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得美国大学终身教授的苦與乐


我做了助理教授两年,很快就要经历三年中期评审了.这个评审决定了我能否继续在终身教职(tenure)的道路上走下去.有些网友可能不熟悉美国的终身教职制度,我简单的介绍一下.美国大学教师的级别由上至下是终身教授,终身副教授,助理教授,访问教授,讲师,兼职讲师.助理教授则分tenure track (终身教职轨)和合同制,前者的聘用条件当然会比较严格,因为一旦获得终身教职,就有可能是一辈子的同事了. (美国人虽然换工作是家常便饭,但因为终身教职极难获得,在同一间学校干上20年的教授并不鲜见.)访问教授是一年制的教职,讲师也为合同制,兼职讲师在 大城市学校里非常常见.

那么评选终身教职的标准是什么呢?不外乎三方面:教学,研究,服务(美国学校强调教授共同治校,学校日常运行的琐事常要求教授参与;另外对外服务 也算).每间学校对这三方面的侧重点都不一样,一般5到7年为评审期,最后评选的时候,由本系终身教授集体投票,再经过系主任,院长,教务长等一路审查, 才可以最终获得,所有环节都有一系列的政治因素.一般来说,获得终身教职就等于捧上了金饭碗,只要不触犯法律,学校一般不能解雇终身教授.教授在学术方面 获得了极大的自由,干多干少学校不能过多干涉,可以重质量轻数量,潜心安心做研究.一位老教授曾经说,所谓的理论,只有终身教授能够总结出来.具有高度影 响力的理论需要极深厚的积累, 10年出不来一篇论文也完全可以理解,厚积薄发嘛.要是天天为了面包操心,搞研究还怕得罪领导,自然是难以推陈出新.爱因斯坦也说过,旧办法不可能解决新 问题,因为旧办法就是造成新问题的祸首.而要挑战旧办法,就得挑战维护旧办法的人.

当然终身教职制度并不完美.虽然勤奋一如既往的教授不少,但一拿到金饭碗马上松懈的教授也大有人在,有些人甚至将精力转移到政治斗争上了.其实这 也是人之常情,没有人能够长期从事每天10个小时,每周七天的高强度脑力工作.不过人一旦松了那根弦,再上紧就难了.学校管理也变得困难,因为不能再以解 聘"要挟"教授了. John Maeda教授曾经说,他每天上班看报纸照样领工资(他是研究教授,连课都不用上)相当不合理.不少人放弃工业界高薪到学术界里为了终身教职奋斗,也是为 了这最后的安逸.

为了弥补我在研究方面的不足,从去年开始我就猛写proposal,到今年才中了几篇学术会议文章,博士论文也在六月份成书出版了.你别看我的博 客写的很多,其实我写东西一点都不快,一篇150字的英文摘要我能写一天,还得酝酿很久.不禁叹到:上博士以前,我真不明白研究原来是这么难!搞研究根本不是考试成绩好就OK的,你得有新点子,要能做深度的思考,还要能一次又一次的修正你的文章,吃苦耐劳只是一个首要条件,却不能保证成功,这才是最为令人 沮丧的事实.我这两年最苦恼的是两件事:第一是杂务太多没有时间,第二则是没有高人指导.博士毕业后,虽然仍是做研究的新人,却马上要自力更生,比起博士生时能够全力考虑研究并且总有学术委员会指点,又是困难了N次方.学术研究就是一条孤独的道路,我想拿到终身教职后,也要有艰苦奋战的心理准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