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洗腦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2010-04-22 08:00 作者: 文/正義哥哥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下星期我教一年級小朋友司馬光砸缸的故事。說實話,小時候我一直很糾結一個問題,司馬光砸完缸之後到底有沒有賠這缸?這個問題很重要,一個高尚的理由不意味著你能侵犯公民的私有財產不做賠償。今天很少有人掉進水缸裡,普及掉進水缸裡的急救常識或者單純謳歌司馬光的急中生智,這似乎意義甚微。時至今日,發生在我們眼前更多的是我們類似「缸」這樣的私有財產,曾經是被國家打著集體主義或共產主義的旗號,莫名其妙的拿走了抄走了。到後來可能連旗號都不用打,會被相關部門強拆強佔甚至強搶。

因此在今天,我們更需要宣揚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意義,宣揚光榮的目的並不意味著可以不擇手段,就是實質正義並不能替代程序正義,宣揚每一個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你是受法律保護的公民而不是為朝廷效力的順民,宣揚公權力存在的目的是為了更好的保護每個公民的私權。

再比如六年級課文《賣火柴的小女孩》,直到今天主題思想仍然是通過小女孩的悲慘經歷揭露當時資本主義社會的冷漠黑暗和人吃人的本質。我很想告訴孩子,這個主題很扯淡。你只要在《賣火柴的小女孩》裡體會到關懷弱小,尊重生命,敬畏死亡,悲憫蒼生的普世情懷就夠了。非把這屎盆子扣在資本主義頭上很扯淡。

1846年資本主義社會這一幕(因為《賣》是安徒生1846年發表,所以這裡草率的就將這一幕定在1846年了),在一百多年後今天的中國,結果只有她比資本主義社會死得更慘。這主題如果是外國人自己弄出來的,那是他們的自我反省與懺悔,對當年資本主義社會只顧效率不顧福利的血腥經濟發展模式的懺悔,於是有了今天的更像社會主義的高福利。而時至今日依舊走著一條以帶血的GDP為綱的中國,把小女孩凍 死街頭這悲劇怪在意識形態上,這絕對是沒羞沒臊。

賣火柴的小女孩絕不是資本主義社會的黑暗與冷漠,絕不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悲劇。就算你這麼有衝動非要把主題架在揭露黑暗上,這也只能說「小女孩的悲慘經歷揭露了一個漠視人權的不健全社會的黑暗」。就算非要追究現實社會中餓死凍死街頭的悲劇,恐怕社會主義國家佔不了資本主義國家任何便宜。當然時至今日,意識形態真的沒有那麼重要,因為這世界用純正的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都玩不好。我們活在這個世上的目的都一樣,安居樂業。而我們不得不承認,資本主義社會通過不斷的自我完善,已經摸索出了一套成熟的制度保障了民主自由法制人權等普世價值不被踐踏,我們中國真正要做的是去學習,想辦法成為他們的同類,而不是沒羞沒臊的繼續將資本主義社會妖魔化,一代又一代的灌輸下去。這只能讓孩子們長大後發現小學的課文盡在扯淡了,而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

前幾天,在一年級的班發生了這樣一幕。

小朋友A口袋裡掉出5塊巨款。被身後B撿到。A說這是他的。B說錢上又沒寫你的名字,拒不還錢。A大怒撕了B的本子。B告老師。老師考班上同學該怎麼辦。班長說,在班裡撿到錢應該交給老 師。中隊長說,當班費。

從他們的身份上可以看出,這倆孩子是班裡的「好孩子」,但我真的很想批評他們。我想告訴他們,這5塊錢如果是供奉給老師,老師沒有資格要,你也沒有資格給;如果是交給不在現場的老師處理,那麼她可能比你還傻逼,因為她壓根不瞭解情況;如果是交班費,這是典型的打著集體主義的名義侵犯私有財產的流氓行徑,更不應該得到鼓勵。

最好的辦法是什麼?

我校內狀態下某個同學的留言,提供了一種半開玩笑的方式:應該讓兩小朋友各抒己見,展開辯論,所有班幹部組成仲裁委員會調查取證,將所有調查結果公布全班,兩小朋友再在全班面前最後陳述。最後,由調查委員會公布選項,全班無記名投票。老師監督投票執行,調查委員會監督老師,調查委員會不得參與投票。

為了5塊錢搞這麼繁瑣好像有點作,但是我告訴你,這種折騰背後所滲透的用分權保證公平,用透明保證監督,用民主保障自由的思想如果從小就能深入每個孩子的心裏,那麼這個國家絕對有個強大的未來。當他長大之後,面對五千萬五億甚至更多的國家財產,能想到小時候拿5塊錢這一系列折騰的程序和最後悲慘的結果,那麼它就會有所敬畏。敬畏制度,敬畏權力,敬畏人性。

有很多人可能會問,才一年級呢,你跟他們扯這些會不會太早了?也太雞巴 裝逼了。

我告 訴你一個更裝逼的實例。

2009年9月,美國總統歐巴馬要在全美從幼兒園到12年級的學生演講開學第一課。很多州的學校說要直播,結果被一大群家長抗議,說直播他們家孩子就不上學。絕對不看,拒絕洗腦,拒絕個人崇拜。歐巴馬馬上出來解釋說,家長可以有權利選擇不讓自己的孩子觀看,絕對不強迫。但照樣遭來一些極端的抗議者,比如韋克菲爾德高中校外就有大幫反對者聚集,打出標語「歐巴馬,離我們孩子遠點」。

這讓從小習慣用偉大光榮正確的黨的思想教育孩子的中國人太不理解了,是不是愛國愛黨從小就是考核一個孩子思想品德是否正確的重要標準。哪天溫家寳說要來你們學校演講,那絕對是敲鑼打鼓一群小學生夾道歡迎。你當家長的還真以此為榮,哪個家長要是敢說,溫家寳來學校演講,我就不讓孩子去上課。那這才是真正的神奇。就是歐巴馬演講掀起抗議這年2009年9月1日,全中國中小學生組織收看ccav的《開學第一課》,我印象非常清楚,當時還標榜過,這是全中國2億小朋友共同收看的盛會。

所以在這種不以被洗腦為恥,反以為榮的社會裏,我真的非常討厭自己經常 在小學課文裡讀出一些是世界主流,但在中國非主流的觀點。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應該教給小朋友好,還是不應該教給他們好。

在中國,其實思想好不好一點都不重要,也壓根沒人關心你,他們真正關心的是你思想跟不跟黨保持一致。只要你跟黨保持一致了,甭管什麼思想,絕對錯不了。也沒人在意你是不是真的這麼想,只要你嘴上是這麼說即可。

在中國,洗腦是潛移默化的,並且會讓你渾然不知。就拿上面那個5塊錢的例子來說,就連錢的失主也覺得把錢給老師他沒有意見。我告訴他,錢是爸媽給你的零花錢,就是你的。只要你不願意,沒人有資格拿走你的錢,別說老師不行,校長甚至主席都不行。

然後那孩子很誠懇的告訴我,把錢給老師,我真的願意。一句話悶得我無話 可說,真是善良的好孩子。

所以有時候面對他們,我很矛盾。我的良知有時候告訴我,我不能按照課本上的主題那樣教孩子,我不願成為洗腦者的幫凶;但是我又不能不那麼教,因為他們考試得那麼考。我不能把我的思想強加給他們。這實在讓我在某段時間良心非常煎熬,一方面,我現在越來越喜歡小孩子,我希望他們能先知道「人」應該怎麼寫,至於「黨」怎麼寫並不重要;另一方面,現實是你在這個社會想混得好你一定得知道「黨」怎麼寫,而「人」怎麼寫並不重要。

我充分感覺到如果我拿自己真實的想法教孩子是毀掉一個孩子的未來。因為在中國,你被洗腦這不僅不是一件丟人可恥的事情,有時候還可以拿來炫耀;而你拒絕洗腦,憤怒洗腦,說幾句正常點的人話,會被人認為你動機不純譁眾取寵,或者是你在這社會混得不如意發的牢騷。於是你為了證明自己並不是沒有能力混得好,只是不願意跟這社會同流合污的時候,你昧著良心混出了人模人樣。然後你批判它,別人又說,矯情假正義炒作自己得了便宜賣乖,有本事你放棄你得到的一切啊。於是你放棄了,接著罵它,那又回到了開頭你罵這個社會是因為你混得不好。

所以有些人的邏輯真的非常別緻,已經被訓練起來對屁民苛刻,對政府寬容。你罵幾句政府他不能容忍,非要出來操逼罵娘你,而政府干了那麼多壞事,他能深明大義的表示理解。當今世界任何發達文明社會的公民,都是對私權力的個人選擇法律默許道德寬容,對公權力的制約法律完備道德苛刻,而唯有中國,是倒過來的,對公權力的濫用道德寬容,對私權力的個人選擇道德干涉。明顯的例子就是,道德很容忍貪污,你貪不到只是你沒本事;而道德不容忍諸如婚前性行為啊夫妻間自願的換偶啊等等無傷他人只有害所謂虛無的社會道德的個人選擇。

扯遠了,明天還要去小學,打住了。只想很無奈的說一句,不洗腦的孩子不是好孩子,不想讓孩子洗腦的老師不是好老師。

中國的教育快樂了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