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日本人,婚姻勇敢者的遊戲


日中婚姻勇敢者的遊戲

隨著中國大陸的經濟體制改革的步步深化,開放"國門"的程範也越來越廣。在中國大陸很多的

普通百姓也越來越多的獲得了走出國門的機會,他們懷著各自不同的夢想踏上異國他鄉那既嚮往卻又完全陌生的土地。在他國的土地上,他們揹負著家鄉親朋的期望,努力地追尋著自己的夢想。他們以各自所能夠接受的方式融入著和正在融入著他們所打拼的這個"異族"的世界。

國際婚姻或許就是最為常見的"融入"方式了。我們在此全然無意評論他們的婚姻成功與否,但是從我們身邊的已經組建、正在組建和曾經組建的"國際家庭"來判斷,不能不說在這國際家庭中的他和她是真正的"勇敢者"。正是有了這些"勇敢者"的敢於嘗試才使得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民間交流、理解、包容變得從容和慣常。

"想要嫁給日本人,第一夜就是一道不得不過的"鬼門關"

亞馬迅在大阪的一個公園見到了來自上海的黃女士。黃女士告訴亞馬迅,她剛剛結束了3年的婚姻,對於過去的事情她不願意去回憶。對於未來的日子她也不願去構想,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如果再嫁人,自己一定不會再選擇日本人。

3 年前,在上海,剛剛大學畢業的小黃沒有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因為父母都是普通的上班族,家裡的經濟狀況不能為她提供出足以"創業"的資金。小黃在家裡待業了好幾個月,一次在和朋友的閒聊中,她得知可以通過國際婚介嫁到國外,這使得從小就對國外生活嚮往的她為之心動。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小黃在上海的一家國際婚姻介紹所填寫了表格,很快就得到了回應,一位居住在日本大阪的田中先生向他投來了"橄欖枝"。田中來到上海和小黃領取了結婚證。緊接著她就跟隨這這位陌生的丈夫踏上了飛往日本的飛機。

下了飛機,小黃看到的是滿眼熟悉的漢字夾雜著日文的日本,看到這些小黃那顆開始緊張的心慢慢變得鬆弛下來,她覺得日本究竟是與中國同源的鄰邦。陌生中帶著些許親切。

到達日本的第二天,小黃就與田中舉辦了日式婚禮。小黃說:"這也正是痛苦的開始。"她們婚禮辦得很體面,她深感日本的文明與傳統。一天的結婚儀式結束後,小黃和田中回到了他們的"洞房"。這一夜,令小黃一生難忘。在小黃看來,田中簡直就是"變態"整整一夜,小黃都在流淚,她感覺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極大地侮辱和踐踏。睡在他身邊的"丈夫"簡直就是一個經驗豐富的"流氓"。田中向小黃提出了很多她無法接受的要求,但是小黃卻又不得不照做,畢竟已經成為人家的合法妻子......

小黃深有感觸地對亞馬迅講:"想要嫁給日本人,第一夜就是一道不得不過的‘鬼門關'"。

接下來的日子,是小黃完全沒有想到的。田中是一個上班族,每天早早離開家門,回來的時候往往都是喝醉了酒的午夜。對於小黃來說,這並不是最無法接受的。令小黃痛下決心離婚的是結婚3年來田中從未領著她回過"婆家",因為田中的父母根本沒有接受自己的兒子娶了中國姑娘這一現實。

被日本丈夫質疑的中國"處女"新娘

小霞和亞馬迅在東京池袋的一家咖啡廳如約見面。她熟練地點燃一支香菸,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後長長地吐出。

她對亞馬迅說:"我和日本丈夫結婚5年了。這5年,我就像變了一個人。我來日本的第二年,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現在的丈夫。在結婚之前我們沒有做過多接觸,我當時剛剛結束了不幸的初戀。從小家裡就對我管教的非常嚴,這也造成了我在感情問題上是一個白痴,我的初戀在日本,是一個中國人,是我留學時的同學。我和他的戀情告吹之後,有一段日子很不開心,想著索性將自己嫁掉算了。就在這時候,我的一個朋友把現在的伊籐介紹給我。那一年我27歲,伊籐36歲。在年齡差距這個問題上,我是可以接受的。我總覺得年齡大一點的男人會很體貼。在簡單地談了1個多月的戀愛之後,我就將自己嫁給了伊籐。

坦誠的講,在嫁給伊籐之前,我並不知道什麼是男女之間的‘事情'。雖然初戀時的那個男生曾多次向我提出過這樣的要求但是都讓我拒絕了。我總認為第一次一定要留到婚禮之夜。

和伊籐的一切就這樣順理成章地進行著,在婚禮後的那一夜,她發現我竟然還是‘處女',居然跳下床去,蹲在地上抽了許多的煙。第二天,天剛亮他就打電話給介紹我們認識的朋友,責問人家為什麼介紹給他‘處女'?甚至在電話中還當著我的面問人家,我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否則怎麼27歲還沒有接觸過男人?我當時真的想自殺,我很後悔,我覺得生活在嘲弄我!"

從那一夜之後小霞感覺自己變了一個人,變得讓自己都不認識了。她學會了抽煙、喝酒學會了泡酒吧。她也漸漸地習慣了伊籐這個典型的日本男人。小霞告訴亞馬迅,她現在對自己的婚姻很滿意,伊籐給了她足夠的個人空間。

在結束對小霞的採訪時,她對亞馬迅講:"我現在偶爾會打電話給國內的朋友,每次她們都會向我抱怨自己的老公,她們在電話中蠻羨慕我的。每每此刻我總是報之一笑,她們哪裡知道,我現在的‘幸福'的背後是我對自己重生般的改變。"

和同一個日本女人十年間,離婚兩次,結婚三次

亞馬迅在一個聚會中認識了來日本已經20多年的上海人陳先生。陳先生在給亞馬迅講述自己婚姻的時候,足足抽掉半包香菸。

陳先生說自己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他對自己的婚姻充滿了自信。雖然早就知道日中婚姻的成功機率很低,但是他總覺得自己能夠成為成功的典範。

認識現在的妻子是在八年前。那時候她留給陳先生的第一印象就是典型到家了的日本女人。溫文爾雅、落落大方、舉止得體,將所有讚美日本女人的詞彙都用在她身上彷彿也不為過。於是陳先生便展開了攻勢,功夫不負有心人。陳先生終於"捧得"美人歸。但是就在這位日本姑娘通知家人和朋友自己即將嫁給一個中國男人時,大家的反應竟然都是一樣"你瘋了?"這對陳先生來說幾乎是無法接受的"侮辱"。但是這位姑娘卻力排眾異,毅然與陳先生挽手走上了紅地毯。為此陳先生感激了很久很久。在婚後的日子中,陳先生拿出了上海男人所有的細緻與體貼,他的日本太太也對他尊重有加。為此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陳先生總是喜歡向朋友們炫耀自己的日本妻子,朋友們對他的這份日中婚姻也是十分羨慕。他總說:"娶日本妻子,吃中國菜,開德國車......我都做到了。"

可是日子久了,陳先生和妻子之間的鴻溝就無法避免地出現了。首先體現在他們不能同時看有關中國的電視。陳先生說,日本電視裡對中國的報導幾乎都是負面的。看著這樣的電視,妻子總不免要附和幾句。但是就是這樣的幾句話就足以令陳先生抬不起頭來,從而轉為夫妻間的爭吵。陳先生的這位日本妻子總是在大吵之後丟下一句話"你還改變不了,你是中國人!"便帶著女兒搬出去住。當雙方分開幾個月之後冷靜下來,妻子就又會退掉租來的房子,送掉買來的家電和生活用品和帶著女兒回到自己身邊。每每此刻,陳先生的心裏總是五味雜陳,這一來一回的折騰都要花掉50多萬日元。"這哪叫過日子啊,但是日子還是要過的沒有辦法"。陳先生無奈地說。就是這樣吵吵鬧鬧,分分合合陳先生在同他的日本妻子已經度過的八年中離婚三次結婚四次。

陳先生講,現在在家裡看電視、看報紙、看書,就怕遇到對中國的負面報導,這對他來說猶如步入雷區,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踩到地雷爆炸。他告訴亞馬迅,自己的妻子對所有的人都會笑臉相迎,唯獨回到家中對自己總是冷若冰霜。這可能就是日本人的"兩面性"吧。陳先生說:"9歲的小女兒總喜歡收集房地產廣告,因為上面有房間的平面圖。她特別喜歡在這些平面圖上根據自己的喜歡畫上傢俱,因為她和媽媽搬家的次數太多了。"說到這裡,陳先生哽咽在喉,掐滅了手中的香菸,告別了亞馬迅。

遺產你們拿去,我什麼都不要

經朋友介紹,亞馬迅在福岡見到了已年過不惑的李女士。十年前,中國石家莊的李女士,結束了一段不幸福的婚姻,放棄了自己小有成就的事業,隻身一人來到日本。在這裡她從頭開始,為了自己的明天同時也是想要徹底忘掉自己的過去。在來到日本1年後,李女士的簽證眼看就要到期。這個時候如果沒有人作擔保,簽證就要出問題。就在這時候,李女士在一次乘坐出租車時無意中向司機道出了自己所遇到的麻煩。沒想到這位年長於自己20多歲的司機竟然要無條件幫助她作擔保。這令李女士萬分感激。

在辦理了簽證之後,李女士便與這位司機的接觸頻繁了起來。漸漸她知道這位熱心的司機師傅曾有過一段不成功的婚姻,現在子女都已成人,他每天自己生活。李女士的對司機先前的感激在此刻化作了一種莫名奇妙的"愛",她要以自己的一切來報答這位好心的司機。她與這位年長自己20多歲的司機結婚了。在婚後李女士才知道因為長期飲酒,丈夫的身體已經垮掉了。男人應有的功能已經喪失殆盡,但是即使如此,李女士仍未改變自己的承諾,在她們共同走過的十多年間。李女士始終沒有改變對丈夫的尊重和照顧。在丈夫病重期間,他的兒女竟沒有一人來看望照顧,完全由李女士一人伺候丈夫的生活起居。1年前,丈夫終於帶著對她的眷戀離開了人世。丈夫留給李女士的是房產和積蓄,還有自己的年金。就在這時,丈夫的孩子們突然找到了李女士,要求平分父親的遺產。並且氣勢洶洶地要鬧到法庭起訴。沒想到令這些孩子們沒有想到的是,李女士平靜地告訴他們:"我只要你父親的年金,因為我要維持生活,剩下的積蓄和地產你們都拿去吧,我什麼都不要。"

一位哲人說過,婚姻就是一根繩索捆綁著的兩個鮮活的靈魂,兩個靈魂掙脫繩索的時候就是離婚,但是彼此的身上都會留下掙脫繩索時的纍纍傷痕。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中日兩國人員交往與日俱增,兩國之間的跨國婚姻也不斷增加。據日本厚生勞動省公布的最新統計數據,近年來,每年都有上萬對中日男女結為伉儷。 2001年,中日兩國有14729對男女青年辦理了結婚手續;2003年,中日兩國又有11132對男女結為眷屬,每60對日本婚姻中就可能有一對中日婚姻。目前,日本的中日兒已經超過了4.5萬人。中日之間,結婚的多,離婚的也不少,中日婚姻的離婚率一直高居日本跨國婚姻離婚率的榜首。2003年,丈夫是日本人、妻子是中國人的日本家庭中,有4891對夫婦解除婚姻關係,佔當年破裂的跨國婚姻的37%。丈夫是中國人、妻子是日本人的婚姻稍微好一些,但也有13%的家庭破裂。中日婚姻離婚率高的原因十分複雜,但日本的專家學者普遍認為,文化背景、風俗習慣以及語言表達的差異是造成中日婚姻破裂的主要原因。日本距中國很近,其實離中國很遠。


来源:環球網論壇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