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代同堂全家樂融融(圖)


公婆的到來使得家裡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大大小小的行李佔據了客廳的邊邊角角。

3代同堂全家樂融融

稍事休息後,公婆便給我們分送禮物。這些禮物他們幾年前就開始準備了,大到毛毯,床單,小到毛巾,襪子,不一而足。儘管我們一再聲明什麼都不用帶,他們還是裝滿了大大小小的行李箱,拿出的衣物堆在沙發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兩個孩子也顯得很開心,老二在沙發上爬來爬去,又蹦又跳。也難怪,來加拿大這麼多年,從沒有親戚來過。偶有朋友來訪,已讓我們忙得不亦樂乎。現在一下子多了兩位老人和這麼多的行李,讓原本不大的客廳顯得跼促和擁擠起來。

老二對爺爺奶奶沒什麼概念,看到別的小朋友和爺爺奶奶一起玩,他總是好奇的問,我的爺爺奶奶在哪?爺爺奶奶來到後,給他講故事,開始幾天拼裝新買的玩具,他很是高興了一陣子。

新鮮感一過,問題就來了。他不解地問我:「爺爺奶奶不是我們這個家的,為什麼住在我們家。」我只好耐心地給他講爺爺奶奶和我們之間的關係,他似懂非懂的聽著,仍然很不高興地問他們什麼時候回中國

聽到我的回答,他一溜煙地跑到爺爺奶奶的房間,很得意地說「媽媽說你們要回中國」,最後還不忘加了一句「我不喜歡你們」。這小鬼居然學會了斷章取義,還有大概是爺爺奶奶讓他少看點電視,不要亂扔玩具,讓他產生了牴觸情緒。

我把他拉回房間,狠狠的訓了一頓,他流著淚委屈地站在那兒。好在公婆生性隨和,孩子的話並沒有放在心上。

公公是個閑不住的人,倒了兩天時差,就風風火火地忙開了。每天天不亮,就在廚房裡張羅了,等到我聽到聲音起身,桌子上已擺好了早點,中西合璧,滿滿噹噹地擺了一桌子。

天啊,怎麼多的東西得準備多長時間啊!以前我們吃早餐,牛奶麵包永遠是主打曲,只在週末才換換花樣。我趕快跟公公講,早餐我會準備的,時間還早,讓他回去休息。公公擺擺手笑著說,上年紀了,睡眠少,到點就醒了,在家也這樣。

等孩子和先生睡眼惺忪地從樓上下來,公公在桌邊一個一個地問,牛奶還是稀飯,老大吃早飯一直是應付差事,公公就站在邊上,給他講早餐的重要性,老大不好意思,只好把爺爺準備的東西吃了。

老二呢,對爺爺奶奶雖然若即若離,但是對爺爺做的早餐卻從不拒絕,爺爺則投其所好,有求必應。我和先生則從中斡旋,製造有利的氛圍。

日子一久,便常聽老二在樓下叫「爺爺我想打牌,奶奶我想聽故事。」爺爺奶奶便樂呵呵地放下手中的事。後來小傢伙迷上了爺爺常講的西遊記,對「孫悟空」和那些妖魔鬼怪著了迷,閑置在家幾年的動畫《西遊記》又重新拿了出來。正好趕上中文臺在熱播新版西遊記,小傢伙熱情高漲,每天都準時守在電視機前。

爺爺又不失時機地向他傳授中文,鼓勵、表揚、獎勵,各種方法綜合運用,收效還挺顯著。有時我們在看中文報刊,他便會把小腦袋伸過來,嚷嚷著,「我也認識:人、大、上、中,」一副很是得意的樣子。

公婆常在我們面前感嘆,我們是中國人,中國的傳統文化不能丟。我知道他們的用意,我也曾幾次嘗試教過他們,每次都以失敗告終。老大在中國出生,雖然不認識幾個字,聽和說沒有什麼問題。老二就不一樣了,雖然在上幼兒園之前,我們從沒有教過他一句英語,但他的英文卻比中文溜得多,完全是自學成才。老二說中文時常夾帶著英文,抑揚頓挫,荒腔走板。爺爺奶奶聽他說話,有時順著他的發言重複好幾次,還不得要領,常鬧出笑話。有天晚上睡覺之前,老二特意走進爺爺奶奶的房間,說了句「好晚上!」爺爺奶奶聽了半天仍搞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趕快出來解圍,這小鬼還挺有創意的,「good night」譯成中文,可不就是「好晚上」。聽了我的解釋,大家都笑成一團。

對爺爺奶奶的成見終於消除了,每天上學放學都會主動跟爺爺奶奶打招呼,整天象小尾巴一樣跟著他們樓上樓下的跑。

和老二比起來,老大則懂事成熟得多,對爺爺奶奶保持應有的禮貌。公婆對兩個孩子的學習很關心,老大參加了學校的排球隊,要經常訓練比賽。每天一回家,我們就迫不及待的問他比賽的結果,兒子講得神采飛揚,爺爺奶奶聽得興高采烈。

不管輸贏,爺爺奶奶都會給予很大的鼓勵。公婆常把國內的教育制度和加拿大的作比較,他們覺得這邊的教育注重實際,實用性強,但課本的內容相對簡單,作業也少一些。

公婆對這邊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每次出去玩,回來都要寫日記,描述所見所聞,寫下觀感,再附上一兩首打油詩。周圍的環境,身邊發生的小事,他們都不厭其煩,細緻入微的記錄下來。

他們尤其對那些免費的中文報紙情有獨鍾,常感嘆這麼多的中文報紙,印刷精美,內容豐富,竟然可以免費取閱。對那些自己喜歡的文章,實用性強,見解獨到的,他們都剪下來,分門別類,裝訂成冊。常常是公公在剪報,婆婆在一邊做在針線活。

婆婆身體不太好,平時很少出門,她說難得來一趟,很想為我們做點事,哪個孩子的襪子破個小洞,哪件衣服炸了線,她就馬上給縫上。後來實在想不出什麼事讓她做,就買了兩塊做睡衣的布料給她,她依葫蘆畫瓢,居然做得有模有樣。婆婆樂滋滋的說,沒想到,到了加拿大居然學了門手藝。

公婆開朗的性格使我們原先的擔心變得多餘,畢竟這麼多年沒在一起生活。家裡總是笑聲不斷。每天的晚餐,成了一家人歡聚的時間。先生陪著公公喝點酒,講講單位的工作情況,公婆則講他們一天的所見所聞,或先生的童年趣事。

晚飯後公婆就守在電視機前等著看新聞,這是他們一天生活的重中之重。很少看電視的先生,也會坐下來陪著父母看電視,閒話家常。老大在樓下練著琴,老二在人堆裡鑽來鑽去,我一邊收拾碗筷,一邊聽著悠揚的琴聲。

看著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圍坐在一起,便會感覺到,空氣中有一種溫馨的東西在流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