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國:國人推牆的公民勇氣呼之欲出(圖)

2009-11-20 04:26 作者: 張偉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 年前,天安門民主運動遭到了血腥殘暴的鎮壓,當中國人還沉浸在悲憤沮喪的時候,傳來了柏林牆倒塌的大好消息,蒼天有眼,六四英烈的血沒有白流。這是中國人民對人類社會現代民主化進步的一項最大貢獻。鮑彤先生說,北京的流血代替了歐洲的流血。這或許就是中國人說的:牆裡開花牆外紅。

當年東歐民主運動風起雲湧的時候,那些共產黨統治集團中確實有人揚言要用"中國式的解決方式"堅決鎮壓,而且已經著手準備,東德醫院甚至特別調集了充足的血漿,欣慰的是無畏的歐洲人民沒有被嚇退,《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甚至將這種"公民勇氣"歸結為推到柏林牆的主要因素。六四後中國人民備受奴役的根本原因,除了一黨專制不斷升高的政治壓迫突破了人類文明的底限,也與整個社會的民間力量缺少足夠的"公民勇氣"有很大的關係。

鄭念:《上海生與死》的作者 2
鄭念:《上海生與死》的作者 

近日,恰好有兩位很有名的兩個中國人相繼去世,而且都在九十歲以上的高壽。一位是錢學森,被官方號召全民學習的 "愛國知識份子",他以自己的專業效命中共紅色政權,確實功勛卓著,不但以論證畝產萬斤為毛澤東大躍進背書,而且以批資產階級自由化支持鄧小平六四鎮壓。作者為中共體制的一部分,他已然是中國知識份子"自宮"的楷模,過去二十年中國民主運動一直在低谷徘徊,與"知識份子的錢學森化"有莫大關係。推友 @baiwuya指出,錢學森的悲劇是:從一個偶爾出現麥卡錫,並能迅速糾正的國家,回到了一個到處是麥卡錫,並且死不認賬的國家。民間輿論對錢學森的戕否,實際上也反映了一種公民意識的覺醒。

還有一位是鄭念女士,當年也曾是位愛國"海歸",在文革中坐了六年半監獄,出獄時得知獨生女兒被迫害致死,大徹大悟的她以親身經歷寫了《上海生與死》,該書問世之後,立即在西方政界、文壇、以及社會上引起轟動。《華盛頓郵報》稱她是抵抗文學中的一座里程碑。在異國他鄉孤老一人的鄭念,生前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張敏專訪時說:只要毛澤東的像還掛在天安門上,她絕對不會回中國。余英時先生說中共想要人們忘記文革,但是,鄭念的書把那一 段記憶變為永恆。余先生還高度讚揚她的獨立人品,認為如果中國人都能像鄭念,共產黨不會產生,產生了也不會長久。然而悲劇在於:中國知識份子裡自以為聰明的錢學森太多,真正富有獨立人格和公民勇氣的鄭念實在太少!

魏京生說:"自由對人的吸引力,只有失去自由的人理解得最深。"誠如有一篇博文所寫的那樣:"牆並沒有倒塌,而是從德國搬到了中國。一堵限制身體自由的有形的牆變成了阻礙思想自由的防火牆。"缺席柏林牆倒塌20週年盛大慶典的中共,仍不惜巨資,不斷加固、升高這座限制人民思想自由的防火牆,拚命強化對網路的控制,繼續鎮壓宗教人士和異議人士。與此同時,中文網際網路上的"微言論"奇妙地彙集起來,迅速形成獨特的網路輿論,展現了不容忽視的民意力量。最近在連州以"微動力,廣天地"為主題舉行的中文網志年會,成功檢閱了這種"微動力"的"公民首創精神"。冉雲飛提出的"日拱一卒,不期速成"就是這種精神的寫照。

美國前總統肯尼迪曾言,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個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只要中共一黨專制這堵牆還沒有倒,柏林牆在這個世界就還沒有真正消失,當年致力於推倒柏林牆的所有人士,千萬不能鬆懈,不要半途而廢,面對中共的統戰切忌鴕鳥、綏靖,而應以當年推倒柏林牆的勇氣,與中國人民齊心協力共同去推倒一黨專制。此牆不倒,推牆不止!

"戈爾巴喬夫先生,推倒這堵牆吧。"美國前總統里根當年說的這句話,具有極大的時空穿透力,已經成為今天中國人耳熟能詳的一句名言。當美國總統歐巴馬即將訪問中國之際,無數中國民眾和知識份子,通過網際網路懇請歐巴馬當面敦促中南海當權者:"胡錦濤先生,拆除這堵牆吧!"

中國人推倒此牆的公民勇氣,已經呼之欲出 。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