駭人聽聞的維穏方式:下毒及幅射(組圖)

2010-12-23 03:09 作者: 項甄

手機版 简体 1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項甄綜合報導】維穩,是現今中國社會體制中特有的一種行為模式。當人民權益受損未獲安置和合理補償而展開上訪,對於中共政府來說就是破壞和諧,為了不激化社會矛盾、穩定民心,於是中共各級官員開始有了‘維穩’。

今年9月29日,由知名作家顧曉軍推薦,作者任華、胡星斗發表的「中國上訪公民現狀調查及建議」一文中,對上千名上訪的人進行了調查,文中提到一些地方為了穩定和零上訪的政績,就不擇手段打擊上訪,在國家信訪辦門口將訪民截走,以換取他們自己職位的高升,除了對進行上訪的人進行毆打綁架、打死、打殘、污辱、關黑監獄、送入精神病院,更有甚者採用了下毒、輻射及被性污辱等方式,手段十分殘忍。

被輻射又被下毒身體重金屬中毒

46歲的安徽省霍邱縣訪民周莉,91年7月經縣人事局下文錄用為國家正式幹部,工資原屬於財政拔款。但後來卻遭有關當局變換了工作關係,工資也被退出財政供給,使得她不得不在主管部門花了五年的時間去取回自己原有的權益,但卻沒有結果,後來上訪了八年。

12月15日接受看中國記者採訪時,她將過去被下毒的經歷一一道來。她被幅射又被下毒最少有3年,以前身體很好,不曾感冒,記憶力也很好,過去考職大時,在縣裡還是第二名。後來在上訪過程中,她又再次準備職生的考試,但在準備過程中卻發現她的記憶力與過去相比變得非常差,腦子根本就記不住東西,而且頭腦發昏並掉頭髮。上網查找,發現就像中毒及幅射中毒的症狀。不久,發現床上及交換器有黃色粉末,用水清洗手及腳時出現開裂現象,天天拉肚子,後來腳變成黑色、腿發烏,走路腿是僵直的。直到洗澡時虛脫昏倒,全身發冷才上醫院去檢查,去醫院的路上發現有人跟蹤。

2009年8月左右,她忽然感覺全身無力、腹泄、淌虛汗、腳蓋發紫等虛弱狀況,這些中毒跡象是她前所未有的。而當地多家醫院卻查找不出原因,霍邱中醫院血檢結果竟是沒有病。到北京上訪去醫院檢查,才知道這些年來她竟然被下了汞、砷、鎘,還有很多有毒的代謝物。回想起到北京之前,鄰居的老太太曾告知有小偷光顧,當時只想沒掉東西,沒想到是被下毒。

很明顯的,人已經是重金屬中毒了—路都走不動,腿發紫,腳蓋發黑,可是在霍邱、在武漢、在合肥就是查沒病,直到北京的醫生才被診斷出中毒。在北京就醫的路上,發現一票南方來的年輕人一直跟在身後,他們的身上掛著電磁棒(高壓手電筒筒式的),而且在住宿的旅館也曾三次見過這一夥人跟蹤她。

周莉還說,她的身上還有電擊的傷疤,被電擊的感覺就像有人拿火烤著特別疼,身體若移動就不那麼痛,就像被一束光線照著,只能拿幅射檢測器檢測,然後報警。有次在北京,雖換旅館,那夥人一小時後馬上跟到,到網吧,他們也跟。去醫院求治,一路有人二十四小時地跟著,但大多醫院醫生不同意給她做有關輻射方面的體檢。

她表示,莫名的感到身體不舒服的人,要多加注意自己是否被投毒。要知道這些比毒蛇猛虎還狠毒的貪官污吏是沒有人性的!他們什麽事都幹得出來。

   
周莉所探測出來的幅射數值.國家規定的標準是小於2MG

  
周莉重金屬中毒醫院診斷證明

截訪人員請吃飯後出現中毒現象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今年3月6號,到北京上訪的上海訪民盧銀娣被中共截訪人員截住,截訪人員請她吃了一頓飯後就出現中毒現象。

盧銀娣提到:「我睡了一會,後來醒過來了,這個頭就好像很沉的。眼前好像一片空白,眼睛是睜著。到了家以後我就睡覺了,睡了一會好一點了,下午睡一會又睡了,一直這樣一個星期,後來就變得頭漲頭疼。而且好像有無數隻螞蟻在全身爬,我都受不了了。」盧銀娣到現在都沒有痊癒。醫生給她服用大量排毒藥,7月9號檢查報告有脂肪肝,8月27號又檢查肝臟有多發性囊腫。

另外,普陀區有一訪民談蘭英也有同樣的遭遇。截訪人員慇勤的請她吃飯,回上海後就出現和盧銀娣一樣的全身皮膚奇痒,皮膚抓的到處都是疤痕。談蘭英說:「給他們弄到救濟站裡面,吃東西下去還吐了。信訪辦的人看著我,我說你們伙食有問題。我說我們訪民吃了都發覺不舒服,頭暈身上痒,肯定你們搞甚麼鬼的。他們不承認,他外面不給你買東西吃的,只好吃他的東西,不吃你等著死啊,餓死。」

只要你煉,就打這藥:這是國家統一給法輪功研製的

除了上訪的民眾,法輪功學員也是被下毒的對象之一。但下毒不是這一、二年來才開始,而是早在2002年就已經發生。

根據明慧網報導,在2002-2003年間,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趙院長在禁閉室的走廊裡,手裡拿著裝有粉紅色藥水的葡萄糖瓶子,凶狠的對13位煉法輪功的學員說:「如果你們說不煉了,我就請獄長把你們放回監區。如果你們還煉,就一直給你們打這個(這種藥水既能打肌肉針又能打靜脈針)。這是國家統一給法輪功研製的。」

據悉,哈爾濱市市民畢淑萍當時就是被綁在禁閉室的老虎凳上打這種靜脈針給打死的。另一位家住雙城的小琴(化名)被打上這種靜脈針後,則是全身肌肉發懈,變成粉色,頭腦昏沉眩暈,抬不起頭來。後來把她送到病號,她看到人都像在地獄,一個個像骷髏頭一樣。給其他13位法輪功學員打的是則肌肉針,每次計量不斷增加。趙院長每天問大家一遍:「頭昏不?心難受不?」

吐出的食物毒死20-30只蒼蠅

曾被關押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裡的宋彩屏回憶她被下毒的過程。2008年5月4日那天,她就被人在菜碗裡放上了毒藥,當她把菜放到嘴裡,說不出是什麼味時,她就趕緊吐出來,而吐出東西一個是杏黃色的東西。當她把吐出來的東西扔到窗臺外時,竟然發現好多蒼蠅都被毒死了。她把大個蒼蠅撿了二、三十個,幾經周折,反映到小黑河檢察院,讓他們看到毒死的蒼蠅。然而,事後勞教所也沒有進行後續的調查及處理。就這樣,勞教所先後指使人給她投了六次毒。

除此之外,山東淄博市民蘇剛被使用藥物後,送回家時「反應遲鈍麻木,虛弱無法吃東西」,回家第九天去世。山東泰安市民徐桂芹也因被使用藥物,送回家時身體麻木,厭食,回家第九天去世。為甚麼會這麼巧?症狀相似,甚至回家後去世的時間都相似?

面對這些層出不窮的「維穩」行動,上訪民眾遭受各種迫害的報告也紛紛出爐,由民生觀察工作室所編撰的《中國精神病院受難群體錄》,就收錄了來自國內外媒體和人權機構發布的共五十七篇被關入精神病院的受迫害案例。「法輪功人權」組織也於2008年向聯合國提交一份報告披露了青海、湖北和山東省等地,共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在被關押於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期間,遭受藥物摧殘和酷刑折磨,導致他們器官衰竭,肢體殘疾,精神失常以及死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