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反貪局長」穆新成的雙麵人生(圖)

2009-07-09 05:06 作者: 李挺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今年6月25日,四川某報一個百字左右的「豆腐塊」,讓山西省忻州市繁峙縣「再次」聲名鵲起:該縣副檢察長、反貪局長穆新成被雙規,個人資產高達兩億;該縣的鐵礦老闆和各級官員,多遭到這位局長「以辦案為名的敲詐」,只得「進貢」消災。

穆新成專案組駐地嘉盛倫酒店,也是柴四清嫖娼被偷拍的地方。


5月31日,穆新成的「鐵弟兄」、繁峙縣安吉地村支書張勝富遭到警方通緝,通緝令稱張勝富和其兄張忠富涉嫌「偷逃國家巨額稅款、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非法採礦罪、非法佔用農用地」等多項犯罪。
 

鐵礦開採把大山挖成這般模樣。位於佛教聖地五臺山北坡下的繁峙縣,現有76座有證鐵礦,「還有不計其數的黑口子(沒有任何手續的礦山)」。穆新成被雙規後,當地眾多鐵礦老闆已「出門躲禍」。


穆新成的「鐵弟兄」張勝富的三菱越野車被查封。

 
今年6月25日,四川某報一個百字左右的「豆腐塊」,讓山西省忻州市繁峙縣「再次」聲名鵲起:該縣副檢察長、反貪局長穆新成被雙規,個人資產高達兩億;該縣的鐵礦老闆和各級官員,多遭到這位局長「以辦案為名的敲詐」,只得「進貢」消災。

該消息未提供任何實際案例,但還是引髮網路熱炒,一媒體評論的標題是《中國首位億萬反貪局長出籠》。

繁峙上次的成名,緣於2002年的「6·22金礦事故瞞報」,「金元寶封口」醜聞曾轟動全國。

兩個億,讓用「雙規」手段斂財6800萬的「中國第一貪紀委書記」曾錦春相形見絀。南都記者從可靠渠道獲得的消息是,「目前,穆新成案落實的敲詐資金已經過億」。

事情引爆後,山西省三級紀檢和檢察部門均保持沉默,省委和省府也未發表任何聲明;而在百度「繁峙吧」上,卻湧出大量稱頌穆新成「一個好人」、「樂善好施」「嫉惡如仇」等等的帖子。

穆新成大量捐資助學、救濟貧民、植樹造林等確有其事,抱打不平、為民請命也有口皆碑。但一個疑惑是,其助學造林等大量花費來自何方?

南都記者調查發現,穆新成的巨額財富,和當地豐富的鐵礦資源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粗放的礦業經濟,使得違規違法普遍盛行、貧富懸殊日益加劇,終讓礦區成為一片「官商福地」和「敲詐樂土」。

卸任反貪局長引發「震盪」

今年5月,穆新成及其弟弟、妻子一起被雙規,家中查抄出「5部豪華車,部部價值上百萬」;忻州市紀委書記稱穆新成「敲詐勒索、欺男霸女、兩條人命、黑社會保護傘」等等。當地眾多鐵礦老闆已「出門躲禍」。

準確講,從去年年底開始,繁峙縣副檢察長穆新成不再兼任「當了10年的反貪局長」。這成為繁峙部分官員指責「2億元資產」報導失實的惟一論據。

2億元什麼概念?一個對照是,繁峙縣2008年財政總收入為3.6億元。

今年5月5日上午9點,正在參加繁峙縣國土資源會議的穆新成忽然被紀檢部門帶走,其在縣政府小區的住宅亦被查抄;同時被雙規的,還有穆新成的弟弟、繁峙縣煤運公司經理穆新民;接著,穆新成在縣科技局上班的妻子也被紀檢部門控制。

紀檢部門包下了繁峙「嘉盛倫」大酒店五層的所有房間,成立了「穆新成專案組」,並向社會公布了舉報電話;隨後,繁峙大批科級官員和鐵礦老闆遭到紀委傳喚。

繁峙縣人大旋即免去穆新成職務,但關於穆新成的涉案原因卻語焉不詳。

在今年5月底的忻州市「兩會」上,該市紀委書記辛旭光曾在繁峙分組討論會上聲稱穆新成「敲詐勒索、欺男霸女、兩條人命、黑社會保護傘」等等,引發一片嘩然。

5月31日,穆新成的「鐵弟兄」、繁峙縣安吉地村支書張勝富遭到警方通緝,通緝令稱張勝富和其兄張忠富涉嫌「偷逃國家巨額稅款、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非法採礦罪、非法佔用農用地」等多項犯罪。張勝富的另一身份是「當地知名民營企業家」、「富鑫礦業」的老總。其在繁峙縣岩頭鄉娘娘會村開有鐵礦,在縣城附近擁有一選礦廠。

專案組根據張勝富企業的用電量,倒推出了該企業的產出和應繳稅額。

「娘娘會鐵礦和選礦廠已遭到查封」,礦長張葦則因涉嫌「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遭到檢方批捕;但張勝富和張忠富事先逃脫,據公安追逃人員說,「走前從銀行提走了300萬」。山西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李連琪親自佈置抓捕張勝富,可見案情之重大。

對穆新成案,繁峙縣委宣傳部婉拒了採訪:「的確不清楚案情,任何調查都未讓縣紀委參加;也不敢打聽,表現得太關心,就會有嫌疑。」

一個「鐵板釘釘」的事實是:穆新成家被查抄出「5部豪華車,部部價值上百萬」,縣城多人目擊;對此,專案組人員沒有否認,反問「他錢從何來?」

穆新成的兒子穆群,去年剛考上公務員,在繁峙縣金山鋪派出所上班;案發後,除「坐騎」被專案組扣走外,其「進公安隊伍有無暗箱操作」也成為調查事項。

在專案組的一個房間,繁峙縣運管所的女會計正在統計已經入賬的油票。據知情人透露,穆新成曾調查過該所所長,「但很快就偃旗息鼓」,紀委「懷疑穆新成被錢擺平」,於是重新查賬。

穆新成任反貪局長後,辦過諸多案子,其卷宗已全部被紀委調走,「擺平的事情可能重新翻出來」,這讓不大的縣城人心惶惶。

所有幹部均對此案諱莫如深。

當地眾多鐵礦老闆已「出門躲禍」。位於佛教聖地五臺山北坡下的繁峙縣,現有76座有證鐵礦,「還有不計其數的黑口子(沒有任何手續的礦山)」。

「全靠這些鐵老闆消費」,嘉盛倫酒店的女老闆謝紅梅一籌莫展,「專案組把老闆都嚇跑了,以前每月盈利20多萬,現在每月賠1萬多」。

礦山糾紛的民間總調解人

「穆二小一直幹這個,他的財富很大一部分來自中介費」,「反貪局長分管貪污賄賂,涉礦的官員、老闆哪個敢說自己沒點問題呢?」繁峙一位要求隱去姓名的鄉鎮書記說,「白道黑道都買他的賬,他是幹這個的最佳人選」

小名「穆二小」的穆新成,已成為繁峙百姓茶餘飯後的談資;雖被雙規近兩月,各種傳言依然層出不窮。

在繁峙百姓口中,穆新成落馬的原因之一是「敲詐岩頭鄉一位河北籍鐵礦老闆,一筆就敲詐了4000多萬,隨後遭到舉報」。

穆新成正是岩頭鄉大東溝村人。

岩頭鄉是繁峙縣鐵礦最密集的鄉鎮,滹沱河重要支流的峨河從南到北貫穿全鄉;峨河兩岸的溝溝岔岔裡,隨處可見被挖開的山體,還有鱗次櫛比的尾礦壩。

繁峙最有名的河北籍鐵礦老闆是通達鐵礦的吉振紅,河北省淶源的政協委員,其礦山位於岩頭鄉土嶺村。「她去了哈薩克斯坦,我們幫你聯繫」,通達鐵礦和淶源方面均這樣答覆。但至記者截稿時止,尚無回話。

在岩頭採訪時,南都記者意外獲悉:該鄉甘泉村支書劉五五亦被專案組雙規。該村地界上,有灤興、寶山等數家鐵礦;其中,灤興鐵礦的老闆曾是河北省武安市的張明順。

寶山鐵礦緊鄰灤興鐵礦,實際控制人是「繁峙首富」白計平,一個和穆新成「關係非同一般」的商人。穆新成父親生前的至交、繁峙原政協副主席李宏如介紹說,白計平是岩頭鄉元山村人,「在沒有發家前就和穆二小關係很好」,「張勝富也是穆二小多年的朋友,起初只有選礦廠、沒有礦山,就通過穆二小,在白計平的礦山裡開了一塊」。

這個「礦中礦」,利潤分配格局無人知曉。

2007年,張明順把剛剛批下手續的灤興鐵礦以4380萬的價格「賣」給了繁峙企業家張德恩。當時全球鐵礦石價格一浪高過一浪,張明順為何要在彼時脫手?

張明順成為採訪中極關鍵的人物,大批記者均在尋找此人。先是尋到其曾經入股的忻州代縣金升鐵礦,其老鄉高某說其早已離開,去北京開醫院,手機已銷號;北京康橋醫院答覆說,張明順曾經當過該院院長,現已撤出股份,不知去向,電話也換了號;最後找到張明順的好友、邯鄲四季青衛生院的王繼田,王說「可能在山東賣藥,沒有聯繫方式」。

隨後發生的怪事,大概可反映出張明順在繁峙的遭遇。

張德恩接手的灤興鐵礦位於躲兵溝,和位於板峪溝的寶山鐵礦共處一個山頭。張德恩說,「張勝富在我的礦下方開採」「他是黑口子,越界開採」。

兩者都放炮炸山,安全無法保障。雙方開始談判,穆新成作為中人介入。

最後的結果是:張德恩的有證礦出資5300萬,賠給開「黑口子」的張勝富,張勝富撤出該地界。

「穆二小就是繁峙礦山糾紛的民間總調解人」,繁峙一要求隱去姓名的鄉鎮書記說,當地礦山發生糾紛,礦主極少找法院解決,「一是時間拖得太長;二是民營採礦就沒有不違規違法的,都無法放到桌面上,盛行的只有潛規則」。

坊間盛傳「張德恩的礦山有10大股東,有國稅局的幹部入股」,「他們能不怕反貪局?那麼多錢入股,來源說得清楚嗎?」

「穆二小一直幹這個,他的財富很大一部分來自中介費」,「反貪局長分管貪污賄賂,涉礦的官員、老闆、村幹部哪個敢說自己沒點問題呢?」這位鄉鎮書記說,「穆二小路子比較寬,白道黑道都買他的賬,他是幹這個的最佳人選」。

從「二小」到「二哥」

2005年4月,15年綠化荒山4000畝的「造林大王」穆新成被媒體報導,從此不再默默無聞。「他的能量好大,政府做不成的事情他卻能做成,村幹部、老闆們都很聽他的話」

年過古稀的繁峙縣原政協副主席李宏如,曾經和穆新成的父親穆正榮一起搭過班子。穆正榮比李大10歲,曾先後任繁峙縣組織部長、縣委副書記和縣政協主席,「兩家關係很好」。

在李宏如記憶中,1986年前他對穆新成沒有什麼印象,只知道他畢業於原平農校,先是分到縣畜牧局工作,但很快就調到縣檢察院。

剛改革開放時,最吃香的是商業、外貿等單位,縣級檢察院和一些普通政府機構並無多大區別,「很多人都不願意去」。

1986年,穆正榮退休,突然要求李宏如帶他和二兒子穆新成去趟西安市旅遊,「他出盤纏,大家都很窮,他只是比我稍強點」。

到了西安,穆正榮才告訴李宏如,他此行的目的是想「託孤」,讓李宏如和穆新成結識一下。穆正榮說,「我的三兒三女中,這個最有才、也最有工作能力,但性格缺點是太敢說話;我大你10歲,肯定走得早,你要經常檢點檢點他」。

「二小後來對我很尊重,到哪裡也說我是他的老師」,「我也常說說他,無非是要多做好事等等」。

穆正榮1998年去世。生前,這位老者囑咐子女「不披麻戴孝、不請樂隊吹打、不通知朋友」,最後辦了一個非常簡單的喪事,在忻州傳為佳話。

此前的穆新成默默無聞。直到2005年4月山西媒體報導穆新成「個人投資16萬,向親友借款20餘萬元,15年綠化荒山4000畝」的壯舉,人們才知道繁峙有這麼一位「造林大王」。穆還表示,要在退休時將山林全部無償捐給家鄉人民。

大東溝村支書範文亮說,穆新成1991年承包了家鄉的5000畝荒山,承包期100年,承包費9萬元。「一畝要種300-400棵落葉松,一棵樹苗3毛到5毛錢,種一畝樹的工錢是30-40元;這樣算來,4000畝樹的成本」怎麼也得五六十萬元「。

五六十萬元,在國家級貧困縣繁峙並非小數字。媒體報導後,有人把此事舉報到省委巡視組,「也下來人查過這個事情」。範文亮當時還勸穆新成「去送送禮」;穆新成回答說,「我不花公家一分錢,不花老百姓一分錢,問心無愧」。

李宏如退休後,辦了一個私立中學。2004年,為了吸引生源,他找到穆新成,希望穆能遊說白計平辦個獎學金。「每年3萬」,白計平痛快地答應下來;但穆新成說「3萬里算我1萬」,最後獎學金的名字就叫「白計平-穆新成獎學金」。

正是那次,李宏如親耳聽到了穆白二人一段對話。穆說「老白,我欠你的錢恐怕有一二百萬了吧」;白說「沒有了就說。我支持你,就怕你花公家的錢」。

彼時,穆新成已把兒子穆群送到「太原南洋國際學校」讀書。這個著名的貴族學校,每個學生入校前都要繳納巨額的「教育儲備基金」,普通家庭難以企及。

南都記者輾轉找到穆新成的兩位中學同學。他們回憶「我們一直和二小關係很好;2003年、2004年左右,他就變了,不讓我們叫他二小了」,「他的朋友、跟班都叫他二哥,他很喜歡這個稱號」。

這個轉變,「應該是因為鐵礦行情突然暴漲,他要好的那些鐵礦老闆白計平、張勝富都成了大款,他也就抖了起來」,「我們也開始跟他疏遠了」。

「他的能量好大,政府做不成的事情他卻能做成,村幹部、老闆們都很聽他的話」。

2004年,大東溝村準備重修被「文革」毀掉的古北臺寺,但村集體沒有資金。村民找到穆新成,穆一句話就讓白計平出資270萬,此寺在2007年建成。

2005年,繁峙縣政府出資10萬,準備吸引民間資金,重修城中心的「正覺寺」,不久則陷入 「爛尾」;2008年年初繁峙召開老幹部座談會,李宏如認為「拆了3年的工程修不起來,有損城市形象」,縣委書記則把此項任務交給了李宏如。李宏如又找到穆新成,穆給他的一群老闆朋友打了招呼後,白計平捐助65萬,張盛富30萬……730萬再建資金很快到位。目前該工程已接近掃尾。

2007年,穆新成母親去世,「場面就比較大了,花圈擺了縣城半條街」。

在繁峙人眼中,這個眾人皆知的「二哥」除了呼風喚雨的能量外,近幾年也顯得越來越闊綽,夫妻二人和兒子兒媳都開上了非常豪華的小車。被雙規時,穆新成停在車庫中的「陸地巡洋艦」才開了5000公里。

潰壩事故背後的政商聯盟

關於穆新成落馬的另一版本是:穆深深介入了當地「首富」、鐵礦老闆白計平的寶山鐵礦一場尾礦庫潰壩,「穆企圖把受害者———山西特大型國企太鋼集團變成事故的始作俑者」,「最後被副省長盯住了」

一週的採訪中,大批被訪者均多次提到當地「首富」、鐵礦老闆白計平和穆新成的「政商聯盟」關係。

從2005年到2008年,穆新成大量捐資助學,全縣有數十名貧困學生得到他 3000-5000元的贊助。李宏如多次問穆新成「你哪來那麼多錢贊助學生」?穆新成說「都是借白計平的」,「我欠白計平已經六七百萬了」,並信誓旦旦說 「我保證不花國家一分錢,不花案子上一分錢」。

山西號稱「煤鐵之鄉」,「神州三寶歌」中的「山西三寶」正是「繁峙鐵、大同煤、杏花村汾酒叫人醉」。長期以來,山西煤礦事故連綿不絕,使鐵礦這個另一經濟支柱遭到傳媒忽視。去年9月8日,襄汾縣新塔鐵礦發生尾礦庫潰壩,致276人死亡,引發山西政壇地震。從此,以鐵礦為代表的非煤礦山逐漸走入人們視野。

李宏如聽到的關於穆新成落馬的另一版本是:穆深深介入了白計平的寶山鐵礦一場尾礦庫潰壩,「穆企圖把受害者———山西特大型國企太鋼集團變成事故的始作俑者」,「最後被副省長盯住了」。

2007年5月18日,繁峙縣寶山礦業的尾礦庫發生潰壩,百萬立方粘稠的尾礦衝入峨河,泥石流整整向下游傾瀉了40小時,峨河和滹沱河數十公里的河床被突然大幅度抬高;沿河百姓的耕地損毀嚴重,峨河、滹沱河被嚴重污染。

一年後襄汾潰壩的規模,和此次相比簡直是小兒科。萬幸繁峙政府及時發現了潰壩隱患,緊急疏散了沿河居民,沒有人員傷亡,故未引發媒體惡炒。

但是,事故導致下游的太鋼集團峨口鐵礦變電站被淤泥淹沒,鐵路專用線一座橋樑被衝垮,企業被迫停產。該事故給國企造成直接經濟損失6000多萬,停產等間接損失一個多

時至今日,沿峨河附近的峨口鎮逆流而上,仍可看到河灘中遍佈的一堆堆的沖積物。已經恢復供電的峨口鐵礦變電站,彷彿剛從堆積物中長出。

2007年5月24日,國家安監總局通報了該事故的四條主要原因:一是尾礦庫排滲管斷裂,回水侵蝕壩體,導致壩體逐步鬆軟並最終潰塌;二是企業未按設計要求堆積子壩,擅自將中線式筑壩方式改為上游式筑壩方式,且尾礦壩外坡比超過規定要求,造成壩體穩定性降低;三是企業安全投入不足,未按規定鋪設尾礦壩排滲反濾層;四是在增加選礦能力時,沒有按要求對尾礦排放進行安全論證。

當太鋼集團對白計平提出索賠時,白計平提出該尾礦壩是「太鋼礦業公司設計研究所」做的初步設計,由於「設計不規範」導致潰壩,反而向太鋼提出上億元的索賠。

據傳該尾礦壩是太鋼礦業公司設計研究所的劉炯工程師設計。劉炯向南都記者坦言,那是2003年他和單位的幾個同事「攬的私活,幾個人分了1萬元」;交圖時,又通過設計研究所的辦公室主任劉銳鋒蓋了一個單位公章,「攬私活在設計單位非常普遍」。

最關鍵的是,在尾礦壩設計中選址最重要,劉炯初步設計的尾礦壩「選址在大地溝,而白計平卻建在了小南溝」,「每個建築設計的地理坐標是全球惟一的;地址一改變,原有設計也就徹底作廢了」。

2007年6月11日,劉炯接到白計平的電話,「他讓我把事情推到單位身上,說所長死了,死無對證」。白計平所說的「所長」,是指太鋼礦業公司設計研究所的前任所長郭建中,2004年死於腎衰竭。

「白計平的目的,就是想把自己的損失轉嫁到太鋼身上」,劉炯認為,把責任推到老所長身上「從道義講不合適」,「我認為我沒問題,所以斷然拒絕」。

2007年8月15日,繁峙縣警方忽然將劉炯刑拘,繁峙檢察院旋即以涉嫌「濫用職權」對劉炯做出批捕;在繁峙看守所關押了72天後,劉炯被取保候審。

其間,劉炯請了律師,向繁峙各方面說明瞭白計平改變壩址的情況,「但根本沒有人聽」。劉炯和律師的各種社會關係都反饋回相同的消息:「檢察院穆二小要弄你們,誰敢替你們說話呢」。

「因為穆二小參與,簡單的問題就變複雜了」,「所有不利於白計平的證據,他們都不採用」。

關於潰壩原因,忻州市安監局曾作出裁定;但太鋼要求復議,目前此事仍處在僵持階段。

2008年9月8日,繁峙縣檢察院對劉炯提起公訴;但繁峙法院認為潰壩原因未最終敲定,遂裁決「證據不足,暫時撤訴」。

「這是我惟一一次攬私活,不料是這個結果」。劉炯的代價是坐了兩個多月班房、花出兩萬多律師費、每月工資減少1300元,並捲入一場和公權的暗戰,身心俱疲。

「民不與官斗」,對穆新成,劉炯發出這樣的感慨。

此事對特大型國企太鋼集團而言,更是一場尷尬:企業遭遇如此損失,不僅遲遲得不到賠償,反被對方反咬,至今糾纏不清。

在繁峙官員和民眾眼中,「首富」白計平很低調,不抽煙不喝酒,不愛出頭露面,「常年呆在太原,很少回繁峙」。穆新成被雙規後,此君彷彿人間蒸發。繁峙縣一位縣委常委透露,白在太原「成立了一個穆新成營救小組,正在積極運作」,「但他能保住自己就不錯了」。

民憤極小,官憤極大?

穆新成被雙規後,他曾幫助過的大量平民找到專案組,要求「從輕發落穆二小」。繁峙一鎮長總結說,穆新成的好名聲來自「吃大不吃小」

「專案組在繁峙電視臺公布了讓群眾舉報穆二小後,我的酒店(熱鬧得)就和趕集一樣」,嘉盛倫酒店的老闆謝紅梅說,「有說好的,有說壞的」,「據說把十幾年前的打架鬥毆也翻了出來」。

在謝紅梅看來,穆新成「很溫和」,在嘉盛倫吃飯時總是很有禮貌,不像部分有錢人「沒有素質」。

受到「託孤」的李宏如總結穆新成的最大特點是「愛憎分明」:特別同情弱勢群體,尤其喜歡和貧苦的工人、農民交朋友,為他們辦事不惜成本;特別痛恨貪官污吏,痛恨「光拿工資不給百姓辦事的幹部」,而且「敢說敢查,人們都覺得這個人厲害」。

在李宏如眼中,這個故人的兒子終年忙忙碌碌,「總是在查案子,他說有案件任務,也有經濟任務」。

穆新成在繁峙「斗官的事跡」婦孺皆知:一是酒後打了某縣委常委一記耳光;二是2007年在縣人代會上,獨自一人「反對繁峙公安局給各派出所下達罰款任務」;三是堅決反對自己的頂頭上司———繁峙縣檢察長「沒錢卻要蓋新辦公樓」的決策。

「他把繁峙當官的都得罪完了,別人早就想報復他了」。在飽經人間滄桑的李宏如看來,穆新成的致命毛病是「年輕人太張揚」,「辦好事辦壞了,他贊助學生幾十萬,錢從哪兒來?把這個錢拿到賭場全輸了,誰會說個啥?」

「穆新成絕非不怕。他的陸地巡洋艦,車主上成了大哥穆新生的名字」;2008年年底,穆新成主動辭去了反貪局長一職,做了專職副檢察長,他給李宏如解釋說「反貪局長得罪人太多」。

但對普通百姓,穆新成卻有著另一種面孔。繁峙一小公務員說,普通百姓找穆辦事,「即便不是反貪局分內之事,穆也是熱心仗義、自己貼錢去辦,誰都對他感恩戴德」。

五臺山僧人釋常悟,在山中跌斷大腿,無人照料。穆新成自己出醫藥費,把其送到醫院救治;隨後又把釋常悟送回老家,交給親戚照料。

數年前,繁峙縣滹沱河大橋成為危橋後,交通部門焊了個很低的限高架。一輛農用四輪車過橋時,坐在車後廂的農民頭撞鐵欄杆,身受重傷卻無人問津。穆新成聽說後直接介入,欄杆最後被加高,傷者也得到了賠償。

2007年,繁峙縣集義莊鄉農民集體上當,買下大量假玉米種子,到秋天顆粒無收。農民找工商部門投訴,卻毫無結果。有人出主意讓農民找穆新成。穆二話沒說,自己開車去太原、跑大同,最後給農民追回所有損失。

穆新成最傳奇的故事是「勇救被拐女大學生」。2007年,忻州一位農村女大學生,被人拐到繁峙一髮廊強迫賣淫。女學生偷偷用一客人的手機給家人發了簡訊。大學生的父母「擔心髮廊老闆和當地公安人員有勾結,怕打草驚蛇後孩子被轉移,所以不敢報案 」。有人建議其去找穆新成。正在和朋友吃午飯的穆新成聽說此事,立即放下飯碗,和朋友把該髮廊前後門堵住,救出女大學生。感恩不盡的父母給穆新成送來錦旗,女大學生還給穆納了兩雙鞋墊。

除了大量捐資助學,穆新成還贊助了大量看不起病的窮苦農民,「他信佛,愛做善事」。

穆新成被雙規後,他曾幫助過的大量平民找到專案組,要求「從輕發落穆二小」。

大東溝村支書範文亮承認,已有大量當地農民帶著「請願書」和「證明材料」找到他家,要求範文亮出面組織向專案組交涉,「集體保穆二小」,否則就要去忻州和太原集體上訪,「我哪能支持上訪?但這的確是一種民意」。

受穆新成捐助的大同醫科大學學生王艷飛說,「穆叔叔是個好人,不會有事的」;王艷飛的母親高翠蓮則說「有錢的老闆和官多了,卻都是自己花天酒地,誰會像穆二小這樣捨得幫助窮人呢」。

在「百度*繁峙吧」中,對穆新成的評價亦是毀少譽多,「一個好人」、「樂善好施」、「嫉惡如仇」等等字眼不斷映入眼帘;但也有網友發帖說「如果我可以貪污兩個億,我可以資助所有的繁峙大學生」。

「說穆二小在鐵礦入股,有點小經濟問題,我信;但說他貪污兩個億,殺了我也不信」,大東溝村支書範文亮這樣認為。

「這人民憤極小,官憤極大」,繁峙一鎮長總結說,穆新成的好名聲來自「吃大不吃小」,「他根本看不起老百姓那點小錢;而被敲詐的官員和老闆因為存在非法行為,也根本不敢聲張」。

「紀委說他敲詐鐵礦,其實那是鐵礦間的潛規則;如果一方不出錢,另一方保證讓它也開不成」。

「記者總愛樹典型,說誰好就是完美無缺,說誰壞就是十惡不赦;從不考慮人有兩面性。好人有惡的一面;惡人也有好的一面」。

離開山西後,南都記者還接到繁峙教師劉素娥、楊有龍等人的電話和電郵,要求「全面、公正報導穆二小事件,必須多問問繁峙的老百姓」。

礦區已成「全民敲詐社會」?

「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寶森」。「不只是穆新成一人敲詐,礦區已經形成了全民敲詐社會,穆新成不過是在敲詐食物鏈的頂端」

「目前,落實的敲詐資金已經過億」。經過多方聯繫,南都記者終於通過可靠渠道獲得穆新成案件的準確消息。

在繁峙採訪,聽到最多的就是「敲詐」一詞。

在穆新成雙規期間,繁峙又發生了一起爆炸式新聞:一篇《下屬偷拍下某書記賓館內醜態全過程:又找小姐又吸毒》的帖子迅速在網路躥紅,網帖的主角是繁峙縣岩頭鄉黨委副書記、土嶺村支書柴四清。

很快,當地紀檢、公安部門介入調查,柴四清被行政拘留。但經過尿檢,證明柴四清沒有毒癮。

據柴四清交待,3月底一天中午,「社會上的朋友」張小虎、劉平給他打電話,讓他到繁峙嘉盛倫酒店332房間。來到嘉盛倫後,柴四清看到房裡有張小虎和一青年女子。張小虎授意柴四清出200元可嫖宿該女子。

柴四清同意後,就帶該女子到306房間開房。但該女卻開始吸食毒品,柴四清覺得「和水煙很像,就好奇地吸了一口」。

今年5月份,有2個「記者」找到柴四清,出示了其吸毒、嫖娼的錄像,「不給錢就要曝光」。柴四清跟著二人找到太原的「陳編導」,掏了1萬元「贊助費」,才將錄像帶買下。

6月16日,張小虎又找到柴四清,要求給1萬元「封口費」,否則就揭發柴四清嫖娼吸毒。但柴四清認為這些人可能會藉此永遠要挾他,沒完沒了要錢,「就不給,沒想到第二天這些錄像資料就上了網」。

目前,涉案的張小虎和賣淫女子也被繁峙警方拘留;柴四清則被開除黨籍,縣紀委還對網上反映的柴四清侵吞救災款、出售村中礦山獲利等情況立案調查。

「敲詐柴四清的都是些無業遊民和假記者」,繁峙縣委宣傳部介紹,因為柴四清在吉振紅的鐵礦上搞岩土工程,家資近千萬,「早就是這些人的敲詐目標」。

在繁峙採訪期間,記者又全程目睹了一起敲詐事件。繁峙雲霧峪煤檢站,忽然來了幾名「山西日報原平發行站」的男子,要對煤檢站附近山溝裡「農民開蹦蹦車,螞蟻搬家式的運煤行為」進行採訪,指責雲霧峪煤檢站管理不力。站長殷逢福指示稽查小隊長張二元去處理,「但人家根本不聽任何解釋,張口就要3萬元,否則就見報」。

「我們知道他們是假記者,但他們背後可能有真記者」。因為山西煤運系統有內部規定,被媒體曝光後,「站長和值班人員必須下崗」。

最後,張二元讓手下給這幾名男子「送去兩萬元了事,大家集資掏腰包」。

這樣的「記者」,雲霧峪煤檢站「每天都要遭遇好幾撥」,「實在找不出問題,就說你值班員態度惡劣、衣冠不整」等等,總要找些毛病。

借2002年發生在繁峙的「金元寶事件」,山西大力整頓新聞隊伍,嚴厲打擊假記者;但假記者敲詐行為卻愈演愈烈,併發生了「蘭成長被打死」等一系列惡性事件。

「現在的鐵礦老闆少有不偷稅漏稅、污染環境的;國土、安監、治超、公安交警等涉礦執法人員少有不收黑錢的;礦區的村委會主任競選,少有不花大錢的;基層政府做事,少有不違規操作的」,一位接受採訪的繁峙鄉鎮書記說,這就為敲詐行為提供了廣泛土壤,「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寶森」。

「再加上礦區貧富過於分化,普通百姓仇富心理嚴重」,礦老闆和官員都成為敲詐的首選目標。

一個最能說明仇富的例子,是繁峙鐵礦老闆呂佔軍的綽號———「胡麻油」(意思是比較肥);南都記者看到,呂佔軍在金山鋪鄉賈家井村的別墅,除了層層保安外,每個窗子都安了密密麻麻的防護網,粗大的鋼棍異常扎眼。

穆新成AB面

敲詐致富


今年5月,穆新成及其弟弟、妻子一起被雙規,家中查抄出「5部豪華車,部部價值上百萬」,「目前落實的敲詐資金已經過億」;忻州市紀委書記稱穆新成「敲詐勒索、欺男霸女、兩條人命、黑社會保護傘」

坊間傳言穆新成落馬的原因之一是「敲詐岩頭鄉一位河北籍鐵礦老闆,一筆就敲詐了4000多萬,隨後遭到舉報」。

仗義「二哥」

對普通百姓,穆新成卻有著另一種面孔。繁峙一小公務員說,普通百姓找穆辦事,「即便不是反貪局分內之事,穆也是熱心仗義、自己貼錢去辦,誰都對他感恩戴德」。除了大量捐資助學,穆新成還贊助了大量看不起病的窮苦農民,「他信佛,愛做善事」。

穆新成被雙規後,他曾幫助過的大量平民找到專案組,要求「從輕發落穆二小」。 

来源:南方都市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