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恩寵:上海大火 上海真相與反思(七)

2010-12-21 00:31 作者: 鄭恩寵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上海「11•15」大火其真相是什麼?為何184天的2010年上海世博會於10月31日剛閉幕才半個月就才生如此大火?為何「11•15」大火後上海社會各類事故不斷?

12月7日早,上海官方的新聞廣播;近日官方組織的安全大檢查,查出電焊工有證人員中20%是假證,但無證從事電焊工的人員有多少?官方是不會公開此數字。《聯合時報》組織記者對上海各區住宅的樓齡在10年以上大樓進行採訪,結果安全隱患不容樂觀(官方用語)。

聖誕、新年將近,商家競相營造氣氛,12月5日16時,上海浦東新區陸家嘴銀城中路68號時代金融中心時代金融中心裙樓,正在進行聖誕裝飾時,發生一場大火。據工人介紹起火的原因是原打算豎立一個大型聖誕老人,設置在時代金融中心階梯裙樓西南側的頂端。目擊者介紹,起火時聖誕老人剛開始搭建,裝飾材料卻突然起火,冒出濃煙。時代金融中心工作人員沒有透露該裝飾工程是否經過相關部門的批准。該中心大樓包括51層269米的主樓和6層裙樓。

12月5日16時40分許,上海浦東新區北蔡鎮五星路華偉立體印刷有限公司起火,所幸未造成人員傷亡。4輛消防車開到失火現場,但這麼大工廠裡沒有水,消防車過了兩個紅綠燈的馬路,從一家菜市場裡運水過來滅火。

1月30日18時55分許,上海S4滬金高速公路,一輛金盃麵包車因後輪爆胎,突然撞上路中央的隔離欄,車內7人中4死3傷,乘客來自水利11局。

12 月3日上午9時30分許,上海靜安區一個名為嘉裡靜安綜合發展項目工地,一名工人從主樓36層一電梯井內墜落至B4層,直到晚上6時30分才被救出,此時人早已死亡。死者45歲,來自河南,主要負責清理工程主樓各層的建築垃圾。位於延安中路銅仁路交界處的嘉裡靜安綜合發展項目工程由上海第一建築總公司承包。

12月3日上午10時30分許,上海逸仙高架東側距離長江西路下匝道不到200米左右,發生一起兩輛與一輛轎車相撞的三車事故,造成事發路段兩條車道全部被堵死,後方車輛速度積壓,車輛一度排隊綿延3、4公里,一直堵到政立路段。

11月30日16時50分許,上海虹口區中山北路一路與花園路交叉口,一輛轎車與97路公交車相撞,公交車上4名乘客受傷,所幸無生命危險。。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在近期發表了《人沒有了,發展還有什麼意義》的時評。《南方週末》發表了《生命不該為發展讓路》——本報評論員笑蜀的評論。

今日的中國大陸是生命重要還是「發展」重要?幾乎每天都有突發災難,幾乎每天都有鮮活的生命遇難。鄧小平關於發展是硬道理的話,一切為官員的政績、仕途讓路,包括生命。發展蛻變為不顧一切、不擇手段、不計後果的排他性發展。GDP少了要丟官,為了GDP逼死人、燒死人,則可以不丟官。生命和「發展」本末顛倒,這是什麼樣的人權狀況?

前不久的智力礦難,整個國家被礦難動員起來,整個國家都為救援行動起來,他們事實上是把礦難當成了國難。什麼是愛國?國不是什麼?他是由一個個國民,一個個具體的生命組成。國也是所有人生命組成的共同體。如果將愛國理解理解為愛執政黨;愛其主義;愛其領導人那是一種曲解。「11•15」上海大火的悲劇尚未遠去,調查結果尚未公開。1996年,香港嘉利大廈也發生過一場特大火災,災後進行的調查主要靠法官和律師,也給人們許多反思。

1996年香港嘉利大廈大火的調查報告,13年過去了,報告中的每字每句,一直在經受歷史的檢驗。大火之後,香港政府消防處和警務處對火災原因出了三份報告。時任總督彭定康依據《調查委員會條例》,委任香港高等法院資深大法官擔任調查委員會主席,進行獨立調查。調查全過程向公眾和媒體公開,所有受難者家屬都能親臨現場,聽取各方對證據質證,調查的獨立與公正無人質疑。香港從這場火災中真正吸取了教訓。 1968年至嘉利大夏大火前的28年裡,香港共發生了22起5級大火;之後至今已經14年了,只發生過一起5級大火。

9個月中,調查組詢問證人達800多人。很多人認為,火災就是電梯焊接工的焊屑引燃周圍可燃物引起。但在報告中,調查委員會仍然不厭其煩,對可能導致起火的各種原因,如故意縱火、菸蒂、漏電,進行了極其詳細的調查,如火災前後誰在大夏裡吸菸,菸蒂丟在那裡,都有多方證言作證。

調查中幾乎所有相關方都聘請了律師,焊接工所在的公司有自己的律師,當時在嘉利大夏辦公的周先生珠寳公司也聘請了律師,政府的消防處、警務處、民政事務處等部門也有律師參與。這些機構還可以聘請跟火災有關的專家,為火災起因作證。

莫樹聯律師說,為體現公平,他作為委員會的律師,雖是協助胡國興的工作,但是在私下,他不能跟胡國興就事件實質內容進行交流,「所有的質證都必須在庭上進行,如果在私下說,別人沒有反駁的機會」。

委員會之所以聘任律師,是為了保持胡國興作為調查委員會主席的中立。「很多尖銳的質問,都是我們律師去發問,胡法官只是在傍邊聽,察言觀色」。莫樹聯律師說,如果胡國興自己很嚴厲的發問,會影響他作為調查委員會的中立形象。調查委員會制度要求中立,是從實質到形式上的全方位要求,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偏倚。

整個調查在眾多的專業法律人士參與下進行,最後的調查結果表明,沒有人必須被追究刑事責任,事後,受害者家屬就有關公司人員的疏忽提起了民事賠償,達成庭外和解。

上海與香港都屬中國,三權分立、法官中立,在方方面面的社會事務中都由律師參與並成為主角,這些理念至今不為大陸官方所接受,民眾中一些公民意識首先覺醒的人們至今都不重視這些理念。上海與香港這兩個亞洲未來的大都市,差距或許就在這些方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