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專欄】私心瘟疫比甲流感更可怕

2010-01-09 22:26 作者: 唐子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09年12月21日,20幾個乘客以民主投票的多數同意的裁決,強行放逐大巴上兩個感冒病人於黔渝高速公路綦江段服務區的寒夜風中。這件惡事實質上是黨文化階級鬥爭哲學思維--誰可能對我不利,誰就是我要及早除掉的敵人--在甲流感傳播時期的運用,是一場小范圍的群眾運動特色的民主專政。黨文化洗腦下的乘客,將驅趕普通感冒病人陳國芳和張大有的壞事,當作了一場生命保衛戰,完全是心邪惹事的無事生非,集體患了私心瘟疫:疑心傳播恐懼的傳染病。

瘟疫,西醫稱大流行病,指大型且具有傳染力的流行病,在廣大區域或全球多處傳染人或其他物種,歷史上全球流行的主要有傷寒、天花、鼠疫、霍亂、登革熱、瘧疾、肺結核、愛滋病、西班牙流感、亞洲流感、香港流感、俄羅斯流感等。瘟疫是大流行病的中醫名詞,自古沿用至今,除了可造成死亡,摧毀城市文明,瓦解國家制度,甚至可以殲滅物種族群。重大瘟疫發生後,醫療技術、社會制度往往會發生重大改變。例如西班牙流感間接結束第一次世界大戰,並由於西方文明國家死亡人數巨大,抗共援俄戰爭失敗,以致蘇聯現代部落締造成功。

時下流行的甲型流感,簡稱甲流感或甲流,歷史淵源追溯於流感病毒A型H1N1始於美國軍營的西班牙流感,是其現代版。西班牙流感是人類史上最致命的傳染病,在1918~1919年曾經造成全世界17億總人口中近10億人感染,0.25∼0.4億人死亡,全球平均致死率約2.5∼5%,因有包括國王在內800萬西班牙人死於此病而得名。此瘟疫奪命人數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2∼4倍,青壯年大量死亡,致使主要參戰國因兵力匱乏而提早結束戰爭。

西班牙流感奔襲全球僅18個月,死亡人數美國50萬,西班牙800萬人,英格蘭和威爾士20萬,印度孟買700萬,一些因紐特人村和許多愛斯基摩部落一村一村的死絕,在薩摩亞死亡率更高達25%。許多國家屍體堆山,西班牙一些政府部門被迫關門,英國皇家艦隊三週無法入海作戰,加拿大渥太華有軌電車、游泳池和保齡球館空無一人,南非一個小鎮因缺乏棺木而以毯子裹屍體草草下葬。

當時惟有中國很特別,及時向民眾通報疫情,中醫治療積極介入,舉國安然。英國哲學家羅素因"一戰"和"西流"對白人失望,卻對1920的中國人充滿希望。羅素來中國帶著西班牙流感的陰影,看到1920∼1921年的中國市民說話平和,學子爭論寓理於情,說:"我終於意識到,白種人並不像我曾經想像的那樣重要。假如歐美人在戰爭中全都同歸於盡,那也並不意味著人類的滅絕,甚至也不意味著文明的終結,大量的中國人還在那裡呢......"他讚中國"有最偉大的智慧",賞中國人"豁達的心胸"和"實事求是的態度",沒把事實扭曲成"一種特定的模式"。中國當時雖有沒落儒生魯迅、李大釗心患焦慮瘟疫盼爭鬥,還未成民心。

1918年西班牙流感也波及中國廣州、東北、華北、上海、四川各地,學校停課,商店歇業。1918年11月6日上海《申報》登載定海縣知事馮秉乾的一份題為《救治時疫之佈告》六言詩,其中詩句有:"民生疾苦如此,本縣軫念殊深,特與醫家考證,厥病是為風瘟。主治宜銀翹散,有無咳嗽須分。藥味照方加減,初起服之極靈。"稱西班牙流感為"風瘟",推薦服用"銀翹散"治療流感:"趕緊照方買藥,連服自可安寧。方藥並非貴品,萬勿吝惜錢文。"我曾經是個全盤西化論者,懷疑過羅素的智力。走出革命文化陷阱之後,讀到馮秉乾的六言詩佈告,真切感受到羅素的誠實和睿智。

單從應對瘟疫這方面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胡錦濤不如中華民國定海縣知事馮秉乾。1918年馮秉乾一首六言詩安定了定海人心。胡溫政府2003年薩斯肆虐中國之際"欺瞞民眾和諧真實疫情",造成各地藥房板藍根被哄搶一空;而今仍然隱瞞甲流疫情,乘客見風是雨。猴子就是猴子,永遠別指望進化成人。網友蘇菊說我寫文章應該"就事論事",不應"扯的太遠"地"和共產黨聯繫起來"。但乘客執行"民主裁決",把人當小雞擰、當豬拖的暴力驅趕,說服務區有特效藥吃了就好的謊言欺騙,除了黨文化邪變民心的解釋,其它說法都難以觸及實質。

乘客用多數票剝奪兩個病人乘車權利的民主專政,不跟共產黨聯繫難道要跟國民黨聯繫,或者非要歸結為所謂中國人的劣根性?我問一位臺灣網友,寒夜巴驅趕病人這件事會出現在臺灣嗎?她說:"不會,沒人性會引起公憤,一定會有人挺身出來說話的。"她舉例說明:"我婚前有一次被先生搭載,從機車上摔下,身上衣服都是血,立刻有路人載我去醫院,我身上的血弄髒人家的車,他只擔心我沒顧慮自己的車。在這裡就算怎麼擔心自己惹事,也會幫忙報警處理。" 顯然寒夜巴上驅趕病人這件事只有共產黨的國家才可能出現,不聯繫起來就說不清楚。

但聯繫共產黨我們就可以清楚看到,寒夜巴的乘客不可理喻並非天生,而是共產黨通過鬥爭革命的思想扼殺人同情老弱病殘者的仁愛之心而培育的邪念所致:認定兩個感冒客就是甲流患者,對其病患仁慈,就是對自己的生命殘忍。如此邪念使他們不認為自己在驅趕病人,而覺得是在保衛自己只有一次的生命,為保命怎麼做都可以。在乘客看來,陳國芳和張大有兩條人命跟兩個雞蛋或兩隻螞蟻無異,打碎了活該是雞蛋,踐踏了活該是螞蟻。如此民意滲透著冷酷和殘暴的自私,是教科書和各種傳媒遵從中宣部的旨意培育的。共產黨早把人的私心變成瘟疫。

疑心和恐懼在中共山寨國就是瘟疫。薩斯和甲流因邪氣臨身奪人生命,疑心和恐懼因邪氣入心奪人靈魂。歷史上至今尚無任何一場瘟疫的奪命威力可與西班牙流感相比。在1918年夏∼1920年春的18個月裡,全球各地都由於流感奪命急速而恐懼,也有質疑謊言的,卻都在正常氛圍,沒有形成"戴口罩即西流,憑民意替診斷"的恐懼瘟疫。幾個乘客懷疑和恐慌很快演變成除病人外的全體乘客懷疑和恐慌的心理瘟疫,是共產黨在中國通過政治運動和文化教育將人野獸化的特產。中國共產黨執掌政權的使命不是競選執政為公民,而是強行掌權逼人做狼人。即使在與中國有相同儒家文化傳統的亞洲四小龍,黨都不是養育人皮狼的邪教。

把感冒民工趕下車的是恐懼,恐懼來自將病人視為生命敵人的邪氣。中醫古籍《黃帝內經•素問•刺法論》論瘟疫時說:"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避其毒氣。"這就是說,人只要正氣浩然於心致良知,邪惡毒氣就無可奈何。中國大陸黨文化如同充斥瘴毒的森林,變異人的正氣良知,教人以私心邪看社會,將少有的鬥爭和革命當作常態,用暴力和謊言合力將人的階層共生關係改造為階級敵對關係,遇矛盾不鬥就騙,我要活你就得死,故而邪氣臨身入心,良心被貶為弱智,良知被斥為迷信。乘客就以這樣為保命造出以懷疑和恐懼害人的私心瘟疫。

私心瘟疫(簡稱為私瘟或心疫)比甲流更可怕。甲流是時疫,來去匆匆;心疫無時限,隨時吞噬人性。甲流患過後可獲免疫力,私瘟一旦染上如同吸毒。甲流急速奪命不奪心,心疫既奪命更先奪人良心。甲流感病人可死有尊嚴,私瘟則給人皮裡塞進狗肺狼心。私心瘟疫的病毒在黨文化裡,想治私心瘟疫,須除黨文化鬥爭和革命的思維病毒,三退黨、團、隊,回歸良知主導的正常思維。

閱讀更多唐子文章: 唐子專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