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變成「聯合國」

2010-02-05 00:06 作者: 董鼎山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 編者按:很多美國家庭充滿愛心領養外國孤兒,包括中國棄嬰已有廿多年歷史。老作家董鼎山先生家不久前也成為一個黃白黑的混合家庭,請聽他細說這段故事。
--------------------------------
不久前收到一位讀者在國內博客上提出的問題,親戚傳給我看,我想我可以六十餘年老華僑資格向他作答。來信說:

「有一點請教:美國立國時是以清教徒為主流的社會,他們篤信基督,以《聖經》的教義為立國之本……隨著外國移民的不斷大量湧入,誠如您所寫,美國以清教徒為文化背景的安格魯·薩克遜白人民族在美國人口的比例越來越低,在不久的將來,這個白人民族會成為美國的少數民族。這對美國的將來會是一種什? 樣的影響?美國會不會背棄當初立國者的思想和建國初衷,走向衰落?萬望賜教。」

美國是移民大國沒有種族歧視

美國確是清教徒立國,開始很保守,可是歷年來由於各種移民的混合,最終成為全球最民主的國家。試想,世界哪一國有更多的黑裔、亞裔、猶太裔、阿拉伯裔和回教徒移民?(歐洲各國常發生回教移民作亂,美國政府則有經驗對付。)只有印弟安人(現稱為美洲土著Native Americans)才是名正言順的美洲主人。

美國在本質上是個種族混合的移民大國。首批移民是安格魯·薩克遜族的英國清教徒。後來移民(北歐與德國)因種族、宗教類似,受到歡迎,稍後的如義大利、愛爾蘭、法國的天主教徒以及東歐的猶太裔,都一一受過歧視。而最受歧視的是有色人種,華人不准入公民籍,開始只限每年一百○五名,到了世界大戰時中美成為盟友,才逐漸開放。直到肯尼迪總統時期,才將華人移民與其他種族一律對待。移民增多擴展了民主範圍,容忍各類思想。現在,黑白異族通婚已是合法;墮胎、同性戀婚姻也逐漸在各州開禁。保守的清教徒組織勢力大降,最好一例便是歐巴馬當選總統。

但是不同宗教之間糾紛仍是一個大問題。九一一事件後,回教徒公民到處受人猜疑,而在非常保守的回教徒家庭中往往發生家長追殺因自由戀愛而出逃女兒的事件。有些回教法律,例如被強姦少女因失貞節,可以被男子亂石擊斃等,雖然只是回教國家,被人視為野蠻。

每個宗教的神都是熱愛人生,講究人道的。各教的神,其實是同一上帝。美國集各種各色智慧與美好於一爐,不但不會衰落,並成為最受世人嚮往的國家。

再以我個人為例。我的女兒飛往非洲領養一個衣索比亞的孤女。我家變成一個黃、白、黑混合的家庭。我家是美國的縮影,聯合國的縮影,世界大同的縮影!

很多中產家庭領養外國孤兒

沒想到我的這個家庭信息傳開後,收到迴響。天津一位朋友來通道:「您的女兒去非洲撫養一個孤女,組成一個黑、白、黃大家庭,在國內真是不能想像,這種奇妙的感覺大概是移民家庭特有的景象吧。」

這位朋友的好奇是很自然的。三數星期前,當我告訴國內外親戚時,他們除向我的女兒道喜外,也有驚奇的反應。最納悶的是:如要撫養,為什麼不去祖國?女兒說,她早已探問過,去中國撫養孤兒,現在很困難:一、要等待起碼五年;二、中國不准單身母親撫養。

為什麼領養外國孤兒不是「移民家庭特有景象」?美國家庭,特別是知識份子中產階級,從國外領養兒女的情況很普遍,最大的原因是夫婦不能生育,考慮到老年將至,於是在四十歲左右就想有個女兒。白種孤兒太少,所以向國外探求,只有俄羅斯、羅馬尼亞、東歐各國。但那些國的孤兒抵達美國後,常被發現有營養不足、體質不好等問題。於是撫養風氣趨向韓國與中國。因這 兩個國家的孤兒院標準很高,被撫養的孤兒都很健康,而且聰敏。

我女兒的好友中間至少有五、六個家庭撫養了中國或韓國孤兒,都很快樂,有的甚至接連撫養兩個(大明星彼特和茱莉安娜,他們生了三子女,又領養三個小孩)。另有一兩個家庭撫養了衣索比亞兒童。一般的意見是埃國人多信基督教不是回教,而且他們雖是非洲黑人,但是一般相貌較為端正,符合白人理想。

知識份子中產家庭大多思想開明。他們不怕有「外國孩子」,而且願意給貧苦孤兒一個好家庭。少數心腸好的甚至願意撫養一對兄弟姐妹,使他們不必自幼分離。

此 外,同性戀(無論是男性或女性)夫婦因為熱愛兒童,很多也向外國領養(中國有條例,拒絕同性戀夫婦的申請),目的是老年後有兒女照顧。

因此回答是,為生計掙扎的移民家庭是沒有能力也沒有意向領養外國孤兒的,向貧窮國家領養孤兒的多是知識份子中產階級家庭。

外孫女蘿拉有了非裔小妹妹

再來說我們的家事。這位非洲孤女,終於來到紐約。她的皮膚與鬈發漆黑,鼻樑挺直,貌相端正,並沒有一般非洲黑人闊鼻厚唇形象。她看來三歲不到。去年八月廿七日那天,衣索比亞京都阿迪斯阿巴巴的街上,這個孤苦伶仃的小女童被一位好心女子發現,交給警局,警局將她轉送孤兒院,院中醫生猜猜她的年齡,把她的生日定為二○○七年八月廿七日,暫取名Welete Mariam,意謂「聖瑪麗之女」。

領養這個孤兒的碧雅(我的女兒)就與蘿拉(我的外孫女)共同商定她的新名Jade Marian,由我給她一個聲音相似的中文名字「潔德」。潔德就成為我的第二外孫女了。

我與妻最初反對女兒的計畫。作為單身母親(美國很普遍現象),她怎有能力與體力再去領養一個孤兒?她化了二年功夫與不少金錢把此事辦成,到她於一年前,首次告訴我們時,她說她早已打定主意,不容我們反對。

此事造成的矛盾引起我們不快,特別是在父女之間,甚至到了互不講話、猶如陌生人的地步。我妻有時流淚,晚上不能入睡。我們反對的倒不是孩子的膚色或來源,而是為了女兒的未來生計與外孫女蘿拉的福利擔憂。

正在經濟恐慌之時,她幸有職業,如果失了業,怎樣應付?她如生了病或孩子們不適,有誰來照顧?她又養了一條年老的愛狗,目前她母親尚可替她散狗,但我們都已進入老年,不久無法照應,而且自己也需要人照顧了。

女兒要領養孤兒的理由是:一、她自己幼時即夢想有個弟妹作伴;二、現在蘿拉也有這種想念;三、她的確憐憫窮苦的孤兒;四、領養外國孤兒已成為美國中產階級不能 生育者的風氣,女兒許多朋友(都在四十歲左右)都有外國孤兒;中、韓孤兒最受歡迎,中國條件變得嚴格後,女兒只好前往衣索比亞。

碧雅與蘿拉去了十天,那時美國剛在來自非洲一架客機上逮捕了一個意圖自殺毀機的奈及利亞恐怖份子。我們當然非常擔心。幸而她們於一月十二日安全回來了。小小的蘿拉得了豐富的旅行經驗,感到回來得太早。

我於一月十二日恰巧患病(頭暈嘔吐),不能出外,隔了兩天碧雅才把潔德帶來見我,孩子很好玩,不久就坐在我的膝蓋上親我。她小小的身軀健壯,喜愛在床上翻觔斗,活潑得很,不怕跌跤,學語言也很快。蘿拉已在學校中驕傲地向同學與老師介紹了「我的妹妹」。

昨日我去女兒家,蘿拉還在校中,我探頭看她的臥房(與潔德同房),她在小黑板上寫著:「我的妹妹真令我煩惱(annoying)、她毀壞了(ruined)我的生活。」這是剛上小學的她,遇到的第一個新移民問題吧。

来源:開放雜誌2月號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