13% 到15%,這含有大量水份。

水源的污染,中國的江河湖海全部大面積的污染,按照官方數據70%的河流,水質已經退化成了三類水質到劣五類水質。三類水質人類根本不能食用,五類水質則是已經喪失生態功能的毒水。而中國的河流70%以上已經是三類到劣五類水質。
湖泊大量消失污染。中共建政六十年,中國大陸一共消失了1000多個湖泊。諸如此類空氣污染,水體污染,非常嚴重,導致癌症村的大量出現,導致飲用水不安全的根本原因,絕大部分是造紙廠、化肥廠、化工廠以及重金屬的工廠大量排放污水廢氣。而這些工廠大部分都建在農村地區。

農民缺乏專業知識,對生態環境污染破壞的嚴重性,沒有深刻的理解。儘管如此,他們耳聞目睹,感同身受。也早已知道環境污染使他們呼吸困難,使他們農作物大面積減產甚至滅絕或有毒,所以他們也持續強烈抗議,也引起了很多群體性抗議。
凡是帶頭抗議的人,無一例外全部被中共法院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名判刑。中國律師環境委員會曾在2007年10月舉辦了一個研討會,研討中國農村環境污染問題。在研討會上,來自受害單位,新聞單位的記者和律師、教授、專家學者,披露了幾乎所有抗爭的農民的代表全部都被叛刑。

國內體制內專家學者對於中國大陸環境污染的嚴重性,有非常清醒的認識。但是所有專家在談到環境污染的根源時,都沒有或者說不敢揭示真正的根源,僅提及造成中國環境污染的次要原因。

第一是人口壓力;第二是工業化的壓力;第三是市場化的壓力。然而我認為這些專家學者恐怕僅是為保住飯碗起見,不敢提及根本的原因。根本的原因是因為中國的極權專制獨裁的政治體制。其次是與這種政治體制相結合的極度不公不義的經濟政策,這就是中國生態環境被毀滅性破壞、被嚴重污染的根本原因。

人口壓力顯然不是主因,因為人口壓力,印度的人口壓力比中國更大,日本的人口壓力比中國大十倍。但日本的生態環境比中國好20倍,印度的生態環境比中國好得多。日本島國,現在還擁有70%的森林覆蓋率。所以說人口壓力說,顯然不能成立。

工業化的壓力。英國、日本、德國及西歐北美大洋洲所有工業化國家,事實上他們今天的生態環境非常好。他們的工業化實際上比中國發達得多。工業化會污染環境,但是由於環境科技的發展,防污技術的進步,使得工業化國家,用法律強制要求業主安裝過濾、除塵、處理污水設備,使得環境污染得到有效控制。

前年向胡錦濤寫公開信的汪兆君先生,就是一個中國環保專家,他有一整套的治理環境污染的設想和實施的具體辦法和技術。但中國政府拒絕使用他的技術,拚命打壓他,不予投資一分錢。民營科技事業,本來對中國環保有非常好的各方面的效益。但是中共專門打壓正義人士。

所謂市場壓力也就市場自由競爭的壓力,對全世界各國都是一樣的。不存在只有中國才有市場壓力問題,西方國家也都有市場壓力,但是為什麼他們就沒有這麼嚴重環境污染問題呢?他們也有污染,但都在控制的範圍內,所以中國專家學者所列舉的三個原因,沒有一個是真正的原因。

環境污染,生態環境破壞的主因,一個是專制政治制度,第二就是這種政治制度與不公不義的經濟政策,把中國人的追求金錢物質利益的潘多拉箱子給打開了,而專制制度與人類追求物質利益的動機結合,就成了一匹不可控制的野馬,導致中國生態環境飛速滑向毀滅的深淵。

雖然說在某些大城市,比如上海、北京相對來說可能因為花了大量的金錢控制污染,表面上似乎環境還不錯,但是在眾多中小城鎮、鄉村地區全部成為環境污染的犧牲品,這個現象與西方發達國家的情況恰恰相反。

西方發達國家鄉村地區的生態環境質量要遠比城市好得多,而中國的鄉村和中小城鎮的環境污染程度遠比大城市糟糕,因為中共專門作花瓶給外國人看,所以大城市投入了大量的資金防污。

比如說2008年奧運會,中共僅是防治北京市區空氣污染這一項投資,就超過一千億,也即超過了2008年奧運會預期可能獲得的全部利潤,所以北京給人的印像似乎環境污染並不是太嚴重。但2006年和2007年世界銀行的報告顯示,全世界大城市污染的頭二十名,其中有十六個城市在中國。這些城市都是潛在癌症市,因為癌症的主要原因就是空氣污染和水污染。所以那怕僅從生態環境角度看,中國人要麼拋棄、唾棄中共、推翻專制暴政,來維護每個人自己切身的根本利益,要麼就坐著等死,而今天山東東明人民勇敢的首舉義旗,發出了敢死狀反抗專制暴政,我認為這是值得每個中國人歡呼的一件大事,也應當獲得全體中國人的聲援和支持。

當然山東東明人被迫起義,這是中共專制暴政逼上樑山,首先是因為中共專制暴政各級政府,從縣政府,到省政府至中央政府,都拒絕受理他們的投訴,最近6萬多人得癌症,使得人民沒有活路,而且潛在的病人還會大量出現,所以他們己經被逼上樑山。

在這種情況下, 我個人認為可以採取幾個措施,第一,目前雖然已有起義的表示,還可以採取最後一個措施,聘請人權律師起訴中共當局,起訴所有的化工廠的廠主,同時將縣政府省政府作為共同被告,甚至把中華人民共和國及中共當局都當作共同被告,正式起訴,至於他們是否受理,無關緊要。如果中共當局拒絕受理,再採取任何措施都是合法的,將合法的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第二,中國人權律師從事環境專業的人權律師,其中一個著名的叫魏汝久律師,可以到北京去找他,他也是山東人,張思之大律師也會支持,張思之律師曾指出:環境權就是人權之一,每個中國人都有享受優良環境的權利,而這種權利是被誰剝奪呢?就是被中共當局、被中共暴政剝奪的。我們要把被中共非法剝奪的權利拿回來。在採取最後措施之前,用盡一切合法手段,如果仍然無效,再採取任起義抗暴措施,都是人類正義許可的,而且也一定會得到全世界人民的支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