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傳網路被槍決美女任雪 真相令人震驚


近期網上有好多關於任雪的新聞和圖片,很顯然大家都把她當作中國最早的鄧玉嬌。這是一個好現象,說明中國開始反思了。但在任雪的那個年代,你都不知道有多殘忍!

我小時候是聽著她故事長大的,媽媽老拿她做反面教材來說我,教育我不要和共產黨作對,不然死得會很慘。我聽到她的故事比你們任何人都早,因為我也是新安人,和任雪家不遠。

我媽老說,行刑那天他們好多人都哭了。

先講一下任雪所處的家鄉人文環境吧!這對大家全面瞭解任雪的故事會有幫助,任雪和我所生活的地方是新安,一個兩千多年的古城,漢函谷關所在地,韓擒虎家鄉,更是項羽坑殺二十萬秦軍之地。自古民風強悍,崇尚以暴制暴,血債血償。這裡,自古到今也是官民關係最緊張的地方,大家可以從杜甫名著《新安吏》裡體會,在此我就不多提了。現代這裡更是很厲害,1989年,新安就出過×××和××兩位高自聯和民運領袖(後來兩位一人出國獲美國醫學博士一人消失)直到現在社會矛盾仍然尖銳,05年7.17煤礦事故中,正文府為發遇難者撫恤金一百多萬,向全縣職工每人強征一百塊就可見一斑,不交滾蛋。過去的幾年,新安地下秩序混亂,年輕的「大耍」不斷湧現,老一代不斷退讓,其中銘姓和張姓兩位死;中學生就敢在學校門口砍死同學。近年來,司小康(現在是縣政協委員,有司大善人之稱)隱隱有獨霸之勢,他的萬和之聲在娛樂界一家獨大,地下秩序好轉。

就是這樣的家鄉環境,政府公信力盡失,官員下鄉都要找人看著小車以免被砸,***局只知道抓打麻將抓女摟錢,命案破案率低到0,作者哥哥1999年被人殺死,可現在凶手仍逍遙法外。年輕一代的孩子只崇拜那些「大耍」們,競相效仿,聰明點的很小就會「跟老大」尋求保護和欺負別人。這樣的人生價值觀從小就已養成,任雪處在這裡,估計也不可避免。當地普遍強者為尊,勝者為王的價值觀根深蒂固地種在像任雪這麼大的孩子心裏(那是正值縣化肥廠等廠礦倒閉下崗工人大量轉化為地痞流氓,現在的傳奇人物都是從那時混起的)就這樣,成就了任雪的悲劇,因為那個特殊時代和她那學來的殘酷,使她沒有像鄧玉嬌那麼好運。

下面我將不帶任何感情的色彩的講述我在家鄉聽到這件事情 ,我發誓在我有生之年一定寫一本書真實還原這個故事的真相。

任雪,河南新安縣人,70年代出生,任爸爸是新安礦車間一個普通技術工人,媽媽是沒工作的家屬,任雪老小,上面兩個哥哥,兩個哥哥高大帥氣,任雪自己也是非常好看。本來有一個平凡幸福讓人羨慕的家庭,但一切的悲劇都因為哥哥和自己的那不幸戀愛開始了。

任爸爸工作的礦廠礦長姓丁(不要小看,礦長在地方很牛的,記得我一個楊姓同學爸爸就是礦長,家裡兩部車,她本人整天喜歡拿太子奶當水喝,而當時我們卻從家裡帶饅頭和咸菜只買一碗兩毛的湯喝),和任家多年相識,只不過兩家地位不同,丁礦長有兩個女兒小丁,和大丁,還有一個兒子。這一家人也是故事的主要人物。礦上還有一個叫曹琳琳的苦命女孩,父親早亡,母親改嫁,加上自己又醜,還有點「曾(家鄉話傻)」所以很不受待見。任雪,小曹,小丁三人家在一塊,自然從小到大都在一起。這就是故事的人物關係了。

後來任雪出外上學,英俊的大哥和礦長的女兒大丁談起戀愛,兩人情投意合,海誓山盟卻遭到老丁一家堅決對反,其中就包括小丁。後來被強行拆散,任大哥不知所蹤(我們這裡有很多失蹤的事),這件事老丁估計有責任,但道上卻也沒人傳過有誰做過這票。當任雪學業完成回家時,就發現唯一可以訴苦的大哥失蹤了,而自己的傷痛就只能埋在心裏,原來在學校和一個男孩好上了,甚至還為了他打過孩子,但是那個男孩後來因為要上大學就和任雪分手了,任雪不肯,男友就動手打了她,任雪磕了一下,在臉上留下一個大疤。就這樣任雪帶著殘損的身體和心靈回到了家裡,同時對前男友和"大學生"三個字的仇恨埋在了心裏。

父親看到任雪回家後像變了一個人,變得敏感和孤僻。於是家裡花盡了錢給她整了容,整容後的任雪更漂亮了,看一眼就會讓人心跳。但任雪的性格卻變得讓人難以接近。只有同樣沒有朋友的還被人歧視的小曹時常過來找她玩。這是一戶普通人家,任雪不工作不行,但是不是畢業就會有工作的,家裡沒人,考試成績不如任雪的丁礦長的女兒就安排了但任雪卻沒有。沒辦法,任雪到礦裡的食堂給人家洗盤子,那年同齡的小丁已是一名大學生(有錢就能上的那種),小丁放假回家,老丁在食堂給她接風。任雪和小丁不期而遇,任雪倍感尷尬和不平衡,小丁對自己也有所輕慢。

憑什麼她山珍海味上大學,我卻在這裡洗盤子。任雪本就被同是大學生的負心男友和大哥的悲慘刺激到的心靈在淌血。

任雪想不能洗一輩子盤子了,要出頭不要被人瞧不起!她找到一直垂涎她的老丁,給了他。老丁讓她去先做女招待,專門招待領導和外賓,等以後正式崗位有了空缺立刻讓她補上。後來所有見到任雪的客人都驚訝於她的美貌,為此她沒少被客人佔便宜。於是她一次次的去催老丁讓給落實工作,好脫離這個被別人閒話的是非之地。但老丁卻有他個人的打算,因為他知道只要給任雪落實了工作,任雪就不會再給她了。於是一直拖著不辦。

老丁的混帳讓任雪憤怒了,後來發生的一件事讓任雪對老丁有了刻骨的仇恨,因為老丁等人偷漏稅被有過節的人舉報,加上當時正是全國打擊偷漏稅的風口浪尖,是年某著名影星因偷漏稅鋃鐺入獄。全國上下一片緊張,洛陽***接到舉報立刻下令徹查,派專員鄭某帶工作組到廟頭鋁礦以調研為名進行調查,老丁聽到風聲立刻打點請鄭某吃飯送禮,就在礦場食堂,席間鄭某看到任雪眼睛都直了,發誓要把任雪弄到手。後來聽說任雪和老丁的關係後就要挾老丁,要讓任雪陪她睡,不然就讓他家破人亡,在那時這句話可真不是開玩笑的。老丁心裏有一百個不願意也無奈妥協,找到任雪告訴她只要她陪鄭某睡一覺,就立刻讓她成為正式工人。但任雪已經不再信她了,甩手給了老丁一個嘴巴。幾天後老丁以女兒小丁的名義把任雪騙到家裡來,任雪本不想去,但聽說小丁說服了老丁給自己安排工作,就信以為真去了在老丁家鄭某強姦了任雪。

事後老丁怕事情敗露,就威脅任雪說只要你敢說出去就讓你像你哥哥一樣(老丁唬他的,後來***局說任大哥的失蹤和老丁沒關係)。任雪屈從,但在心裏任雪就把報復的目標轉到自己的從小到大的夥伴小丁身上(她認為鄭某強姦她的事小丁也有份,其實小丁並不知情)

後來任雪讓小曹把小丁約了出來,殘忍的殺害了她。

幾個月後任雪被公審遊街,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好友小曹也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再也沒有人歧視他了。

時年任雪19歲。

公審那天群情激憤,局面差點失控,男人都破口大罵共產黨,女人都哭了。

台下有人送點心和飲料給台上的任雪和小曹喝。

公審後就執行了槍決,行刑***槍法很菜,任雪的頭給爆了,鼻子也掉了。好友小曹一同被槍決,兩人死在了一起。

槍決後按照那時的規矩,任雪被解刨,內臟取走回收利用,乳房和陰戶被挖走做了標本,放在當地醫學院裡。圖中的XX法醫我姑父認識,我姑父當兵復員以後在醫院看太平間,我們縣人民醫院的太平間就是縣法醫解刨室。(我見過他們解刨,那時我醫學院大二正學解刨課,放假後老爸非要讓我去看看解刨,一個法醫就那樣開著門,把一個出了車禍剛死的小孩胸刨開,頭錛開取走了他的內臟和大腦。甚至膀胱。如果醫學解刨是屠龍,那麼法醫解刨就是殺豬!)

任雪死後,任二哥遠走南方,說混成後就回來給妹妹報仇,至今未歸。

任父孤苦生活,任母現在精神有點問題。

家破人亡!

禁止轉貼,真要轉貼萬不要註明出處,不要暴露我的身份。作者不要做靈寶貼案的王帥。

下圖為任雪即將被押赴刑場的照片,大家不要誤會,這兩個***是好人,路上一直給任雪健力寶喝。

下圖為任雪將被槍決,聽看守監獄的老頭說行刑的前一天任雪和小曹胃口很好,兩人關在一起大吃大喝,老頭看到她們直哭,小曹(注意是小曹)卻說:伯伯我們不怕,人都有這麼一天的。十八年後我們又是一條好漢!(話雖幼稚卻很無畏)兩人含笑就刑,頗有新安壯士古風。那一頓吃的是餃子。

殺人償命本沒有什麼好說,但槍決太過震撼,建議徹底廢除槍決改為注射,或者找一點技術好的***來射殺,不要再把人的鼻子打掉(事後圍觀的群眾說任雪的鼻子被打掉了,真不知道是怎麼打的槍)。  

這個法醫貌似我見過,姓×因為全縣沒有幾個法醫。

相關網文

昨天通過網上查到新安縣一家招待所的電話,抱著試試的想法打了過去。和一位50歲左右的男子聊起當年任雪的事情,這位老哥一開始就深深嘆了一口氣,我感覺他是知情著,就直接說明我的用意。想瞭解任雪一案在當時人們心中的看法,和任雪家人現在的情況。他在惋惜中向我說了他所瞭解的任雪案件的一些情況。

任雪當年在鋁礦的確是特別的美麗漂亮。也很單純。沒有什麼太多的背景,一家人很和睦。當時任雪的大哥和戴礦長的大女兒,他沒有說是否就是被任雪殺的那個女孩子,但憑感覺是的。戴家死活不同意,就分手了。這件事對喜歡大哥的任雪心中產生了不平衡。因為戴家在當地是有權有勢的家庭,而任雪家是普通的工人家庭。這以後又發生了工作安排上對任雪的不公的待遇,我想可能是那個老色鬼對任雪許諾了什麼。任雪當時在鋁礦的前途還是蠻好的。再加之任雪對當時鋁礦很多不正之風深惡痛絕。這個正義凜然,富有打抱不平性格的任雪,開始懷疑這個社會的公平、公正性,19歲對我們現在很多的人來說他們是茫然、疑惑的年齡。任雪同樣是這樣的年輕人。這一系列的困惑、打擊、對涉世不深的任雪來說是致命的,沒有人能幫助她,沒有人能理解她。更沒有人為她抱不平。於是任雪就用極端的手段來報復給她帶來痛苦、傷害的當事人。夥同曹琳琳殺害了戴礦長的女兒。可以說任雪是我們國家現行教育制度、法律制度、人性理念的犧牲品。

那位值班的老哥說的時候不停的嘆息,言語之中不時流露出對任雪的憐惜和對該案件的疑惑。他答應我找到任雪二哥的手機號碼。在提供給我。我沒有讓他查任雪父母的電話,不想再讓老兩口在回憶那段傷心的往事。但我想任雪的二哥,應該會告知我們一些網友的疑惑的。他告訴我現在任雪的爸爸媽媽二哥還都在新安縣鋁廠,爸爸早退休了,老兩口顯的蒼老了許多。不怎麼愛出門。任雪的二哥現在還在鋁廠上班。他經常能見到任雪的家人。大哥還是沒有音訊。哎、、、他有嘆了一口氣。好好的一家人現在變成這樣,很令人心酸。他同時又說當時的確新安的老百姓非常同情任雪和曹琳琳。就是當時執行任務的***在宣判大會上也表現出對任雪的特殊照顧。有位當時在大會現場的網友提供消息說,任雪在去刑場的路途中。一直有***的官兵給她餵健力寶喝。看來不僅僅是同情的原因。同樣任雪自始至終都表現出平靜、視死如歸的表情。這就是在網路上引起無數人疑惑的那兩張任雪留給人們的最後的面容。有滿足?有平靜、有視死如歸之感覺。同樣任雪被網友評為當代中國最美的年輕死刑犯。打開網頁搜索一下「任雪案件」同樣我們會得到大量的信息,同樣是幾乎一邊倒的同情她,當然不排除人們喜歡漂亮東西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那麼照片的發行者又想告訴我們什麼呢?我想這類照片肯定是不宜在網路發表的,那麼這個人怎麼會冒風險去公布?顯然是有話想對我們說,但礙於他特殊的身份他又不能說。也許他現在還在公檢法系統工作,人們對一名逝去的亡者(我實在不想把任雪說成殺人犯)設百度吧不多見。可任雪吧去的人特別多。人們懷戀任雪,同情任雪僅僅是她漂亮?說明一下,任雪是河南新安縣人。逝去時年齡19歲。通過查詢那篇寫任雪是和他一個單位並有人介紹處對象的事,是真的。那位網友實地探訪任雪家鄉的訪談也是真的。而那為***寫的文章可能有筆誤。先寫到這裡。我會蒐集任雪姑娘生前更多的故事。同時也希望關注任雪的網友共同交流。讓我們記住她---美麗漂亮的任雪,,願她在天堂幸福,願任雪的親人平平安安,

2009年3月3日星期二


寫這樣的文字敘述絕對沒有想給任雪的案件進行改變性質,殺人就是殺人,這點是不可置疑的,我們很多人習慣了慣性的思維: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一思維模式現在正面臨人性的根本、法制的平等性的挑戰。法律應該是剛性的嗎?中國的法制與民主建設跟的上人性理念的變更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現實面前顯的很蒼白無力。我們說任雪、曹琳琳冤指的是人的本性、***、現實法律面前的無奈。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同樣受害者的生命也是寶貴的。沒有誰能有權利去剝奪它。政治體制永遠要為經濟基礎服務。包括法律。那的麼我們回頭看看。任雪案件是否應該值得我們法律界的人們去更加思索。同情代替不了現行法律制度的執行。但同情有者法律應該尊重的因素。弱勢群體在反抗對他的不公平的待遇面前往往是困惑失去理智的,記得上海***案件的主人翁,說過一句話:什麼事你要給我個說法,如果你不給我個說法,那麼我就給你個說法,有些事我寧願犯法。不願受屈辱。任雪案件是否有同工異曲的類似呢?可能有人不解,都過去10幾年的陳年往事了。還撿出來說它什麼?是的案件本身並不複雜。但留給我們今天的思考太多。想想在中國死刑犯是沒有任何值得尊重的。開公審大會。插上斬首牌。進行聲勢好大的遊街示眾。家屬在安葬已經付出生命代價的罪犯中。***機關往往會對其進行干涉。不許立碑,不許弔念。不許送花圈。這是否在侵犯人家的***?對判處死刑的人只是他觸犯了現行的法律規定。只要我們的法律是公正的。符合人類發展需要的,就沒有必要那樣對待判處死刑的人的家屬的處置權。要知道在法律和人情方面親人間的親情永遠是第一位的。當代社會愈來愈不公平、公正,法律應該是規範人們行動、言行的武器,假如任雪的家人是有權有勢的家庭。那麼會是這樣的結局?我不敢妄下結論。但事實是有錢能讓鬼給你推磨。任雪一案在今天來看同樣是極其嚴重的惡性案件。但在該殺和不該殺?是讓19歲的豆蔻年華的少年通過努力的改造,深刻的洗滌來喚醒他對道德的歸宿、法律的認識,使其具有更強的教育意義。還是在表面上的殺一儆百式的處置方式,那個更能充分體現人性化、法律的彈性化。我想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答案。但絕對是前者佔的比例大於後者。以上看法只是本人的粗淺認識。可能有很多人拿出很多理由來反駁我的觀點。這正是我想要的。通過爭論。辯解、探討更能使我國的法律法規更加完善,更加符合時代的要求。

任雪殺人真相:

任雪和曹琳琳都是我很熟悉的人,網上貼的照片就是他們,殺人的事已經有十幾年了。任雪的哥哥在派出所,曹琳琳是我的一個同事的妹妹。我88年分配到洛陽鋁礦的時候,因為沒有關係,我正當的考研究生的要求都不允許,當時礦長就是皇帝一樣,他們有權有勢的想幹什麼都行,很多別人無法辦到的,他們一句話就行。而我們平頭百姓正當要求都不行。當時有人向我介紹任雪為對象,我知道她是礦花,很漂亮,一見心兒亂跳。但我沒有和她深交,以為她不過是另一個無知的、以自己的美貌迷惑人的姑娘,就拒絕了。她們殺死的戴礦長的女兒,其實那女兒是他爸的犧牲品,人們痛恨她爸就拿她來出氣。我剛去鋁礦的時候,曾經得到戴礦長的女兒青睞,險些和她談戀愛,只是我不願待在礦山,一心要考學離開,所以就錯過了很多與漂亮女人交往的機會。她們都是那個時代的犧牲品。我昨天搜索網路發現任雪的照片後,徹夜不眠。當初我若和她談戀愛,我和她兩顆寂寞痛苦的心就會互相安慰,就不會發生那種殺人的事。

據說她們殺人時要殺三個的:一個就是戴礦長的女兒,一個是礦工會***的女兒,第三個是礦黨委***的女兒。殺死後就自殺。當時是由曹琳琳去叫人的。先去叫工會主***的女兒,人家嫌曹琳琳醜,沒有和她交往,也沒有出去,是夜裡。如果出去的話,也犧牲了。戴礦長家的女兒就被騙出去了。

當初有人介紹我和任雪見面時,任雪兩眼放光,我知道那是一種傾慕愛戀之感。後來我不願意,任雪再見我時就恢復一般的眼光。這說明任雪還是有常人要求的,只是處於那種壓抑的環境中,人就慢慢變得殘酷起來。她技校畢業,知道學業很重要,願意找一個大學生為對象。礦上當時因為不讓我考研究生,我頭髮都愁掉了,到現在都是聰明絕頂的樣子。

我88年到洛陽鋁礦,91年底離開,任雪殺人的事發生在91年的7-8月份。就是因為漂亮,很多人都打壞主意,在鄭州上技校時可能受人欺負過,在礦山也常常有人對她動手動腳的。那個女孩真可憐,紅顏薄命啊。

我後來考上昆明醫學院讀研究生,後又到上海讀博士,之後就來到美國做研究。回想以前的事,我真是後悔沒有跟任雪談戀愛!那樣一個漂亮的人兒,就是一輩子讓我待在鋁礦都心甘啊!我一直在想美麗與死亡的鮮明對比,以及死後被葬在廢棄的瓦窯內,真可憐啊----昨夜這種景像一直在我的腦海裡湧動,徹夜不眠。

還有一個細節值得關註:曹琳琳將殺人的事透露給醫院護士後,兩人就被抓了起來,而任雪狠狠踢了曹琳琳一腳說「都是你壞了事」。這說明任雪已經打定主意,鐵了心,對當時的社會非常悲觀。但在臨死時,目光又透露出留戀人生的柔情,畢竟人生只有一次——

来源:中華社區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