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雲專欄】一週要聞述評(2010/11/29-12/05)

2010-12-07 14:54 作者: 李立雲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李立雲報導】上週,中國民運人士秦永敏12年刑期屆滿獲釋返家,中國民運界今後應該有了一個新的看點。大陸網民熱議美國泄密文件涉中國內容,揭露中共真實面目又增加了一個角色。佛山兩警察穿制服燒香拜神被處分,誰錯誰對值得思考。12月1日是世界愛滋病日,從中國大陸傳來的方方面面消息還是令人悲傷與氣憤。

*中國民運人士秦永敏12年刑期屆滿獲釋返家*

中國國內的反對黨「中國民主黨」創黨人之一的秦永敏,今天在湖北服完12年刑期,獲釋返家。警察告訴他,獲釋後不要接受記者採訪,也不要和其他異議人士來往。當局還不准他把在獄中寫的自傳和書信等帶回家,這些書稿都被沒收。秦永敏說,在勞教所內多次遭到毒打,導致左側睪丸碎裂。

秦永敏等人在1998年發起成立「中國民主黨湖北省籌備委員會」,並到湖北省民政廳申請註冊,之後又成立中國民主黨湖北省黨部。隨後他被警方逮捕,同年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2年。這是57歲的秦永敏第3次因民主活動服刑。

秦永敏從1970年代末開始參加民主活動,曾主編民主刊物《鐘聲》,1980年起參與成立中國民主黨籌備小組事宜,1981年被捕,1982年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8年,1989年出獄。1993年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發表45週年前夕,秦永敏又參與起草「和平憲章」,主張平反「六四事件」和釋放所有政治犯等,結果被以「擾亂社會治安」罪判處勞動教養2年。秦永敏在1997年曾發表致中共領導人江澤民的公開信,要求中共15大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實現民主憲政。1998年他在武漢創辦《中國人權觀察》通訊,發表的新聞被外國媒體廣為引用。

點評:

秦永敏出獄了,做為尚在國內為數不多的老牌民運領袖,雖然還很難馬上給國內沉悶的民運事業帶來一絲光明,但總還會引起一陣波動的。人們與媒體開始對秦永敏重新關注,以前的一些秦永敏為中國民運事業百折不撓堅持不懈的奮鬥事跡被回顧出來又一次激盪人心,一些中共當局對秦永敏的迫害也被揭露了出來,當局對秦永敏這樣一個老人多次毒打,導致左側睪丸碎裂,聽來實在令人髮指。而中國當局有強行沒收了他多年在獄中辛苦寫下的文稿,更是倍加讓人氣憤。這裡除了繼續譴責中共政權的毫無人性,筆者也藉此為秦永敏送上一份敬意與祝福。

目前秦永敏雖然出獄了,但可以預料中共政權還會對其繼續打壓,包括軟禁、監控、騷擾、隔離等等,但秦永敏亦會堅強抵抗不會屈服繼續為民主事業奮鬥。不過在當前如此艱難的環境下要想發揮大的作用還是不容易,現在還很難預估他以後能有多大限度發聲宣傳。不過秦永敏出獄的時機正處於即將迎來辛亥革命一百週年,與中國發生革命風雲的前期,同時秦永敏的所在地也是當年武昌起義爆發的地點,如今的武漢當地不法官員的違法亂紀魚肉百姓已經搞的民怨沸騰,武漢地區將來也會像個中國的火藥桶一般,假如這個地區將來可能爆發革命的話,那麼秦永敏就很有可能當仁不讓的的被推舉為當地革命領袖,如今很像是一種巧合,埋下了一個伏筆,就看將來的局勢如何演變了。

*大陸網民熱議美國泄密文件涉中國內容*

維基解密網站泄露25萬份美國外交機密電文,引來外交尷尬,其中不少內容涉及中國外交內幕,期後網站遭到黑客攻擊。大陸網民指,他們沒法登陸維基解密網站,但透過其他渠道看到密件,泄密內容惹來網上熱議。另外,網路技術人士表示,維基解密所遭的黑客攻擊不算大型,一般黑客可進行攻擊。

自維基解密網站週日起陸續公布機密外交電文,中國網民自週一起沒法登陸該網站,該批電文所泄露的機密內容不乏涉及中國敏感訊息,包括政治局官員指使攻擊谷歌、西方及達賴喇嘛網站、新一代領導人對朝鮮的判斷及態度,以及涉及朝鮮向伊朗轉讓導彈交易等。

褔建網民屠夫表示,維基解密官方網站週三仍然沒法登陸,但對網民影響不大,因為一般網民不懂英語,不會登陸官方網頁看,大部分網民是透過推特、微博看翻譯的文件,論壇都有討論這話題,引來網上熱議。

屠夫又指,也有網民把涉及中國的密件內容發布新浪微博上,例如談及中國贊成韓國統一,沒有被刪除,不過,涉及中國領導人的內容,可能巳過濾因此沒法在微博看見。

他說:國內的網民主要是八掛心態看這個事情,它現在陸續出來了一點,像朝鮮的事情及2009年是政治局的人直接要求攻擊谷歌,因為它還未完全出來,每個人都像我一樣,都是很期待內裡是否有一些國內見不得陽光的事情。

屠夫又指,大陸網民大多在討論中國與朝鮮的問題,例如接班人的問題,中國對朝鮮的真實態度,都令網民感興趣,大家都加推及紛紛貼在網上,在期待更多中國外交內幕消息。

另外,法新社報導,維基解密週一宣稱再度遭到電腦黑客DDOS攻擊,攻擊力度每秒超過千兆比特,網站因此暫時癱瘓。負責承載部分維基解密伺服器的瑞典網路公司Bahnhof總裁透露維基解密網站的IP地址目前巳轉到美國亞馬遜網路公司的服務系統。

中國網路人士野渡表示,從技術分析,這次維基的DDOS攻擊不算大規模,每秒超過千兆比特力度攻擊,等於1擊(1G)流量,可以是黑客組織攻擊。例如獨立中文筆會及維權網遭到的攻擊,起碼4擊以上,維基解密更換IP地址後,可以恢復登陸。不過,在大陸登陸維基網站,一定要翻牆,如該網站巳經恢復登陸,而中國網民沒法打開,那便是被中國防火牆阻止。

野渡說:以1G流量來說,應該是黑客組織所為,而不是國家政府行為。瀏覽維基網站一般要翻牆,如翻牆仍打不開,那是它本身的伺服器有事,只要它把IP地址轉向便沒事。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週二表示不評論事件,而美國國務卿希拉莉表示,披露這些文件不僅對美國外交政策及利益的攻擊,也是對整個國際社會的攻擊。而美國司法部長霍爾德也表示,巳經就事件展開刑事調查。

這是維基解密網站第三次泄密,25萬份機密外交電報,來自為美國外交部及其他政府部門的機密文件。另外,它於今年7月及10月分別公布9萬多份阿富汗戰爭機密文件,以及大約40萬份伊拉克戰爭機密文件。

外電報導,國際刑警組織週三表示,巳經向近期泄密的維基解密網站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發出國際通緝令,並是醒各成員國逮捕阿桑奇。

另外,大陸最早期的微博網站飯否在關閉一年多後,週二重新開放。飯否創辦人王興曾向媒體表示,網站無法登陸是技術問題造成,飯否去年7月被關閉前大約有一百萬用戶。中國博客莫之許向記者表示,飯否重開也很難生存,因為它的伺服器在中國,網民喜歡使用微博,它具有強大的威力,當局一定會嚴管,飯否很難免被封殺、過濾及審查,這需要強大的人力財力去支撐,飯否這樣小型網站可能難以應付此事。莫之許又指,因此飯否重開,他沒有再使用,也有不少網民不使用,因為不看好它的前景。

點評:

如今維基解密事件可謂轟動全球吸引著全世界的目光,由於以前維基解密揭露的基本上是美國政府的一些機密,中共政權可能還對此沾沾自喜,認為可以打擊對手,甚至還自己做了一些宣傳,可如今這把火也燒到了自己頭上,引起的恐慌恐怕要超過美國,也在採取各種措施防止泄露的機密擴散,由於泄密內容是電腦黑客從美國政府的機密文件中盜取的,中共政權也很難去否認泄密內容的真實性。

由於維基解密揭露的大多是涉及中共外交方面的內容,其實有些早被西方一些國家掌握,但這些國家或攝於中共淫威,或受與中共經濟交往限制,往往是秘而不宣。然而紙保不住火,維基解密這次就出了頭,將中共的某些方面的醜惡順勢暴露了出來,還是令中共政權形象受損。影響到其他各國民眾對於中共政權的認識態度,可能逐步施壓到各國政府對待中共政權的態度,如今中共政權在許多領域如朝鮮問題、伊朗問題、氣候問題,匯率問題、國內人權問題、民族問題等等正遭受越來越多國際社會的不滿與圍堵,那麼這次維基解密事件,也算同樣給了中共政權一次小小的恐懼性打擊。對於中共這樣的邪教專制政權,靠的就是以謊言來生存,最怕的就是真相被揭露,所以這次泄密事件雖然是屬於主要針對美國捎帶出了中共,但最大的輸家還是中共政權。

對於經常使用破網軟體的國內翻牆用戶來說,維基解密的中共外交內容引不起太大興趣,也早已見怪不怪了,中國民眾更希望解密一些諸如六四事件、官員貪腐醜聞、高層內鬥等等這類事情,如果維基解密能做到這個倒會引起更大吸引力。不過國內尚有大量網民不知破網軟體,而維基解密倒很大程度普遍知曉了,現在看看維基解密事件能否更大激發中國網民突破封鎖探尋真相的興趣。

目前考慮由於維基解密網站本身也觸發眾怒,有可能處於自身難保狀態,維基解密很可能在熱鬧一陣之後面臨著偃旗息鼓,對於中國國內的局勢變化,還得期待新的熱點事件發生。

*佛山兩警察穿制服燒香拜神被處分*

近日有網友發帖稱廣東佛山兩名警察穿制服燒香拜北帝。佛山警方回應稱這二人當天被安排赴寺廟執行安保任務,事畢後隨其他市民一起參加其父活動,目前已對二人提出批評並要求檢討。

日前,佛山祖廟百年修繕竣工儀式舉行,大批市民向朝廟內的北帝像燒香祈福。網友「捕風捉影」在網上發表了一個名為《北帝北帝保佑我》的帖子。其中三張照片上,有兩名身著警服的民警雙手合十,和眾市民一齊燒香祈福。

11月29日上午,佛山祖廟舉行全面修繕竣工儀式現場,兩名民警身著警服燒香拜北帝的照片被網友拍下,並在網上瘋傳。佛山市公安局警務監督處在得知此事件後,立即組織相關單位深入調查,並於1日公布了調查和處理結果。據警方介紹,11月29日上午,佛山祖廟舉行全面修繕竣工儀式,禪城公安分局組織警力開展安全保衛工作,確保了儀式的正常秩序。涉事兩名民警當天被安排在祖廟內執行安保任務,他們在執勤過程中認真負責,沒有擅離職守。安保任務結束換崗後,兩名民警身著警服隨著到祖廟參加民俗活動的眾多市民,一起參加祈福活動。

鑒於兩名民警穿著警服上香祈福的行為違反了公安機關的內部管理規定,禪城公安分局已給予兩名民警黃牌警告一次,發通報批評,並責令二人作出書面檢討。

點評:

不知道中國的公安內部是否真有這樣的規定,不讓民警穿警服燒香祈福,相信絕大多數中國民眾沒聽說過這樣的規定,筆者也沒有去進一步考證,不過即使有這樣的規定,也是不合理的,是利用行政干預信仰自由的表現。其實中國國內民眾經常在歐美戰爭影片中看到這樣的鏡頭,在戰前或戰鬥進行中,士兵還在胸前劃十字祈禱呢,也沒說違反了哪條軍規紀律不被允許,既然人家軍人在打仗時都可以做祈禱,憑什麼我們警察在執行完任務的業餘時間做祈禱就要受處罰呢,而且人家的軍隊裡都可以配隨軍牧師,中國著名的八九學運領袖熊炎就到美國當了隨軍牧師嘛。

人家美軍可以信仰自由隨便做祈禱配牧師,也沒影響了軍容軍紀戰鬥力,中共政權的國家機關軍隊警察是不允許公開有宗教信仰的,可這些部門如今卻成了最腐朽墮落的場所,一句{如今的土匪在公安},大陸的老百姓都耳熟能詳說起來琅琅上口。現在穿制服祈禱的警察受處罰,而穿制服到娛樂場所嫖妓的警察也大有人在卻無人管。如今這兩個警察能夠祈神拜佛,說不定說明此二人還有一點善心佛性在,總比那些口吐酒氣蠻橫無禮的警察要好的多,用中共自己的話講,也算是深入群眾中去,跟群眾打成一片嘛。看看人家臺灣搞政黨選舉時,都有候選人招搖過市請記者相伴到廟裡祈神拜佛,反倒對選舉有良性作用,這些都不是什麼壞事,可到了中共哪裡,就變成了不允許受懲罰,到底誰錯誰對呢,正應了這樣一句話:打擊善的一定是惡的。

網友去傳播這張照片,一方面覺得新奇,一方面藉此諷刺中共的隊伍自身信仰全無,並不見得就是指責警察,可中共政權覺得自己丟了臉,中共自己講唯物論無神論,還強制推行到政府工作人員中去,兩位警察還未必就是黨員,中共自身的信仰站不住腳是騙人的,還不允許成員有其它信仰否則受懲罰,只有邪教與黑社會才會這麼幹。如果穿著制服就不能搞這些活動,那麼中共士兵上前線或抗洪搶險時向黨旗宣誓算什麼呢,一樣很像是宗教活動,只不過人家是向神佛祈禱保命保平安,而中共讓黨員對著黨旗宣誓不怕犧牲生命,穿透迷霧回頭再看,多邪惡啊。

*世界愛滋病日綜述*

12月1日是世界愛滋病日,同樣也做為愛滋病重災區的中國大陸,在此前前後後都發生了哪些事情呢。

中共前高官罕見揭真相

中國退休衛生高官於28日公開舉報,揭露愛滋病災難源自「血漿經濟」,而非中共官方一直所稱的性傳播。78歲的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致胡錦濤公開信中直指,中國愛滋病大範圍爆發禍起血漿經濟。並直接批評了現任中共高層李長春和李克強,指出他們在任職河南時嚴重失職、中共當局刻意隱瞞真實的愛滋疫情並對愛滋病維權人士進行打壓。

陳秉中說,這個事情的起端,是發生在大約十七、八年前了,所以很多事情我都瞭解,積累了很多資料,我覺得這個問題非常嚴重。當年河南省愛滋病採血感染最嚴重的階段,當地的血頭甚至到田間地頭拉人來採血賣血。

與這封公開信相同內容的文稿曾經在今年9月份發給中紀委,但未被受理。之後又於10月13日再次向胡錦濤進行舉報,也未獲得任何回應,在這種情況下,陳秉中認為,再給他們寫信沒什麼用了,因此在28日將這封文稿轉為公開信,呈諸於全世界大眾。

文章指出河南「血漿經濟」最大的獲利者和受害者、始作俑者是何人。河南因「污血案」至愛滋疫情爆發並蔓延至全中國其它省份,文章也揭露當局對愛滋病患者家庭救助不力的不負責任態度並打壓愛滋維權人士。其中直接指出時任河南省領導的李長春在當地推行「血漿經濟」,導致愛滋病暴發,但此舉報在當時未被受理。

「良心醫生」揭中國愛滋疫情真面目

10月7日,由博大書局主辦的高耀潔醫師新作《揭開中國愛滋疫情真面目》發表座談會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舉行。高耀潔在發布會上介紹,這是她從大陸帶出的三本書稿中最重要的一本。她曾親自租車走訪雲南、貴州、四川、廣東等省份,發現賣血的情況非常嚴重。中國的愛滋病傳播主要在賣血和輸血感染,目前中國愛滋病防治的主要問題是賣血轉入地下。高昂的利潤,巨大的需求缺口,加上農民實在缺錢,使得農民賣血成為全國普遍性的事情。而所謂的血站,首先是政府的背景,是各地政府搞起來的,不是民間的也不是個人的。

中國愛滋病病毒攜帶者的確切數量尚無準確數據,幾年前有防愛人士估計大約500萬,高耀潔說現在怕有千萬了。高耀潔介紹,在愛滋問題上不僅充斥著假藥、假醫生、假律師、假維權,而且中共政府甚至培養假愛滋病人,利用媒體上演政府關懷、病情緩解的醜劇。

16年前,河南省太康熊大叔成了響應所謂「賣血救經濟」的大血頭,如今一家14口成血漿經濟受害者,這幾年家裡人像是得了血瘟,一個一個走。熊大叔對希望之聲表示,在1990年,河南省當局開始實施血漿經濟的時候,他是當地帶頭找血源的血頭,當時只要500cc的血就可以換50元人民幣,對窮了一輩子的老百姓來說,簡直是致富的好機會,每個人搶著賣,政府還發了賣血證,幾乎搞起了全民運動。

中國報累計愛滋病死亡人數6萬8

中國的愛滋病疫情一直引人關注。中國衛生部最新公布,全國累計愛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死亡總數為6萬8千多個。

據中國衛生部的最新數字,截至2010年10月底,中國累計報告愛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37萬多例,其中病人13萬多例,死亡6萬8千多例。中國青年愛滋病網路總協調人常坤先生認為,這些數字是比較保守的數字。

「我們民間工作者,我們認為是遠遠高於這個數字的,因為在我們大陸這個環境下,很多感染者處於一種不被知道的狀態。」

雖然近年來中國有民間人士估計,中國的愛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總數多達百萬,但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世界衛生組織和衛生部2009年聯合評估顯示,當時中國的愛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估計約有74萬人,2009年新發感染者為4.8萬人,因愛滋病相關死亡約2.6萬人。

中國官方媒體報導說,隨著愛滋病宣傳教育、諮詢檢測和抗病毒治療工作的加強,發現的感染者和病人越來越多。

常坤先生說:「這個檢測以前它合作項目多的話,他們可能簽的合同多一點,比方像前幾年的音樂會在中國就是搞檢測。檢測一個人給你多少錢,項目多的話,彙集基金多的話,開個會更檢測多一些。其結果是檢測人越多,發現這種感染的可能性就越大。」

河南數十名愛滋病患者及感染者進京維權

11月30號,40多名從河南來京維權的愛滋病患者及感染者在北京與媒體見面,表達其改善自身生活現狀的訴求。一位患者家屬表示,他們能夠聚到一起面對媒體,就是希望在國際愛滋病日這天,得到外界的更多關注,「如果這一天都不能讓更多的人瞭解到我們的處境,其它的日子就更難了」。據《新京報》昨天〈12月1日〉的報導,這是一群大多因輸血感染愛滋病病毒的人,他們全部來自河南,大多數是農民。其中最小的患者是一名由於母嬰感染的3歲孩子,年齡最大的則是一位因為做手術輸血感染的61歲農家婦女。

在這個媒體見面會上,每個人都簡短介紹了自己的感染經歷,說到難過處,有的人放聲痛哭。這些患者和家屬紛紛表示,他們都曾到相關部門尋求解決因輸血感染愛滋病後,帶來的一系列生活和就醫問題。有的人希望得到治病所需的藥物、治療也能全部免費;有的人提出,家庭因此所遇到的困難應由有關部門給予救助,有的人則訴訟賠償無門;也有人認為,目前的低保標準太低,希望能夠提高城鎮低保的最低標準。據愛滋病患者楊正蘭介紹,她於1995年12月因子宮肌瘤切除子宮時輸血感染愛滋病,多年來索賠無果,而看病已經花去家中的一切,現在一直借住在別人家。

報導又說,對此,多次接觸愛滋病患者賠償案件的北京律師李方平深有感觸。他說,那些因輸血感染愛滋病的患者在尋求賠償時,面臨的最大難題就是無法立案,無法進入法律程序。李方平在河南省某縣法院要求為此立案時,被告知不能立案,目前只能通過行政途徑來解決。而行政途徑一般情況下就是上訪,於是,受害者又成了上訪者,同時也成了地方政府「維穩」的對象,他們的賠償之路只能走得更加艱難。

在活動最後,大家紛紛在留言冊上寫下寄語,每人都在開頭的第一句話寫下了「希望」兩個字,希望能早日康復,希望得到幫助,希望回家團圓……。

大陸草根艾滋救助機構處境艱難

11月26日,中國愛滋病救助活動人士曾金燕在博客上寫道:「昨天接受國稅詢問,情況不太好,想不到今年以這樣的方式迎接世界愛滋病日2009-2010的主題(Universal Access & Human Rights)。中國特色的口號應該是:查稅,為愛滋病家庭的關懷和救助納稅。」

就在此前兩週,曾金燕宣布,她2004年以來擔任法人代表的北京愛源信息諮詢中心停業。在世界愛滋病日當天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曾金燕說:

「愛源本來就是一個愛滋病關懷和救助機構,它的生存是很艱難的,結果國稅,地稅又輪番稽查,想把愛源代收代付的兒童生活款和助學費認定為收入,讓我們繳稅,我覺得這個事情是非常困難的。另外,去年公盟因為被國稅地稅稽查,被罰款142萬,而且法人代表和出納都被抓了,這個事情是個前車之鑒,讓我很警惕。目前這種情況下,因此我們採取了這種應對方法,但是,國稅、地稅的稽查還沒有結束,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

法律諮詢機構公盟2009年被國、地兩局處以高額罰款,法人代表許志永被抓的事件被視為中國政府打壓民間維權運動的標誌性案件。直到今年8月,北京公安局才撤銷了公盟涉嫌偷稅一案,並取消對許志永的取保候審。

愛源信息諮詢中心的主要關注對象是農村的愛滋病患者和受愛滋病影響的兒童,其中大部分是孤兒。曾金燕不希望愛源成為公盟第二,但她希望支持愛源的志願者們能夠繼續他們的工作。她說:「愛源作為一個機構承受的壓力很大,經不起任何經濟損失,但是愛源的很多工作都是靠志願者完成的,所以只要有志願者在,雖然沒有這個法律註冊的機構,他們的很多工作還是可以繼續進行。」

曾金燕表示,愛源註冊資金只有3萬元人民幣,機構平均年流水資金不到20萬元,和中國的其它草根機構一樣,愛源的法律地位也是工商註冊的集體所有制企業。她說:「要知道,在中國,草根NGO和社會救助團體生存空間非常小。而且中國草根NGO沒有公募的機制,不允許公募,又有外匯管制,所以在錢的問題上是很困難的。」

而資金問題還不是愛源這樣的草根機構所面臨的唯一難題。一旦愛滋病草根救助機構投入愛滋病患者的維權工作,就會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從政策上講,中國比起01,02,03年是有很大的進步,但一個難題就是,社會公正不能實現。當年很多人是因為輸血感染愛滋病,尤其是在醫院輸血感染愛滋病的人,他們如果想進行司法訴訟,得不到任何立案,得不到一個說法,更得不到賠償。這麼大群的人,他需要實現社會正義,從司法救助也好,從國家賠償也好,應該給一個明確的說法,但現在卻沒有。當年的血頭,非法血站還有醫院輸受污染的血給病人、給產婦,現在都沒有一個說法。」

而對愛滋病患者救助不力的現狀更折射出中國根本的體制性問題。曾金燕說:「對於愛滋病,中央有些政策是比較好的政策,但到地方根本不行。都給中間的官僚機構挪走了,比如100塊錢的救助款到了地方家庭只有幾塊錢,7,8塊,6,7塊,都有這些情況。這個問題就不是簡單的愛滋病問題,而是貪污受賄,以及操作不透明的問題了。」

田喜案被終止審理 律師家門被灌膠

國內愛滋病疫情持續上升,知名北京愛滋病防治工作的非政府組織-北京愛知行研究所卻被迫「放假」,負責主理法律項目負責人江天勇也被採「安保措施」。對這波當局打壓行動,為此一個多月未回家的江天勇律師表示,當局緊張的事情太多,不清處打壓原因具體哪一項。而愛知行幫助處理外界關注的田喜案,法院裁定終止審理、不可抗力。

12月1號世界愛滋病日來臨之際,民間愛滋病防治團體,北京愛知行研究所不斷遭到當局警察騷擾,不得不在1號當天放假。在京的艾滋維權人士則被以各種方法強制離開北京。

對這波打壓行動原因,負責主理愛知行研究所法律項目負責人江天勇對看中國記者表示:「很多原因吧!我們搞不清楚到底是哪一件,他們(當局)緊張的事情太多了!一個是,我在愛知行工作,他們一心想打壓消滅這個機構,同時很多愛滋病感染者在北京上訪、還有,我們長期關注「田喜案」,在幫助做這事,案子到現在沒結果;還有劉曉波獲獎後我們一直受到打壓。」

江天勇表示10月以來比較緊張,警察一直對維權人士騷擾,包括跟蹤、守門監控,他的家門鎖孔也四次被灌注強力膠水。他苦惱的說:「對他們的行為,我說這違法,他們不管,說‘上級的指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