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專欄】李普夫婦為何這樣憤怒?(組圖)

讀《共產黨不亡,沒有天理》有感

2010-12-09 22:36 作者: 唐子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0年11月8日,李普在北京病逝。翌日,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寫下悼文:

她回憶首次見到李普的情形:1979年5月,幾位湖南老鄉為李銳接風,年輕時建立的友誼沒有為黨內鬥爭所玷污, 依然純潔,開懷如一群老小孩子……

李普夫婦為何這樣憤怒?

2004年李普的夫人瀋容去世,李普趴在瀋容的遺體上嚎啕,打電話嚎啕地幾乎窒息。最後李南央提到2001年夏天李普夫婦在她探望他們時聊天時候說的話,她提及李普夫婦的朋友唐榮枚入教會,戈揚很痛苦,都覺得自己一輩子走錯了路,浪費了一生,問:「你們怎麼看自己的一生呢?」瀋容想也沒想地說:「白活了,我一輩子都白活了。白白當了一輩子共產黨的宣傳工具,沒有做過一件有意義的事情。」言語間只流露出憤懣而沒有傷感。李普一聲大吼:「共產黨不亡,天理不容!」 滿臉通紅,寫滿了李南央不能徹底領悟的悲傷、絕望和憤怒。

我想要探尋的是李普夫婦為何這樣憤怒?為何感嘆白活,盼天亡共產黨?

我知道,許多人讀到李南央這篇文章,並不會有我這樣的追尋,他們首先是質疑:瀋容真這樣說了嗎?李普真那樣說過嗎?如果真的說過,你為何不在他們生前說出來?生前說出來,可以對證,我們才知道是不是你編出來騙我們的啊?現在死無對證了,你寫出這樣的文字,把老革命說這樣,別是法輪功讓你幹的吧?

有這樣的質疑,恰恰證明李普夫婦真對共產黨有這樣的憤怒,證明李南央沒有騙我們。從瀋容說「白活」、怒「當了一輩子共產黨的宣傳工具」、嘆「沒有做過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到李普大吼「共產黨不亡,天理不容」這沒有寫作的痕跡,完全是真情實景的文字描述,沒有親自耳聞目睹,是很難寫出來的。依據奧地利心理學家阿德勒的分析:質疑者潛意識是相信李普夫婦說的是真話,對共產黨也有這樣的憤怒,他們是將對共產黨的憤怒用質疑方式轉移到李南央身上:你為什麼要告訴我們這些,藏在你肚子自己消化不好嗎?你是不是變換花樣宣傳「天滅共產黨」,要我們退隊、退團、退黨?要我們跟法輪功搞政治?這些人質疑,是一種極度自卑者的心理表現,他們如同一些跟父母去動物園看到老虎咆哮的人,非常膽怯,卻將英勇展現給可以忍讓他們的父母:你們為何帶我來這裡?

也就是說,質疑者以極度自卑者轉移憤怒對象的方式宣泄對共產黨的憤怒,如同很多女人在公司裡壓抑的對強勢經理或同事的憤怒,回家來以批評孩子學業不努力或老公沒出息的方式來宣泄憤怒一樣。他們也真的對共產黨很憤怒,卻只能以刁難李南央的質疑方式繼續壓抑,他們已失去了向人表達這種憤怒的能力。

其實李南央完全說清楚了她為什麼現在才寫出來的原因:「我一直想把李普伯伯的這句話公之於眾,但是怕給他帶來麻煩。現在他走了,我可以說了,僅此一句話,李普的晚年光彩照人。」李南央說的「一直想」、「怕給他帶來麻煩」,也是真話。因為她聽到的,對於她這個身在海外、跟「黨」已經離心離德的高幹的女兒很震憾,她需要說出來與人分享,傳達這種震撼。但她是個善良的女人,又是高幹的女兒,也是老人了,共產黨的凶殘和狠毒見識和經歷得都不少,不願意因為這種分享來給李普夫婦惹麻煩,這種擔憂也是自然有的,現在不怕了,所以說了。所以寫出來,她並沒以此說「三退」,只是想藉此說明這句話讓「李普的晚年光彩照人」。由此可知李南央並不是法輪功學員,甚至算不上法輪功之友。

李普夫婦為何這麼憤怒?他們自己其實也說明白了:因為共產黨太壞,太邪毒,讓他們一輩子白活,被欺騙和被強迫做了一輩子共產黨的宣傳工具,沒做一件有意義的事,言下之意他們很憤怒干的那些宣傳共產主義的事,那是他們明白真情之後絕對不願意幹的騙人害人。所以李普在2001年83歲高齡時被信得過會保密的晚輩追問才會怒吼:「共產黨不亡,天理不容!」 喊出這句話不容易。

據李南央的記敘,瀋容說「白活了」是不假思索的,李普當時卻沒吱聲,被李南央追尋之後才吼叫的,當時滿臉通紅。沒吱聲是還在思索,認為「白活了」還不能表達自己想表達的意思,思索之後想到了「共產黨不亡,天理不容」這句話,這顯然是壓在心底很深的願望和話語,一直沒有得到表達,終於表達出來了,很激動,所以臉通紅。83歲了,這句心裏的話才第一次在這三人的小范圍裡吼出來,說明李南央的憤怒包含對共產黨何等恐懼,以至於以吼叫方式才說得出來。

網上查到對李普病逝的報導:新聞名篇《開國大典》作者、新華通訊社原副社長,因病醫治無效,於2010年11月8日13時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2歲。這個報導是極其簡樸的,遠不如毛澤東對張思德的悼詞隆重,但依然沒有放過他。也就是說,李普雖然晚年已非共產黨的忠誠「戰士」了,但依然還在其隊列中。

看李普的資料:原名李前管,1918年生於湖南湘鄉,因不滿意國民黨訓政管控中國而加入中國共產黨,在湖南省委《觀察日報》做地下工作,1942年調入《新華日報》,歷任記者、新華社鄂豫皖野戰分社社長、中原總分社採訪部主任等職。共工中國成立後,歷任新華社總社採訪部副主任,三反五反運動中受牽連被整肅出新華社,文革後回新華社歷任北京分社社長、國內部主任、新華社副社長。1982年12月離休後還任過《炎黃春秋》雜誌編委。此外還當過黨委書記。

瀋容的資料網上稀少,百度上沒有詞條,從李南央悼李普的文章中知道她的文筆在李南央的女人陰柔的視角看來比李普的好,另外看雅虎新聞網上《1946年劉鄧大軍前線記者團合影照片》,一副俊秀的天真模樣,可推測:她入共完全是幼稚時期被騙,所以在老年時她才會憤怒地說:「白活了,我一輩子都白活了。」

其實,「當了一輩子共產黨的宣傳工具,沒有做過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個中懊喪和悲憤,豈是「一輩子都白活了」這七個字能夠清楚和完全表達的。共工中國絕大多數人,心裏巴不得共產黨早一天滅亡,無論人滅還是天滅,卻很少人能夠痛痛快快地表達出來,即使像李普這樣早就活夠了的人在極其私密的小范圍裡都不能暢所欲言,還須壓抑到被追問得不說會被憋「死」的狀況下才吼叫出來。

回想我自己,不到9歲,父親被共產黨整死。可我還在本世紀初跟一個學歷史的前輩爭論,指責對方不懂中共統治大中國的艱難。當我終於用自己的方式證明共產黨是邪靈,法輪功講真相是救人之後,我也產生了「一輩子都白活了」的感受,我也憤怒地喊出「共產黨不亡,天理不容」的吼聲。因為我還有這個能力。於是我不再質疑地「三退」了,在我讀「九評」和聽「勸退」半年之後。

李普夫婦為何這樣憤怒?

2002 年6月,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風景區發現2.7億歲的「藏字石」 ,圖是「藏字石」景區門票圖案正面,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中「亡」字特別的大。經專家考察證實,「藏字石」 上未發現任何人工雕鑿加工痕跡,乃天然形成,堪稱世界奇觀,中國多家媒體都報導此新聞,都隱去「亡」字。

可我每天幾乎都看到有人還在質疑,還在轉移對共產黨的憤怒,居然知道勸退幾年了,還跟我說:「你說的我都懂,我懂的你不懂。」人都到了這步田地,當務之急是要去弄明白共產黨究竟對自己和中國人做了什麼。可他不著急這個。他著急的是:如果聽你的勸說退了黨、團、隊,他就不如你了;他拒絕你的勸退,主要不為別的,而是為了證明他比你這個勸他的人高明。所以他總要跟人PK。

人類歷史從中國三皇五帝傳說開始,從共工怒撞不周山星空西傾希臘分岔,才有世界歷史。今日共工中國的人不知道自己成了共工部民,不知道「三退」是回歸做炎黃子孫•華夏兒女的表示。已沒有將「黨委書記」從頭腦中驅除的能力,這才真白活了,還不是一輩子白活了,而是自己如同諸葛亮從星辰到人體的生命,永永遠遠都白活了。李普夫婦的懊悔和憤怒,是星辰生命的憤懣。朋友,如果你的祖先並非猴子,如果你的生命實乃天上星辰降落人世間的另一種形式,你對共產黨將採取什麼樣的態度,對有人跟你說共產黨是邪靈和勸你三退有何表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