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荒誕、滑稽的醜劇落幕後的思考

2010-04-07 20:52 作者: 杜光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幾個曾經被劃為右派份子的老人,約請了一些朋友,準備在3月27日上午見見面,談談天,喝喝茶,一起吃一次飯。不料卻在前一天被迫取消。28日,又有一個兼有聯誼性和研討性,參加者多為老人的聚會被迫取消。27日的聚會取消之前,約有二三十位應邀的難友、朋友,被本單位的領導或街道約談,警告他們不得與會。據一位被約談的難友反映,他所在單位的領導人告訴他,他們是根據中央維穩辦的文件行事的。

何物維穩辦,竟然連我們這些七老八十的老人們見面、談天、喝茶、吃飯都要查禁!有一句俗話說: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放屁。現在已經管到喝茶吃飯了,是不是有一天連拉屎放屁也要管起來?

維穩辦者,維護社會穩定辦公室之謂也。顧名思義,原來我們的聚會「被穩定」了。無法開會,只好留在家裡穩定穩定。這大概就是維穩辦的原意吧!

我近幾年有過多次會議被取消的遭遇,思想上卻從未把它同「穩定」聯繫起來。這次總算開了眼界,發現了「被穩定」這個新概念。會雖然沒有開成,但有了這個新發現,也可以說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吧。這裡還可以附帶一提的是,27、28兩日的會議「被穩定」後,我在30日晚上給「博客中國」我的專欄發去六篇文章,第二天發現,只有兩篇被掛到頁面上,四篇都「被和諧」掉了。我在短短的四五天裡,兩個會議「被穩定」,四篇文章「被和諧」。如此密集地遭遇專制主義光顧,恐怕是創造了「被穩定」、「被和諧」的新記錄了。作為這個新記錄的創造者,我不知道應該感到榮幸,還是感到不幸!?

言歸正傳,還是說說穩定吧。

我們都是一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而且都是行將就木的老人,居然被認為會威脅到社會的穩定,以致有勞維穩辦這個權威機構下文件、髮指令,查禁我們的聚會,而且驚動這麼多單位的領導人出來擋駕,這豈不太高抬我們的能量了嗎?我們真擔當不起啊!不知道哪一位大人是神經錯亂,還是頭腦發昏,竟然導演了這麼一場荒誕、滑稽的醜劇,使當局再一次地出醜蒙羞,貽笑海內外!

現階段的中國社會,確實很不穩定。每年數以萬計的群發性事件,遍佈城鄉各地,就像開水鍋裡冒起的一個個水泡,嗤嗤作響地宣告水已燒開一樣,每一個群發性事件,都在宣告著社會的極不穩定。這種狀態,確實需要認真對待,切實解決。

要維護社會穩定,首先要找出不穩定的根源。前幾年媒體上流傳著一句政策性的警語:要把不穩定的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這當然無可厚非。但是,這還不是治本之策。消滅了不穩定的萌芽,還會有新的萌芽,還要去消滅;這裡消滅了,那裡又起來了。一茬又一茬,一處又一處,萌芽迭起,應接不暇,這多麼麻煩。所以我認為,與其消滅不穩定的萌芽,何如消滅產生不穩定的條件,一勞永逸,以絕後患,豈不更好!

什麼是產生不穩定的條件呢?

首先是不穩定的播種者,也就是撒播不穩定的種子的人。有了種子,才有萌芽;沒有種子,萌什麼芽?我在上中學的時候,音樂老師寫了一首歌,唱遍全校。歌詞是: 「種蓮子,開荷花;種瓜子,結西瓜。沒有種子兒哪有瓜和花。」是啊,沒有不穩定的種子,哪有不穩定的萌芽?可是,種子是要人去撒播的,沒有人去撒,它不會自己跑到地裡去。

其次,是穩定的萌芽賴以生長的土壤。任何萌芽都是扎根於土壤才能生長。當然,現在有所謂無土栽培的新技術,可以不用土壤。但人們大量食用的糧食、蔬菜、水果、花卉,還是要依靠有土栽培。沒有土壤,任何種子都不會萌芽。

再次,是種子藉以發芽露土的水分和陽光。「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是詩的語言,春風是吹不醒野草的。春風和野草又生,只是時序的巧合,沒有因果關係。春來到大地之所以能喚來一片翠綠,是因為種子或宿根吸收了水分,太陽照暖了熱土,有了足夠的水分,適宜的溫度,種子才能萌芽出土,綠遍大地。今年我國南方冬春大旱,作物就無法萌芽。

那麼,在目前的中國社會,是哪些人在撒播不穩定的種子呢?維穩辦把我們這些老人、文人在一起談天喝茶看成是不穩定的萌芽,或者是在撒播不穩定的種子,實在是風馬牛不相及,文不對題。他們不是醉眼朦朧看走了眼,就是懷著「以階級鬥爭為綱」或「被敵對勢力利用」之類的成見。其實,只要是頭腦清醒的人,不需要多高的智商就可以看出,撒播不穩定的種子的,是那些壓榨老百姓的貪官惡吏,還有就是勾結官府從中漁利的奸商豪強。請問,哪一次群發性事件不是他們逼出來的?中國的老百姓是最本分、最善良、最能忍讓的,他們受到壓迫和剝削時,寧可忍氣吞聲,也不願得罪官府和土豪劣紳。不把他們逼急了,是不會冒險從事的。楊佳、鄧玉嬌都不是凶殘之徒,應該對他們的行為承擔責任的,首先是那些把他們逼上絕路的人。以暴力拆遷為例,據《南方都市報》最近報導,近來各地不斷髮生因暴力拆遷而自焚的惡性事件。繼去年11月成都金牛區唐福珍在紅旗下自焚之後,12月,北京海淀區北塢村席新柱也為抗議暴力拆遷而自焚。更令人心酸的是3月27日發生在連雲港市東海縣黃川鎮的事,68歲的老人陶惠西和他92歲的父親陶興堯為抗議野蠻拆遷而同時自焚,陶慧西當即死亡,陶興堯半邊身子燒焦,雖生猶死。俗話說,「螻蟻尚且惜生」,何況是人。他們竟然要把自己燒死來表示抗議,說明這些暴力拆遷造成多麼嚴重的後果。老話說得好:「官逼民反」,在社會上播撒仇恨和不穩定的種子的,就是這些殘酷壓迫老百姓的貪官惡吏。

什麼是不穩定的萌芽賴以滋長的土壤?那就是權力不受制約的專制政治體制。「堅持黨的領導」使黨權凌駕於一切權力之上,不受制約,不受監督;它必然演化為一切權力都不受制約、不受監督。任何掌握一定權力的機關和個人,都可以濫用手中掌握的權力,製造各種名目來掠奪老百姓的財富,中飽私囊,從而在民間撒下不滿和不穩定的種子。這是一個維護強勢集團利益的政治架構,從上到下的權貴集團,是一個龐大的既得利益共同體,官官相護,權權相護。所以,當被剝削、被掠奪的老百姓起來維護自己的權利時,那些權力機關自然而然地站在剝削者、掠奪者一邊,鎮壓維權民眾,成為貪官惡吏的保護傘。這正是這個政體的專制性的表現。

什麼是使不穩定的因素得以萌芽的水分和陽光呢?是這個制度的指導思想和方針政策。改革開放以來,作為指導思想的「以階級鬥爭為綱」已經遭到批判,但在確定具體的方針政策時,往往仍然用階級鬥爭的思維方式去觀察問題,思考問題。凡是與他們不一致的思想觀點,凡是沒有經過他們允許的事情,他們都認為是對他們這個制度的挑釁,與他們為敵。對形形色色的維權事件是這樣,對基督教的家庭教會也是這樣,對爭取憲政民主的言論更是這樣。經過階級鬥爭的有色眼鏡的過濾,所有超出他們壟斷範圍的人和事,不是「少數壞人挑動」,就是「被敵對勢力利用」,或是「與境外反華勢力相勾結」,甚至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這些思維方式和政策取向,不但直接製造民眾的不滿和仇恨,挑起社會的不穩定事件,而且鼓勵、縱容那些製造仇恨和撒播不穩定種子的貪官惡吏,使他們敢於更加肆無忌憚地壓榨老百姓。

根據前面對產生社會不穩定的條件的分析,我們要避免不穩定的因素萌芽滋長,就必須採取相應的措施,改變甚至清除這些條件。

首先,要查清製造仇恨和不穩定的貪官惡吏,和同他們相互勾結的豪強姦商黑社會,把他們的財富來源和種種惡行曝露在陽光之下,剝奪他們賴以作惡的權力、地位和錢財,使他們再也沒有可能繼續製造仇恨,撒播不穩定的種子。

第二,要轉變治國處事的指導思想和思維方式,從階級鬥爭思維轉到和諧思維、穩定思維上來,以寬容、理解、對話取代鬥爭、查禁、鎮壓。其實,近幾年來不乏避免不穩定的種子發芽滋長的良好範例,如「孫志剛事件」後接受民意,取消收容惡法,廈門聽取民眾意見取消「PX計畫」,工信部收回「綠壩軟體」的成命等等。在這些事件裡,最基本的經驗,就是聽取民眾的意見,維護民眾的利益;不把對立的意見看做「懷有敵意」,不把對立的公民當成敵人。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改革權力不受制約、不受監督的專制體制,因為它為貪官惡吏撒播不穩定的種子提供製度性的保證,是促使不穩定的種子萌芽生長的政策性推動力,是造成社會不穩定的總根源。因為專制政體本身就與人民利益相悖,具有與人民為敵的本質特徵。每年數以萬起的群發性事件,許多官民衝突、警民衝突,都可以從政治體制的專制性找到它的根源。所以,把不穩定的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不過是揚湯止沸,只有從根本上改革專制體制,才能做到釜底抽薪。

最近讀到清華大學孫立平教授的文章:《中國社會正在加速走向潰敗》。文章結尾指出:「維穩已經開始演變為維護既有利益格局的一種手段。」切中肯綮地點出了當局 「維穩」的實質所在。維穩維穩,為誰維穩?我在前面所提看法和措施,前提是為了人民的利益而「維穩」;如果為了既得利益集團而「維穩」,我的意見就顯得格格不入了。不過,從孫立平教授的結論裡,我倒是找到了我「被穩定」的原因,那就是:他們是為了「維護既有利益格局」而禁止我們聚會的。他們擔心我們聚會時的議論,會損害他們的既得利益。這既表現了他們的脆弱,更反映出他們的無能:難道除了粗暴的查禁之外,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其實,任何其他辦法都比查禁聰明,比查禁有效,可是,他們卻偏偏選擇了查禁,結果把事情辦成一場荒誕、滑稽的醜劇,真令人啼笑皆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