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黨們最懼怕的是什麼


極權專制下的制度不出人才只出奴才,這應該成為一條不會錯的定理。十六億人口的泱泱大國沒有人才,那是胡說八道。專家、教授、院士、勞模、精英、作家、藝術家、層層的幹部、優秀黨員們,抬轎子的加上吹鼓手們,五毛黨們加上腦殘體們,愛黨賊們加上糞青糞老們,各行各業加上各階層,都有那麼一批人是亂哄哄的隨著共黨的指揮棒在唱。 也僅僅是唱,其中的絕大多數人是不會隨著共黨的指揮棒去動的。鼠類的小精靈,這批人是有的,因為他們明白今時今日共黨自己都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了,所以共黨的那根指揮棒也是茫然不知所指,不知所指可是還要指,所以是丟乖出醜的事不斷。 近幾天才知道,耗費四千億搞的上海世博,原來還有一首主題曲,叫做《二零一零等你來》,這倒是共黨一貫的作風,無論大事小情都要弄個進行曲,或者是大合唱,大鑼大鼓加上高音喇叭,震耳欲聾,事情幹得來干不來先放一邊,聲勢的先要造出來。跟著共黨的頭領們按照座次排隊走出來發表一通重要講話,又排隊走下去,於是一件事情就幹完了。 據說這就叫做集體領導,哪怕後果是一場全國性的大災難,那就沒有人負責了。原來上海世博的主題曲是抄襲日本歌手岡本真夜在一九七七年創作的歌曲《不變的你就好》。五月十四日,日本的媒體透露,中國上海世博當局將向日本歌手岡本真夜支付版權費三億日元,岡本真夜本人也證實了,中方正在和她商討版權費的事宜。此事傳出來以後,世界當作笑料,恥辱當然歸於共黨。 有同胞說這是中國人的恥辱,我是不同意這種說法的,誰幹的誰負責,共黨既代表不了中國,更代表不了中國人,共黨只代表共黨自己。共黨抄襲剽竊照搬西方馬列。一切的後果罪責,共黨當然要承擔。中國人是受害者,受害者是不承擔責任的,共黨這個政權不是中國人民選出來的,是強加在中國人頭上的,這是第一; 第二,共黨六十年沒有給中國人贏得任何的榮譽,更沒有給中國人創造出任何的福利和利益,所以共黨沒有任何使中國人驕傲,或者是自豪的理由;第三,好話說盡壞事作絕的共黨,時常的被國際社會批評、警告、制裁,或者是被拉上法庭輸掉官司,不是道歉,就是賠款。出乖露醜、丟臉恥辱的共黨,與中國和中國人無關,將來站在法庭上被清算的還是共黨們,而絕對不是中國和中國人。 作為中國人只需要反思和自責,為什麼共黨這種團夥能在中國成事?為什麼中國人能容忍共黨禍國殃民六十年?什麼時候中國人才能向國家的主人那樣,挽救國家和民族的危亡,重新恢復中國人的體面和尊嚴。 有同胞憤怒的質問,難道我們祖國連一首歌都寫不出來了嗎?其實這與祖國沒有關係,歌是人寫的,共黨治下的人分兩類,一類是體制內和附庸在體制上的人,這類人裡沒有人才,只有奴才,就像五十年代初期,把陝北的民歌改詞不改曲抄襲成了「東方紅」一樣,到了今天與時俱進,改詞不改曲抄襲日本歌。抄襲剽竊盜版都是奴才們幹的事,而創作發明創造是要有真才實學的,又豈是奴才們幹得來的呢? 古人說,亂世之年百業凋零,那是因為仁人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紛紛隱居,遠離暴政和腐敗的政權,這就是絕大多數體制外的中國人,凡是堅守人性道德底線,有正義良知感,堅持獨立的人格,有獨立的思考能力,有真才實學,決心要為社會,為人類的文明進步作貢獻的人,都屬於體制外的中國人。 搞創作搞發明搞創造,踏踏實實的做學問,研究中國大陸現狀的種種弊端,研究共黨垮臺之後如何去振興百業,如何去富國強民,如何繼承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和傳統,等等等等,真是人才濟濟。正是他們看到了共黨的無人性、反人類的本質,也預測到了共黨這種團夥,不可能長久的立於人類社會之中,所以才不會把自己的才能、才幹表露出來,讓共黨給自己臉上貼金。 讓我們以一組實際的數字來說明這個問題。以美國為首的七個強國,每年自己研發的科技產品的產值,佔當年GDP的百分之七十到八十;而發達國家的自主科技產值,平均佔到了GDP的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六十五;而中國大陸的科技產品產值只佔GDP的萬分之三。這就足以說明絕大多數中國人的是非觀念, 一句在歷朝歷代都流行的話是:學成文武藝、獲與帝王家。朝廷開設文武兩科,廣招天下賢才,既有文狀元,也有武狀元,中舉的人為朝廷效力,同時也光宗耀祖。可是一旦朝廷腐敗昏庸,不納忠言,賢臣們紛紛的告老、告病、辭官回家,或者就挂官歸隱。一旦明君聖主出現了,賢才們重新出山治理國家。 共黨頭領們個個想做皇帝,但是在中華民國三十八年的軍政、訓政中生活過的中國人,多少懂得了一些,並且也享受到了一些民主自由的理念和生活,所以並不買共黨想當皇帝這個帳,共黨實際上還不如袁世凱,袁世凱想當皇帝,還有向前清的那幫遺老遺少們上勸進表,共黨也只能是強迫人民喊喊萬歲而已。 蘇格拉底說:知識就是美德;而孔聖人說:大學之道在於明明德;而毛澤東說,知識越多越反動;江澤民則在美國大罵中國人的素質太差。扼殺知識在前,罵中國人素質太差在後。因是共黨造成的,果又是共黨拒絕民主憲政的理由,聽上去共黨全對,錯在中國人,其實是共黨們狗眼看人低。 是中國人創造出了三千四百年優秀的文化,文化底蘊和傳統精神深厚的中國人,又怎麼能在共黨短短的六十年的歪理邪說之下,就數典忘祖,一心一意跟著共黨不知去革誰的命的呢?歷史的經驗說明,任何朝代到了殘暴腐敗無人性的時候,就預示著改朝換代在即,這也是一條永遠不會變的定理。 兩千兩百多年的皇權專制的歷史,中國人見證了無數次的大亂到大治,二十多次的改朝換代,兩百多位明君昏君的交替,所謂的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這個英雄其實就是人民。人才出自民間,英雄志士也出自民間。根據相生相剋的說法,無道昏君的出現,自然使得人才引退同時使得英雄輩出。無論從自然的法則,還是人類的法則,都不能讓無道昏君肆意妄為。 中國大陸這六十年,對於獨攬公權力的共黨團夥應該如何去評價,體制內的既得利益分子們當然是唱讚歌的。面對著上海世博,共黨不是不想拿出一支像樣的主題曲,去表示一下自己的高雅,去招徠外國人掏腰包看世博。可是作曲的人才在哪裡呢? 可以肯定為了這個主題曲,事前共黨也折騰了個人仰馬翻,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可惜的是勇夫與藝術和人才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最後也只好去抄襲剽竊了三十年前的日本歌。中國主辦了世博會,可主題曲卻是日本歌,如果日本人是個健忘的民族倒也罷了,可惜共黨的手還沒能伸到日本。人家找上門來了,共黨老老實實的用中國納稅人的錢去賠人家。 今年的六月初,溫家寶又跑去日本,與日本首相鳩山大談戰略夥伴關係。共黨宣傳說,訪問是成功的,可溫家寶剛走,鳩山就辭職了,新上臺的親美首相菅直人第一件事就是給美國總統歐巴馬打電話,要確定美日兩國的戰略夥伴關係不變,人權民主國家,只能和人權民主國家結成戰略夥伴的關係,是不可能和一個極權反人性的政權結成戰略夥伴的。 溫家寶等於白跑一趟日本,接著又去了蒙古的烏蘭巴托,又大談戰略夥伴的關係,可是蒙古共和國現在也是一個人權民主的國家,共黨又跑錯了地方。現在能和共黨這種體制結成戰略夥伴關係的國家,也只剩下了北韓、越南、伊朗、古巴、蘇丹、辛巴威等等有數的幾個了。 尤其令我吃驚的是共黨的厚顏無恥,蒙古國是八十五年前共黨拱手送個蘇聯斯大林的禮物,為的是換取共產國際對中國支部的經費。共黨創建人李大釗是出賣蒙古、分裂國家的經辦人,使自古以來的一個蒙古變成了內外兩個蒙古。今天溫家寶還得跑到蒙古國要求建立戰略夥伴的關係,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 民間有句俗話說的好,三歲看到老,這句話是否有道理我是不敢說的,但是用這句話去衡量共黨,還是完全正確的。共黨立黨於一九二一年的七月二十三日,到了一九二五年的時候,共黨團夥不過四、五百個成員,居然就膽敢裡通外國,出賣國家領土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給了蘇聯去做衛星國。 從俄羅斯的解密的前蘇共檔案之中,我們知道從一九二二年到一九二七年,蘇共每年給共黨的活動經費平均是在二十萬塊錢,五年不過是一百萬塊錢,卻使中國失去了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平均每平方公里的售價不到一塊錢。 共黨當然也會引經據典,去證明它們這樣做是完全有理由的,那就是共黨們的偉大導師列寧,在一九一七年暴力取得了政權以後,面對貧困的經濟,秘密的將阿拉斯加出賣給了美國,究竟賣了多少錢,至今有兩個說法,一個說法是總共賣了兩千萬美元;而另外一個說法是大約每平方公里的售價是兩美元左右。 無論是哪一種說法,所反映出的問題就是共黨們的本質。第一點就是共黨們無祖國,無祖國當然是不愛國,共黨們愛的是政權,無所謂是國中立國,或者是山寨上立政權,更不在乎這個政權所轄的範圍有多大。共黨在井岡山寨上立國,在大別山、沂蒙山、延安立政權,這就是毛澤東說的,有了政權就有了一切。 即便是僥倖篡得了國家的政權,在共黨們的意識裡,國家是不重要的,政權才是命根子,所以才有列寧在篡政成功以後毫不在乎的大片出賣國土,而且還是賤賣,更不討價還價,給錢就賣,拿錢來維持政權。 在中國的這個共黨也同樣,甚至更甚,篡政以後,大方的不要錢,白白的把國土送給了周邊的小國,就連尼泊爾、緬甸這樣的小國都驚喜的一份不花,就從共黨手裡得到了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毛澤東賣,鄧小平賣,江澤民賣,胡錦濤接著賣。賣國土不要錢,為的是政權。 第二點,那就是共黨從來就沒有把國人民眾當人看待過。這與出賣國土之前徵求民意是毫不相干的,這裡說的是,出賣國土,連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一塊賣,睡了一宿覺的人,第二天醒來,突然發現自己的國籍變了,中國人變成了外國人,再想回中國去探親、訪友、串門、購物,需要護照,需要簽證了,不過這倒使不幸做了中國人的同胞們大為羨慕。 且不管做了外國人的生活水平的高低,至少從此往後不再受共黨們的鳥氣是真。人造的國家是政治國家,是個國家就有國家的政權,古人稱做是國家名氣。權力交替或者是改朝換代,國家政權永遠是國家政權,只是由不同的人物或團夥來執掌而已。幹得好多數人擁護,那就多執掌幾年,干不好,多數人反對,那就下臺,由別人來執掌。 共黨把政權當作了命根子,聲嘶力竭的喊叫要維持政權,難道從來沒有國家意識的共黨突然愛國了嗎?要誓死保衛國家政權嗎?如果這樣想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共黨要維持的是共產政權,從來就不是國家的政權,共黨製造迷魂湯妄圖迷惑國人民眾,把黨與國這兩個不同的概念一體化,合而為一,達到共黨政權就是國家政權,國家政權就是共黨政權的目的。然後又把三十年前的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革命的罪名改換成了顛覆國家政權罪,說法不同了,可實質上是換湯不換藥。反黨就是反國,用共黨的話說就是反華,反對共黨政權就是反對或者顛覆國家政權,普天之下難道還有比這更不講理的事情嗎? 美國前總統布希在任的時候,時常批評指責這個世界上的七個邪惡的政權,指的是七個執掌著國家政權的人或團夥是邪惡的,沒有人會認為這七個國家邪惡,或者是七國人民是邪惡人民。同樣的道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認清了共黨的土匪流氓的本質,但是沒有人會認為中國大陸是土匪流氓國家,中國人民是土匪流氓,因為正義和道德的力量永遠在民間。民間已經響起了打倒共黨、驅逐共匪的吼聲。 中國人民是清醒的,反對共黨霸佔國家公權力,反對共黨肆意蹂躪國家名氣。不是反對或顛覆國家政權,而是直接反對共黨政權,要共黨交出權力、下臺,聽候國人的清算。沒有人要去清算國家政權,人民要清算的是共黨這個政權六十年的罪惡。譚作人先生最近被判五年入獄,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這才是盛名之下其實難負。譚作人先生秉持著社會道義和良知,堅持追查四川地震中的豆腐渣學校,至少砸死了一萬九千多名花季青少年們的責任歸屬。 大家都知道,所謂的改革三十年,實際上是共黨團夥公開大肆貪腐搶劫的三十年。有調查顯示,任何一項工程的投資,其中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六十的工程款是被共黨們貪污進了腰包,因此造成了豆腐渣工程是遍地開花,樓倒、橋塌、砸死人的事層出不窮,直接的責任者就是共黨這個政權。 譚作人先生追查的是共黨政權的責任和罪惡,反對的是共黨政權無人性的貪腐,要顛覆的是共黨這個獸性匪類物慾的政權,又何罪之有呢?反對執政黨,以權力制衡執政黨,人人監督執政黨的一舉一動是每一個公民的責任和義務,揭露執政黨,抗議執政黨,隨時罷免執政黨是每個公民神聖的權利,為民代言,批評政府是每一個真正的知識份子、自由主義者的崇高的社會義務。罪行必須繼續追查,冤魂必須得到安息。其實共黨們最恐懼的正是這兩件事。(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希望之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