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經濟空前危機 改革契機乍現(圖)



2010年12月7日,愛爾蘭群眾在都柏林國會大廈前抗議政府大規模財政緊縮政策。(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記者萬厚德綜合報導】就在愛爾蘭決定吞下經援這顆包著糖衣的苦果後,所謂多米諾骨牌效應的陰影似乎又再一次壟罩歐元區,體質已瀕臨破產邊緣的葡萄牙也再度面臨國際信評的質疑,而其所依賴的西班牙這個世紀第九大經濟體,也將成為這一波信貸危機影響所及的重要觀察指標。不過許多跡象顯示,歐盟並非無力處理這陣子所發生的信貸危機事件,而高調外揚家醜的行徑背後,似乎也隱含著歐盟伺機擴大影響力進行總體財政改革的企圖。

經援一直是歐盟不願意採取的救市政策,最主要因素在於嚴重影響國際信用評等機構對歐元區的評價,嚇跑外資,同時也將引發債券值利率的飆升,增加融資成本。新近被迫接受歐盟救助的愛爾蘭,立即就面臨了國際信用指數調低、國內政局動盪、資金外逃、民生困頓等一系列問題。

愛爾蘭在最近二十多年來一直是歐洲經濟高速發展的「標兵」,人均收入從歐洲倒數第二急起直追,直到超過英國,因此獲得了「凱爾特之虎」美稱。在此過程中,愛爾蘭政府量入為出,一直維持了很低的公共債務。

然而不幸的是,愛爾蘭在隨後的金融政策上一改保守,開始強調金融業和服務業,不斷放寬對銀行的管制,大筆捲入各種高風險投機行為,最終在金融海嘯和房產泡沫破滅後無法自拔。而愛爾蘭政府為了救市,投入大筆資金挽救投機失敗的私營銀行,鉅額的債務一系之間全民買單,導致愛爾蘭的國債瞬間膨脹,政府年預算赤字達到GDP的32%,超過歐元區規定的3%上限10倍多,最後導致了目前的債務危機。

十倍於愛 西班牙公債破萬億

這次的債務危機,引來了歐盟理事會主席範龍佩「歐盟所面臨的生存危機」的焦慮,然而從經濟實體來看,相對於同樣瀕臨重整邊緣的西班牙這個世界第九大經濟體,愛爾蘭僅能算是個小巫。據估計,西班牙的公共債務已超過一萬億歐元,如果愛爾蘭債務危機真是如範龍佩所說的「歐盟所面臨的生存危機」,那麼目前經濟體質甚至落後愛爾蘭的債務大國西班牙,又將成為歐盟的何種危機呢?歐盟經濟官員雖說僅動用了歐盟10%的可支用資金,但即將面臨的卻是西班牙近萬億歐元的資金缺口。

不過由於西班牙政府始終保持了對銀行金融界相對嚴格的管制,而沒有出現如愛爾蘭程度般的銀行債務危機。危機的根源,是在嚴重的通膨與工資大幅增加後,降低其經濟競爭力,貿易呈現嚴重入超,再加上全球衰退與該國房市泡沫化後,失業率一路飆升到今年10月份一度超越20%,居歐元區之首,造成政府開支的突增和稅收的銳減。分析家認為,西班牙或將成為歐盟下一個必須救助的重災戶。不過從在11月28日通過860億歐元的愛爾蘭經援計畫後所衍伸的跡象來看,第二張骨牌,卻極有可能是仰仗西班牙甚深的葡萄牙。

愛爾蘭經援計畫通過後的隔天,用於保護葡萄牙國債免受違約風險的信用違約掉期(CDS)價格大幅上漲至歷史最高水準。很顯然的,援助愛爾蘭計畫似乎並未能使投資者相信,歐元區的主權債務危機已在掌控之內,而葡萄牙脆弱的經濟基礎,將成為這個信任危機下的犧牲者。

體弱力單 葡萄牙成骨牌之首

在經歷希臘為申請經援而屢遭德法修理的慘痛教訓,以及飽受遭趕出歐元區威脅的情況下,葡萄牙早先就主動開始就其以往大手大腳的赤字預算進行全面的財政緊縮政策,以實現2011財年財政赤字由7.3%降至4.6%為目標。當局努力縮減政府債務,大砍福利預算,凍結養老津貼成長,下調公務員薪資,調高增值稅,嚴審教育、健康醫療、住房等相關減稅項目,全面縮減公共工程投資,試圖藉此向歐盟與國際投資者表明葡萄牙穩定財政金融的企圖與決心,讓那些認為葡萄牙將步希臘與愛爾蘭後塵的投資客封嘴。

然而28日的發展,並未讓國際投資者擺脫葡國經濟崩盤的疑慮。而政府一連串的緊縮政策,更引來三大工會號召300萬成員舉行規模空前的罷工示威等抗議活動,讓葡萄牙本就垂危的經濟再予重創,也讓世人再度見證到歐洲公會自始以來始終左右歐洲經濟發展的史實。

不過雖然局勢如此,葡萄牙緊縮債務的作為,在主要反對黨社會民主黨棄權的情況下,葡萄牙議會通過了由總理蘇格拉底領導的少數派政府提出的2011年以緊縮財政減少債務比例為主軸的財政預算。畢竟,朝野都有共識,離開歐元區意味著廉價融資的斷炊,那可真的就只有宣告破產一途了。

葡萄牙工業基礎本就薄弱,靠的幾乎都是紡織、制鞋、釀酒、旅遊等支撐其國民經濟。然而在中國、印度、越南等紡織、制鞋業廉價的大舉入侵,以及旅遊業因景氣不佳而困頓的情況下,可說是百業蕭條,僅能靠內需拉抬,尤其是制鞋業,在溫州集團等廉價鞋業於歐盟四處搶單下,整體業績衰減了40%。就連當地老華人在葡萄牙生存的老三樣:中餐館、批發倉庫和「三百店」也只能靠求新求變才能維持運轉。

財政整頓措施與提高經濟競爭力是葡萄牙解決當前危機的兩個唯一的途徑,而整頓財政措施除了挽回投資人的信心外,最重要的,還是在於向歐盟輸誠,主動對過往不顧歐盟條約規範的舉債行徑做出「悔改的修正」,而目的呢?自然是在穩定外資的同時,順利取得歐盟及IMF的資金援助,至於西、葡兩國當前不需外援的鐵嘴說詞,僅是為了防止愛爾蘭式悲劇再次重演;但在希臘的前車之鑒下,政策性的向歐盟的援助條件靠攏,積極力行財政緊縮以成為與歐盟經援談判時的籌碼。

家醜外揚 曝光是改革必經路

歐盟理事會主席範龍佩的焦慮與歐盟在取得愛爾蘭財政改革保證下砸下鉅資救市的大動作,在某些層面上除了防止蔓延的理由外,似乎存在著揭露真相以為警示作用。對西、葡、意等債臺高筑面臨破產重整的國家,歐盟一反7月舉行銀行壓力測試結果的鴕鳥解讀心態,祭出重整紀律的棒子,高調揭露各國問題,藉此壓縮成員國的財政權力,拉抬歐盟內控內稽的財政執行權,而從「歐豬四國」的財政政策已順從歐盟,朝向力行政府財政緊縮的指導原則發展方向來看,歐盟採行家醜外揚的策略,的確收到相當的成效。此一打落牙齒和血吞的自清自律行為,也正在其他的成員國發酵。

歐元區的最大罩門就在於僅有統一的貨幣政策,卻無一致的財政政策。歐盟的信貸危機就出在各國為求經濟快速發展,不惜過度擴張財政支出換取GDP的成長,舉債幅度甚至遠超過歐盟的規定上限。然而,此一現象任憑歐盟龍頭德、法說破了嘴,卻也無人理會甚至惹來干涉內政的嫌隙。在缺乏有效的約束下,最終走到經濟崩解的邊緣。

而謹守分寸的德法等國,此時卻也不得不站出來收拾這場爛攤子。默克爾對於信貸危機始終要求歐盟成員採取揭露真相、面對問題的處理原則,然而,危機初期,不但無人願意聽從,甚有人責怪若不是默克爾的訊息揭露原則「導致」民心不穩,愛爾蘭應有機會解決問題而不致弄到接受經援反遭外資因信心俱失而棄守的局面。對於擁有龐大私人債務、房價泡沫化、外債總額超過國民收入10倍等嚴重財政問題的愛爾蘭,根本上是無法一蹴可及般的自力解決,掩耳盜鈴的做法只會使事情進一步惡化。

對此,哈佛大學教授羅格夫也同樣支持德國總理默克爾與法國總統薩爾科奇拒絕擴大紓困基金的表態,並認為默克爾「言之有理」。羅格夫表示,即便決策官員表示他們擁有避免違約發生的銀彈,歐洲債務危機或許仍會造成希臘、愛爾蘭與葡萄牙進行公債重整。然而,歐元區領導人中唯一願意面對債務重組可能性的,有時候看來只有德國總理默克爾。

危機是轉機 歐元區不必看衰

葡萄牙的危機對整體歐盟影響有限,即便需要經援,在銀行體系尚稱完好的情況下,僅需800億歐元的經援幅度。但是西班牙的狀況,則猶如威力強大的TNT,一旦撐不過,歐盟傾囊都無法解危,屆時,德國勢必被迫拉下水,也難怪近期德國內部恢復馬克的呼聲日益高漲,這樣的情勢若在持續下去,也難保歐元區不土崩瓦解。

不過也有分析認為,最壞的時候也就是最好的時機,歐元區前景不必看衰。原因無他,當歐元區成員在經歷此番危機而交出手中的財政權後,歐元區的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也就順理成章的統合了,解決了過去多年來歐元區最大也始終無法解決的罩門,賦予並強化歐盟組織在歐元區的單一貨幣暨財政決策權力,這將促使整體歐盟回歸到有紀律的發展作為,大幅提升歐元區整體的經貿體質與力道。

分析同時認為,這次的紓困作為短期來看,歐盟資金的直接挹注,解決了燃眉之急,並阻止危機蔓延,同時因資金的釋出形成歐元的貶值,也促成了出口暢旺的景象;而中長期來看,弱國的債務違約勢必發生,也將因此進入公債等債務重組階段,如債務減計或免除等。而因貶值獲利的強國如德國、法國等歐盟領頭羊,勢必會基於獲利因素,願意分擔其他成員國家的債務違約風險,讓這次的信貸危機平和收場。

整體來看,歐元區最壞的情況尚未但或即將發生,而解決歐盟長久以來財政無法統一的契機,也就在其中,只要得之不易的緊縮債務政策共識能夠持續,並保證德法等強國的經濟在此期間得以持續成長,那麼歐元區的信貸危機將逐步獲得解決,風暴可望和緩落幕,而歐元區或將因禍得福,步入完整的統一局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