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的女局長 斂財涉案過億


遼寧省撫順市順城區國土資源局局長羅亞平斂財涉案過億,其數額超過了曾經轟動全國的"慕馬大案"。但在2009年1月20日庭審時,這位女局長還表示:"我不是貪污,是借錢!"

有人這樣形容羅亞平:"級別最低,數額最大,手段最惡劣的貪官"。人送"三最女貪官"。

還有人評價:"她是把自身資源和手中權力都發揮得淋漓盡致的女人,到頭來落個身敗名裂,充當了一個很好的反面典型。"

離婚後強取豪奪他人夫

1960年12月,羅亞平出生在撫順市郊區的一個小鎮。因不漂亮,羅亞平從小就不願意和女孩玩,整天跟著哥哥和一幫男孩子混,加上有個當鄉領導的父親,逐漸養成了霸道專橫、為所欲為的性格。

1979年高中畢業後,羅亞平很快愛上一個男人並結了婚。但當她的高中同學大學畢業回到撫順時,羅亞平已經成了懷抱兩歲孩子的棄婦,在撫順市郊區政府(現順城區政府)城建局團委做通訊員。

1990年,30歲的羅亞平在眾人面前自編自演了一場奪夫大戲。大戲女主人翁自然是羅亞平,男主人翁則是當時她的上級領導高士強。時年38歲的高士強儀錶堂堂、相貌英俊,是那個時候羅亞平所接觸的男人中最出類拔萃的一個。羅亞平瘋狂地愛上了他。高士強當時有一個很美滿的家庭,其妻是順城區某局一名幹部,溫柔賢惠,兩個兒子也都很優秀。然而,一向蠻橫的羅亞平根本無視這個家庭的幸福,她看準了高士強骨子裡的懦弱,千方百計、使盡所有手段誘惑他,最後終於將他俘獲。兩年後,高士強調任順城區某局局長,羅亞平的奪夫大戲變成了奪夫大戰,正式開始逼婚。

她到高士強和高妻各自的單位又哭又鬧,直鬧得兩個局雞飛狗跳、天翻地覆。有關領導出面做她的工作,她便拿出撒潑耍賴的看家本事,往辦公室的沙發上一躺,號啕大哭。哭夠了,鬧夠了,她跳起身來放下狠話:"告訴你們,誰要是敢逼我,我就先殺了他全家再自殺!我反正都這樣了,我怕個啥?"

奪夫大戰整整進行了兩年,最後,高士強夫婦雙雙投降,離婚了事。高妻淨身出戶,羅亞平帶著女兒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與高士強的兩個兒子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但是,這強取豪奪來的婚姻很快讓羅亞平嘗到了苦澀。

暗地裡,高士強和兩個兒子一直沒有斷過與高士強前妻的來往,為此羅亞平鬧過、打過,仍無法改變這種打斷骨頭連著筋的局面,而高士強的兩個兒子對她更是恨之入骨,仇視的目光常讓她不寒而慄。老的小的都不聽話,這讓控制欲超強的羅亞平苦惱不已。眼見情場再次失意,她開始將心思和精力轉向官場:她要以官場的得意和升遷證明自己。

瘋狂斂財瘋狂花

當時已升任城建科科長的羅亞平膽子大,關鍵時刻能夠黑下臉,撒潑耍賴更是她的拿手好戲,單位有什麼事擺不平,領導讓她出面就能馬到成功。漸漸地,羅亞平成了順城區的一名干將。努力爭表現的同時,她還不斷以行賄等手段換取升遷。從城建局一個普通科員到科長,再到土地經營管理中心副主任,羅亞平的仕途一帆風順。

1997年,隨著市政府搬遷到這裡,順城區開始大規模的房地產和商業地產開發。羅亞平此時已是該區的發展計畫局副局長,是炙手可熱的實權人物,無論是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還是眾多的房地產商,都圍在她身邊恭維她,巴結她。這讓喜歡控制別人的羅亞平自我感覺良好。

有了權,就會有錢;有了錢,就會有更大的權......羅亞平的人生進入權錢的"良性"循環之中。2002年,羅亞平兼任該區土地經營管理中心主任。作為掌管市政府所在地的黃金地段土地徵用和審批大權的領導,羅亞平此刻的權力已經大得讓人無法想像。當時撫順市政府對土地出讓金的管理存在著巨大的漏洞:這些巨額資金不但沒有由財政部門收取,甚至沒有進行有效的監管,這就使羅亞平將國有土地當成了自己的搖錢樹。剛開始,她讓前來繳款的單位拿兩張支票,一張她交給土地經管中心,一張她拿到銀行兌換成現金裝入自己的腰包。到後來,賣地得了錢,就完全憑羅亞平的心情了:高興了,就分一部分交給土地經管中心;不高興了,就一分不剩地據為己有。

檢察機關指控她的第一項罪行就是在這個時候犯下的:2004年7月,某開發商投資開發順城區15號和14號土地建幼兒園,向土地經管中心繳納380萬元征地款,結果一轉身就被羅亞平全部帶回了家。

將下屬和領導都發展成情人

羅亞平很清楚,因為相貌不佳,一直以來沒有一個男人真正愛過她。可現在不同了,她有權也有錢,她要讓男人都環繞在身邊追逐她、愛她,她要盡情掌控他們、享受他們。

羅亞平把目光瞄向了自己的下屬,小她12歲的葛鋒。她首先提拔葛鋒做自己的副手,然後不費吹灰之力又將他發展成情人。為了與葛鋒安心享受偷情生活,她一出手就是100萬元,命令他把家裡的事擺平,不要讓老婆來鬧。此後,每逢出差開會、外出考察,她都讓葛鋒如影隨形;在撫順的時候,只要她需要,一個電話就把葛鋒叫到酒店。

區裡的一個主要領導儀錶不凡,羅亞平看上了他。一天下班,她走進這位領導的辦公室,說:"今晚你跟我走,我讓你發筆小財。" 領導樂顛顛地跟羅亞平上了車。誰知道羅亞平竟將車直接開到了一家酒店,帶他進了一個豪華套間。看領導有些發蒙,羅亞平從包裡掏出一個大信封,拍了拍說:" 這是5萬塊錢,是我孝敬你的。但是,你要陪我一個晚上。"

此後,只要羅亞平高興,就帶著這位領導去"發小財"。也許是實在缺乏發財的機會,也許是領教了羅亞平的慷慨大方,這個領導也從來不掃她的興。兩個人配合默契,各取所需,各得其樂。

羅亞平的膽大妄為,引起了當地很多百姓的不滿,大家聯合起來四處上訪,有的人甚至威脅要她的命。為防不測,羅亞平索性又包養了兩個有黑道背景的社會青年,給他們買車買房還給錢,需要時供自己享樂,遇到什麼風吹草動就帶在身邊當保鏢。 

離婚準備外逃

2006年,羅亞平再次升遷,任順城區國土資源局局長。離開土地經營管理中心之前,她力主小情人葛鋒接她的班,讓他做了土地經營管理中心主任。


此時,羅亞平已經像一列失控的火車,朝著罪惡的深淵疾馳。她已經不再滿足幾十萬、上百萬的貪污,她要鯨吞一切能夠讓她摸得著的錢財。

2006年,撫順市腐敗案被查,羅亞平預感到大事不妙。她首先將女兒送到國外留學,之後火速托在加拿大的朋友找了個加籍華人,以20萬美元的代價辦理假結婚手續。結婚先得離婚,擔心丈夫高士強不同意,她安慰高士強說,自己只是假結婚,等到了加拿大就立刻和那個華人解除婚姻關係,將他和孩子遷到加拿大。其實她不知道,高士強早就盼著這一天了:她在外面的荒淫生活他心裏一清二楚,只是一直敢怒不敢言,聽說要離婚,高士強很快和她辦了離婚手續。

2007年4月20日,羅亞平的移民申請被受理。羅亞平將這些年斂來的巨額錢財清理了一番,全部送到了大連一家銀行的保險箱裡,準備找機會將錢轉移到國外。

囂張狂妄牽出過億貪污款 

2007年7月16日,根據撫順市原國土局局長姜潤黎的交代,羅亞平貪佔土地出讓金和受賄的問題露出了冰山一角,撫順市紀委對她採取了"雙規"措施。

面對審查她的辦案人員,羅亞平態度強硬而惡劣,一進房間就嫌對她進行"雙規"的招待所條件差,嚷嚷著要辦案人員給她找個高級酒店:"我自己花錢還不行嗎?這破地方怎麼住啊!"辦案人員不答應,羅亞平就撒潑:"你們沒有資格審查我!叫你們書記來,我有話對他說!他敢不來,我就絕食!"

辦案人員只好找來羅亞平"欽點"的紀委書記。見紀委書記真的來了,羅亞平說:"你把我放了算了,我給你600萬。"

在一系列人證、物證面前,飛揚跋扈的羅亞平知道大勢已去,終於低頭了,並最終說出了贓款藏匿地。辦案警察飛速趕往大連某銀行。打開羅亞平的保險箱後,警察大吃一驚:除多本土地證之外,裡面還有幾張存單,拿著那些存單,看著那數字後面的一長串"0",辦案警察直發暈。當反反覆覆地數了幾遍,終於確定那真的是一個多億時,幾乎所有在場的人都驚呼起來:我的天哪,這麼多錢,她一個女人是怎麼弄到手的!這些存單,使得羅亞平案成為遼寧省迄今為止貪腐犯罪涉案金額最大的案件,甚至超過了震驚中外的"慕馬大案"。

羅亞平案發,平日裡圍在她身邊的那些人立刻做猢猻散:高土強雖與羅亞平離了婚,但依然怕被牽扯上,他和羅亞平的哥哥聞訊逃亡外地;那個平日裡經常和羅亞平出去"發小財"的領導也一喝農藥二跳樓,最終因傷勢嚴重被隔離;羅亞平的小情人葛鋒,因涉嫌與羅亞平一起貪污受賄,很快被抓捕歸案;她的另外兩個黑道情人在得知消息後出逃;她手下兩名工作人員也被起訴......

来源:博訊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