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從「我爸是李剛」看權貴隻手遮天

2010-11-23 10:20 作者: 張東光編譯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0月底的某個夜間,女大學生陳曉鳳與朋友在河北大學校園內溜著直排輪,一輛福斯轎車飛快鑽入一條窄巷,迎頭撞上他們。當時,陳曉鳳被撞飛出去,她的朋友腿骨折斷。22歲的駕駛酒醉開車,試圖加速逃離,保安人員將他攔截,但他不為所動,他警告:「我爸是李剛」。隔天,陳曉鳳過世了。

一個月後,「我爸是李剛」成為中國年輕民眾的口頭禪,不管是洗碗、劈腿,只要想逃避責任,都用這句話來搪塞。

據《紐約時報》近期報導,陳曉鳳是貧窮農家的子女,肇事者李啟銘是保定市公安分局副局長李剛的兒子。這樣的故事在中共治下的中國司空見慣:權貴的子弟殺死平民,無罪開脫,民眾憤怒不已。此外,成都商報記者殷玉生也因報導這起事件,被強迫自動離職。殷玉生指稱,報社承認遭到中宣部施壓。

中宣部介入審查

從許多方面來看,李剛事件清楚說明瞭中共的宣傳機器如何扼殺新聞自由,特別是關於中共濫權的報導,不管它是報紙、電視或是網路新聞。河北大學王姓學生近期表示:「起先,學校新聞頻道上還有一些訊息。」「但後來變安靜了,我們真的很失望,各大媒體都不再報導這件事情了。」

香港大學中國傳媒研究計畫分析師班志遠(David Bandurski)說:「我們通常會看到他們對某些報導下達指令,但不表示沒有相關的報導。」「審查制度在中國越來越不受歡迎。」

有個惹中共討厭的博客「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開始鑽邪惡審查制度的漏洞,以不具名的方式張貼言論自由同情者泄漏的審查指令。該博客指稱,事件發生10天後,中共中宣部10月28日下達指令,以便「確保河北大學交通事故沒有進一步的擾亂」。

同一日,審查者禁止其他6個事件的報導,包括某位女孩在警方的關押中死亡、湖南省茂名副市長的性侵調查、上海世博的關閉展覽,以及對網咖的審查不斷增加等。

但是,李剛事件很難鎮壓,部分原因是權貴肇事可以扭曲規則,而一般民眾就必須逆來順受的長期不滿被人格化了。人們對於「官二代」與「富二代」等權貴的橫行霸道的不滿情緒持續高漲。

在輿論的壓力下,10月22日央視訪談李剛和他的兒子李啟銘,他們在言談中不斷地道歉,10月24日李啟銘被警方逮捕。11月初,香港鳳凰衛視訪談了陳曉鳳憤怒的哥哥陳林。不過,11月4日中宣部下達進一步採訪的禁令,甚至還想控制已經散發出去的報導。

文藝圈的嘲諷

10月20日,綽號小豬腳貝塔的北方女性網友宣佈一個詩詞創作比賽,必須將「李剛是我爸」這句話納入古詩詞中,結果六千多位網友報名參加。

此外,重慶一位藝術家濮存昕也在話劇旁白中加入這句話。

11月9日,北京藝術家艾未未將陳曉鳳父親與哥哥陳林的訪談貼到他個人的網頁上。陳林在訪談中說:「在社會上,我們都說人人平等,但每個角落都有不平等。」「我們怎能生活在這樣一個國家與這樣一個社會中而不擔心呢?」

為了躲避審查者不斷的滋擾,艾未未大玩貓捉老鼠的遊戲,每天都將這段訪談轉貼到新的網站上去。

官司無疾而終 權貴隻手遮天

不久前,陳曉鳳案的辯護律師張凱接到一通客戶電話,他說:「他們感謝我對這個案子所做的努力」,「但他們告訴我他們已經與李剛家人達成和解。電話講完半小時,他們來到我的辦公室交給我合約終止書,之後他們便消失了。」

張凱說,他接了很多一般市民與權貴人士的衝突案件,最後都是這樣收場。他表示:「在當前的中國社會,人們對權力的強調多於個人的自由。」

在保定,河北大學某位趙姓學生無奈道:「這就是我們現實社會的模樣」,「有權的人可以隻手遮天。我們希望這個事件依法審判。」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