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不到的恐怖險惡—李志友逃亡泰國記(圖)

2009-12-11 14:30 作者: 曾節明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李志友一家初到曼谷照片

李志友一家初到曼谷照片

經過一個星期生與死的旅途,中國國內民主黨組黨運動的骨幹之一李志友,攜帶他的妻子和3歲的女兒幸運地逃抵泰國首都曼谷。李志友表示,國內的人權政治環境不斷倒退,逃亡的過程想像不到的恐怖和險惡;他奉勸國內同仁,除非萬不得已——像他面臨判處重刑的危險,應該盡量留在國內。

今年40歲的李志友是廣西桂林市人,1998年他作為廣西民主黨的負責人,積極參與了「九八」中國國內民主黨的組黨活動,是骨幹分子。同年,他在當局對民主黨人的大抓捕中被捕、被判刑3 年,在獄中遭到殘酷的毆打和迫害。李志友的老母親,在他被抓幾天後,因為阻擋當局非法抄家,被國保推倒在地,含恨而亡,給李志友留下巨大的心裏創痛。

出獄後,李志友移居廣西柳州,忍受著漫漫無期的社會歧視和當局的監控騷擾,他以美發師為掩護,繼續秘密進行發展民主黨的活動。他說,胡錦濤上臺後,當局對他的監控和騷擾更加嚴密,凡「敏感日」他基本都被柳州國保限制行動,從奧運會到現在,他被當局傳訊了多少次,自己都記不清了,而被跟蹤更是家常便飯。

乘歐巴馬總統訪華之前的政治空隙,李志友奔赴華中、華北、江浙等地,進行串聯活動,與各地民主黨人秘密磋商籌備國內民主黨「一大」等事宜。10月28日,李志友到廣西一民主黨人家中談事情,晚上出門買洗漱用品,準備在該友人家中過夜;這時友人緊急打來電話,告知居民樓已被20多警察包圍,讓他趕快跑。

李志友說,那情形很像1998年對他的圍捕,他當時第一反應就是不能回家了。幸好當時妻子和女兒正在一個朋友家,於是趕緊用公用電話叫妻子向她的姐夫借了3 萬塊錢,帶上女兒趕到約定地點。火車站、汽車站都不敢去了,李志友說以他的經驗,車站肯定布控了,火車比汽車查得嚴,他們在路上攔了去南寧的大巴。

以下是李志友和筆者的部分談話實錄(採訪地點:曼谷薩瓦裡公園):

李志友:到了南寧後,趕快換乘去雲南邊境的大巴。到了邊境附近已經是三更半夜了,下了車旅店也不敢住,就抱著孩子,和妻子在一個夜市攤旁坐了一夜。天亮後坐小麵包車到邊境,下車後問了路,找著地就開始爬山。那地方有好多座很高的大山包,都被偷渡的人爬得滑溜溜的了,很危險,稍不注意就摔下去。我也不知道爬了多少座山,爬得一身發 麻,才到了那條去緬甸的公路上。

在路上攔了一駕去緬甸的卡車,進入緬甸後,在一片香蕉園的地方下了車,找到了一戶會說中國話的人家,花錢弄了些東西吃。在香蕉園住了一夜,第二天我自己出去找蛇頭,找到兩個年輕的當地人。說好總共一萬塊錢,先繳兩千。

第三天四點多鐘起床,走路,過河,再走路,不曉得走到一個什麼地方的時候。蛇頭說:天快亮了,一起走目標太大,要我們分開走,我抱著小孩跟一個傢伙走前面,我妻子和另一個蛇頭走後面。走了一陣子我覺得不對勁,就停下來往後看,看不見我妻子,領我的那個蛇頭還在催我快走,我這下子反應過來,就甩開那傢伙,抱著小孩往回跑,一邊大聲喊:「羅柳英……」。跑了十幾分鐘,才聽到我老婆的聲音。趕過去一看,她已經淚流滿面,她告訴我:剛才那個傢伙摔倒她幾次,想強姦她,她抵死反抗,他才沒有得逞……我瞪著那個傢伙,他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那樣子就是你能奈我何?有什麼辦法呢?我們人生地不熟,都捏在他們手裡;而且我身材矮小,真幹起來肯定不是他們兩個的對手,如果把他們逼急了,幾分鐘可以把你做掉,而且永遠都沒人知道。我只有忍氣吞聲,但是我再也不敢離開我妻子半步了(李志友的眼眶紅 了)。

大概因為他們佔不到我老婆便宜,就在路上一再加碼,本來講好總共一萬塊錢,到了湄公河邊已經要了兩萬。10點多鐘他們把我們交給另外兩人,坐上湄公河的快艇,又繳了五千塊錢(坐到寮國一個賭場上岸的時候,已經花去了兩萬七八千塊錢)。那快艇在水上開得很猛,又顛又跳,有幾次水呼湧而進……我女兒嚇得大哭,我就用衣服蓋住她的眼睛。如果我的小孩兒出什麼事,我是一輩子不會原諒自己的……(李志友的聲音哽住了)

我們上岸的地方,離泰國邊境很近了。上了岸,找到了一家講華語的飯店,剛好有兩個工人不在,有地方給我們睡。我總算躺下來合了一陣子眼睛。後來泰國的民運人士把我們接應到曼谷。
 

曾節明:從泰北到曼谷查得很嚴,路上順利嗎?

李志友:從泰北到曼谷更加難熬!你知道我們藏在車子的什麼地方?就藏在雙層大巴司機座後下方的那個地方,那地方放行李箱都不行,人只能彎著腿縮在裡面。

曾節明:那解手……

李志友:還解什麼手!只能抵死忍住,忍不住就拉在身上。熬了十多個小時,爬出來的時候,我已經沒有活人的感覺了。

曾節明:小孩兒最可憐。

李志友:(沉默)一直到現在,我還沒 有能夠睡上一個晚上好覺,我完全沒想到會這樣恐怖和險惡。我現在還在做噩夢,夢見還在逃亡。如果逃亡的過程中嚮導在路上謀財害命,誰都不會知道;如果我妻子、孩子有個三長兩短,我該怎麼向家裡人交待?(哽住)……

曾節明:如果早知道這樣危險你還出來嗎?

李志友:如果我早知道逃亡會是這樣,我可能下不了逃跑的決心。坐牢就坐牢,中國民主化的根是在國內。你看我跑出來還有什麼用?難道泰人會有興趣聽你講中國的民主?我出來後,民主黨廣西那一塊就空缺了……

曾節明:你要是不走,被判處重刑,你的家庭會不會破裂?

李志友:肯定會……(深度沉默)

       

2009年11月18日星期三 於泰國家中
《中國人權雙週刊》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http://biweekly.hrichina.org/home/article/229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