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把中國帶向何方?

鄧小平帝國三十年

2010-04-06 07:13 作者: 阮銘

手機版 简体 1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四中全會結束後,中共中央宣傳部於二○○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召開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下達關於加強管理意識形態、打擊自由化思潮的中央文件。胡錦濤在文件上批示:「管理意識形態,我們要學習古巴和朝鮮。朝鮮經濟雖然遇到暫時困難,但政治上是一貫正確的。」

對胡錦濤在四中全會的大動作,當時有各種評論。有的認為胡錦濤「要用毛澤東思想糾鄧小平的偏,走回毛澤東之路」,有的認為只是胡錦濤為鞏固個人權力討好「左」派的策略運用。胡錦濤究竟是怎樣一個人?他將把中國帶向何方?

第一, 胡錦濤四中全會講話不是策略運用,是露出廬山真面目。

回過頭看,他的「憲法高於一切」、「執政為民」「新三民主義」,倒是欺騙民眾的策略運用。因為那時權力尚未鞏固,胡錦濤需要輿論支持,從江澤民手中拿到軍權。現在軍權到手,可以大顯威風了。胡錦濤提到的那些「宣傳資產階級議會民主、人權」,「否定四項基本原則、否定國體」等等,不正是當初人們響應他的 「修憲」號召,提出的種種建言嗎?今天一棍子打成「資產階級自由化觀點」,還要「嚴厲打擊」、「絕不能手軟」!這是以表明他前一階段的「放」,不但是 「騙」,還不無毛澤東「引蛇出洞」的味道嗎?

第二, 胡錦濤不是「走回毛澤東」,也不是「用毛澤東思想糾鄧小平的偏」;而是「十足鄧小平」的「兩手硬」。

鄧小平的「兩手硬」,一手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打擊資產階級自由化」硬,另一手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不動搖」硬。胡錦濤的四中全會講話,正是「左」 右開弓,兩手都「硬」!所以是「十足鄧小平」。胡錦濤那些話,在《鄧小平文選》第三卷裡都可以找到根據。胡錦濤比江澤民更鄧小平,不會回到毛澤東。江澤民倒是一度離開過鄧小平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提出「以反和平演變為中心」,差點「回到毛澤東」,被鄧小平的「九二南巡」糾正。

第三, 胡錦濤的目標,就是把開放式奴役制度的鄧小平帝國推銷全球。

今年是中國「六四」天安門屠殺二十週年。一個奇怪的現象,是海外和香港媒體,都在競相歌頌當年下令開槍的鄧小平和今日鄧小平帝國的統治者。一篇題為《鄧小平自我平反六四:南巡執行趙紫陽路線》(亞洲週刊)的文章寫道:

「研究六四歷史的學者,都不會不同意:‘六四’當天最後下達開槍命令的是鄧小平。這也使他在晚年中揹負了歷史的罵名,但也恰恰是他,在生命的最後歲月中,作出了巧妙的安排,實質上自我平反‘六四’,讓沒有趙紫陽的趙紫陽路線落實,也讓和胡耀邦關係密切的胡錦濤接上了班,當了黨的最高領導人,也讓當年和趙紫陽一道的溫家寶接任總理,成為政府的最高領導人。」

文章最後的結語是:

「今日的中國,是否可以出現一個沒有胡耀邦的胡耀邦路線,完成二十多年前中國未完成的政治改革?被視為師承胡耀邦的胡錦濤,是否可以展現‘二胡’的魅力,尋回飄遠了的時代共鳴?」

有趣嗎?按照作者的邏輯,在鄧小平「生命的最後歲月」,落實了趙紫陽的經濟改革路線;在胡錦濤統治下的今日中國,落實胡耀邦的政治改革路線也是可以期待的了。

可惜這是神話,或者叫「迷思」(Myth)吧?事實完全不是這樣。

鄧小平不可能自我平反六四

首先,「鄧小平自我平反六四,讓沒有趙紫陽的趙紫陽路線落實」不是事實,也絕不可能。「六四」屠殺「換來穩定和發展」,成了鄧小平晚年得意之舉。愈到 「生命的最後歲月」,他愈自我肯定,而非「自我平反」。這在《鄧小平選集》第三卷中處處可見。如一九九一年蘇聯發生八月政變(八月十九日)的第二天(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日),鄧小平把江澤民、楊尚昆、李鵬、錢其琛找到家中談話。鄧小平說:

「中國局勢穩定,一個是處理一九八九年那場動亂時一點也不動搖,再一個是堅持改革開放。我們把工作重心放在經濟建設上,沒有丟馬克思,沒有丟列寧,也沒有丟毛澤東,老祖宗不能丟啊!」

鄧小平始終把「六四」屠殺提到「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無產階級專政不但要講,還要用」的原則高度,一再予以肯定;而且對外宣布,「以後遇到動亂的事,我們還要戒嚴。這不會損害別人,不會損害任何國家,這是中國的內政。」這才是鄧小平的真面目,他怎麼可能「自我平反」六四?

趙紫陽可能也未能消除對鄧小平的幻想,以為他同鄧小平的分歧,沒有鄧小平同胡耀邦的分歧大,只有「反對戒嚴」一事。但鄧小平卻不這樣看。鄧小平反覆強調,「兩個總書記都沒有站住,他們在根本問題上,就是在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問題上犯了錯誤,栽了跟頭。四個堅持的對立面是資產階級自由化。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這些年來每年我都講多次,但他們沒有執行。」

《鄧小平選集》第三卷最後一篇一九九二南巡講話,鄧小平是這樣講的:

「帝國主義搞和平演變,把希望寄託在我們以後的幾代人身上。中國要出問題,還是出在共產黨內部,對這個問題要清醒。文化大革命結束,我出來後,就注意這個問題。我們發現靠我們這老一代解決不了長治久安的問題,於是我們推薦別的人,真正要找第三代。但是沒有解決問題。兩個人都失敗了(指胡耀邦和趙紫陽),而且不是在經濟上出問題,都是在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問題上栽跟頭。這就不能讓了。」

鄧小平的立場一清二楚。「經濟上出問題」,反對改革開放,提倡鳥籠計畫,都能讓。唯獨「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出了問題不能讓!因為這是「帝國主義搞和平演變」和鄧小平帝國「長治久安」的大問題。所以對陳雲,對姚依林,對鄧力群能讓,唯獨對胡耀邦、對趙紫陽不能讓!對第三代不能讓,對「以後的幾代」也不能讓。這是鄧小平的「政治交代」,怎麼可能出現「沒有趙紫陽的趙紫陽路線」,「沒有胡耀邦的胡耀邦路線」呢?胡耀邦和趙紫陽,是鄧小平帝國永遠的禁忌,必須在歷史上抹得一乾二淨。

胡錦濤不會師承胡耀邦

其次,胡錦濤與胡耀邦關係並不「密切」,更不會「師承胡耀邦」。

一九八○年代初胡耀邦物色接替團中央書記韓英的人選時,選中的是清華大學的羅徵啟。胡耀邦親自對羅徵啟進行考察,瞭解到文化大革命中清華造反派去抓羅徵啟,羅不在家沒有抓到,抓了羅徵啟的弟弟當「人質」。他弟弟有點弱智,被裝在一個麻袋裡,天氣熱在途中悶死了。粉碎四人幫後追查凶手,追到了那幾個綁架者。

羅徵啟看到他們只是普通學生,當時要抓的是他本人不是他弟弟,考慮到這幾個年輕學生在那種大環境下犯的錯誤,主張不要過份追究。胡耀邦很欣賞羅徵啟思考問題的這種大格局,加上羅的思想文化水準和工作能力都很強,就選中他到中央黨校培訓後,安排先擔任全國青年聯合會主席,等共青團換屆時接任團中央書記。

羅徵啟在黨校培訓期間,發生了一件事。陳雲的女兒利用特權侵佔出國留學名額,社會影響很壞。羅徵啟出於好意,給陳雲寫了一封懇切的信,希望他勸女兒放棄以示大公無私,足以挽回影響;沒想到陳雲下達指示,「這種人不可重用」。學期結束,所有學員都走光了,羅徵啟獨自一人留在黨校宿舍等候處理。胡耀邦也無可奈何,最後讓他遠離北京,任深圳大學校長。

後來接替韓英的團中央書記是鄧小平看中的王兆國。胡錦濤是王兆國任書記時,宋平從甘肅推薦到團中央的,曾經接替王兆國做過短時間的團中央書記,因與團中央的「太子黨」陳昊蘇、李源潮們處不好關係,去了貴州,又去西藏。最後提拔到中央政治局,是鄧小平拍的板。鄧小平選他接江澤民的班,看中他的當然是能 「師承鄧小平」,而非「師承胡耀邦」。

胡將鄧「中國模式」推銷全球

過去曾有人稱胡耀邦、胡啟立為「二胡」,也是誤解,胡耀邦被廢黜後還向李銳澄清過。胡啟立雖然很長時間在團中央工作,與胡耀邦共事甚久,也只是工作關係。胡啟立被提拔到黨中央,是一九八○年代初他在天津工作時被鄧小平看中決定的。社會上流傳的所謂胡耀邦的「團派」如何如何,這樣的「派系」根本不存在。胡耀邦的確在共青團培養了一些思想開放、喜讀書、勤思考的人才,項南就是一個,羅徵啟也是清華大學團委的優秀人才。但這樣的人才,總是被陳雲專政派打擊誣害,胡耀邦想用也不可得。

胡錦濤初登政壇時,曾被稱作「謎樣的人物」。如今他已執政七年(二○○二──二 ○○九),只剩下三年任期了,似乎人們還沒有猜到謎底。有人說他「聰明」,有人說他「平庸」;有人說他「開明」,有人說他「保守」;有人說他「師承胡耀邦」,有人說他「回到毛澤東」。其實此謎毫不難解,只需翻翻《鄧小平文選》第三卷對照胡錦濤之所作所為,就明白胡錦濤走的路,不過是遵循鄧小平的「政治交代」,讓鄧小平所創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即開放的民族主義新奴役制度帝國,「崛起」於世界的東方,並將此「中國模式」推銷全球。

○九年七月十五日美國新澤西州
(未完待續)

来源:爭鳴雜誌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