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案 宋子文貪污了嗎 ?

被歷史扭曲的宋子文


「四大家族」、「官僚資本」、「國民黨敗退臺灣經濟上的罪魁禍首」,這是我們之前對宋子文的印象。2004年,胡佛研究院的宋子文檔案開放了,在這些私人檔案和其他的史料中,我們看到的,卻是一個被歷史極度扭曲的宋子文。

被訪問者為宋子文檔案、蔣介石日記開放的主要推手,胡佛研究院郭岱君博士。

岱君:從檔案看,宋子文就是今天的比爾·蓋茨,蘋果的喬布斯

宋子文,一個有理想主義色彩的人物。

這是我們與郭岱君博士長談後,得出的一個基本結論。

他父親早年是孫中山革命時的重要贊助者。他本人自青年始,便開始了為國民革命效力。從孫中山的秘書開始,到北伐時期的財政部長,到抗戰時期中國外交中扮演的最關鍵的角色。在中國現代化的進程中,無論是財經還是外交,都少不了他。

他一生的跌宕,精彩,但也沉痛,有悲劇色彩。他對蔣介石貢獻最大,但是蔣介石一生都不喜歡宋子文,除了宋堅持自己的專業原則,是否還有政治理念上的分歧?

關於宋子文,我們需要瞭解的,還有太多。

胡適搞了半天,沒拿到多少援助。後來宋子文到華盛頓,一開始一出手就是五千萬美元的貸款,最後最多到五億美元的貸款

問:之前我們談抗戰時期的中美外交,我們不是都說胡適嗎。但我看到了你們胡佛研究院和復旦大學聯合編的這套關於宋子文的書,看到《宋子文與戰時中國》、《風雲際會:宋子文與外國人士會談記錄(1940-1949)》這些書之後,發現宋子文其實比胡適的作用要大一些。而且他們關係好像不是很好,為什麼?

郭岱君:對,他和胡適的關係不太好。胡適在他的回憶錄,在他的日記裡面也批評宋子文,主要就是說,他覺得宋子文不尊重他,經常越過他——因為胡適是駐美大使,宋子文是蔣介石派在華盛頓的特別代表,他是代表蔣介石本人,主要是參加盟國的巨頭會議,盟國的首長會議——胡適就是說每次宋子文給蔣介石拍電報通常越過大使館,直接拍回去了,他利用自己在中國銀行的管道,把電報直接發回去。所以胡適就認為宋子文不尊重他。

還有另外一點,宋子文在美國到處演講,寫文章,接受採訪,還有在廣播接受訪問。主要就是講中國人民多麼的辛苦,獨力抗日,因為到1941年,中國已經抗戰將近五年,我們拼的就是血和肉,我們很貧窮,很落後,但是有決心抵抗日本侵略。還有,中國多麼的重要,因為在整個的亞洲抵抗日本的侵略,拖住日本百萬大軍,我們需要美國的支援,共同抵抗侵略。

胡適認為,宋子文不應該去講政治的事情。胡適也不是不願意去跟美國人要錢,但他要儒雅,處處要尊重美國的內政,他不贊成宋子文這樣強勢的做法,直接進入美國高層複雜的決策圈子,所以胡適在美國也很辛苦,也到處演講,但他講的中國的哲學跟文化,他對華盛頓政治及軍事決策階層的私交以及影響就不如宋子文。

可是宋子文不做此想,宋子文認為,都什麼時候了,國家已頻臨淪亡了,抗戰都已經打了幾年,簡直沒辦法了,中國急需美國援助,這個時候,就是要談政治、談戰爭,所以這兩人看法不同。

宋子文到美國很快就組織起了一個遊說團,就是有名的ChinaLobby。宋子文聰明絕頂,他成立了一個公司,叫做國防供應公司,國防供應公司的董事長是請羅斯福的舅舅擔任董事長的,裡面的理事全部都是美國華盛頓政商界的名流,所以他是請美國人來為中國遊說。這些人的背景與影響力,那你想想看,他這樣做,他就直接打入美國高層的商業跟政治,還有軍事的管道直接進去。可是胡適偏偏不滿,他認為宋子文做得太囂張,太aggressive。我覺得,他們倆都愛國,但個性、作風不同,而更多是觀點上的不同。

問:從效果看,宋的成果比胡要大?

郭岱君:我們現在退一步來看,在那個戰時,我們需要的是像宋子文這樣的人,是不是?當然,胡適跟宋子文兩個人在華盛頓都得到大家的尊敬,美國人都對他們非常尊敬。你想,打仗的時候,中國需要錢嘛,需要貸款。蔣介石就打電報給胡適說,希望他爭取貸款,爭取多少多少美元的貸款。胡適的反應是「不可能,很困難」。

所以胡適搞了半天,沒拿到多少援助。可是後來宋子文到華盛頓,就能突破困難,一開始一出手就是五千萬美元的貸款,宋子文就做到了。接下來一億美元的貸款,最後最多到五億美元的貸款,那都是宋子文談出來的。胡適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宋子文都做到了。

問:後來傅斯年,也有文章批評宋,這和胡適有關係嗎?

郭岱君:不無可能,但不是唯一的原因。當時不少人同情胡適,接受了胡適的說法,也就是說,宋子文很跋扈啊,不尊重他,經常越過大使館跟國內報告。

這倒是真的,確實是。宋子文經常由他的中國銀行的系統,直接把電報發給委員長,不經過駐美大使。還有,宋子文後來做了很多事情也沒有事先知會駐美大使。宋子文可能是有安全機密的顧慮,但從胡大使角度來看,就是很不被尊重,這也是真的。宋子文的個性確實是如此,所以胡適說宋子文跋扈、驕傲,我想在某一個角度來說,是的。但是呢,從效果來講,宋子文他在戰時的中美關係上他毫無疑問是最關鍵的人。

宋子文很不高興,立刻打斷他的話說:「首相先生,這不是白(white)跟黃(yellow)的問題,而是決心的問題!」弄得丘吉爾下不了臺。

問:那在其他方面呢?比如中英關係、中國和蘇聯的關係呢?

郭岱君:中蘇關係我覺得他沒有什麼可以著墨的,因為中蘇關係在戰時沒有什麼進展,是個膠著狀態,因為蘇聯自己也在跟德國在打仗,那一直到雅爾達(大陸譯為雅爾塔)密約,那個時候歐洲的戰局已經稍微緩了。所以美國跟英國就希望蘇聯發兵來東北。這個時候是雅爾達密約,蘇聯就利用這樣跟西方國家negotiate,所以就簽訂了雅爾達密約,出賣中國,就是把旅順、大連還有外蒙,出賣中國。等到戰後宋子文率團去蘇聯談判,大局已定,已是孤臣無力可回天了。因為美國自己也是受雅爾達密約的規定的,你想啊,中國是個弱國,有什麼能力再來反對呢?情勢不允許啊!

但是中英關係,宋子文很強勢。另外就是駐英大使顧維鈞是宋子文的好朋友,他們一直是好朋友的,而且互相的理解。所以宋子文對英國很強勢,他在幾次會議裡面對丘吉爾不假辭色,沒有人敢那樣的對丘吉爾。英國有時的確很可惡。例如,英國一直想染指西藏,在盟軍首長會議中,提到西藏時,丘吉爾故意說「那個獨立國家」,宋子文立刻打斷他的話,言辭表明:「西藏不是獨立國家,中英數次締約中,都寫的很清楚,這點首相應當明白。」丘吉爾無詞以對。

還有,1940年7月,英國為了自己的利益,不顧中國死活,封閉了滇緬公路了,不但造成中國極大的損失,也等於是把東南亞整個奉送給日本,日本節節進逼,也使得英國自己陷入困境(就是他的駐印的軍隊),後來不得不參與盟國打開滇緬公路的決策。在盟國首長會議時候,各方都同意,中國會派兵,然後美國也會派軍艦還有軍官,英國也要派兵,還要出錢。

可是英國就是一直拖,到最後英國也沒有派兵,所以是中國的軍隊去救英國,去打開滇緬路去救英國,就孫立人他們,救英國啊。所以英國人是很狡詐的。蔣介石的日記裡面和宋子文的檔案裡面寫得很多很多。那英國每次就是,答應了以後,最後就是拖或是耍賴。英國就是沒動靜,羅斯福也抱怨說,那個人,就是指丘吉爾,沒有行動。

在開會的時候,宋子文就質問丘吉爾:「上次會議,我們各國已經清楚分配了任務,為什麼貴國到現在還沒有採取行動?」丘吉爾說他沒有看到這個會議記錄。宋子文立刻質問:「首相不是要告訴我,這麼重要的會議記錄,你的部屬沒有呈報給你?」丘吉爾不好意思,就說:「我可能看到了,但是記不清楚內容。」宋子文立刻拿起記錄大聲念給他聽。這個當然丘吉爾很清楚啦,丘吉爾只好講,「說實話,緬甸那個地方瘴疫叢生,那裡不是一個適合白人作戰的地方。」(意思是緬甸比較適合黃種人。)宋子文很不高興,立刻打斷他的話說:「首相先生,這不是白(white)跟黃(yellow)的問題,而是決心的問題!」弄得丘吉爾下不了臺。

這個摩根索一開始對中國有意見,後來變得對中國非常支持,所以當時有評論說「摩根索究竟是中國的財政部長?還是美國的財政部長?」

問:有一個評價,就是有說宋子文做外交改變了中國之前的那種外交的很多的傳統的習慣。

郭岱君:嗯,媒體,輿論,演講,另外就是他跟高層的人私交非常好,你知道一般我們做外交經常請客吃飯,請客吃飯彼此還是有距離。宋子文外交是怎麼做?你看他的檔案,他都是邀請美國政商領袖到他家裡吃飯,跟美國財政部長、陸軍部長去打獵,另外就是去釣魚。就是他是做這種事,就不一樣啊。

他做到什麼程度?做到美國財政部長摩根索(1934年—1945年任美國財政部長),這個摩根索一開始對中國有意見,後來變得對中國非常支持,所以當時有評論說「摩根索究竟是中國的財政部長?還是美國的財政部長?」你看他成功到這種地步。

問:但是他回來之後,別人批評他的時候,他檔案裡面有沒有提到他怎麼回應的?

郭岱君:很少,在國內宋子文發言得不是很多。你想想看,傅斯年他們那樣的人很難體會他做的這些東西?在學問來說,傅斯年是個大師,可是他對美國外交那套,他哪懂啊?這就跟當年郭嵩燾的情況是一樣的吧,對不對?晚清朝廷那些人根本不懂西方的事,你要跟他講,有理也講不清。

很多飛虎隊隊員自己都不知道飛虎這個名字從哪來的,一直到宋子文檔案2004年開放,大家才曉得

問:那他後來回國之後,按照以前的慣例,外交部長要報告很多東西。但他很少去報告,不願意跟國民黨內部這些中央委員溝通,是嗎?

郭岱君:就是宋子文的人緣不是很好,這是事實。宋子文的個性很自負,這也是確實。所以有很多人批評他囂張跋扈,蔣介石日記中經常罵宋子文狂妄自大,這要看我們從那個角度講,也可能是,從他們(批評者)的眼中看到,也可能是囂張跋扈。

但是宋子文你今天看他的檔案,他就是今天的比爾.蓋茨,蘋果的喬布斯,他是一個有創意的人,在任何情況之下他都有新的點子出來。無論發生什麼問題,他總能找到解決方式。

好比飛虎航空隊,1941年12月珍珠港事變之前,美國還沒有跟日本人宣戰,那個時候中國沒有空軍,所以跟日軍打仗,一路挨打,因為我們沒有空優。所以宋子文到美國,蔣介石就給了他兩個任務,一個就是貸款,另外一個就是希望有空軍的支援。宋子文就跟陳納德協商,跟美國人去談。當時美國白宮是傾向同意的,但是美國的國會和國務院有顧慮,因為跟日本並沒有宣戰,怎麼能把美國的空軍派去呢?所以宋子文跟陳納德擬定的計畫,就被批駁了下來,怎麼辦?宋子文不肯放棄,再來想辦法。不久,他就想了個辦法,他就跑去找摩根索,他說,既然不能用美國的軍人到中國去打仗,我們可不可以成立一個公司,然後你讓美國飛行員暫時除役(discharge不是退役retire),然後我們這個公司以民間的身份來聘請他們?他們(美國人)想,可以啊,這樣總沒有用批評了吧。所以才有陳納德及美國空軍暫時除役,變成民間(身份),然後受聘來到中國,一直到後來正式宣戰,飛虎隊才正式變成十四航空隊,才又重新回到美國的編製。

「飛虎FlyingTiger」這個名字也是宋子文取的,當時陳納德建議叫它「飛鷹」,因為你知道美國的國徽是個鷹。宋子文覺得說,這個飛鷹缺少中國的意味,他說你們來了,對我們中國人來說就是如虎添翼,他還畫了一個老虎,有兩個翅膀,我們叫它「flyingtiger」吧!確實飛鷹是太美國化了嘛,飛虎就不一樣了。你看這種都是他從無到有弄出來的東西。就是他一手經辦的,這在他檔案,他和陳納德的通信裡面都清清楚楚的寫著(問:他信裡,檔案裡面有那副畫?)有有有,還畫了一個老虎,有翅膀的(問:畫得好看嗎?)畫的不錯,用鋼筆畫的。很多飛虎隊隊員自己都不知道飛虎這個名字從哪來的,一直到宋子文檔案2004年開放,大家才曉得,哦,原來如此!

2006年一次國際會議中,有一位美國學者叫DonaldJordan就講,他非常認真地在找宋子文貪污的證據,找不到

問:採訪你之前,我在網上徵集網友的提問,他們很集中的一個問題就是「四大家族」,就是說宋有沒有是家族之一?據你的瞭解,他的財產,究竟大不大?

郭岱君:首先啊,《四大家族》這本書是那個誰寫的?陳伯達。他不是歷史學家,也不是學者,所以,他基本上是個宣傳品。而且《四大家族》裡面有很多謬誤,因為孔宋蔣陳,蔣是個大家族毫無疑問,孔宋在國民政府也有影響力,可是陳怎麼會是個大家族呢?陳頂多是在黨務系統裡面,可是到了抗戰勝利,特別是到臺灣以後,陳果夫1951年就死了,陳立夫不久也到美國,什麼影響力什麼都沒有,而且陳也沒有接觸到錢。

蔣家非常清廉,蔣介石和蔣經國都很清廉。那孔家本來就是巨富啊。孫中山革命的時候,孔祥熙就是孫中山的金主嘛。對不對,宋子文的父親,查理宋(宋嘉澍)也是孫中山的支持者。換句話說孔祥熙和宋子文的父親當時都是思想是比較先進的。自從《四大家族》這本書出來以後,半個多世紀以來,蔣宋孔陳揹負著很大的標籤,那現在所有的檔案幾乎都公開了,沒有任何一個學者,能夠找到宋子文貪污的證據。

我記得2006年一次國際會議中,有一位美國學者叫DonaldJordan就講,他非常認真地在找宋子文貪污的證據,找不到。他說他希望學者提出證據,但是到今天都沒有人提出來。但是孔家是很有錢的,還有孔在戰時的所謂「美元公債」的問題上確實是有,所以,蔣介石日記裡面很清楚,蔣介石後來叫孔祥熙辭職。

我也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你看孔家的人住在紐約、德州,他們都沒做什麼事,可是宋子文的子孫,他們做什麼事呢?在紐約宋子文的兩個外孫,一個是麥克,在瑞士信貸做一個部門的經理,他是賓州大學畢業的,UPenn沃頓商學院世界有名的。他的哥哥叫克里夫,在華爾街日報廣告部門工作。如果他們是巨富,他們根本就不用做這些事情,這些事你一看就是專業的工作,對不對?宋家還有一支在舊金山,我跟他們特別熟,叫Leo(里奧),中文名字是宋仲虎,他做什麼呢?他是美國一家瓶裝礦泉水的創辦人,你看他們做這個事情你就知道了,他們要是有錢就不會做這個了,對不對?所以,我不能說宋子文肯定沒有貪污,我只能說就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個證據顯示他貪污。

問:當時有人彈劾他嗎?

郭岱君:宋子文在行政院長的時候,1947年7月29日,中央日報記者陸鏗報導他批准孚中暨揚子等公司結匯3億多美元外匯,佔國家同期售出外匯的88%。當時轟動一時,傅斯年還以「這樣的宋子文非走不可!」要宋子文下臺,可是後來才發現少了一個小數點(千位點),後來中央日報有更正,可是沒人注意,陸鏗最近才過世,他曾經好幾次談到此事,但是大家只記得貪污但事,很少人注意少了一個小數點的事實。你想一想他一個行政院長,批了300萬美元的外匯,這不是什麼非常之事。

美國國會1951年特別舉行一個聽證會,就是針對美國援華的物資是否有被濫用的地方。當時參眾議院的這個財經委員會就寫信給宋子文、孔祥熙,要他們出席聽證會,說明美援使用的情形。

他們兩位都立馬回信說我們非常願意來說明。而且他們兩個都說,我願意把我所有的財產公開,我所有的holdings,因為這個財產記錄是瞞不了人的。就是你買的股票、銀行的存款、公司的股份、房子什麼的,他們願意把它公開。不但如此呢,宋子文是一個個性很強烈的人,他不但願意把他的私有財產公開。他同時回信說,我要召開一個記者會,我已經隱忍數年(就陳伯達那本書到1951年),我必須做一個說明。結果在這個檔案裡面呢,他的好朋友,美國重要的政界人物,包括後來做國務卿杜勒斯,都勸他,算了,因為美國政府白皮書對國民黨打擊很重,好不容易到韓戰的時候穩定了,美國和國民黨的關係正要好轉的時候,而且這個時候冷戰也開始了。他們建議:你個人的委屈就算了,不要節外生枝,給國民黨找麻煩,這些事情就留待歷史去澄清吧。你現在又搞記者會,又把當年的事情宣出來,這個又掀起美國人民對當時的這個記憶,這個對國民黨不利。好幾封信都勸他不要這麼做。包括他的私人律師,這檔案都在胡佛。所以宋子文最後還是吞下了這口氣,以大局為重,不舉行記者會。現在相關檔案公開了,大家可以來看看究竟他是否貪污。

兩分鐘之內,宋子文開著車子立刻就來了,手上拿著槍。那些小孩子嚇壞了,一哄而走。這個時候宋子文已經七十幾歲了

問:宋子文的生活裡面,他大概是一個什麼樣的?剛才我們談到他的工作裡面,談到他的一些比較驕傲的方面,就您看到的那些檔案照片,生活大概是什麼樣?

郭岱君:我是從他的兒孫跟我講一些他的一些事情。比方說,宋子文到美國去以後已經退休了,不擔任任何職務了。他的孫子告訴我,他說他小的時候,有一天在紐約的街頭,他那時候大概是12歲,走著走著就發現有幾個黑人圍著他,跟著他走。他就很害怕,馬上打電話給他的公公,他叫宋子文叫公公,他說,「公公,有這麼一群人圍著我,怎麼辦?」那宋子文說,「我立刻就到。」兩分鐘之內,宋子文開著車子立刻就來了,手上拿著槍。那些小孩子嚇壞了,一哄而走。這個時候宋子文已經70幾歲了。宋子文女兒講,每天晚上家裡都是宴會不斷。他的媽媽,每天晚上都要準備有各種賓客來,就是家裡面的這種私宴是很多的。

問:那他是一個很時尚的人嗎?

郭岱君:時不時尚不知道,但你看宋子文的照片,他都是穿得很漂亮、很帥氣,喜歡抽菸斗,他很喜歡照相的時候拿著煙或者抽菸斗,實際上他不抽煙。他還喜歡拿著枴杖,他走路也沒有任何問題。應該是蠻時尚。他的西裝筆挺,馬甲、還有手絹,你看他照片,他從來不亂穿衣服,他是蠻講究的。他夫人是有名的美女。

問:那他在生活上是個奢華的人嗎?

郭岱君:我不清楚。我看他們家人都很一般。他們來胡佛,請我們幫他們訂旅館都問多少錢,或比較哪一家較合算。

問:最後晚年的宋子文的狀況怎麼樣?

郭岱君:宋子文77歲就死了。可惜,他是到舊金山度假,在當年的幕僚EdwardYu家晚餐,這個是余先生親口告訴我的。大家聊得很高興,宋子文就哈哈哈笑,一塊魚肉卡到他的氣管裡面去了,但是很可惜沒有人注意。假使當時有人拍一下,咳出來,就沒事了。因為大家都在笑,不知道,蹦一下他就倒地下去了,來不及了。所以余先生(現在已經九十多歲了)跟我講,他很遺憾,如果有人在宋子文背上拍兩下就好了,要不然他不會77歲那麼早就走,宋子文那是身體精神都還很好。

2010年8月22日,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的研究員郭岱君博士在長沙。她那天在晨報大講堂演講的主題是《臺灣經濟改革的故事》,在1949—1965年間,臺灣經濟改革的主要執行者尹仲容先生,在抗戰末期任宋子文的機要秘書,負責戰後經濟重建事務。當時宋「想用政府的力量來扶植一些重要的、必須的產業,等到扶植得差不多了,再轉為民營」。這個當時一提出就被大家反對的想法,被尹仲容在臺灣實施了,奠定了臺灣工業經濟的基礎。

臺灣學者陳立文教授,根據宋子文的檔案,發現宋包括房產在內的總資產為七八百萬美元,絕不是什麼億萬富翁。宋檔還顯示,他對自己持有的有價證券的市價波動情況非常敏感,經常記錄漲跌的具體數字,「這些對財產細微變化的關注,也可以從側面說明他並不是一個巨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