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雲專欄】一週要聞述評(2010/11/09-11/15)

2010-11-16 08:07 作者: 李立雲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李立雲報導】上週,中國官方發布通告要求建設「法治政府」但是實際效果料想不會樂觀。北大教授遭舉報「反黨反社會主義」文革陰魂依然在中國大地久久不散。結石寳寳維權者趙連海一審獲刑兩年半,中共當局對毒奶粉受害者維權依然下狠手打壓。薄熙來愛文革重慶促大學生再學「工農兵」大學生將又一次體驗發配為奴的滋味。

*中共官方發布通告要求建設「法治政府」*

昨天(11月8日),中國國務院通過官方新華社發布了《國務院關於加強法治政府建設的意見》,稱將「加強制度建設,強化對行政權力運行的監督和制約,推進依法行政,建設法治政府。」外界認為,此舉或可視為溫家寳總理在「能力範圍」內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舉措。

此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寳在多個場合高調表態談及政治體制改革。在接受CNN電視臺採訪時,他更表示,「儘管社會上存在各種各樣的議論,儘管存在各種各樣的阻撓,我仍然要堅定不移在我能力範圍內,貫徹我的理念,加快政治改革的步伐。」

外界認為,此舉或可視為溫家寳總理在「能力範圍」內,也就是他分管的國務院政府工作範圍內,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舉措。

該「通知」涉及「法治政府」的多個方面。

例如,在行政決策程序方面,通知要求,「把公眾參與、專家論證、風險評估、合法性審查和集體討論決定作為重大決策的必經程序」。作出重大決策前,要廣泛聽取、充分吸收各方面意見。重大決策要經政府常務會議或者部門領導班子會議集體討論決定,並「應當在會前交由法制機構進行合法性審查,未經合法性審查或者經審查不合法的,不能提交會議討論、作出決策」。

重大決策還要「進行合法性、合理性、可行性和可控性評估,重點是進行社會穩定、環境、經濟等方面的風險評估」,對決策可能引發的各種風險進行科學預測、綜合研判,確定風險等級並制定相應的化解處置預案。

對行政執法,通知要求,「強化程序意識,嚴格按程序執法。明確執法環節和步驟,保障程序公正。」並「嚴格規範裁量權行使,避免執法的隨意性。」並提出,對「危害安全生產、食品藥品安全、自然資源和環境保護、社會治安」等方面的違法案件要「嚴厲查處」。

通知提出「加大政府信息公開力度」。將重點推進:「財政預算、公共資源配置、重大建設項目批准和實施、社會公益事業建設等領域的政府信息公開」。未來,「政府全部收支都要納入預算管理,所有公共支出、基本建設支出、行政經費支出的預算和執行情況,以及政府性基金收支預算和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等情況都要公開透明」。

這一新的「通知」強調政府主動接受監督。除了接受人大和常委會監督外,要求「拓寬群眾監督渠道,依法保障人民群眾監督政府的權利。完善群眾舉報投訴制度。高度重視輿論監督,支持新聞媒體對違法或者不當的行政行為進行曝光。」

通知強調,各級政府要「自覺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活動」,嚴格依照「法定許可權和程序」行使權力、履行職責」。「沒有法律、法規、規章依據,行政機關不得作出影響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權益或者增加其義務的決定。」

「通知」至少從紙面上強調了尊重司法程序。通知提出,「支持法院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對法院受理的行政案件,行政機關要依法積極應訴;尤其是「尊重並自覺履行人民法院的生效判決、裁定,認真對待人民法院的司法建議。」

點評:

中共建政已經61年,改革開放也已超過30年,依法治國的口號也喊了好多年,可中國社會到如今還未建立起一個法制政府,不得不說明中共的執政思維很有問題,原因就在於中共的一黨獨裁無法無天,把黨的利益凌駕於國家法律之上。現在要強化對行政權力運行的監督和制約,推進依法行政,建設法治政府,可是如何解決當黨的利益與國家人民利益衝突時,政府要站在那一邊呢,現在強調要建立一套完善法律程序,可如今的中共統治者既無中國古代的儒家道德治國理念,又無外部反對派力量的有效監督,這個法律程序如何能得到公正的執行。

這一通知的出臺,首先就很難在中共各級官員頭腦中產生什麼震撼性觸動,他們可能也會感覺很多都是花架子,很難對以前的工作方式工作心理狀態產生什麼實質改變。文中提到行政決策程序方面公眾參與、專家論證,可公眾參與會搞公投嗎,專家也是由政府指派,能代表誰講話也很受懷疑,表面上集體討論決定,可在此之前背地裏說不定搞了多少拉攏串聯活動,整個決策論證答辯過程敢於搞現場直播嗎。

通知說是保障人民的監督投訴,可到時人民監督投訴了不理睬反而受打壓怎麼辦,政府能允許人民去上街遊行示威嗎,跟外媒去反映會不會給扣上危害國家安全泄露國家機密的罪名了。加強新聞媒體監督,可中共對新聞媒體牢牢控制不肯放手,決不允許新聞媒體獨立自主,以前一些媒體人員敢於揭露中共的陰暗面,往往遭到中共的行政處罰與司法騷擾,很難期望有了這個通知就發生變化。

通知提出,「支持法院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對法院受理的行政案件,行政機關要依法積極應訴;尤其是「尊重並自覺履行人民法院的生效判決、裁定,認真對待人民法院的司法建議。」那就看看中共法院以後如何對待一些敏感案件,特別是對待民運維權法輪功地下教會人員審判時,敢不敢真正確保獨立公正,敢不敢採用現場直播,敢不敢讓外媒介入旁聽,中共法庭的審判目前還沒有採取由社會各界人士組成陪審團決定判決結果的方式。以前在審判法輪功學員時,可是六一零政法委介入在法庭上監督執行,判決結果早已定好,無論律師或學員的申辯多麼理由充分都無濟於事,那麼看看今後是否有所改觀就是最好的證明。

*北大教授遭舉報「反黨反社會主義」*

北京大學知名教授夏業良遭學生舉報,說他在授課過程中有「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論。但學院領導表示不知情。夏業良說,中國大學目前存在一個讓年輕學生充當告密特務的所謂學生信息員制度。

夏業良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領導找他談話,說有學生反映他「反黨反社會主義」。他解釋說,在講課過程中他談到中國與其他國家在專利發明數量上的差別時,提到臺灣,引發了一些誤會。

美國之音報導,夏業良授課的對象是北大一年級新生。夏業良介紹,當時上的是開放性的大課,去聽課的有400人左右,其中應該有他的270名學生,其餘的都是來自其他院校的大學生,也有看上去3、40歲的中年人。

夏業良表示對於舉報事件非常震驚,因為他在北大講課多年,從來沒有發生過有學生告他講課言論的情況。

學生告老師,給老師扣上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革命的大帽子在中國的學校中時有發生。近年來比較轟動的一起發生在上海華東政法大學。該校人文學院的楊師群教授在講課時的言論被某些學生視為是「反革命」。

夏業良教授說,自1949年以來,從57年之前的一系列思想改造運動,57年反右運動,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學生告老師的現象直到現在一直存在。他說,中國大學目前存在一個讓年輕學生充當告密特務的所謂學生信息員制度。

他說:「學生信息員,名稱很好聽,實際上就是特務。當然他們不是那種正式發展的特務,只是學校的領導、學生的組織找這些學生,要求他們把同學之間和老師中他們聽到的一些不正常的話,或者違反他們的理念的話要及時上報。這些學生信息員會得到經濟上的補貼、政治上的信任,將來實習也好、找工作也好都會得到多方面的關照。」

美國之音記者給北京大學經濟學院負責人打電話,詢問是否有學生告夏業良教授「反黨反社會主義」,一位接聽電話的學院領導說,他並不知情。

點評:

出現了這種事讓人恍如回到了文革時代,三十多年後再次出現反黨反社會主義的詞彙讓人感覺驚詫、好笑與悲涼,看來某些東西陰魂不散在末日降臨時還要來一把迴光返照。其實在講課過程中他談到中國與其他國家在專利發明數量上的差別時,提到臺灣這還算不上反黨反社會主義,目前即使中共官方媒體上也會發表一些談論中國獲不了諾貝爾獎的文章。這種無限上綱上線的方式發生在文革算是平平常常,發生在今天就是一場醜劇。

目前雖然中共政權也打壓迫害異見知識份子,但對於大學教授,特別是名牌大學的知名教授,迫害還不是那麼嚴重,因為一個教授遭迫害很容易影響波及到全校師生,進而影響到知識份子群體,所以像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北大教授焦國標等經常接受境外媒體採訪,發表異見文章,到最近的楊師群、袁滕飛在課堂上發表批評中共言論,這些人有些會遭到點中共政權騷擾,但也未被當局定罪判刑。

這次夏業良教授被舉報估計也不會受到當局打擊的,夏業良教授這回也是一夜成名了,人們給予的多是支持與讚賞。倒是舉報者顯得自討沒趣了,以後說不定什麼時候舉報者也會被揭發出來,那倒要面對千夫所指了,給人生留下了難以抹去的污點,這也是受中共影響教唆造成的,也是給將來留下了一個反面教訓。發生了這種事又一次把學生充當告密特務的所謂學生信息員制度的事實揭露出來,對中共政權還是一件醜事壞事。

*結石寳寳維權者趙連海一審獲刑兩年半*

今天(11月10日)上午八點,結石寳寳維權者趙連海「尋釁滋事」案在北京市大興區法院開庭審理,趙連海一審獲刑2年6個月。在場者介紹,庭審時,趙連海被拘押一年後首次看到妻兒,心情還挺好。聽到判決結果,趙連海一把將被告的牌子推開,扯開囚衣,高聲抗議「我不服,我無罪!」

對此判決,趙連海的代理律師李方平律師表示:一般尋釁滋事最多判3年,而此案重判兩年半,案中,趙連海和警察並沒有發生肢體衝突,因此他認為,此判決量刑過重,將會上訴。

此後,在「圍觀」的網友和便衣簇擁下,趙連海妻子李雪梅離開法庭時候,和孩子在大興法院門口相擁痛哭。

趙連海是一個未成年結石患者的父親,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集體維權聯盟——結石寳寳之家的發起人,曾從事多年媒體廣告工作。

2008年9月20日,他的幼子被發現左腎有2毫米結石。趙連海以民間網站結石寳寳之家的形式調查、公布2008年中國奶製品污染事件相關信息,號召中國大陸「結石寳寳」家長聯合起來進行合法維權訴訟。

2009年11月13日,趙連海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12月17日,經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檢察院批准,被逮捕。

此案起訴書稱,趙連海於二○○八年九月至二○○九年九月間,利用社會熱點問題(即三聚氰胺毒牛奶導致的「結石寳寳」),煽動糾集多人先後在河北省石家莊市及北京市大興區、豐臺區等地公共場所,採用「呼喊口號、非法聚集」等方式「起鬨鬧事」,嚴重擾亂上述地區的社會秩序。

另據起訴書,2009年8月4日,趙連海利用安徽籍女青年李蕊蕊在豐臺區聚源賓館被強姦一案,以報案為名「惡意炒作」,「糾集煽動不明真相群眾及多家境外媒體記者」,到北京市公安局大門東側「非法聚集」,嚴重擾亂該地區的社會秩序。

趙連海關注的上訪女子李蕊蕊被強姦一案,在2010年05月15日,在北京市二中院終審宣判,強姦犯徐建終審獲刑8年。

今年3月30日,北京市大興法院曾採取不公開的方式開庭審理此案,當時法庭方面未允許趙連海的妻子李雪梅和兒子在法庭旁聽。

李方平律師認為,根據刑事訴訟法,本案最遲應當於2010年4月中下旬宣判,但一直延冗至今。他認為,雖然期間曾有過三次延期,但本案審理仍已經遠超過法定時限,存在嚴重超期羈押問題。 

對此判決,網友仍引用藝術家艾未未一句話評論,「你如果希望瞭解你的祖國,你已經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點評:

從案件描述上看,趙連海是組織了一些人舉行了示威抗議活動,難道這就有罪嗎,中國憲法也規定了公民有遊行示威的自由,說是遊行示威必須得到當地公安機關的批准,那中共政權又能批准多少呢中國每年發生幾十萬起群體抗暴事件,又有多少得到了當局的批准,過後這些事件被當局定罪受處罰的極少。什麼叫尋釁滋事啊,一個公民對社會上哪件事表達不滿當然可以示威抗議,前幾年臺灣發生倒扁運動時,成千上萬人在總統府前靜坐了幾十個日夜,怎麼沒給扣上「呼喊口號、非法聚集」「起鬨鬧事」,嚴重擾亂上述地區的社會秩序的罪名呢。

趙連海被判在中國民眾中產生的影響還是不小,趙連海雖然不算是民運人士,但他所維權的三鹿毒奶粉事件曾經震動全國,結石寳寳的遭遇牽扯到千家萬戶的切身利益,所以也能引來更多普通民眾的關注與熱議,趙連海本身就是受害者,又替其他受害者維權,社會輿論也是完全站同情趙連海一邊。就算他在維權過程中真干了點出格的事,一個正常政府顧及民意,也該從輕或免於處罰。而如今中共政權枉顧民意重判趙連海,必定又將引起一陣民眾批評不滿的浪潮。

中共政權目前針對它所認為的反對派人物,也沒有一個可遵循的法律標準,有些人可以公開的大搖大擺的嚴厲批評中共而絲毫無損,有些人卻因為揭露點地方貪官黑幕或者依法維權就慘遭重判。比如08年楊佳案審判時,一批訪民在法庭外高呼打倒共產黨,性質當然比趙連海這個嚴重的多,可過後那些人竟未遭遇中共當局的懲罰。可見中共政權現在迫害反對人士也是挑軟弱好欺負的下手,有時不看案件本身如何,而是由判決所產生的負面影響多少來決定,根本也談不上什麼依法辦案。

*薄熙來愛文革 重慶促大學生再學「工農兵」*

據騰訊網9日消息,重慶官方促75萬大學生社會實踐,再學「工農兵」。對於這種新的「上山下鄉」政策開歷史倒車,網友抨擊:「弱智到家了!」。

官方:促學生再學「工農兵」

據中新網消息,重慶官方檔要求全市75萬大學生在渝就讀期間,進行以「六個一」為主要內容的社會實踐,規定「要種100棵樹;帶薪實習1個月;到農村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1個月、到企業或服務一線做工1個月;開展學軍1個月;撰寫1篇有價值的社會調研報告。」
報導中稱,今年8月已有5,000名大學生參加了重慶首次大學生暑期帶薪社會實踐活動;10月底,80名大學生骨幹到一村莊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重慶官方表示,該項活動旨在培養塑造複合型人才、綜合型人才,「增進大學生與工農的感情、增強國防意識和愛國主義精神、增進對國情和民情的瞭解、增長實踐能力和才幹」。

民眾:「弱智到家了!」

面對官方要求大學生再學「工農兵」,凱迪社區的網友稱這種新的「上山下鄉」政策是開歷史倒車,「弱智到家了!」。

網友「花開花落」說:「大學生會像他們的父母一樣上當嗎?」想當年文革初期,中共黨魁毛澤東為了爭奪權勢,一聲「造反有理」,全國學生停課鬧革命。折騰一通後,毛打倒了劉少奇等走資派,沒有利用價值的學生就被趕到農村,所謂「上山下鄉繼續革命」,用林彪的話說,就是「變相充軍發配」,浪費了一代人最美好的年華。

網友「第四賭牆」則情緒較為激動表示:「無語!!!!大學生畢業進入社會實質上就是工農的一份子,其工作性質就是和做工、和務農一樣的,只是分工不同而已,這些腦殘的官們思想還停留在自己受教育的年代,自己被毒害了,至今未醒,還要遺毒別人的後代,何其昏庸無道!」

名為「gx1286」的網友跟帖說:「等到大學畢業後再實踐就不行了?那可是一輩子的社會實踐啊。折騰吧!自己出錢幾萬元讀四年的大學還要受這樣的折騰。」也有人估算,平均每個月學費就得上千元,花4個月上山下鄉,這幾千元錢不就白花了嗎?大學本來課時就緊張,哪有空閑幹這些無聊的事呢?

重慶網友「beifengle」更怒批:「這薄二(指薄熙來)原來真的是個神精病」。「薄二深知自己現在需要做的是撈取更多的政治資本,才給自己穿上了一件紅色的外衣,在政治舞台上不斷作秀」。也有網友說:「學學工人如何下崗,學學農民如何失地」、「強烈要求和公務員同吃同住同勞動一個月」、「官富二代對策多的是,托關係跟有關單位打個招呼、報個到、回家逍遙、時間一到蓋個章、請個槍手。」、「反正官老爺的孩們都跑國外了」、「還是《浪潮》裡描寫的正確,我們離法西斯只有7天,文革就在中國人的眼前,想來很快了。」

點評:

薄熙來就是屬於活著一天就要折騰一天之徒,時不時就要搞出些事來,炫耀自己能力強本事大,依此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這次又發起重慶大學生的上山下鄉運動,自然引發了很大的關注與非議。網友們一上來就指出,薄熙來把自己的兒子送到英國的貴族學校裡花天酒地,卻讓本國的大學生上山下鄉,如此強烈的對比只能讓人不服氣並引來嘲諷聲一片。

這項措施是否正確,那只要看看世界各國的學校有沒有這樣搞的,大學唸書就是要培養中高級知識份子的,並不是為了當工人農民,如果要跟工農有感情,還上大學幹什麼,現在的人如果體驗到了工農的辛勞與悲慘,說不定會對工農產生厭惡與疏遠,,大學生畢業之前都有實習期,寒暑假的時候可以選擇打工,如今社會信息開放發達,不缺瞭解社會接觸實踐的渠道,至於吃苦耐勞精神可不是短期可以培養的,這個既有個人的先天因素決定,又有自小的家庭社會影響。薄熙來這麼搞一套,倒像是要把大學生玩弄於股掌之間折騰一番,讓他們成為黨文化下被馴服的工具。

還有種看法,一直認為如果薄熙來跟黨中央爭奪領導人不成,就會在重慶搞地方獨立搞武裝割據對抗中央,有薄熙來剋星之稱的著名作家姜維平就堅持這個觀點。那麼近來重慶發生了強迫大學生農轉非與讓大學生學工農兵這兩件事,如果硬往薄熙來的那種意圖上聯繫,就會發現也是有理可循,通過農轉非把大學生強制留在重慶,擴充了重慶的人力資源,打起仗來就要強迫拉攏他們當兵了,充當薄熙來的炮灰。而學習工農兵則恰恰像是對大學生的戰前培訓了,是當兵之前的學前班,當然表現上不能那麼明顯得變著花招的來,從培訓目標來看,也就是培訓吃苦能力,培訓服從精神,增強紅衛兵意識,成為受黨文化矇蔽利用的工具,估計到時可能根據情況再訓練點國防軍事知識,那麼距離一個民兵的標準已經不遠了,現在是可以看出這種苗頭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