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中共早期一段血腥的歷史內幕


在中國共產黨的80年歷史上,50年代的「廬山會議」、60年代史無前例的「文革」、甚至40年代延安時期的「整風」,都可謂人盡皆知。可是紅軍初創時期30年代的「肅反」,特別是毛澤東主導下的「富田事變」,儘管殘酷程度恐怕超出了歷代的黨內鬥爭,可是卻鮮為人知。對這一事變的平反工作直到80年代末才開始悄悄的進行,其原因何在呢?

富田事變冤魂10萬

美國之音報導,「富田事變」開始了中共早期歷史上最血腥的一次黨內清洗。在中共左傾領導下全國各個蘇區掀起大規模肅反運動,據統計短短几年間處決了7萬多被定為AB團的紅軍、2萬多所謂「改組派」、6200多所謂「社會民主黨」。在廬山會議受到政治牽連的前毛澤東秘書李銳在[王實味冤案始末]序言中說,從「富田事變」打AB團開始,有10萬共產黨人死於自己人手上。紅軍1934年開始長征時也不過只有30萬人,這一數字是十分驚人的,它恐怕超過了國民黨和其軍隊對共產黨的清洗和圍剿。

毛澤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從主觀因素來看,毛澤東儘管是奉上海中央的指示進行肅反,另外據中共黨史專家、北大教授楊奎松說,並沒有發現證據殺人是奉毛澤東的命令干的,可是現在中國國內黨史研究中一般認為,作為總前委負責人,毛澤東應該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可是,究竟毛澤東是因為路線鬥爭還是因為容不得人的個人品質而釀造了「富田事變」,學者仍有不同的看法。

毛澤東本人在長征後和美國記者斯諾的長談中把「富田事變」的領導人說成是「立三路線」的執行者。「富田事件」中首當其衝被逮捕的贛西南黨和紅軍創始人李文林的確在30年5月參加李立三上海主持的全國蘇維埃會議返回蘇區後,部署貫徹和毛澤東主張針鋒相對的打大城市的路線。這也就激化了和毛澤東在土地分配和地方機構歸屬問題上已有分歧。而毛澤東究竟是否利用政策分歧來消除異己,這將依然是只有毛澤東才能回答的問題。

在廬山會議被打倒的前解放軍總參謀長黃克誠在回憶錄中引述曾經和朱德同上井崗山、後在肅反中被殺害的紅軍領袖何篤才的話說,論才幹沒有人能夠超過毛澤東,政治主張也最正確,可是毛澤東過於信用順從自己的人,對持不同意見的人不能夠一視同仁。毛澤東這種不受黨的紀律和倫理的約束,不惜手段消除異己的做法在後來的黨內鬥爭中一再得以印證。

共產黨是馬克思加秦始皇

可是另外一方面,在「富田事變」中顯示出對不同意見的人士製造莫須有的罪名進行殘酷鬥爭、無情打擊以及逼供信的做法,就連中共名將肖克也深有感觸地寫到:「即便過了半個世紀,也不能不令人慘然一嘆。我們這些‘過來人’也覺得不堪回首。」而在70年後的今天,取而代之肉體消滅的精神摧殘,這種做法可以說仍然沒有根本改變和徹底消除。流亡美國的前中國社科院馬列主義研究所所長蘇紹智說,中國共產黨有兩個根本問題一直無法解決。

蘇紹智:「共產黨建黨以後劉少奇說過多少次,我們完全是布爾什維克建黨原則建立起來的,沒有受到社會民主黨的影響,這是我們的優點。這當然也是個大問題。布爾什維克建黨極左一直佔主導地位。所以中共按布爾什維克原則組黨,本身就帶有極左的特性。共產黨的第二個重大影響就是封建專制的影響。在封建專制時代,處份是十分殘酷的。例如抓了人犯罪,進去先打多少大板。中國傳統封建一向是有罪推定論,跟民主的無罪推定一向是對立的。這也就是毛澤東過去說過的,我們是馬克思加秦始皇。」

揭開中共早期歷史一段血腥內幕

49年後中共對蘇區一部分被冤屈的人平了反,56年又有8千多被錯殺的人平反。可是因為涉及毛澤東,「富田事變」的性質和領導人在中共黨史研究上一直是一個空白,直到80年代後期在中共黨史研究人員和個別倖存者的推動下,才得到非正式平反。而人們盼望許久的正式平反紅頭文件卻遲遲未下來。

(摘自:博訊「中共早期的一次黨內大清洗:錯殺10萬」一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