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莊案撤訴與藥家鑫死刑:司法迫於民憤?


4月22日,備受爭議的北京律師李莊一案峰迴路轉,辯護人當庭舉示新證,公訴方據此撤回起訴;同日,西安藥家鑫開車撞人後故意殺人一案一審宣判,藥被判死刑。性質不同的兩個案件,在中國大陸引起萬眾矚目,網路沸騰;而在外媒看來,現在的結果是不是意味著法律的勝利,還值得懷疑。

司法迫於民憤?

去年10月份西安音樂學院大學三年級學生藥家鑫駕車撞傷行人張妙後,又手持尖刀連刺傷者八刀致其死亡,跑途中又撞傷二人。圍繞藥家鑫"該生"還是"該死"的話題,網路上出現了各種各樣的言論,「怕麻煩」、「軍二代」、「激情殺人」、「彈鋼琴習慣性動作」、「我也捅」、「替天行道」、「死刑存廢」、「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等等。還出現了諸如「藥家鑫能激情,法律就陽萎」的評論,《京華時報》21日拍攝視頻,死者親屬在家裡跪倒在地,求菩薩保佑處死藥家鑫,「相信會有個公道」。

最引人注目的是4月21日《環球時報》刊登社評,將藥案歸入「網路關注大案」,呼籲「司法要敢於拒絕輿論過分要求」:「讓我們現在共同來看法院怎麼判,當最終判決出來後,持不同意見的人也應對它給予尊重,而不是繼續製造輿論,努力證明自己是對的。」網民們因此在微博上預測:鑒於中共一貫枉法,藥不會被判死刑;若判藥死,司法也只是暫時迫於民憤。

最終藥家鑫被判死刑,網路沸騰,不過隨之出現的反思文章是「藥家鑫案民意:討伐人性之惡還是檢討社會之失」。

李莊案同樣是一樁「網路關注大案」。李莊因妨礙作證和偽造證據等罪名,已在去年年初被判刑1年半。但重慶當局稱,李莊被判刑後當地司法機關又接到多起舉報,要求追究李莊「漏罪」。李莊因此被重慶司法部門加控。22日,公訴方「認為李莊的犯罪事實存在一定的疑點」,因而撤回起訴,後法院裁定准許。

專家:應該謹慎限定是不是法律的勝利

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指出「李莊案」在全過程中依然存在程序上的不合法之處。同時,他也認為民意在這兩個案件中起到巨大的作用:「如果不是今天這樣一個網路時代,尤其是藥家鑫一案,結果不好預測。」

賀衛方認為:「應該非常謹慎的限定,這到底是不是法律的勝利,我現在還沒有看到相關的法律文書,李莊案的結果,很多人還是覺得這只是一個戰役的小規模的勝利,因為讓重慶方面最後不得不撤訴,如果沒有民眾的監督,李莊可能又會被判刑;對於藥家鑫案,以我個人對案情節的瞭解和中國法律司法實踐的瞭解,如果此案判處死刑立即執行是一個比較正常的情況,相反如果判決其它的如無期等,可能會引起民意的反彈。當然兩個案件都有可能有二審,二審結果如何還不得而知。」

民意圍觀能改變司法嗎?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對《德國之聲》表示,公眾強烈關注是因為對司法沒有信心。何兵說:「中國法制走向是根據政治走向來決定的,而政治的走向有時候不可捉摸,這是中國一個大的政治背景;還有一個背景是時代背景,現在是網際網路時代,特點就是無論是政治還是法律,都已經透明化,政治在今後也會越來越透明,這就決定了民主和法制一定會向前走,我們成為李莊案成為一個分水嶺,從權力制約司法,變為司法制約權力;第三個背景就是民意,權力不受控制的話,如果沒有民主和法制,就沒有哪一個人是安全的,賀衛方曾說‘沒有獨立的司法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這也是兩起案件昭示的問題。」事實上公眾對這些案件的「過分」關注也是出於對自身安全的擔心,「害怕這個社會真的被叢林法則主宰,弱者徹底喪失了法律的庇護」。

中共瘋狂抓捕維權人士

與這兩個案件形成對照的大背景是:中共瘋狂抓捕和打壓維權和異見人士。最近對艾未未的抓捕引起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守望教會因戶外禮拜活動被當作「茉莉花」打壓,多人被抓。清明前夕,維權人士陳雲飛欲到北京拜祭趙紫陽遭當局軟禁。

在QQ群裡談論茉莉花的事,都會被跟蹤監視或抓捕,據瞭解,因為談論茉莉花遭抓捕的,還有不滿18歲的中學生。據網路流傳,中共曾懷疑發起茉莉花運動的網民來自廣東,把該省所有和境外聯繫過的IP都做追蹤,最後鎖定超過5,000多人,進行監控調查。

總部設於香港的維權組織3月份發布的年度人權報告顯示,中共在2010年共拘捕了超過3,500位從事維權運動的人士。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