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生死不明 耿和渴盼丈夫消息(圖)


 耿和及兒女離開中國後的照片。(RFA)
 
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自今年2月4日被中共公安從陝西老家抓走後,至今沒有下落,生死不明,當局也沒有給家屬任何一個說法。高智晟的大哥高智義先後兩次進京尋找弟弟未果。沒有丈夫的消息,他的妻子耿和心急如焚,兩個孩子更是不停問爸爸現在在哪裡?

耿和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幾度泣不成聲,她稱即將到來的這個新年是一個黑色的新年,也希望這是她人生中最後的一個黑色新年。

12月30日傍晚,耿和正在紐約一家醫院門口等候為女兒格格看病的心理醫生。丈夫近一年的生死不明,女兒格格突然身體不適 ,情緒失控 ,五歲的天昱每天幾次到十幾次默默的流淚,對一個帶著兩個孩子流落異國他鄉、言語不通的耿和來說是雪上加霜,精神壓力達到了極限。

耿 和說:「馬上就要過年了,我們都惦記著高智晟,孩子也惦記著爸爸。讓他大哥去北京打聽消息,但沒有任何消息,回到了老家。孩子就是新年(聖誕)的前一天放 學回家的路上,她突然感覺到身體不舒服,她的預感就是爸爸有了危險,她一進家門就問,媽媽,有沒有爸爸的消息?我說沒有。」

由於擔心爸爸的安危,格格的情緒波動很大,不得不住進醫院接受心理醫生治療。

在 孤獨的等待著心理醫生為格格治療期間,耿和難過地說:「我心裏太難受了,她就是心裏思念爸爸,想爸爸,想知道爸爸的消息。我站在路邊,新的一天來了,我看 到了燈光閃爍,聖誕老人,這些畫面我只有在中國的電視裡看到;西方的新年我是多麼的嚮往啊,到了這裡,我們心是這樣的悲傷和淒涼。」

今年是耿和及孩子在美國度過的第一個耶誕節,她才知道童年時聽的「鈴兒響叮噹 」這首美妙的歌聲原來是聖誕頌歌。

耿 和說:「第一個耶誕節,讓我聯想起來,我在童年的時候聽的一首歌,就是‘叮叮噹, 叮叮噹,鈴兒響叮噹’這個歌曲,我覺得這個歌曲特別美,我不知道這個故事的情節是幹什麼的?到了這兒,我聯想起來了,這就是他們的耶誕節,他們的陽臺裝飾 的五顏六色的燈閃爍著,星星閃爍著,然後聖誕老人就拉著雪耙那種,氣球似的玩具掛在外面,家裡要放聖誕樹和送禮物的東西。」

但耿和和孩子們根本沒有心情去感受這濃濃的聖誕氣氛。她說:「有許多的朋友說,你們在美國過第一個耶誕節,到西方人家看看,看西方人家是怎麼過耶誕節的。但我沒有這個心情,孩子也說,沒有爸爸的消息,他們哪也不想去。我就說那咱們就逛商場吧,看看你們需要什麼禮物。」

天昱說:「他什麼都不要,只想給爸爸打一個電話。」耿和說:「你知道你爸爸什麼樣子了嗎?」他說:「我不記得爸爸的長相了,但是,我一看見照片就能想起來。」

對耿和來說,這個新年的氣氛,在異國他鄉的她們更是思緒難眠。她說:「一年了沒有我先生的消息,沒有孩子爸爸的消息。你要是把高智晟關進監獄,我們也能跟他通話和通信的自由。現在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這個新年是個黑色的新年。」

為了不再繼續受到中共迫害,今年3月11號,耿和攜16歲的女兒格格、5歲的兒子天昱,千辛萬苦,在逃離中國兩個多月後,平安抵達美國。

耿和希望國際社會和善良的人們再次伸出援手,盡快找到高智晟,幫助他們的孩子。她表示,希望善良的人們,關注人權的事,關心他們家的事,「你們多使點勁吧,總不能毀了孩子,不能毀了下一代。」

「我希望中共,你必須說,我先生在哪裡?為什麼就不能說?家屬有知情權,直系親屬更有知情權,哪一條法律規定讓你隨心所欲?不讓家屬知道他的一點消息?現在是他在哪了,我們不知道,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為什麼?於法於情都不合適。」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