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盛大的焰火何以化為噬人的火焰


法廣:上海這場大火引起了世界的注意,這可能有幾個因素。西方媒體習慣上稱上海為中國隊經濟首都。被視為是中國現代化的窗口。在加上上海舉辦了規模盛大的世博會。世博會剛剛閉幕,就在市中心發生一場燒死五十幾個人的慘烈的大火。人們似乎忽然發現了這個城市的反面。郭慶海先生,作為一名關注時事的作家,您是怎麼看的?

郭慶海:我注意到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就是它的高樓救火設施非常缺乏。韓寒在現場見聞裡寫到,只有一個噴水機能夠噴到20層以上,其它的只能噴到10層以下。但起火的大樓只有28層,在高樓林立的上海,它其實是一座非常不起眼的高樓。這就是說上海的消防設施配備非常差。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火起來十幾分鐘後消防車才趕到,香港蘋果日報講得更精確,消防車是在起火之後18分鐘才趕到的。這讓我們感到,第一,在上海這樣一個中國最現代化的城市裡面,它的消費設施非常跟不上形勢;第二,它的消防機構的反應能力非常差。很多人就會問,在中國的這樣一個這麼現代化的城市怎麼會存在這樣的問題?根據我個人在中國生活四十多年的觀察 ,問題在於中國政府把大量經費用在所謂「維穩」上,用在政府的一些亂七八糟的開資上面。而真正涉及民生的健保措施、勞保措施、消防設施 等等可能就沒有那麼足夠的資金來解決。 這恐怕就是上海這麼一個現代化大城市為什麼存在著這樣嚴重的問題的一個原因。

法廣:發生大火本身也可以說是偶然的,在世界上其他城市也有發生。但是,根據您的分析,上海的問題主要出在救火設施上。如果不是把大量經費放在所謂「維穩」上面,那麼,如果配備了相當的人力和救火措施,最後就不至於會這樣?

郭慶海:那當然, 就是說在中國政府這裡,維穩已經壓倒了一切。我最近寫了一篇關於趙連海事件的文章,發在『蘋果日報』上。趙連海之所以被判刑,為什麼要被判刑?沒有任何其它原因,就是要維穩第一。最近還發生了一個非常典型的案例,『南方週末』報導了湖南的一名地方官員非法拍賣公司的土地,法院在封存了這塊土地後,想要把它拿回來,結果,拍賣這塊土地時打著維穩的名義的地方政府,現在居然又以維穩的名義迫使法院取消了對它的判決的執行。這就是說在中國維穩是第一位的。在幾十年前,意識形態、階級鬥爭是第一位的。現在法律呀等等都是次要的,已經沒有什麼原則可言了。只要我這裡不出事,事實上只能說暫時不出事,而且是暫時不出小事就行。結果,像上海大火,京奧之後的央視大火特別嚴重的事件就發生了。其實可能就是在維穩壓倒一切的情況下掩蓋了小問題,結果反而出了大問題。

法廣:您認為現在在中國是維穩壓倒一切。那麼,維穩和上海發生的這場大火,它到底有什麼關聯?

郭慶海:為什麼說上海大火和維穩有很大關係?第一,政府動員了很大的人力去維穩。就拿零八年奧運會時我本人的情況來講,我只是一個小地方的一個獨立評論人,但居然有一個14人的小組24小時監控我。那麼在上海,因為它要辦世博會,它也要有很嚴重的維穩的任務。比如說像馮正虎,以及類似的很多的維權人士呀,法輪功學員呀,異議人士等等很多,可以想像政府要拿出比我當時多許多倍的人力和物力去監視他們。那麼,這場上海大火可以說是政府管理不力造成的,這種管理不力是不是因為他在維穩上用了力太多的精力,而在民眾的安全方面,政府應該做的,它反而做不到了。

法廣:我們看到中國大陸許多網民的反應很有意思,有一位名叫「30dj」的網民寫到:「我們可以辦一個最好的世博會,卻無法扑滅一場大火。我們可以花幾億去燃放令全世界為之驚嘆的煙火,卻沒有預算去購買1500萬一臺的雲梯。我們在建築高度上趕超全世界,卻無法保護居住在裡面的人們。一場大火燒的全上海體無完膚,原形畢露。這53人他們也是納稅人啊」。您同意他的想法嗎?

郭慶海:其實,我剛才講得跟他說的精神上是一樣的。這位網民講的情況一直存在。改革開放前我們是把所有的錢花在城市上,為了建造一個門面;現在就像這位網民講的,我們把所有的錢完全花在世博上,為了去爭一個臉面。然而,像北京、上海、廣州這些大城市都會有一些很窮困的,貧民化的地方。這些地方,政府是不會去花一分錢的。

法廣:您剛才提到韓寒,韓寒好像說每一場盛典之後都要燒一幢樓。比如說, 北京奧運之後央視大樓被燒了,但那是正在建造的樓;上海世博之後也燒了樓,死了很多人。作家孔捷生寫了一篇文章說,「京奧未能‘奧’出一個新中國,上海世博也未能‘博’出一個新中國…然而我期望亞運之後,廣州拉開某個塵封的抽屜,倒掉極權主義的制誥文牒,一把火燒個乾淨,然而在大一統的專制天朝,這可能嗎?」韓寒的歸納和您前面提到的維穩還是有一點聯繫的吧?

郭慶海:是這樣,我覺得韓寒的評價很幽默,很深刻。不過,可能欠缺一點準確。我們應該這樣講,中國應該是在每次舉辦一次世界性盛會之後一定會有一場大火,世界性盛會一般來說有三種,奧運會,世博會,還有世界盃足球賽。中國到目前為止, 世界性盛會只辦了兩次,而這兩次恰恰就是會前一場焰火,會後一場大火。

法廣:為什麼說盛會之後就會發生大火,那就和你前面說的維穩連在一塊了?

郭慶海:應該是這樣講,因為越是這種世界性的大會,這個會越重要,它在維穩上用的力量就越大,而在其他方面,在民生方面能夠投入的力量就越小,它的這種反差也就越大。所以很可能是這個原因,才導致臉面越光鮮的地方更光鮮,十分薄弱的地方更薄弱。也就導致了會前一場焰火,會後一場火焰。我是希望這個政府應該把它的有限的人力和財力放到真正應該用的地方,而不是來維持臉面,維持一些短暫的平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