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詠茶(圖)


數千年來茶成為中華民族的國飲,且與詩結下了不解之緣。茶為詩人所品被剪裁融鑄於詩,古謂詠茶詩、茶詩。茶有詩更高雅,詩有茶更清新。下面擷取一些詠茶詩妙品與讀者共賞析。

詠茶詩浩如煙海歷朝歷代而不衰

唐朝,詩歌創作空前繁榮傑出詩人輩出,詠茶詩亦妙品迭出。李白、杜甫、白居易等,都有詠茶詩傳世。

李白的《贈玉泉仙人掌茶》一詩寫得浪漫飄逸,別有韻味。詩曰: 「嘗聞玉泉山,山澗多乳窟。仙氣白如鶴,倒懸清溪月。茗生此石中,玉泉流下歇,根柯灑芳津,採服潤肌骨。」

杜甫的《重過何氏五首》之三,描寫品茶題詩的樂趣非同凡響。詩曰: 「落日平台上,春風啜茗時。石闌斜點筆,桐葉坐題詩。翡翠鳴衣桁,蜻蜓立釣絲。自今幽興熟,來往亦無期。」

白居易的詠茶詩多達70多首,最為後人推崇的當是《茶山境會亭歡宴》詩,把文人墨客品茶鬥勝的盛況描寫得淋漓盡致。詩曰:「遙聞境會茶山夜,珠翠歌鐘俱繞身。盤下中分兩州界,燈前各作一家春。香娥遞舞應爭妙,紫筍 (茶名)齊嘗各斗新。」

盧仝在《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詩中吟道:「一碗喉吻潤,兩碗破孤悶。三碗搜枯腸,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發青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五碗肌膚輕,六碗通神靈,七碗吃不得也,惟覺兩腋習習清風生…。」這就是著名的七碗茶詩,道出了飄飄欲仙的感受生動又傳神。

元稹的《一言至七言詩》是一首風格獨特的詠茶詩,又稱七級浮屠詩俗稱「寶塔詩」,詩曰:
  


香味,嫩芽。
慕詩客,愛僧家。
碾雕白玉,羅織紅紗。
銚前黃蕊色,碗轉典塵花。
夜後邀陪明月,晨前命對朝霞。
洗盡古今人不倦,將知醉前豈堪誇。

茶聖陸羽在《茶經》說:「名茶還須好水泡」,遂成千古名句茶與水密不可分。詠茶詩中對水多有吟詠。洪希文詩曰:「平生三味試茶功,起看水火自爭雄。」文征明詩曰:「竹符調水沙泉活,瓦鼎燒松翠鬣香。」《紅樓夢》中賈寶玉詩曰:「卻喜侍兒知試茗,掃將新雪及時烹。」古人對茶對水都有研究,入詩也妙語連珠。

蘇東坡的詠茶詩說出個美人喻來:「仙山靈草濕行雲,洗遍香肌粉未勻。明月來投玉川子,清風吹破武林春。要知玉雪心腸好,不是油膏首面新。戲作小詩君莫笑,從來佳茗似佳人。」

真個是語出驚人,道出了人人心中皆有,人人口中皆無的美好感受,從氤氳之氣中品出佳人來了。茶詩一體人茶一體,妙不可分!

千百年來還有茶禪一味之說,亦有詠茶詩詠之

詩人陸容的《僧茶詩》曰: 「江南風致說僧像,石上清泉竹裡茶。法藏名僧知更好,香菸茶暈滿袈裟。」茶與佛有緣佛與茶不分,茶佛一體。

古籍載:神農嘗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乃解。自此,人們把茶視作養生延年益壽的神草,詠茶詩尤加讚美。

蘇軾詩曰:「何須魏帝一丸藥,且盡盧仝七碗茶。」茶勝過了靈丹妙藥。範成大詩曰:「長安酒價減百萬,成都藥市無光輝。」茶蓋過了美酒佳釀。杜來詩曰:「寒夜客來茶當酒,竹爐湯沸火初紅。」茶替代了美味佳餚。陸游詩曰:「嫩白半甌嘗日鑄(茶名),硬黃三卷學蘭亭。」他有切身體會,一生得益於茶,壽享86歲。

此外,詠茶詩還讚美茶是有品位、有靈性的。韋應物《喜園中茶生》詩曰:「性潔不可污,為飲滌塵煩。…此物性靈味,得與幽人言。」鄭板橋詩曰:「只和高人入茗杯。」茶品、人品相提並論,進入了「天人一氣,人茶交融」的美妙境界。

来源:養生月刊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