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得美國大學終身教授的苦與樂


我做了助理教授兩年,很快就要經歷三年中期評審了.這個評審決定了我能否繼續在終身教職(tenure)的道路上走下去.有些網友可能不熟悉美國的終身教職制度,我簡單的介紹一下.美國大學教師的級別由上至下是終身教授,終身副教授,助理教授,訪問教授,講師,兼職講師.助理教授則分tenure track (終身教職軌)和合同制,前者的聘用條件當然會比較嚴格,因為一旦獲得終身教職,就有可能是一輩子的同事了. (美國人雖然換工作是家常便飯,但因為終身教職極難獲得,在同一間學校幹上20年的教授並不鮮見.)訪問教授是一年制的教職,講師也為合同制,兼職講師在 大城市學校裡非常常見.

那麼評選終身教職的標準是什麼呢?不外乎三方面:教學,研究,服務(美國學校強調教授共同治校,學校日常運行的瑣事常要求教授參與;另外對外服務 也算).每間學校對這三方面的側重點都不一樣,一般5到7年為評審期,最後評選的時候,由本係終身教授集體投票,再經過系主任,院長,教務長等一路審查, 才可以最終獲得,所有環節都有一系列的政治因素.一般來說,獲得終身教職就等於捧上了金飯碗,只要不觸犯法律,學校一般不能解雇終身教授.教授在學術方面 獲得了極大的自由,干多干少學校不能過多干涉,可以重質量輕數量,潛心安心做研究.一位老教授曾經說,所謂的理論,只有終身教授能夠總結出來.具有高度影 響力的理論需要極深厚的積累, 10年出不來一篇論文也完全可以理解,厚積薄發嘛.要是天天為了麵包操心,搞研究還怕得罪領導,自然是難以推陳出新.愛因斯坦也說過,舊辦法不可能解決新 問題,因為舊辦法就是造成新問題的禍首.而要挑戰舊辦法,就得挑戰維護舊辦法的人.

當然終身教職制度並不完美.雖然勤奮一如既往的教授不少,但一拿到金飯碗馬上鬆懈的教授也大有人在,有些人甚至將精力轉移到政治鬥爭上了.其實這 也是人之常情,沒有人能夠長期從事每天10個小時,每週七天的高強度腦力工作.不過人一旦鬆了那根弦,再上緊就難了.學校管理也變得困難,因為不能再以解 聘"要挾"教授了. John Maeda教授曾經說,他每天上班看報紙照樣領工資(他是研究教授,連課都不用上)相當不合理.不少人放棄工業界高薪到學術界裡為了終身教職奮鬥,也是為 了這最後的安逸.

為了彌補我在研究方面的不足,從去年開始我就猛寫proposal,到今年才中了幾篇學術會議文章,博士論文也在六月份成書出版了.你別看我的博 客寫的很多,其實我寫東西一點都不快,一篇150字的英文摘要我能寫一天,還得醞釀很久.不禁嘆到:上博士以前,我真不明白研究原來是這麼難!搞研究根本不是考試成績好就OK的,你得有新點子,要能做深度的思考,還要能一次又一次的修正你的文章,吃苦耐勞只是一個首要條件,卻不能保證成功,這才是最為令人 沮喪的事實.我這兩年最苦惱的是兩件事:第一是雜務太多沒有時間,第二則是沒有高人指導.博士畢業後,雖然仍是做研究的新人,卻馬上要自力更生,比起博士生時能夠全力考慮研究並且總有學術委員會指點,又是困難了N次方.學術研究就是一條孤獨的道路,我想拿到終身教職後,也要有艱苦奮戰的心理準備.

来源:網文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