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幫」可憐扮相多為精心騙局 城裡磕頭家裡蓋樓


連日來天氣酷熱,為了讓街頭流浪乞討人員不被熱浪"擊倒",武漢救助站的14臺救助車在武漢三鎮巡邏,勸說流浪乞討者到救助站納涼住宿。但記者隨同採訪時發現,有少數乞討人員寧願流浪街頭,忍受酷暑,過著"艱辛"的乞討生活,也不願接受救助部門的幫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記者深入採訪後發現,沿街乞討者中其實存在不少騙人的把戲。

街頭乞討可憐扮相

多為精心設計騙局

武漢救助站流動救助隊負責人莊嚴是資深救助人士,常年在武漢街頭救助流浪乞討人員,在為流浪漢找家的同時,他也親眼目睹了一樁樁"幫"乞討的醜陋現象,一些乞討人員為博得路人同情設計的一套套偽裝,都曾在救助車上被剝掉。

鏡頭一:武漢廣場前,一名70多歲、衣衫襤褸的老漢佝僂著身體,拄著一根被油污染成黑色的木枴杖,雙腿打著繃帶,一瘸一拐地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不時攔著面前的路人,搖著手中的鐵盆,幾枚硬幣在盆中叮叮作響。可憐的扮相令路人駐足,不時有人往鐵盆中投入零錢。一會兒,硬幣紙幣就蓋住了盆底,老人抓一把趕緊塞到貼身的口袋裡,然後重複著機械的動作。

騙局解密:這名老人姓徐,河南駐馬店人,其實並非殘疾,而是職業乞討者,每次看到救助站的工作人員,就扔下枴杖飛奔而去。從2003年至今,他已是救助站的常客,但每次送回至原籍後,又出現在同濟醫院、協和醫院、中山公園、武漢廣場等地。

鏡頭二:一對青年男女信步走在漢口江灘,突然一個小女孩抱著一捧鮮花攔在他們面前:"姐姐好漂亮啊,哥哥送姐姐一枝花吧,一支玫瑰才四元錢。"男青年不買,小女孩又說:"難道姐姐在你心中還不值四元錢嗎?"見男青年仍沒有掏錢的意思,她伸出那只黑黑的手去抓女青年雪白的裙子,嚇得女青年連連後退。不得已,男青年掏出十元錢,說"只買一枝",小女孩一把抓住十元錢,抽出一枝花扔下撒腿就跑,邊跑邊說"沒有零錢找"。

騙局解密:這群賣花的女孩均有"花頭"管理,多為安徽人,由"花頭"在農村花錢"租"一些七八歲的女孩到武漢,規定每天必須要交多少錢給"花頭",完不成任務要挨打。為防止女孩偷懶,"花頭"還暗中派人跟蹤監視。救助站曾解救了兩名女孩,結果回老家後,她們又被"花頭"帶到武漢賣花。

鏡頭三:一名身穿運動服的"女學生"背著雙肩包跪在武漢某高校門口,低著頭,齊肩長發遮住了大部分臉龐,面前擺著一隻骨灰盒,還用粉筆寫著一行字:"求助送父親回家"。圍觀的路人議論紛紛,不時有人掏出錢放到女子面前,女子不停地磕頭表示感謝。人群散去,"女學生"匆匆收起地上的錢,消失在人流中。大約兩個小時以後,她又出現在另一個地方,從書包中掏出骨灰盒,再用繃帶纏在頭上,同時拿出一張車禍照片和火化證明,隨即一臉苦相,迅速進入角色......

騙局解密:武漢救助站曾將這名"女學生"帶到救助站,據瞭解,女青年是貴州人,小學未畢業,根本不是女學生,所帶的骨灰盒是空的,所放置的學生證也是花錢偽造的,"無錢上學"、"求助葬父"等說法更是無中生有。

鏡頭四:在車流如織的漢口建設大道上,位於建設銀行大廈的十字路口,等待通行的車輛排成長龍。此時,幾名抱著孩子的婦女穿梭在車陣,她們敲一敲車門,彎一彎腰,懷中孩子的臉就貼在了車窗上。偶爾會有車窗搖下來,有人從車內遞出幾枚硬幣或紙幣。甚至綠燈亮時,她們仍抓緊時間敲打著緩緩移動的車輛,不由得讓人為她們捏一把汗,後面的喇叭早已響成一片,她們才緩緩地移到馬路旁,等待著下一個紅燈。

騙局解密:這些婦女均為職業乞討者,來自甘肅一帶,有時她們所抱的孩子甚至不是自己親生的,而是花錢從別人那裡"租"來的"道具"。她們冒著被車撞的危險,只為求得司機的同情給予施舍。

鏡頭五:一輛的士到了傅家坡長途汽車客運站,還未停穩,一個拄著雙拐的老人立即湊過來,拉開車門,用髒兮兮的身體攔著要下車的乘客,手伸到乘客面前,直到車內的乘客把司機剛找的零錢放到老人的手中,他才緩緩轉身離開。

騙局解密:這名老人是河南人,也是救助站的常客。他並非殘疾,經常央求救助人員不要遣送他回原籍。他有一個"絕活",在脖子上用繩子掛著一塊磁鐵,除了在乘客手中討錢外,他還要用磁鐵在出租車座位附近"掃蕩"下,看是否有遺漏的硬幣。

鏡頭六:"行行好吧,家裡遭災了,孩子實在餓得受不了,給口饃吃吧。"在徐東平價車站前等車的市民,經常看到一個一臉痛苦的母親,牽著10多歲的女兒,挨個向人央求,有人想幫忙買麵包等吃的,但這個母親堅持只要回家的路費,如果只給幾元錢,她還一臉不悅。幾天後,這對母女又出現在附近的商場旁。

騙局解密:這對母女曾經在救助站坦白,她們根本不是母女,而是結伴行騙的親戚;她們也不是需要回家的路費,而是長期在武漢以乞討為職業。

職業乞討收入頗豐

如何管理凸顯瓶頸

武漢救助站曾進行調查,在武漢展覽館附近,一"殘疾"乞討老漢,從上午9時到11時,就討得現金80 元。有的職業乞丐,在武漢乞討幾年後,回老家還蓋了幾棟私房。經調查,武漢的"丐幫"均按家鄉分布,如在各大商場的門前或坐或半臥著的老人多是河南駐馬店的。在2008年的一次冬季救助行動中,武漢市救助管理站救助了65名乞討老人。可是,面對救助,很多流浪者在被遣送回家以後,仍然會回來接著乞討,並且開始躲避救助中心的救助。

今年已經70 多歲的徐新德,2003年到武漢以來,就在佳麗廣場等繁華路段乞討,多次被救助中心送回老家以後仍然返回。據記錄顯示,自2007年4月1日至今年6月1 日,老人曾被接回救助站26次。可是面對救助站的救助,老人不僅沒有聽從安排回老家,而是回來繼續乞討並躲避和放棄救助站的救助,本來並不殘疾的他,為了博取同情,總會在腿上或手上綁上厚厚的繃帶,在街上"艱難"前行。可是,一旦看到救助中心的車輛,他便健步如飛,快速離去,讓救助人員哭笑不得。

據調查顯示,裝成學生下跪乞討的,主要是貴州省凱裡市凱堂鄉的人,數量在80人左右,他們大多是三十歲以下的男女青年。據凱裡市救助站的同志介紹,凱堂鄉青年男女乞討成風,從事這種"城裡磕頭家裡蓋樓"的營生。他們的生活條件往往是村寨中比較好的,這樣無形之中影響了那些勤勞村民的生產積極性。

雖然沒有相關法律禁止乞討,但眾多職業乞丐仍然對城市形象有影響,加上不少乞丐利用人們的同情心行騙,加強管理迫在眉睫。武漢2005年曾發布公告,要求加強一些重點路段的乞討管理。目前的辦法主要是,加強街頭巡邏,人為干擾假乞丐行騙,不讓他們的伎倆得逞。


来源:楚天金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